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901|回复: 4

社会流动性才能导致社会的公正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4-2 22:55:24 |显示全部楼层


        新当选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指出: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人生出彩,是习近平此次讲话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点。对照中共从前的说法,强调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以家庭出身来区别人群的做法,的确有了很大进步。习近平提到的是“共同享有”,而不再是一个阶级的独有。但是说法归说法,现实却是另外一个样子。



“官二代”问题



       让我们先看看最近流行的一个笑话《中国新一届班子的最大亮点》:新一届领导班子最大亮点:习近平,育有一女;李克强,育有一女;张德江,育有一女;王岐山,无子嗣;张高丽,育有一女;刘延东,育有一女;汪洋,育有一女;马凯,育有一女。如果目前的政治制度不改变的话,未来我们的领导人将是一群女婿。


       目前中国的官场已经形成一种封闭性的结构。“官二代”和“官三代”们几乎垄断了各级政府的官位。他们通过与“富二代”联姻,成为一个新的门阀体系。他们有钱有权,从中央到地方,自成体系,而平民百姓则很难进入这个阶层。回想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参加大学和研究生考试的时候,我们能够通过自己的考试成绩,从社会底层向上攀登,直到进入中共的高层。目前身为中国总理的李克强,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中的一个。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高层从反面加以总结。据说当时邓小平说,我们对胡耀邦和赵紫阳很好,让他们接班,但是他们在紧要关头还是背叛了我们。所以,还是将权力交给自己的后代放心。此后中共内部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部级干部可以让自己的一个孩子进入政界,并作为接班人培养。邓小平定下的“让自己人接班”的潜规则,是现在这种局面出现的根本原因。而高举“反腐败”和“反专制”的八九民主运动被镇压之后,中共内部的腐败大大加速了。这也表现在官员的继承制度上。中共官员的选拔,没有一定之规,差不多全凭上面的意志喜好。这还不如封建时代的科举制,甚至回到了汉代的“察举”和“征辟”制度,乃至退到了更早的世禄世卿制的时代。


       去年中国高考期间,在考场外边有人高举标语鼓励考生:超过“高富帅”战胜“富二代”和“官二代”。这是由学弟学妹们打出的事先准备好的助威牌,为高三学长们加油打气。这说明,本来通过考试之徒可以出人头地,但在这里也面临极大的困境。而一些人对此评论说,官二代富二代都不参加这样的高考了,大部分小小年纪就在国外读书了。还有人认为:口号很好,现实却很残酷。你就算考个状元,在中国这个环境,你永远无法“战胜”二代,无论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可以期望而实现的目标,其实只是能让自己有个较好的工作,能养家煳口。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中国人对于这种新的权贵门阀制度之不满,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乘舟梦日边


       长此以往,中国的大多数人被隔离在权力和财富之外,他们将不再认同这个政府,也不再与这个政府同呼吸共命运。这就是现在政治学中所谓的“疏离”过程。在威权统治下,人们对一个政权的不满,并不会立即去反对这个政权,而是会采取“疏离”的态度,也就是与这个政权划清界限,不再关心和支持这个政权,认为这个政权是“你的”而不是“我的”。此后,就会进入反抗的阶段。

       让我们回想当代的历史。1987年5月6日,中国大兴安岭地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兴安岭火灾”。当时很多国人痛哭流涕,为自己国家遭受的财产损失而痛心疾首。2009年2月9日晚中国中央电视台大楼发生火灾,中国网民不但没有悲伤的感受,而是幸灾乐祸,认为这个楼被烧了与自己没有关系,这个国家的财产与我何干?

       记得30多年前我在大学读书时,老师讲到商周的历史时,提到伊尹这位历史人物。他出身奴隶而被商汤提升为宰相,成为一代名相。当时老师提到马克思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一个统治阶级越是能从被统治的阶级中选拨人才,并将其提升到自己的统治阶级之中来,其统治就越是稳固。

       李白在《行路难三首》中有一句诗: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这里的上阙说的是吕尚(姜太公),他未遇周文王时,曾一度垂钓于磻溪(今陕西宝鸡市东南)。下阙中的“乘舟梦日边”,指的是伊尹在受商汤聘请的前夕,梦见自己乘船经过日月之旁。而当时还是一个烧饭的奴隶。在那个时代,一个奴隶能依靠自己的盖世才华而晋升为宰相,就说明,当时的统治阶层还虎虎生气,蓬勃向上。



