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82|回复: 0

大地的箫声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3-13 05:19:57 |显示全部楼层

毛栗子


       如果半年前有人对我预言,管风琴厂史贝特(Späth)的领导春节上我家做客,我一准儿摇头不信,哪有那么美的事儿啊?!对管风琴史贝特,我心仪很久,总盼着有机会进去好好目睹一下,我和它,一个街头,一个街尾,天天思它不得见,同交一镇税。
       有一天,见一个很中国人样子的小伙子正走在路上,忍不住过去和人家搭话,  弄清了他的来龙去脉后顿时为之一振。小伙子来自南韩,在Späth公司学习管风琴制造。“你好好学,然后我去那里看你。”我叮嘱着,把他视为进入风琴厂的路条。不曾想情况又进一步发展,一天,南韩小伙子挺兴奋地告诉我,“公司里新来了个中国人,音乐学校毕业后,也来到Späth做学徒,我把你的情况告诉了他。”我听了之后马上也兴奋了起来,打入管风琴厂的日子不远了。
       很快我就发现了中国小伙子,他上班的时间与我遛狗的时间吻合。初次看见他,我老远就开始微笑,备下热情的问候待走近时说。哪里料到,当我们擦肩而过时,他面无表情如入无人之境,我只好自我安慰‘小伙子眼神差’。以后我数次遇到他,他始终保持着眼神差水准,我真就老到没有中国人模样儿的地步了?还是他练着什么‘不相往来功’呢?总而言之,把他发展为关系户的计划破产了。
       去年年底我接到导游任务,弗莱堡管风琴制造公司的中国客人。看着单子我很诧异,弗莱堡也有管风琴厂,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呢?那天,我准时到达旅馆,一进大厅就看见一组中国人坐在沙发上,其中唯一的一位德国小伙子见到我,起身迎了过来。“我看见单子上您的住址,我们公司也在那个小镇上。”他笑着对我说。见鬼,他们就是管风琴Späth公司啊!我开始兴奋起来,立刻请教他的尊姓大名。“Späth,我们公司也有中国人。”他指着身后一个眉清目秀文静的小伙子说。“我认识你,非常的傲慢,从不理我。”我对他戏言。他腼腆又尴尬,喃喃分辨:“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呢?”
       就这么戏剧性地,我结识了Späth管风琴公司和眼神差的小侗,公司年轻的掌门人提尔曼·史贝特(Tillmann Späth)令我印象十分深刻,过了几句话后我们便以你相称,而他呢,很快就圆了我多年的梦。人说心诚石头也能开花,我的心诚到了标准。


史贝特公司年轻的掌门人Tillmann Späth


       那天,提尔曼带着我,一道道工序走遍,我学到了不少有关的常识,日后与人谈论管风琴的话,吹牛资本雄厚。从提尔曼的老老祖起,一百五十年上下五代至今,一直坚忍不拔地从事着造琴事业,最初他们生活在斯瓦本一带,后又碾转至巴登地区。上世纪六十年小镇上的一家烟草公司拍卖厂房,被史贝特家买下,之后在旧厂房的基础上逐渐扩展,形成了今日的规模。史贝特家族历代可谓人丁兴旺,奇妙的是,几乎都是家中最小的日后子继父业,其中的奥妙没人说得清。提尔曼小时候,虽然父母心中已把焦距定在他身上,但面上表现出宽宏大量,任凭他自由成长。提尔曼的母亲是教育工作者,一定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因此采用了欲擒故纵计。提尔曼和其他同龄孩子一样,玩电脑,打游戏,同时也弹钢琴,学打击乐,就是不学习管风琴;提尔曼具有数学天赋,对数字的记忆超出寻常,几何图形在他眼里多边多维立体生动,将来到底做什么,十来岁的他还在朦胧中。曾一度他打算去读经济学,又觉得花费的时间过于漫长,游移之中,他家祖上的遗传基因开始作用,最终,他走进了管风琴的世界。从学徒开始直到获得制琴师证书,提尔曼马不停蹄地运转,2010年他接替了父亲,做了管风琴厂年轻的掌门人。
       管风琴制造是门很奇特的工艺,风琴制造师,集艺术与手工艺于一身,不仅有一双敏捷灵巧而又沉稳的手,还需具备高度的乐理知识,以及对音质的敏锐感应,一个心灵手巧的聪明人。他们每年平均制造两部风琴,慢工出细活,造得井井有条,在那里工作的人们,看上去都深思镇静,哲学家似的正做着精致的游戏。管风琴的簧管,有金属和木质两种,大的可长达十多米,发出的声音浑厚低沉有底气,而那些高音质的皆出自细长短小的,和人好有一比,内涵深沉的底蕴宽而厚,内涵欠缺的则表现出尖声尖气。一位师傅拿起根儿一米来长的簧管吹给我听,呜……,厚重沉稳远洋轮船的鸣笛一般,我不禁受其感染照猫画虎也吹了起来,谁料到,憋足了气涨红了脸,发出的却是皮球泄气的嘶嘶声。簧管之所以能够发声,是造琴师给它配上了声带——簧管根部的小小的开口,我称它为小窗口。一位师傅坐在老式厂房的老式窗前,聚精会神埋头用小刀鼓捣着簧管的小窗口,一幅十分有情调的动人画面,明明是科技发达,人文躁动的二十一世纪,我却从这里感知到一股令人心醉的古朴,而所谓古朴的灵魂基调就是缓慢,自省、沉思、参禅、天问还是地问,都在缓慢中滤了出来,人的质量才得以升华。
       音拴,是管风琴里最令我着迷的部分。管风琴的规模与要求决定着音拴的数量,小的只有几个,大的可以无数,各种琴类,各种号类、笛类、巴斯、混合音……应有尽有,甚至还有鸟叫声和雨声。那些开了窗的簧管通上了风之后,竟能发出如此丰富多彩悦耳动听的声响,我不由联想到庄子‘大地的箫声’。由于音拴的缘故,演奏管风琴要比演奏钢琴难,也正是这个缘故,一个音调师在管风琴制造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我们的音调师是德国最棒的之一!”提尔曼很自豪地对我说。是啊,为那些林林总总的音拴调度出最正确最美妙的音色,是一件学问高深的事情,我若是也做得下来,自己就先骄傲的看不见脸了。
       音调师扬卡(Janke)是个艺术气质浓重、外貌端正的中年男人,正在风琴顶上校音,见到我向下亲切地招招手说:“要不要上来看看啊。”我立刻攀着高凳爬了上去。扬卡一手拿着个扁家什,另一只手逐一按着琴键说:“我正在和同事调音呢。”我很惊讶地四处扫描,除了我和他再不见其他人影,他的同事藏在哪儿呢?扬卡摇摇手中的扁东西开心地笑起来,他说的所谓同事就是那个扁扁的正音器啊。“我来到管风琴厂时,提尔曼刚满一岁,可以说,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小时候他几乎不到车间来,对管风琴的兴趣很淡漠,他最终能够接班,实出我的意外。”扬卡和我很熟识地聊了起来。
      扬卡的经历很有趣,他出生于德国北部一个管风琴世家,父亲传统老派的教子作风,造成两人之间龃龉颇深,致使他索性踏上了流浪的路,做了一名游走学徒,在不同的地方学习造琴,最后一站他来到了史家,跟着提尔曼的父亲哈特维希·史贝特(Hartwig Späth)一干就是三十年。扬卡对老史贝特怀着十分真挚的感情,用他的话说,因年龄的缘故,提尔曼的父亲好像是他的父亲,提尔曼倒像是他的儿子一般。而那位一心期待着扬卡继承家业的老父亲,也放下了前隙,为儿子今天的成就感到自豪。几年前,当老史贝特退役交班给提尔曼时,扬卡心里曾经忐忑,不知道26岁的提尔曼会把这百年老号引向何方。


