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205|回复: 0

数数德国的常见野菜(上)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6-9 16:26:50 |显示全部楼层
昔月  文/图

感恩“待德”,美尼两河。笔耕十年,收获多多。寻花问柳,观鸭逗鹅。细细数来,与君同乐!
     自从我吃素以来,一到野外就变得贼眉鼠眼,每每发现一种可吃的神草,便兴奋异常!老天爷可真够意思啊,不管什么洲什么陆什么岛的,只要有土壤的地方就发放野菜“出生许可证”! 也就是说,欧洲不但长着和我们家乡一模一样的野菜,还有一些我从没见过的,如人见人爱的宽叶野韭菜。
    凭借“童子功”,我能分辨出许多长相跟家乡完全一样的野菜,如灰灰菜、荠菜、苋菜、马齿苋、车前子、刺菜、荨麻等等,但有些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研究了多少遍才搞清楚。植物们可不像咱们有血有肉的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亮下身份证就行了,它们真的很复杂,这根哪、茎啊、叶呀,还有花儿啊、果呀并不是一出生就长全的,而是在不同的阶段一点点儿地展现出来的。所以呢,小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嫩苗苗,“女大十八变”,就变得面目全非了。由于我们人类最爱吃植物的嫩芽,又没有牛马羊的先天识别能力和反刍“硬件”,中毒事件时有发生。
    考虑到采野菜是个实践性极强的户外活动,书籍和网络有着各种专门的介绍,我就没必要在这里转载或添油加醋了,只是做个简要的图文提示而已。
一、野香葱(Wilder Schnittlauch)
   我曾把野韭菜误认为德国迎春的第一野,其实应该是它——野香葱!每年的一月份,它就露头了,一看到它,我就想起那句歇后语:冬天的大葱——皮干叶烂心不死!它才是真正的抗严寒斗冰雪的绿色“勇士”!如果用它代替市场上的大葱或圆葱当佐料,不负一个字——“香”!

野香葱
二、野韭菜——熊葱(Bärlauch)
    之前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之所以再提,是因为它在我们同胞中的印象太深了,成了德国正宗的品牌野菜。每年的二月中下旬到四月中下旬,整整两个月啊,让我们既解馋又解闷!这里再现一下它的真容。

野韭菜
三、蒲公英(Löwenzahn)
    一种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生命力极其旺盛的野菜或野草。对园丁来说,是一种恨得要死却无法让它断子绝孙的超级杂草;对素食者来说,是谁都喜欢的进食野菜。它不仅叶好吃,花儿好看,其根晒干后还能当药茶。
    德国有两种叶片不太相同的蒲公英,还有一种秋季蒲公英(Herbst-Löwenzahn),其花儿没有春季的浓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可以春夏秋三季吃到这种新鲜的野菜,何乐而不采呢。

蒲公英
四、刺菜(Ackerkratzdistel)
    德国蓟类植物很多,刺儿哄哄的像一团团蜷缩的刺猬,让人敢看不敢摸。刺菜,学名小蓟,就是其中的一种,虽然它算最温柔的,但也得带手套采摘。令人惊喜的是,到了晚秋还能发现另一茬嫩苗。开水一烫,绝对不扎舌头,好奇者可以尝尝它的美味儿。

刺菜

五、荨麻(Brennnessel)
    这东西看起来文文静静,但绵里藏刀,也得带着手套采摘。知道荨麻疹吧,就是以它命名的。德国超市有卖荨麻茶的,其实,它的嫩叶还可以做沙拉或汤料。细皮嫩肉的美眉们,俺就不建议品尝了。

荨麻
六、荠菜(Hirtentäschel)
    这可能是同胞最喜爱吃的野味儿了,德国也有。幼年时期长得跟童年的蒲公英、泥胡菜和独行菜很相像。当你看到抽出带有白色的十字小花儿直茎,还有一串串心形的角果时,就不会认错了,可它却老了不好吃了,只好等待春风吹又生! 幸运的是,那几种易混淆的植物都能吃,错不出人命关天的大案来!

