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42|回复: 0

语言造就了文化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3-4 18:54:14 |显示全部楼层

苏原

       我与欧洲若即若离。
       1992年的初夏,第一次走出瑞士苏黎世机场时,我拿眼前的一切与我阅读过的欧洲相印证。天际边的一抹雪影,那是横亘欧洲的阿尔卑斯山;苏黎世湖畔的教堂,影响虽已细若游丝,但仍竭力想在现代欧洲人的生活中寻找昔日教父的尊严;叮当驶过闹市的有轨电车,唤起的不仅仅是写意的怀旧感……
       重新梳理断断续续长达10多年的旅欧生活后,我竟发现,我与欧洲居然仍是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我曾那么亲密地贴近它,生活在它湿润的气息里;我又始终与它保持着一个有限的距离,或远或近地观察它、欣赏它、品评它、阅读它,从一个外乡人的角度。
“我脚下的这片废墟,便是盛极一时的古罗马帝国遗址。举目皆是的残垣颓壁,已不复昔日的辉煌,观之令人心恻;独立风中的君士坦丁大帝的凯旋门,也只勾起我对斜阳衰草下的汉家陵寝的联想……”
       驻足古罗马废墟,感慨如斯。欧洲文明肇始于古希腊罗马,其影响呈发射状覆盖了整个欧洲。作为古希腊罗马文明载体的拉丁语言,也在几个世纪里逐渐被欧洲其它原先蛮荒地区所接受。因此,正如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不论是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还是其它小语种,其文字均以拉丁字母为形。但昔日各地的原始语言,始终对外来的文明存在内在的抵触,因此这些语言虽有拉丁语的形,但其内核却保留了先天的成分。阿尔卑斯山无形中成为南北方语言先天的屏障:山之阳,是以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等为代表的拉丁语系;山之阴,则是以英语、德语和北欧语(瑞典语、丹麦语)等为代表的日耳曼语系,荷兰语基本可以算是德语的一种方言。
       语言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它的诞生与地理环境是密不可分的。如燕赵粗犷的北声之于吴越婉转的南调,德语之铿锵有力与法语之温软柔腻亦是相映成趣。德语语法的严谨、周密,是德意志民族擅长思辨以及哲学家、思想家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反之,法语的灵动、跳脱,也成就了无数的文学巨匠。从这个意义上说,阿尔卑斯山既是地理分界线,也是人文分界线。在我们看来,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尼采甚至是弗洛伊德这等思想大师诞生在以抽象思维见长的日耳曼民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需要去寻根究底;大、小仲马以及雨果、莫泊桑等情根深种的文豪萌芽于法兰西浪漫的土壤,也合乎天理人情。至于音乐,从贝多芬指尖流淌出的交响乐章,大气磅礴,令人血脉偾张,《英雄》和《命运》绝不输于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莫扎特的小夜曲,分明是一首首哲理小诗……山南的意大利人也拜服贝多芬,但他们似乎更认同普契尼和威尔第。想想当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和柏林黄色的爱乐乐团音乐厅在上演《英雄》的时候,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里坐着的必定是《图兰多》和《茶花女》的迷恋者。
       既然是以人文来划分,那么国家在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就相对退居次要的位置。如法语的历史很悠久,但实际上一直到19世纪中叶,在法国版图内至少有一半的人不懂或不讲法语。法国国内语言分界线也大致以阿尔卑斯山为界:南方的奥克语和北方的奥依语。说正宗法语的主要还是首都巴黎。作为近代文明的发祥地,法语一直在上流社会享有崇高的地位。至今像德国、瑞士北部等日耳曼民族地区,上流社会还以法语和英语为主要交际语言,一些高级餐厅的菜单仍以法语撰写……法国人因此很以自己的母语为骄傲。在欧洲其它国家比如德国、奥地利、瑞士、意大利、捷克等地都能用德语或英语交流,但在法国,不管是巴黎还是南部的戛纳、尼斯等地,不会法语,对不起,请你免开尊口!法国人对本国语言的自负实已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
       瑞士也如此,堂堂一个国家居然没有统一的“国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三大语言依据地理位置的不同而分别在自己的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各地的文化和风俗也就因之显出不同的特色。苏黎世、日内瓦、卢迦诺是三地的核心,最可怜的是首都伯尔尼,恰恰处于德语和法语两大语言区的夹击之下,其文化和风俗免不了两方都得迁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9-30 03:46 , Processed in 0.064551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