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118|回复: 0

数数德国的常见野菜(下)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7-2 05:24:19 |显示全部楼层
昔月  文/图

感恩“待德”,美尼两河。笔耕十年,收获多多。寻花问柳,观鸭逗鹅。细细数来,与君同乐!
      凡是能吃的植物,除了果子我们分为干果和水果外,其余可食部分均可称为野菜。各种野菜从不单独显耀自己,就跟我们有微信圈一样,它们隐藏在自己的生物圈里。自从我们人类诞生的那天起,就在挑选着适合我们脾胃的植物。几乎所有的蔬菜都是由野菜演变而来的,不少野菜药食同源,许多野菜还与我们所栽培的同种蔬菜并存着。从生态和基因角度来看,野菜应该比种植的蔬菜更有营养。
    能吃的植物,不等于都是好吃的野菜,也不等于哪个部位都能吃或都好吃;不能吃的植物,不等于绝对都不能吃,那些从植物里萃取的毒素早就变成了药物,不是也被我们灌进肚肠里了吗?所以说,植物与我们人类息息相关,只要我们活着,须臾都离不开植物。
    至于哪种野菜味道最佳,哪种植物能食却不好接受,国内外的李时珍们早就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这里所写所荐的,都是自己亲口尝过并感觉不错的,仅为浩瀚的“绿色不动产”里的九牛一毛!
     接上集序列,再介绍十四种野菜作为下集。
十五、西洋菜(Brunnenkresse)
     某年春天的某日,我在院门口遇见了楼下的越南同胞,聊到野菜话题,她透漏给我一个小“秘密”,说尼达河边的小溪里还有西洋菜呢,并约我一起去采。跟她采过一次后,我就爱上了这种野菜,跟荠菜似的,怎么吃都行。该菜也叫豆瓣菜或水田芥,喜欢浅水生活。

西洋菜
十六、水芹菜(Wassersellerie)
     经常野外闲逛的我,对花草越来越敏感。当我无意间看到德国的一家电视节目正在介绍这种植物时,便觉得特别面熟。没错,它们就在尼达河边,与西洋菜肩并肩手挽手地站在一起。我早就注意到了这种植物,只是没敢下手而已。它不仅长得像家芹,而且味道丝毫不差,热水焯后再凉拌,让人回味无穷。不过,采它一定要认准!

水芹菜

十七、老山芹(Giersch/Geißfuß)
     这是一种喜阴耐湿的植物,我与它相识才仅仅一个多月。以前,我尝过草场毛莨的幼苗(别名也叫野芹菜),还奇怪这种与家芹极其相像的野菜,怎么就没芹菜味儿呢。当我知道它不是那种开着伞状白花的野山芹后,就下决心找到正宗的东北人所说的老山芹。
     五月初的一天,我凭感觉采回一把伞科植物。当我把照片发给家人的微信圈时,大妹和老弟都说不是。难道德国就没有老山芹?我像中了魔似的继续寻找。当我在森林边终于发现一片绿油油的植物,尝出那味道就是浓浓的芹菜味儿时,简直比找到了猴头燕窝还兴奋!瞧,它的外貌哪像芹菜呀,一定是按内在品质命的名。听说国内卖得还挺贵呢。

老山芹
十八、灰菜(Gänsefuß)
    童年听过这么两句谜语:洗不净的菜是啥菜?煮不烂的菜是啥菜?几乎谁都能回答,那就是灰菜和生菜啊。俺家有猪,我采的最多的野菜可能就是灰菜了。它属于藜科藜属,学名小藜,其表面有一层天然的“浮尘”。母亲告诉我,大饥荒那年人们把它当成了救命稻草,由于过多食用,好多人全身浮肿。其实,少量食用味道很美,包包子、做汤、凉拌都不错。
    看到它,我还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儿。我家附近有片茂密的黑莓被毁掉了,新翻的土地里长出密密麻麻的灰菜苗,我好顿期待。可大约两周后去采时,一棵灰菜都找不到了,全变成了绿色的小草。我突然明白,一定是德国人撒错了籽儿,不得不把灰菜全部杀死再重新播种草籽儿。德国的除草剂也太厉害啦!
灰菜
十九、苋菜(Fuchsschwanz)
     这个被德国人称作狐狸尾巴的野菜,仅是苋菜的一种,我们叫它反枝苋或西风谷,当它长出直挺的长穗后,看起来还真像狐狸尾巴呢。如果有人问我,最好吃的野菜是哪种,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这种苋菜!真的,它太体贴咱们的胃口了,怎么吃怎么有理,保准没人厌恶它。我们常吃它的嫩苗,但它的籽实也能吃,德国超市卖的有机粮Amaranth,就是苋菜籽儿。这种比小米粒儿小得多的籽粒,德国人把它们掺在面包里, 我曾试着与大米或小米一起煮粥或蒸饭,也不错的。

