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487|回复: 0

感激是奢侈品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3-17 19:54:46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几年前,我的一个老朋友的丈夫被派到科索沃工作,她也跟了来。朋友是个既能吃苦,又会苦中作乐的人,从不爱抱怨,对新人新事总是充满好奇。到科索沃的头几个月里,她的邮件里总是讲些她在当地经历的好人好事,比如那里人们如何友善大方,如何乐天知命,她是如何感动,还说这里因种族问题多年战乱,可人们还是那么可亲,那么西北欧那片和平的乐土上的人们肯定更加可爱!
       过了不久我从她的邮件中得知,他爱人所在的公司里来了个芬兰女孩,好像是大学刚毕业来做义工。这种情况在欧美挺普遍的,很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在工作没有着落前,到其他国家,特别是贫困落后地区做义务服务和工作,不仅有助于学习语言,而且简历上有了做义工的经历,对将来的求职大有好处。只是原则上没有收入,即便有,也很少,食宿通常要自己解决。这个芬兰女孩就住到了我的朋友家。
      朋友和她爱人在科索沃因是短期停留,只租了个很小的两室公寓,芬兰女孩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与他们同吃同住,他们夫妇两个都是好善乐施的,对女孩也是分文不取。朋友几次在邮件中提到芬兰女孩,说她敬业守信,诚实开朗,典型的北欧人,并说喜欢她,愿意为她提供半年的食宿。没多久,他们驱车去东欧旅行,也带着女孩与他们同往,一路上十几天,吃住费用皆由朋友负担。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朋友发来邮件和旅途中的照片,赞叹东欧之美,也讲述了他们旅途中的“烦恼”。是的,问题出在那个芬兰女孩,更具体地说,那女孩身上缺少一种人本应具有的能力:感激。
      女孩几个月来在朋友家白吃白住,跟着人家去度假,也是白吃白玩儿。可“从未以任何形式表示过感谢,就连“谢谢”那句无意义的口头禅也渐渐省略了,我们为她所做的一切似乎天经地义。”从不爱抱怨的朋友抱怨着“我们照顾她,让她早晨先洗澡,她就认为这理所应当,而且一洗就洗很久,占着洗澡间,我们都进不去,好几次几乎迟到。晚上我们都睡了,她把客厅的电视开得声音很大,好像这里是她一个人的家……这也没什么,她还年轻,不懂事儿,我不怪她。不过,她在旅途中的举止实在让人忍无可忍。”看得出,朋友没到过西方。“我们开车游了东欧好几个国家,途中宾馆和餐饮自是我们付账。但通常我们两个人一餐的费用也不如她一个人的高,她只点她喜欢的,从不看价目。也太不客气了。”我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心想这回你了解西方这片和平乐土上的人多么可爱了。“她并不缺钱,一路上给她的家人和朋友买了很多礼物。回家的路上我们的车出了故障,等问题解决了,天已经很晚了,我们都有累又饿,附近连个加油站也没有。那小姐从包里掏出巧克力,饼干大摇大摆的吃着,竟然连问都没问我们要不要……”不知是朋友少见多怪,还是我见怪不怪了。
      如那个芬兰姑娘这种人在西方的发达国家遍地都是,类似这样的人和事我几乎每天都在经历着。开始我也觉得他们就是不大精通人情世故,比较简单,后来渐渐觉得不单是这个原因。他们以个体为中心的文化氛围和战后的高福利社会制度,使得很多人失去了感激的能力。他们人权意识的觉醒使他们认为他们所得的都是应得的,不必感恩戴德,而得不到就是别人或政府欠他们的,马上抱怨,指责。“你为了很多难,吃了很多亏,出于同情,慷慨,慈善,帮助了她,照顾了她,但她认为你这么做的原因为是你喜欢这么做。他们不会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去做他们不想,不愿做的事,以己推人,他们也就不认为这世界上会有别人这么做:无缘无故地替人着想。”我力图宽慰朋友,因为这气可是白生。
      相比之下,东南欧居民相对热情,大方些,依旧懂得感恩和給与,也许因为他们更贫穷些,人们之间仍有互助和谦恭的必要。而这种必要性恐怕是一个芬兰女孩至今从未有过的。
      “学校没有纪律,犯罪不受惩罚,没有付出却要报酬,没有努力却要赞扬。”这是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0年英国出现的那起青少年假期公然打砸抢案件后对当今英国年轻一代的评价。它绝不仅适用于英国。我经常把我认识的不同时代出生的德国人作比较:二战前后出生的人大都节俭,勤劳,守分,谦卑。战后至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大都诚实,敬业,有责任感,比他们的父辈更自信。七十年代后出生,特别是八零和九零后们却基本应了卡梅伦的点评,我再加上一条“得到恩惠不知感激。”
      是什么缘故使得文明尚不发达地区的人们乐天知命,慷慨仁慈,而发达富有地区的人们牢骚冷漠,吝啬自私呢?我想就是那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亘古真理。国家强大了,社会富有了,福利得到了,人就懒散,傲慢起来。他们很多本具备的生存本领丢掉了,退化了,其中也包括感激。殊不知他们丢掉的却是快乐的源泉,一个不懂得感激的人是不会快乐的,快乐来源于满足而不是获取。
      我刚到德国那几年,有德国亲友来访,我便会亲自下厨做上一桌子地道的中国饭菜,他们都很爱吃,但很少有人请我去吃饭。我们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这种有来无往的人际关系让我觉得无趣,因此过去的几年我很少请德国人吃饭了。去年夏天,我的德国亲戚(住在另一个城市)要来串门儿,来之前打电话预订了饭局“你能为我们做中国饭吗?”“当然”我答应。于是我顶着30几度的高温,煎炒烹炸,跑前跑后,扶老携幼,汗流浃背,等我坐到桌边时其他人皆已酒足饭饱,桌上也只剩残羹冷炙,这光景我并不陌生。刚只胡乱吃了两口,那汉问道:“你来德国这十几年,共请我们吃了几次饭?”“这我可不记得了。”我的确记不清了,少说也有七八次。“算上今天这是第二次。”他伸出两个手指,大言不惭。“两次恐怕不止吧!”我口气依旧客气。“你说,还有哪次,我可不记得了。”他好像得了理,追帐似的紧逼。我的德国丈夫和女儿开始历数:“那年,我们还在H城住的时候,你们来我们家……,那年我们刚刚搬来不久,你们度假路过这里……”他晃着脑袋,摊开双手:“没有,不记得,只有两次。”我有无数句反驳他的话,我可以问他“我凭什么要为你做饭?你何曾候请过我一次呢?”但我知道他不是记忆力出了问题,而是另一项能力严重退化,就是感激的能力。这病不好治,除非他到一个感激依旧有存在的必要和空间的生存环境去生活,比如非洲,东南亚,那里也许能激活他失去的感谢的本能。“好吧,两次就两次吧,而且只会有两次了。”我心平气和地告诉他。
      芬兰女孩半年义工期满后,如期返回芬兰。她启程的前一天“邀请”朋友和爱人到当地一家很好的餐馆去用餐。“我听了好感动,心想看来我错怪她了。那晚我们想谈甚欢,她还邀请我们日后去芬兰……饭后,她只为她自己付了帐。”朋友在邮件里的口吻似乎比先前平静了很多,时间久了,一切都见怪不怪了,“罢了,我并不生她的气了,感激的确是奢侈品,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的,。”朋友还没有来得及北上这片和平乐土,但她已经知道那里也有不少“穷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7-24 15:24 , Processed in 0.099599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