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05|回复: 0

传统蔬菜的特殊功能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8 20:30:14 |显示全部楼层

      胡伯特家姓渔,却祖辈务农,仅在白桦村种地的历史就能够追溯到二百多年前,再往下追便模糊了。自从他家在田野山坡上盖了座房后,每天遛狗的我和他家成了见面的常客。胡伯特和太太安德丽卡有7个孩子,最小的叫丽塔,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丽塔还是学龄前儿童,如今的丽塔已经驾照在手了。年复一年,眼见着他们家经济发展长势,农业机械越来越多,最初以为是短期租用的,然后发现它们长期以那里为家;几年前,丽塔兴奋地告诉我,父母送给她和姐姐每人一匹马,而马又是很贵重的动物;与此同时,他们家还建了个鸡棚,一群母鸡每天叽叽咕咕努力地产蛋,她家的小母狗克拉拉,幸福地在鸡、马、猫、人和大片菜地、果园里奔忙,一幅农家乐的图画。桃李成熟的时节,总有不少果子掉在地上,“他们还要不要呢?”我心里自问着。秋天,地里零七八落说地散着拉了秧的小南瓜,我又心疼,“都是好好的,丢掉多可惜”。只是核桃开始落地的时候,只要周围不见人影,我就迅速捡走几个,还自我安慰说,掉在公共路上的核桃便丧失了姓氏,谁捡了归谁。
        十几年前的胡伯特和安德丽卡看上去不如现在,胡伯特消瘦单薄脸色灰白,不像务农的,倒像街头潦倒的艺术家。而安德丽卡则有些小老太太的风韵了。生养七个孩子,还要打理那许多农务,换我保不准就夭折了,哪里还能顾及到外貌如何呢。我几次想问他们干嘛要那么多孩子,始终张不开口问,胡伯特是独生儿子,一定是受尽了孤独一枝的辛酸后,立志不让自己的孩子再受零丁的二茬罪吧。养育七个孩子不是一件易事,别的不说,单说做饭就得多大的一个锅,而那大锅吃完了还得洗啊,他俩怎么可能还鲜活起来呢。现在,最小的孩子都出门做事了,胡伯特夫妇才逐渐元气康复。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我遇到他们,不知是去参加什么活动,还是因为不工作而着装整齐,两人打扮得十分抢眼,不是华丽,不是优雅,却又胜似华丽胜似优雅,把我看得目瞪口呆。费尽心机找不出词汇描述他们的样子,只是羡慕地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很久才吐出一口长气。
       胡伯特夫妇总是在忙碌。离我家几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小镇上,他们开着一个自家农产品专卖店,在弗莱堡的周末露天市场还有固定的摊位,他们的菜地除了住家周围那一大片,其余的星罗棋布散落在不同的地方,胡伯特告诉我,那是因继承遗产造成的。东边舅舅遗块儿地,西边爷爷遗块儿地的,作为后继之人的他,只好跑来跑去地种地了。他们的七个孩子做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务农的,其中有一个学的是经济,“或许有一天他会对农业经济感兴趣。”胡伯特不温不火地对我说。他家种地的历史已逾越了两百年,也许他们做够了,就算做了两百年总统也有做烦腻的时候。他们很忙碌,难得停下来,种下地的东西不论节假日都努力地长着,他们也必得跟着辛勤地忙着。“幸亏我们有的忙呢。”胡伯特说这话时带着一丝苦味,如今生活竞争的升级跟电脑似的越来越快,稍不留意就有被淘汰的可能,什么千年老地百年老店的骄傲都只能上博物馆去追忆,现代人讲究的是短平快。
      几个月前,我发现胡伯特家的菜地里长着种很像油菜的蔬菜,只是个头比中国的油菜大的多,莫非是欧洲油菜?我特地过去请教。
       “这是Mangold(莙荙菜),你不认识它不足为怪,二战以后人们的饮食结构发生了变化,这种菜便慢慢地从德国人的餐桌上消失了,尽管它营养丰富……”
       胡伯特解释于我。那天,我很长了学问,不仅莙荙菜,还知道了不少其他蔬菜的事情。
       二战后德国的生活日益见好,人们即可吃饱又可吃好,汉堡包、薯条、鸡翅一类与三高搭界的食品越来越多,像莙荙菜这样简单朴实,既有药性又有营养的蔬菜反被人忽视,不得已销声匿迹了。后来,贪吃的人们发现自己头肥耳大病满身时,又想起莙荙菜的好处,我这才有幸认识了莙荙菜。胡伯特家种着两种莙荙菜,一种是绿色的,一种是红色的,那红色的尤其受看,茎干油光锃亮的如同上了层华丽的漆。胡伯特把两种菜各给了我一把,回家后我把它们放在一起炒,装盘上桌后的莙荙菜颜色活泼可爱,味道稍带清苦,嚼起来清脆有声,过后回味无穷。打那以后我只要见到莙荙菜,就一定买回家来。
       德国超市里大都有那种三五根儿绑成一把,连带秧子一起出售的长形红萝卜,胡伯特说现在买它们的人很少,人们更钟爱吃那种小圆萝卜。有一次我在一家啤酒园吃饭,发现人家把长红萝卜切成手风琴式,一片一片连在一起,配一块儿抹上少许黄油的面包,然后就啤酒喝。然后我也开始如法炮制,不仅我先生爱吃,连我也喜欢,。
       “只有五十岁以上的人才吃它,尤其是男人,五十岁以下的几乎不问津,不信你在超市留心观察一下。”胡伯特继续向我介绍,他一定察觉了,我们都是半百之人了。
       “诺,拿给你先生吃。”胡伯特大方地掘出一根儿红萝卜给我。
       “为什么上了年纪的男人尤其喜欢呢?”我有些好奇。
       “啊,大概是,以前男人下地干完活回家,人乏了,不再作事情,一口啤酒,一片萝卜,慢慢地消磨着宁静的晚上,也是一种情趣。”胡伯特很有说服力地猜测。
       我脑子里立刻生出了幅很生动的画儿,画里的男人除了啤酒和萝卜,嘴上还含着个烟斗,胡伯特的推理非常逻辑,他老爸很可能就是这样做的。
       “不只是红萝卜,年轻人也不认红圆白菜了,来我们店里买红圆白菜的都是祖母辈儿的,记忆里最年轻的一个,是个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安德丽卡加进来说。
       我立刻在心里总结,蔬菜里的长红萝卜和红圆白菜除去自生的营养之外,还具有判定男女年龄的功能。


安德丽卡与奶油甜菜(左)和欧防风(右)



         Pastinake(欧防风)二战前一直是德国的传统菜蔬,以前土豆害了病,便会大面积死亡,欧防风就成为土豆不可多得的代用品,起着拯救饥饿的重要作用。现在喜欢吃的不过是老人和孩子,其他的人没什么兴趣,尽管它的营养价值不低呢。”
       安德丽卡带着惋惜说,我认真倾听,手上又多出了根儿欧防风和另一种叫做奶油甜菜(Butter Rüben)的——不受中青年青睐的菜蔬。
       那天,我提着一兜子德国传统蔬菜和一肚子有关蔬菜的学问回到了家,随后的几天,把这几样菜一一按照安德丽卡的教导做了出来,并觉得哪样都十分可口,满意之下不由得叹了口气,“我真的老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7-24 15:11 , Processed in 0.160850 second(s), 20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