社会流动性



       在西方的社会学中有一个概念是“社会流动性”(socialmobility, Soziale Mobilität)。社会流动,指的是一个社会成员或社会群体从一个社会阶级或阶层转到另一个社会阶级或阶层,从一种社会地位向另一种社会地位,从一种职业向另一种职业的转变的过程。它是社会结构自我调节的机制之一。在其中,对于社会稳定最重要的是“垂直流动”,这是指一个人从下层地位和职业向上层地位和职业的流动,或者从上层地位和职业向下层地位和职业的流动。垂直流动可以伴随地区间流动,也可是原地升降。垂直流动无论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都极为重要。它影响社会的阶级、阶层和产业结构。如果一个时期内向上流动的频率超过向下流动,说明社会在进步,反之,说明社会在倒退。每个人都希望向上流动而不希望向下流动。但每个社会向上流动的机会分布是不均匀的,只有那些具备一定条件的人才有可能上升,这个条件就是知识、才能和机会。对社会来说,关键是要有各种合理的流动渠道,要有一套选优的标准和实施办法。这些渠道、标准和办法是在社会流动的实践中形成的,是一种社会选择而不是决策人的主观设计。

       通常认为,垂直社会流动性越强的社会,其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就越好。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就是通过考试将各个阶层的人,包括下层社会出身的读书人,纳入自己的统治体系之中,从而保证了社会的稳定。一个社会给各个阶层的人提供了享有人生出彩的平等机会,社会就会稳定而有序。

       如果一个社会失去了流动性,必然会陷入危机之中。最近几年来在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中出现了“蚁族”群体。他们是来自农村的孩子,在大城市读过大学,体验了城市与乡村的巨大差别。他们毕业后没有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但也绝不会再回到农村去,不得不在大城市游荡。而他们的出身使得他们无法向上流动进入这些城市的主流社会之中。他们有知识和企图心,却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这就是一种“边缘人”。当年的洪秀全和毛泽东,都是有知识和野心,而无法进入上层社会的人。这种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必然要倾向造反和革命,来打烂这个旧制度,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制度。所以,社会流动性消失后产生的“边缘人”,对社会会构成很大的威胁。



破藩篱促流动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除了建国初期一次规模较大的结构性流动之外,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职业阶层间的垂直流动和职业内部的水平流动都受到严格的控制,流动性很低。当时采用的“户口制”,将农村人口和城镇人口断然隔离,使得中国农民成为世界上最大被歧视的基层。但是,由于部分优秀工人、农民参加了各种行政、事业管理,职业阶层出现了某些流动。同时,随着劳动人民的子弟受教育的机会增多,向上流动也有一定的增加。在1966-1976年期间,曾一度出现过由政府动员组织城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这是一次代际之间的向下流动。所以出现限制社会流动并组织向下流动的情形,除了政策制定者认识上的偏差之外,主要是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缓慢甚至有时某些方面出现倒退造成的。1978年高考制度恢复后,一些农村的孩子通过这条途径而向上流动,进入了城市和社会上层。


  1979年以后,中国实行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农村实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城市实行各种形式的承包制,政府部门的部分权力下放,一部分地区放宽了农村与城镇间的人口流动限制。于是,社会流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展开。据统计,至1987年全国农村已有8000余万劳动力从农业转到非农业,实现了就地的职业转变;全国城乡出现了个体劳动者阶层;城市改革使有知识、有才能的人有机会上升到管理阶层。以上流动多半为垂直的向上流动。这个时期的水平流动的主流,是从全国各地向南方和东南沿海地区的流动,各个大城市和闽粤两省人口向海外的流动也重新活跃起来。这次以向上流动为主流的较大规模的社会流动,标准和途径各异,或许是社会改革时期不可避免的现象。然而从长期趋势看,教育水平和技能将成为向上流动的首要标准。


         李克强反复强调,当下中国的首要任务是城镇化。通过这一举措,消灭农民阶层,将农民融入到城镇之中。这肯定是一个推动社会流动性的积极举措。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方面也要引起人们的关注:中国的权力精英和企业精英要有开放和包容的胸怀,让来自底层的人源源不断地晋升上来,让他们也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更新统治阶层的血液,吐故纳新才能长治久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0

主题

0

好友

20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3-7-8 04:50:1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4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3-7-11 00:05:34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7-24 14:51 , Processed in 0.144782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