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709|回复: 0

PEGIDA,六八政治运动的翻版?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6 22:08:14 |显示全部楼层

唐 潮


       近期来,每星期一,在东德德累斯顿就会有德国人上街游行示威,从一开始散步的几百人到上个星期一的愈万名参加者,到昨天周一的参加者超过一万五。走向街头的,也有为数不少的德国中产阶层。这些定期上街示威者自称为为“反西方伊斯兰化的爱国欧洲人”,德文缩写PEGIDA。政治运动的要点,其一,反对西方社会被伊斯兰化。其二,反对德国政府放宽难民政策的做法,认为不应接收过多的外来经济难民。
                                                              

    醉翁之意不在酒?


       从目前状态看,德国不少政治家有怕这个PEGIDA政治运动会失控和被德国极右翼分子利用之虞。默克尔总理的态度是,有说法可以提,事关民主自由,但要警惕德国排外极右翼政治倾向的泛滥。首先,这个运动的发起者巴赫曼先生是位有犯罪前科的人。其次,上街的人中,混杂了一些极具破坏能量的极右激进势力,还有少数爱闹事的球迷。德国司法部长马斯称PEGIDA游行是让德国在国际社会“丧尽脸面”,呼吁参加游行者要警惕被极右势力利用。有少数政治家,像南德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CSU总秘书长肖艾尔,则认为也应该正视游行示威群众的合理呼声。
       的确,有许多德国人很赞成PEGIDA的看法。汉堡《时代周报》做的民意调查显示,支持或同情PEGIDA政治观点的人数几乎占被调查者的一半。有意思的是,许多游行示威者认为德国主流媒体整天在污蔑抹黑他们,给他们戴上极右排外的政治大帽子。但这不是实情,他们不排外,只想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和宗教信仰。他们不反对伊斯兰,他们不反对真的受政治迫害的人来德国避难,但收20万难民是否也太多了,钱哪来?
       和德国朋友聊PEGIDA的时候,我从经济发展状态的角度,拿现在的PEGIDA运动和上世纪60年代的德国六八政治运动做了个比较,觉得PEGIDA运动有可能是六八政治运动的翻版。这个观点让德国人是一头雾水,不得要领,但觉得这个观点很是有意思。
       首先,68运动者是反美反越战的,在道义上是支持越南的胡志明,中国的毛泽东,古巴英雄切。现在的PEGIDA是反美反德国卷入国际军事冲突,在道义上支持普京。这胡志明,这普京,可全是红色“独裁者”啊。许多游行者居然拒绝接受德国国家台的采访,因为报道不客观。有人端个假冒的“今日俄罗斯”RT话筒上前,大家马上就气氛活跃了,发言踊跃,说他们反对德国主流媒体抹黑普京,让人很是哭笑不得。
其次,任何政治运动的背后均是经济因素的发酵。68运动是西方左翼和民权人士发起的反战,反资本主义,反贫富差距,反政府官僚的社会政治运动。其经济背景是,德国战后“经济奇迹”接近尾声,因为财富不均而导致的社会矛盾走向尖锐。社会下层正好借这个政治运动来抒发自己的不满意。
                                                           
