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880|回复: 0

我在德国学中医 (续)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4-10 17:31:20 |显示全部楼层


徐 芳


两个巧合
      有一次瑜伽课时,老师提到电影《Karate Kid》,说那空手小子体柔如杨柳,脚不离地左摇右摆躲开对手的攻击,让我印象深刻。几年前有一阵凌晨常做些好玩的梦,从此我就不再对电影电视感兴趣了。但是2013年12月13日,我偶然翻开《法兰克福汇报》的电视节目栏,一眼看到晚上8点一刻的《Karate Kid》,就和儿子一道看了这个片子。第二天在王者中医培训所上课时,下午路易斯出人意料让一个来自Saarland教咏春拳的德国人给我们上课,让我们学习一点拳道,如何练气和如何借力或巧用力摆脱对方攻击等等。其中有几个练习动作和我电视看到的空手道中的动作如出一辙。我觉得这一巧合很好玩。


老师(右二)和他学生

        去年复活节时我全家回国度假时,有一个中学同学带我们去了一个当地知名的书法家那,儿子和老公欣然第一次学用毛笔写字,我在一边拍照录影。临走时,书法家送了我一支自制的毛笔做纪念。回德国后,第一次去上中医课的下午,路易斯给我们发了一支毛笔和一份墨砚,说今天要练习写毛笔字。我当时惊讶得连嘴都快合不拢来,虽然我自习瑜伽以来生活中出现巧合事件已是很寻常了。路易斯说书法也是练气的一种,书法时要心静,把思想放空把气调匀,在呼气时提笔写字,字要一气呵成。我练字了几个回合后,写出的字从开始时笔划迟疑不决,到后来浑厚顺畅柔中有钢,让我还真的找到气功写字的感觉。路易斯说,扎针灸时也应这样,在呼气时一针入,而不是拿着针犹犹豫豫。开始练针灸时,我们是拿广柑做练习的,然后是同学之间互相练习。练了好几次后,我居然可以给自己扎针了。在路易斯那初学针灸之前,我也曾试过自己扎针,每次都痛得不行还扎不进去。我有一个中医好友,常给人做针灸,她说给自己扎针扎不下手,太痛。我笑她说,你对别人扎针就扎得下手呀?

学医引来的缘分
         去年我在《我为什么做起了拉筋拍打?》一文中,提到我在2012年9月中开始做中医培训后,10月秋假时临时决定陪父母参团旅游。结果在团里一辈子没见过几个医生的我一下子碰到了十多个中国医生,前座后座都是医生,除了一对中医父子外,其他都是心肺骨科麻醉科的西医。西医大都是来德短期进修培训的,而那对出自蒙古中医世家的父子却是由于用中药治好了给德国医院医治无效的晚期肝硬化病人而被请来治病和商谈合作交流的。我当时问老中医,我是否能跟他学医呢,他说他会觉得很荣幸,他说以我的悟性他带我三年就差不多。他的儿子是中医学院毕业后才跟他学的。老中医非常慈祥可亲,虽红光满面,年龄70多岁和我爸差不多,但是腿脚显然不太灵便了,还赶不上我曾在年初摔碎过脊椎骨的老爸。我妈说这老中医医术高明却没时间给自己做保健,给自己治病。
        不会给自己治病、也曾没时间给自己做保健的还有我上文提到的好友,科班出身的中医,在国内心血管科工作了好多年,随夫出国后常在德国人开的诊所给人看病做针灸。我在2012年10月第一次请萧老师做拉筋拍打自愈法报告后,陆续邀请她和其他朋友来我家做瑜伽和拉筋拍打。她当时有一个膝盖疼了一年多一筹莫展,身上拍哪哪疼。中医分科,我是第一次从她那听说的。她还说高血压是很严重危险的,他们发现病人高血压就会把他们转到西医科,让他们去吃降压药,还说高血压病人不能随便停药的否则有生命危险。科班中医如此思维如此给人治病,让我感到诧异。我在参加萧老师的2013年春拉筋拍打体验营结束时亲眼看见一对德国夫妇当天血压收缩压120左右,在报到的那天填的都曾高达170—180多。萧老师说体验营已经成功治好了无数的高血压患者,来参加体验营的学员不管是高血压还是糖尿病,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停药。
         知道我开始学中医后,朋友就在2012年底给我介绍了一个中医按摩师美美。她在巴得洪堡有诊所,做艾灸刮痧拔罐推拿足疗等,由于没有德国自然疗法师的证书,不能做针灸。我几次去她那义务给她做了一些翻译,交换她免费为我老公做推拿按摩后,美美说我可以每周一两天在她那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可得到相应报酬。我仔细考虑后,觉得自己在银行工作不错,给人治病或做保健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就没再去了。在美美那接受治疗的有十多个医生,多是德国人,也有国内来的中医。美美中医学院毕业,但医术主要是从小跟外婆学的。她的外婆是个传奇性的人物,心地仁慈医术高明,慷慨好施舍常为人治病分文不取,而且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老太太88岁过世时是晚上8点左右,全家正坐在一起看电视,她双盘莲花坐式大笑往生。消息传开后,当晚村里就自动来了好多人给老人守灵。大概半夜时院子里来了一个道人,走到她和姐姐跟前问是不是刚有个老太盘坐往生了,要他们把她盘坐装棺,并说这种棺材在邻村某某村可买到。道人说过话后,就不见了。美美到今天还惊奇,她当时一大家子人懵懵懂懂走出去和道人说话,至今不明白那道人怎样来的又是怎样走的。第二天到邻村去买棺材时,一具坐棺已经做好了等着他们到来。老太太木棺入土的那天,自动来给她送葬的人山上山下人山人海。