汉堡教堂 St. Michaelis 里的史贝特管风琴(带雨声)

柏林Goslar Marktkirche 里,提尔曼·史贝特2012年设计的管风琴


       提尔曼刚接班时,他的父亲常在左右;两年之后,用提尔曼的话说,“他们总是在旅游。”今天的德国,不少家族中小企业因后继无人不得不转卖或是关张,史贝特家未遭这一劫,他的父母深感欣慰。从前,管风琴大都安装在教堂,上帝的威严与信徒的崇敬从一排排的簧管里倾泻流淌,令人震撼令人敬畏;在今天宗教信仰日趋低落的形势下,一些大城市剧院开始垂青于管风琴,那恢宏雄厚又委婉动人的音乐效果,同样攫取你的灵魂。与许多传统文化一样,管风琴也面临着适应现代发展的趋势,一向注重在设计与建造上保持古典风格的史贝特管风琴,也开始审时度势,在管风琴的外观上着手,考虑设计出更符合当代潮流的款式。
截止到2012年,史贝特琴场造琴达1000部,一个很可观的数目,出自他们之手的管风琴遍布德国、欧洲以至世界,如果没有良好的口碑,也不会有如此的业绩,扪心自问可以当之无愧了。从他们起步的那天,边关重税,同行业竞争,连年战争,经济危机等等,亦一步步相随,与其它行业一样,一天也不能掉以轻心。中国春节时,为了感谢提尔曼的厚意,我请他来吃饺子。参观管风琴厂时,我觉察到那里有一种十分和谐的气场,我是个常年做功的人,对‘场’非常敏感,因此席上我问提尔曼,史贝特公司员工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很和睦?提尔曼的回答自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一部上乘优秀的管风琴,它的架构、风柜、鼓风机与簧管、音拴等部件之间,必得一丝不苟紧密结合,来不得一星半点的互存芥蒂,史贝特管风琴之所以优秀,是人之和谐使然,还是琴之和谐使然呢?我很庆幸自己住在这条街尾,和街头的管风琴史贝特同交一镇税。


Freiburger Orgelbau 是Späth家族在Freiburg地区的管风琴公司。这是公司网站一页,与中国有业务往来


       编后记:Freiburger Orgelbau 是管风琴制作世家Späth家族的公司,具有150多年的历史。其祖先史贝特(Späth)管风琴制造师家族源自安那塔赫-门根(Ennetach-Mengen)地区,后移址弗莱堡(Freiburg im Breisgau)。家族企业创始人为Alois Späth (艾罗易斯·史贝特),是管风琴制造大师,1862年接手了克林勒的工作室。传承至今已经是第五代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7-16 12:04 , Processed in 0.109136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