德国政治最危险的倾向是极右


       现在的PEGIDA运动发生的时间点几乎类似,均是处于西方经济危机期间。经济危机的一个特点,就是中下层人民生活水准下降明显,犹如现在。每当这种历史时刻,德国的排外右翼思潮就会死灰复燃,有相当大的社会群众基础,换了你也一样。你想,自己钱还不够花,你政府还收那么多难民?这也是德国极右排外分子最能说服老百姓的地方,这也德国政治家最为担心的地方,这也是PEGIDA运动严重区别于68运动的地方。表面上看着是种温和的右翼,是表达对德国政治的不满,和表达对经济方面的诉求。但一旦运动膨胀失控,犹如一个巨大的车轮,一旦被转动了,德国政府届时根本就没有力量可以阻止这个车轮的前进,结局很可能是“图穷而匕首见”,导致德国极右政治势力重新上台。前几年,“老奸巨猾”的德国政治家肖伯乐,就通过行政手段,借着“反恐”,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德国必要时德军可以上街维稳的“通道”,前提是议会同意。未雨绸缪啊,觉得肖伯乐先生是个十分厉害的德国政治家!可惜没有当德国总理的命。
       说白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同样适合于德国,一切取决于德国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稳定。这一切取决于德国上层资本精英是否愿意让利,因为德国毕竟是有钱人统治的国家。德国现在是欧盟内最大的低薪收入国家之一,税后月纯收入低于1300欧的人数大约占工薪阶层的25%以上,趋势看涨,中产沦落成下层的数量正在增加。默姐和德国主流媒体宣传的一派莺歌燕舞,许多德国中下层人士并不认可,因为他们并没有切身感受到这种莺歌燕舞的大好经济形势。德国的统治精英已经和中下层人民生活脱节,这是个很糟糕的讯号。
       难民问题的严重化,也是西方用武力对外推销政治意识形态的恶果。你不去推翻阿萨德的话,会有这么多叙利亚难民涌入德国吗?美国人说了,既然让你为民主扛枪上阵你不去,但你坐在家里为了民主收点难民,还总是可以的吧?当然,收大量难民也等于为德国融入更多的廉价劳动力,对增强德国的人口基数十分有利,宗教信仰加上阿拉伯人旺盛的性欲,让阿拉伯人成为比印度人还能生的民族,人丁兴旺。你看住在德国的土耳其人,哪家不是生七个八个的?长远来看,人口的新鲜血液符合德国的长期国家利益。但问题是收难民,同化难民的钱从哪来,谁来出?中下层人士,已经给“盘剥”得差不多,什么时候轮到上层精英啊?
       为了平息六八政治思潮,防止RAF“红色旅”恐怖极左势力的扩散,德意志政府在经济奇迹不再的情况下,加大政府财政赤字的力度,加强德国社会福利的完善化,以维持德国社会的稳定。其中也有德国上层精英让利的功劳。
       我和德国人说,咱习主席把高工资的国企领导工资直降最大幅度达70%,就是为了缩小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德国人都觉得德国上层精英也应该这样做。人生而平等,谁都是长一个脑袋,脑袋虽有大小差别,但这收入的差别的确不宜超过10倍以上。就是因为上层精英收入过高,才导致了社会中下层生活质量的下降。蛋糕就这么大,你精英切得太多,那剩下的蛋糕自然就不够分了。
       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是个极其善于搞政治平衡的女政治家,得以屡屡连任,但默克尔不是一个勇于推进改革的政治家,擅长“刀切豆腐两面光”,擅长无为之治。但默克尔的“厨艺”难以对付德国社会所面临的新形势和新社会问题,比如说,如何在差钱的情况下,平衡德国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也许,这个PEGIDA能对默克尔产生点正能量的改革压力,但觉得终久希望不大。德国政治的稳定也取决于德国政治家能否及时推行改革,尤其是进行税务政策方面的改革,能更多地照顾到德国中产阶级的利益。因为德国政府现行的负累进税收制度让德国中产阶级正在走向灭亡。在西方,中产亡,民主亡。
       有数据表明,德国政府因为这个负累进税收制度,4年来多收了将近250亿欧元,这实际上是种“隐形”的新税收。某天,老板说给你月涨180欧工资,按这个税法收,完税之后,再扣除通货膨胀率,这180欧也就所剩无几了。有人算过,如果明年德国通货膨胀率为2%的话,那德国政府2015年可以借这个税收制度多收进24亿欧税收,201653亿欧,201779亿欧,2018年可高达100亿欧。
       德国财政部长肖伯乐觉得这种算法是不对的,曰现在通胀率很低,连1%都不到,都快变成零了。2015年大概也就会因此多收7亿欧,2016年不过多收8亿欧而已。不管肖伯乐如何善言能辨,德国贫富差距大是不争的事实。其实,德国现行税收政策不变,德国贫富差距终会最后失控,德国极右势力就有可能重新上台执政。
       我跟朋友聊德国投资时总是不忘提醒他们,要注意自己在德国不动产和流动资产的合理比例。有难时,房地产根本就卖不出价。
你懂的,天有不测风云。
      (写于2014121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2 17:58 , Processed in 0.068213 second(s), 21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