荠菜

七、酸模(Sauerampfer)
    国人叫它酸溜溜或野菠菜,德国人当作沙拉的佐料,切碎放一点儿。爱酸的朋友可以尝尝它那黏黏的小嫩叶儿,别有一番滋味在舌头。

酸模
八、山莴苣(Kompass—Lattich)
    这种野菜东北常见,是取麻菜的哥哥,但它没有弟弟的“品质”好。我在附近找遍了,就是没有发现小小的取麻菜,权且用它代替一下。生吃蘸大酱,也能找到久违的家乡感觉。不过,这种野菜有点儿小毒,少吃为宜。

山莴苣
九、野芝麻(Taubnessel)
    顾名思义,这种菜长得像芝麻一样,节节开花步步高。有紫色和白色两种,跟那个荨麻味道差不多,但它们可比荨麻可爱多了,不但不扎手,还有漂亮的鲜花可欣赏,值得一试。

野芝麻
十、芝麻菜(Rucola)
    不是我写错了,而是另一种菜名,德国超市有卖,我把它译成“入口乐”。这种菜是十字花科的,跟东北的臭菜很相似,不知为啥国人叫它芝麻菜。我从来不买,因为在路边草丛里总能发现它,随手摘几片叶子做沙拉配料就够了。记得前几年德国几大超市联合下架这种菜,其原因就是混入了一种叫作千里光的植物,据说该植物能导致肝脏受损,所以商家不得不忍痛割爱。

芝麻菜
十一、紫苜蓿(Luzerne或Alfalfa)
    这是世界范围内被广泛种植的优良牧草。我羡慕牛马的素食,也就碰到揪点儿嫩尖儿回来“忆苦思甜”。据说该植物含有苜蓿皂苷,能有效地降低胆固醇和血脂含量。焯熟后的味道还真的不错呢!

紫苜蓿
十二、山芥菜(Acker-senf)
    也有人叫它野油菜,开着很小的四瓣儿黄花,但没有油菜笔挺高大。到了舌尖,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怪怪野味儿。我很乐意为它免费做广告。

山芥菜

十三、榆树钱儿(Berg-Ulme,Weißrüster)
    我在我的“金三角”发现两株高大的榆树,结满了“钱串子”,风景特美!我真的不好意思破坏它的“光辉形象”,可实在手痒难耐,便揪回一大把。用面粉拌好后放到锅里一蒸,味道美极啦!

榆树钱儿
十四、枸杞叶(Gouqi Blatt)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发现,中国特有的枸杞子竟在德国落户了,作为绿化树到处可见。虽然那果实不如咱们宁夏产的美味儿,但那嫩嫩的叶尖儿,我可是尝了好多次,吃了这顿想那顿啊!

枸杞
以上这些野菜,有些还能采到,有些就要等到明年了。
采野菜,是一项与大自然密切接触、增长植物知识并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但不能盲目地挖到篮子里就当菜!我认为,至少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采摘的地点要干净,马路边、工厂区和垃圾处绝对不要采,狗屎、车尾气和化学物质的污染不得不防。如车前子就专门长在路面,踩不死碾不烂的,我不建议吃它。还有,德国的杀虫剂和农药很厉害,在机械化作业时已上好了底肥,垄台下的野菜多少都有污染,喷洒药物后还要等几天才相对安全;二是注意环境保护,如果把野韭菜成片割掉,虽然不影响它们继续生长,但影响美观;如果把路边的榆树钱儿撸个光秃秃,势必让人反感;三是对光敏感或易花粉过敏者,尽量不吃或少吃诸如灰灰菜、荠菜和芥菜等。再好吃的野味儿,也不应过多食用;四是一定要采认识的,这可不像买衣服,再不好看也保暖,如果采到有毒的,那可就吃不了抬着走了!
    怎么吃好呢?方法很多,除了野香葱、野韭菜、山莴苣外,以上其它野菜都适合一种很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摘好洗净开水焯、凉水冲后碎碎切,然后放入适量的橄榄油、香油、酱油和醋以及细盐、胡椒粉等,如果再加入大蒜末、洋葱末及两三样干籽儿,如葵花籽、南瓜籽、松仁、腰果、榛子、芝麻等,那就最好不过了。最后,筷子拌一拌,便可坐下享用了!
    动动腿和手,口福谁都有! 祝大家吃出安全和健康! 吃出满意和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3 06:04 , Processed in 0.069137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