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04|回复: 1

天堂慈母给我力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10-29 23:19:39 |显示全部楼层
提到“母亲”这两个字,我的心就颤粟。我并非新近丧母。母亲离我而去,30多个年头了。但丧母之痛冷不防仍会在心底爆发。即使我自己已经进入祖母级年岁,远远超越了母亲的有生之年。但慈母之爱记忆忧如昨日。
追忆儿时的母爱
我记事甚早。我出生在南京。三岁的我被邻家传染上结核性肺炎转结核性脑膜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几乎是绝症。我上有一姐五岁,下有一岁多的两个弟弟。父母不顾人财两空的劝告。决意要把我从死神手中拉回。得到父母朋友和当时父亲任教的中央大学美术系师生募款捐助。在如今仍高龄健在的解放军总医院(原中央医院)军医马永泉、周榕(母亲的中学无夕县小娄巷县女中同学)确诊和建议下,住进中央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尚属试验性治疗的过程中,几乎前功尽弃又柳暗花明,我在风险中得幸缓解出院继续治疗。
那时的治疗手段是抽脊髓注射美国进口链霉素。童幼的我每次治疗不忍疼痛挣扎哭叫撕碎了父母的心。但治疗不能中断。有一天又要去医院抽脊髓。我向母亲说,去医院之前先去看鼓楼。因为常听母亲说鼓楼好看。母亲爽快地答应了。
我清楚记得那晴朗的天气,母亲驮着我,我的脸贴在母亲背上,听着母亲微微的喘息,夹着对我嗯嗯的安抚声,在母亲走步的规律颠簸中沉沉睡去。不知不觉中听见母亲轻轻唤我:“鼓楼到了,这就是鼓楼。好大的房顶,红色的墙,好看吧!”我睁开眼,在母亲侧过身的背后,看到蓝天白云下巍巍的鼓搂……多少年来,一有时机,我就会独自步行去鼓楼绕一圈,没人知道我心中的秘密。
童幼的我那么脆弱,胆怯,孤僻,爱哭,总是在病床昏睡,平添父母多少担忧。然而父母却在日记中夸我,专门给我买的苹果,馒头都想着留给姐姐,弟弟吃。病愈成长中,母亲常别出心裁,用一部老式手摇缝纫机为我缝制一件件漂亮衣裙,装扮我这抢救来的生命。小妹红屏大都穿着她两位兄长的劳动布男孩服装。小妹长得快有我高了,我对母亲说,把我的新衣裙给小妹吧!母亲欢喜地说,好呀,你自己给她吧。我学着母亲为小妹装扮起来。政治运动越来越吃紧,很快文革爆发,母亲自己都失去人身自由,从此再不能为我们的衣服费心了。
初小时,母亲常在孩子们上床后读儿童故事。两个弟弟上床就睡着了,小妹还小,往往变成母亲到我床头为我一个人读。中学时我爱上看外国翻译小说。我的数学成绩同家中姐弟一样优秀,翻翻教科书我就懂了,余下时间看小说。但我最头痛必须死记硬背的化学和英语。我向母亲抱怨我不喜欢死记硬背。母亲什么也没说,嗯了一声走开了。后来看见我书包里有外国中文小说,就动不动问我功课做完没有。我赶紧把功课做完,好歹这两门不喜欢的科目考得及格。后来我发现我的小说书被动过。从第二天早晨母亲脸上异样凝重少言的表情,我读出母亲夜里读了我和同学之间传借的小说书。母亲的思绪被小说情节感染,还没回过神来。我没有点破,这是我久藏心头的又一桩秘密。
在妈妈的牵挂下成长
亲爱的妈妈呀,我要向你汇报,你最为挂牵的多病女儿,在你的呵护下,有了独自展翅,远走高飞的一天。我成为画家之后,又成为半个作家。而且在为弘扬中华文化,尽个人之力。我就读南京重点中学江苏教育学院附中,即现在的29中。原定我们那一届是初高中五年制。为保证高考入学百分比,五年学完后学校决定再加一年复习课,请了教育学院有经验的大学教师来给我们加强补习。未料加了这一年就改写了我们一辈子的路。1966年,艺术学院如常规先招生。我报考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考场中我很自信,陈大羽教授时不时到我旁边看看。后来母亲眉开眼笑告诉我,你考得很好,考取了。但没多久,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考试制度作废,我再也没能进入校门。
大弟屏在征兵中经过复筛选,被挑选为兵。母得眼泪汪汪,捏头轻:“毛主席万!口都迁走了,却在新兵集合前一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1-28 15:13 , Processed in 0.064327 second(s), 21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