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36|回复: 3

在2012我亲自经历了史莱克公司的破产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2 18:19:43 |显示全部楼层

       当2012年12月21日的晨曦微微地透过云层摄入眼帘时,由不得地笑。为了一个被传说得活灵活现的世界末日,自己虽没有加入购买蜡烛和水之类的行列,却也还是有过暗自的担心,比如真有三天三夜的不见光日,该如何是好?又比如真有三天三夜的不见光日,自己是窝在家里还是照常上班?我可爱的来自地中海沿岸的小同事,受我的担心电波干扰,那天天未亮就打长途电话给三小时时差的故乡去问奶奶:“你那里的天亮了吗?”结果奶奶说:“天亮了。”于是,她便乖乖地起床准备上班。当她一本正经地如此告诉我时,我后悔道:“哎呀,早知可以这样问法,该由我来打电话呀,我故乡的时差是七小时呢。”
  言归正传,既然2012中规中矩地过到了头,原本以为可以省略的盘点,便逃不过去了。这里仅盘点一件最值得记下的事情。即经历德国史莱克公司(Schlecker)的破产。
  曾攀升为欧洲第一大日用品连锁店的公司史莱克于2012年1月申请资金紧缺以后,我和德国的一万一千多名同事成为第一批到三月底被解雇的职员。第二批到六月底被解雇的职员有一万三千多名。还记得那天下班回家后看到由劳工局、社会局和职业中介公司联合寄来的失业和再就业咨询大会通知时的失落,以及第二天到班上得知全管区仅剩下两个有残疾证的同事没有在被解雇之列时的惊讶。
  其实,作为站立在商业第一线的老员工,对公司的窘迫状况是早有感觉的。比如名牌厂家的商品,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断货。而这种断货现象,我们到其他公司的日用品连锁店去观察,并没有出现,却独独在我们公司的日用品连锁店出现,这就是说,不是没货,而是我们公司没钱再进新货,或者人家不肯再给我们公司赊账。再比如到最后,连我们公司自家的商品也开始出现断货现象,那就是说公司不仅买不起别家的商品,连自己的商品都无力再生产了。那是公司的断钱都断到自留地上了。
  这种断货现象,从开始的我订十个,只来两个,到最后我订二十个,一个也不来。缺货多,订货的耗力便也多。每一次的订货日,我都和同事卯足了精神气,在六个小时内,轮流合力扫描出2500个左右的货号,累得手脚抽筋、头眼发昏,然而,每一个进货日,看着发货单上那最后一连串长达五六米的此号无货、无货、无货、无货……的欠条。心中的绝望是不言而喻的。谁都知道,没有货便没有营业额,没有营业额,店便无法开下去。而没有店,便没有我们的工作。没有工作——其结果就不必我说了。
所以,那天接到咨询大会的信后,一看时间写的是下午13点。很多店于早晨8点开门,到中午11点便不得不关闭了。管区内几乎所有的员工的都接到信了,剩下的那两个有残疾证的员工,不要说五马分尸,即便是被十马分尸也不可能同时让三十几个店继续开门,照常营业。我们分头二个、三个、四个一辆地拼了车,来到法兰克福的好人大厦。一看,傻眼了,原来我们不是第一批,从早晨平均两小时一批定点开会。现在前面的人还没有出来,我们便无法进去。大家都等在外面。环顾四周,我们这一批将近大约有三四百人。估计那天光法兰克福区域的,就有上千人。同一天在吉森市也同样。有的同事就是被分到吉森去开会的。当我们抵达法兰克福的时候,就有吉森早晨已经咨询完毕的同事打电话过来,说了一大通。想必反过来的也一样,两边认识的都互通信息,于是接下去的会场气氛就更汹涌激烈。下面这张照片为我们等在外面,等里面的前一批人出来的情景。当时还有媒体人员拿了话筒和摄像机在采访和拍摄的。




史莱克公司(Schlecker)的同事等在会场外面等待着结果
  

       在会场上,台上的人因为已经经历了一场激辩,神情疲惫,却还极力保持着耐心。下面的人情绪激动,时不时地提出非常尖锐而引发心痛的问题。每当此时,社会局所派来的心理辅导员便跳出来,接过话筒,向下面大撒“镇静丸”。此人总是对所提出来的问题表示极大的同情,然后代替下面所有的人声讨公司的失策、大骂社会的不公等等,于是下面人的火气便被暂时浇灭一点。会议得以继续。不过,过了一会,便又有火苗呼地从会场的某个地方窜出来,然后迅速地腾一下,在会场的各个角落燃烧开来,气愤的言语充满了大厅的上空。于是,便又有此人出来,朝上指责一番又朝下安抚一番。同时,还有曾经的失业者上台述说该中介公司是如何帮自己找到了工作。(此人所找到的工作就是在中介公司里面,接待别的失业者。)根据会场的介绍,中介公司给予一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失业者不算正式失业,算是中介公司的“工人”。由中介公司安排你到各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去“试工”。我的理解就是这一年里面,是卖给中介公司的“劳动模子”。一年之后,没人要你,你才算是失业。而好处也就在于,你可以算是晚一年失业。
介绍清楚后,就给大家三天的时间,三天内不接受转到中介公司的,也就是不在合同书上签字,不把合同在规定时间内扔进邮筒的人,就等着拿解雇书去劳工局报失业了。于是,下图便是大家在离会前夕,排队向中介公司领取下一次单独见面的约会时间。这些便基本上都是准备签之人了。期间,排着队也会有人彼此突然发现说:“哟!你也来了!”于是,一种同命同道人的快乐感油然而生。