不想当医生提前结束了学业
         尽管我很喜欢路易斯的中医培训课、路易斯和同学们, 但是在上完两年的基础课后,我在2014年9月决定不再上第三年的五行病理和针灸课。主要原因是时间问题。去年答应给Durga我的瑜伽老师在国民大学代上秋季学期每周9节瑜伽课后,我就明白未来的时间可能有些不够用。原打算9月中医班第三学年开学的第一个周末去试听一次再说的,结果我还记错了时间。在开学前的一个周六赶到学校去上课,结果一个人也没碰上,所以我想在银行工作之余还是把自己的学习重点放在瑜伽、放在自愈法上吧。
        两年的学习中,同学中有5个已经在自己的诊所用中医方法为他人治疗了,也有3个已经提前中止学业了,这个中医培训帮助他们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也让我逐渐明白了自己的路。我对传授自愈保健法的兴趣远远大于给人治病。针灸能在人静卧放松之际同时疏通好些穴位,也可埋针让作用持久,但是很难自己做更不容易教他人自己做。而中医其实还有很多其他例如刮痧拔罐和拉筋拍打等可以用于自愈的方法可以代替针灸。陈玉琴当年为自治胃癌而自学中医时,开始学的是开药方,结果因为自己开的药方不能报销要自己付钱,用钱买药的话就没钱吃饭,她就开始学起了针灸,后来四肢都敢自己扎针,扎到躯干就不敢了,怕万一失手扎到内脏让自己提前挂了,所以开始了循经指压按摩,终于治愈了自己的胃癌。我想,在时间有限的情形下,继续第三年以针灸为重点的中医培训对我实在意义不大。


聚餐



        早在2013年4月中,有一天上课上到一半,路易斯突然让我们静坐冥想,要求我们决定是否愿意做成为按照本门传统为人治病的医生。本门的医生立志成为宇宙本初力量的渠道,为人治病时让本初力量经由自己而起作用,路易斯还特别强调不得多收费,够养家糊口就行。决定好的同学可以又进教室,他亲自为大家艾灸一组有特殊意义的穴位作为入门仪式。我是当时唯一一个留在门外提前回家的学生。我当时说,我不知道是否想成为为人治病的医生,若为了得到老师的艾灸而进去的话,就是欺骗。我至今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虽然我对入门仪式很好奇,也认同路易斯对医生的定义,但是我越来越清楚,我不想成为人治病的医生。我觉得每个人应该对自己的健康负责,成为自己的保健医生。有一次,路易斯问我那我有朋友生病很痛苦怎么办?我说我让他们来找路易斯 (路易斯网站:www.7qi.d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7 13:59 , Processed in 0.167949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