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55|回复: 0

自由民主为“税”而起——《槛外集》序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5-8 17:27:43 |显示全部楼层
修海涛,德国知名华人历史学者,《华商报》社社长


       本人在德国一晃生活了27年之久,出版《华商报》也已经有18年了。对于中德之间的很多差别,已经熟视无睹,正可谓“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也。去年的春天突然看到一位付志宇先生投递的稿件《鸟的天堂》,只觉其文风清新,视角细腻敏感。彼时尚不知道他的职业身份。后经询问得知是刚到德国来进修的一位经济史专家,当得知他专事税收学研究后,我们就商议在我报开辟一个专栏给在德华人介绍中国大陆的税制。因他住在美茵河畔的一座小城,想到黄仁宇的《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专栏便以美茵河为题。最初我担心他会从过于专业的角度写作,曾提出尽量保证通俗化、文学化的文字风格。他的前两篇供稿打消了我的疑虑,后面就由他放开笔墨大胆创作,果然十篇稿件都保持了独特的文史特色,展现出他扎实的国学功底以及娴熟的文字驾驭能力。在付志宇归国之前,有一次见面时他给我提到想把这些年创作的随笔结集出版,并让我先睹文稿为快。我对此甚为支持,并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在文集付梓之际,我谨就这个集子中的文章谈谈自己的一点心得。

从历史的角度看税制
       很多人都对中国大陆的税制深为诟病,却不知税收并非独立于一个民族历史文化传统而存在的鲁滨逊。孔子说过:“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可见经济制度的善恶都与社会风气密切相关。我看到的很多评论文章都对中国的税制改革提出了制度设计,但这些文章的作者却不知道制度变迁的惯性力量有多么强大。正如付志宇在他的文章中指出民国时期遗产税的发轫与中国传统的家庭结构、继承风俗、置产心性的关系,许多在西方国家看来理所当然的税制在中国大陆都难以移植到位。因此,他从历史借鉴的角度来思考税制改革其实是一种非常必要的阐释学尝试。我在德国生活了多年,深刻感受到德意志民族在对待税收问题上的认真与谨慎,而这种民族特性在东方至今仍付阙如。这也是值得我们国人反思的地方。
       按照法国“年鉴学派”的观点,要了解一个制度的历史作用,往往需要从“长时段”的视角来观察,也就是说要从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历史发展进程来观察。而德国的阐释学集大成者达伽美(Hans-Georg Gadamer)认为,在历史研究中“科学客观主义”的分析是不存在的。“历史的真面目”或许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对历史的解释均具有自己的“前见”(Vorurteil),受到其阐释者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的条件的限制。从这个意义上说,克罗齐的名言“一切真正的历史都是当代史”,的确是洞见深远。
       我这里举一个例子说说。中国自以来即有人头税的传统,对于一个家庭中的人口,尤其是丁男加以课税。明代后期实行的“一条鞭法”是中国赋税史上的重要改革,规定免行差役,以现金代替,并与田赋一起征收,减少了无田地者的负担。也就是说税收更倾向按照财产而不是按照人口的多少来征收。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实施了著名的“摊丁入亩”的制度,自此“滋生人丁,永不加赋”,使得丁税的数量成为定额,摊入土地征收,新增加的人口不必再负担丁税。也就是说,此后按照土地来确定征税的数额。
       在以往的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解读中,按照阶级斗争的基本分析框架,认为这种税收制度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增加了地主的税负,因此是正面的改革。在当时的教科书上,凡是有利于农民阶级的事件就是好的。但是,从此之后,中国的人口增长明显加速。清朝之初中国的人口大约9000万,到道光十三年(1833年)猛增到4亿。30年前我在中央党校教书时,针对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和在落实此一政策中备受诟病的强制性措施,提出适当地恢复征收“人头税”的建言,认为此举可以大大减缓人口的增长。但是,当时也没有人听取一位那时还算是年轻的读书人的建议。就是中国现在采取“人头税”的方式来控制人口的增长,也还算是“亡羊补牢,未为迟也”。
       德国是世界上税法最复杂的国家。德国人经常自嘲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80%成文的税法在德国。我很早在学习德语中就发现,德文中的“税收”和“掌舵”是一个词“Steuer”,意思是通过征税来管理和操控国家。税收乃国家的头等大事,收税与分税制度是检验一个国家的政权能力的主要指标。德国人还爱管闲事,比如此次欧债危机中,德国甚至还派出税务专家到希腊去指导那里的税务官员如何打击偷税漏税的行为。而在希腊,偷税是全民运动,造成了“民富国穷”的局面。据说希腊人偷税还有历史优良传统。当年希腊曾经被土耳其人占领统治达500年之久,而当时希腊人反抗外敌统治的方法之一是偷税漏税。但是,当土耳其离开后希腊人自己管理国家时,这种“爱国传统”却依然畅行无阻。此次希腊眼看要破产了,需要德国人来救援,这才想到了偷税的问题。