  值得再记录下来的是,两天后的周六下午,我怀揣了已经签字同意把自己卖给中介公司的合同,晃荡于巴德洪堡的步行街上。一路经过了无数个邮筒,我都没有看见它们。好像晚投出去一分钟,自己的命运便晚改变一分钟似地,此时此刻,在合同还没有被扔出去之前,我——还算是公司的人。真不知道这算是一种什么样的告别,出门前,我已把所有白色马甲式工作服都统统卷起塞入了衣橱的最底层。而且还不是自己的衣橱底层,是丈夫的衣橱底层——那种我似乎永远不想去看的地方——我和你从此拜拜。
  然而,此时此刻,我都晃荡到中午了,又饿又渴,装信封的袋子还在我的手臂上顽固地吊着。直到腿脚酸痛,再也晃荡不动的时候,我才把它对准了某个邮筒,咬牙扔了进去。当邮筒上那个黄色的盖子,砰地一声合拢后,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结束了。现在的我,是一条中介公司的流浪狗了。所幸我是女人,女人在叹气的时候有让自己不再叹气的惯技,就是吃甜品。于是我便找了家冰激凌店坐下。给自己要了一杯高高的花里胡哨的冰激凌,开始庆祝自己做流浪狗。30分钟不到,冰激凌吃完,心中充满了流浪狗的快乐。于是便付钱往停车方向走去。我要换种身份回家了。
  就在此时,手机铃响。我拿出来一听——区管长的声音嘹亮而长阔:“我已争取到三个不被解雇的名额,你要不要?”我呆在原地,心脏紧急收缩……梗塞的感觉像一把刀似地直插脑海。片刻才我心痛万分地对了手机大叫:“半小时之前我刚刚把合同扔进了邮筒啊!!!”我似乎看见从手机的背面,泊泊地涌出了区官长想救我而没救成的眼泪。
       我是区管长极为满意的员工。近十年里,从培训开始,到越来越多的托付,他知道凡是給我的,就意味着完成。我被从这个店派到那个店,哪里需要加力,哪里就叫我去。我不抽烟,不偷懒,不罗嗦,做起事来手快眼快脚快,一个人的效率常常可比三个人的。他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我要克隆你!”当公司开始成批地关闭经营不良的连锁店时,他把我调到管区内很大、顾客很多、很不可能被关门的店,就好像每个面临局势逆转的海军司令都希望能保留住一支或两支最好的舰队,并指望靠着它们能反败为胜那样,他为那个店配备了最得力的员工。
       然而,关闭的结局还是无可避免地突然降临了。当传真机里传来本店进入关闭程序的指令那天,我正好休息。消息是从第二天早晨当地的报纸上面得知的。去上班开门时,只见店堂里已布满了红色的降价标语。好像是被宣判了死刑的犯人,指日可待的死亡滋味令人压抑。顾客们一边比往日疯狂百倍地开始抢购减价商品,一边还不忘向我的头上、脸上、手上倾倒下各种形式的震惊、不解、同情和惋惜。而我就像是一具殡仪馆内供人前来吊唁和告别的尸体,接受着无穷无尽的一声声再见和叹息。悲伤的情绪堵在胸口无处排泄。如此两个半小时之后,我终于接近奔溃的边缘。而就在此时,区管长带人来了,我被替换下来,跑入休息间里禁不住泪水喷涌。我没经历过如此令人难过的公司破产。区管长见状紧紧地抱了我片刻,无从安慰。
  第二天,我就接到他的电话,把我调到另外一家还在正常营业的小店。他是那样说的:“你昨天的伤心样,一夜都在我的眼前。你到某某城去,那是一家很小很安静的店,也是我原来所做的店。远一点,但你到那里上班,可以像什么都不曾发生的那样。在关闭程序的日子里,越到后面场面会越严峻,你肯定无法承受的。”区管长一家接一家地在管区内主掌关闭的程序,我相信在他的眼里已储存了数不清的悲伤场景。
       一年之后的今天,有关史莱克的消息还在媒体上面或隐或现,和我一起走过来的同事们,已经变成了一条战壕里的战友。相同的命运和遭遇,升华了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我们在一起笑过和哭过。在过去我们只是史莱克姐妹,经过这这场破产风波后,现在我们成了知心姐妹。这是2012年史莱克破产所留给我的遺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3-2-20 10:53:23 |显示全部楼层
悲催啊 表示同情 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3-2-20 10:53:4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5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3-2-23 01:01:28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顶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9-24 03:34 , Processed in 0.071325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