税在世界历史中的意义
       税收在世界政治历史的发展中起到过极为重要的作用。现代代议民主制的起源就与“税”密不可分。1215年,英国产生了著名的《大宪章》,至今是英国宪法的基石。此文件中最重要的两条规定为:1、国王征收新税或特别捐,事前必须获得大议会的批准;2、未经法院的栽判,国王不准囚禁贵族等自由人。1295年英国的“模范议会”召开,主要原因是讨论国王征税的权利。出席会议的贵族和平民认为他们对征税制度应该有决定权,因为他们是纳税人。
       1302年,法国国王腓力四世因向教会增税而与教皇博尼法斯八世(Boniface VIII)冲突。为了与教廷对抗,腓力四世于1302年5月10日召开了第一次三级会议,除了教会和贵族的代表之外,还第一次召集每个城市的两名市民代表参加会议。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的三级会议还召开过21次,每次都是在国家遇到财政或政治上的困难时召开的特殊会议。1789年,路易十六召开了最后一次三级会议,这次会议导致了法国大革命。
       中世纪起源的英国议会和法国三级会议,是现代民主制度的滥觞。今天,尽管很多人将民主、自由和人权视为普世价值和崇高理想,但是,这些价值却根植在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的土壤之中。税收的争议催化了近代民主制度的诞生。而“纳税人”的概念也由此衍生出来,公民意识成为共识。没有选举投票权的人就有权利拒绝交税。统治者为了获得税收,就必须让民众参与政治的决断。而“税”成为国家与公民之间的一种契约:纳税人就要话语权和选举权,来决定税钱的去向和使用。议会最重要的权力是审核和批准预算。而预算必须向纳税人公开,受到纳税人的监督。
       1775年爆发的美国的独立战争也与征税制度息息相关。1760年代,英国在北美殖民地增加税收。1765年的《印花税法》和1767年的《唐森德条例》(Townshend Acts)等法案导致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强烈不满。殖民地的居民开始宣传一种主张:既然他们在国会没有代表,就没有义务缴税。1773年发生的“波士顿倾茶事件”(英语:Boston Tea Party 波士顿茶党)是独立战争直接的导火线。而今天美国新兴的“茶党”(Tea Party),也借用了当年的名称,其实这里的“TEA”,并非茶叶之意,而是指“已缴纳够多的税”(Taxed Enough Already)的简写,其人员绝大多数是不满现实的中产阶级白人和少数白人工人阶级。茶党运动最初是由部分人士对2009年刺激经济复苏计划(正式的说法为2009年复苏与投资法案)的抗议发展而来的。两个“茶党”尽管含义不同,但均因“税”而起。

重逢一尊酒,相与细论文
       诚然,税收大多数时间表现为一种经济现象。但如果我们将思维发散开去,可以发现其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文化的色彩。付志宇在思考中国的税改时,往往运用文化学的范畴,甚至是艺术或美学的理论加以解释,这是他的匠心独运之处。清代学者王希廉曾经评价《红楼梦》“一部书中,翰墨则诗词歌赋,制世尺牍,爱书戏曲,以及对联匾额,酒令灯迹,说书笑话,无不精善;技艺则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及匠作构造,栽种花果,营养禽鱼,针黹烹调,巨细无遗”。读付志宇的文章也可以感受到他深厚的文化底蕴,从税收而旁涉音乐绘画,书法建筑,易经佛典,文论诗话,堪称一部税收小百科。
       付教授在德国短短一年的进修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在法兰克福的金融学院照顾他的何梦笔(Carsten Herrmann-Pillath)教授也是我的熟人和曾经的同事。1990年到1994年何梦笔教授与我一起在德国波鸿大学(Ruhr-Universität Bochum)著名的汉学家马汉茂(Helm Martin)教授的主持下,参加“欧洲研究计划——转型中的中国文化与经济”项目。何梦笔教授通晓中文,很熟悉美国经济学界的研究方法和架构,记得有一次他在报告中用“博弈论”(德语为Spieltheorie,字面意思是“游戏理论”)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我们项目组的那位做秘书的金发女大学生对此说法感到一头雾水,还认为是一种做游戏的理论。他当时主持经济方面的研究课题,而我则协助马汉茂教授编写文化研究方面的著作。好多年过去了,何梦笔教授和我认识20多年的朋友钟鸣先生也来到法兰克福的金融管理学院教书。正因为此,我才有机会在法兰克福认识了前来向何梦笔教授学习的付志宇教授。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尊酒,相与细论文?”我与付志宇的相识虽短,却是倾盖如故。他曾数次到我家中把盏言欢,畅谈天下大事。如今他重返故国,让我生出几分云树之思,希望日后还有机会能够青梅煮酒,金樽对月,再请他为我报撰稿,再论中国税改!


《槛外集》,付志宇教授著
德国华商报出版社出版
ISBN:978-3-00-045609-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7-24 14:19 , Processed in 0.149104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