野苋菜

二十、艾蒿(Wermut)
     本月二十号是我们农历的端午节,艾蒿应该特别介绍一下。按着我们民间的习俗,端午节要采艾蒿,一是为了食用,二是为了辟邪。在德国的同胞们自然要在这里采艾蒿了,想买也没地儿去买呀!其实,到了端午节,这艾蒿有点儿老了,如果单纯为了食用,最好四五月就开采。需要注意的是,别误采一种叫菊蒿的植物,两者叶子相像,但菊蒿有毒。最好的识别方法,就是看其绿叶的反面,艾蒿叶子的反面是白灰色并带有绒毛。

艾蒿

二十一、苦苣菜(Rauhe Gänsedistel)
     我们也称之为苦菜。德文名很有趣儿,直译就是“粗糙的鹅蓟”,想必鹅类水禽很喜欢吃它。看着它,有些让人打怵,宽大的抱茎叶子刺哄哄的,但它中空的茎部却没刺儿,不像刺儿菜和荨麻还得戴着手套摘,只要是劳动人民的手都能经受住考验。之所以介绍它,是因为它能消炎败火啊。想想看,夏季本来就热,我们背井离乡的,好不容易挣点儿欧元还老贬值,再加上昨天坠机今天翻船的,哪能不上火呢!能败火的蒲公英和山莴苣都已经变老了,不妨采苦菜的嫩叶代替一下。如果不怕有点儿扎舌头,生食蘸大酱就更好了!

苦苣菜

二十二、龙葵(Schwarzer Nachtschatten)
     说起龙葵,很容易让人想起有毒的龙葵素,土豆芽和被晒绿的土豆皮里都有,人们很谨慎。这种植物当然有毒了,主要集中在它的青果子里,而熟透的果子变成黑色,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小星星或黑悠悠,就没毒能吃了。而我们中国人习惯食用它的嫩叶,据说还能治病呢,但最好不要大量食用。我曾经大量吃过,为了以毒攻毒。

龙葵

二十三、槐花儿(Robinie Blüten)
     这是马后炮,因为槐花儿已经调谢了。但不要紧,它的“豆角”就要出来了。如果不认识这种树,就记着那一串串的豆荚吧,等它们明年开花再品尝。不过,说到槐花儿,一定得知道还有一种树叫金链花或毒豆,那花朵跟槐花儿几乎一模一样,但有毒,千万不要误食。很庆幸那个毒豆是金黄色的,无论如何咱们也得拒绝黄色的诱惑啊!还有一种紫色的槐花儿,据说是刺槐的变种,宜赏不宜吃,我们要吃就吃白色的槐花儿。

槐花儿

二十四、牛至(Dost)
     一女友的花园里有好几种野生植物调料,如鼠尾草、薄荷、百里香之类的,唯独我没尝过这个野牛至,便弄棵苗回来栽在花盆里。没想到它很见长,年年春天开花夏天结籽冬天休眠,越来越多,花盆已经板结了。不是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吗,当我在野外发现好几片这种植物时,就真的“移情别恋”了,把那盆家养的给抛弃了!牛至的味道很特别,用几片就能让汤变鲜,当然还可以晒干其叶留着备用。

牛至

二十五、辣根(Meerrettich)
     这家伙一定得介绍!我们知道,葱辣眼睛,小尖椒辣嗓子,大蒜瓣儿辣舌头,而它辣的却是我们的鼻子!今年四月去趟慕尼黑,我有些感冒鼻子堵。当我们在一家很有特色的饭店用晚餐时,老公点了一样特色菜,其中就有白色的辣根细丝洒在上面,我尝了一点儿,嚯,那鼻子顿时通窍啦!
     能吃根的野菜不少,如牛蒡、欧防风之类的,但徒手获得它们简直太难了。我曾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拔牛蒡,摔了好几个腚墩都没能拔出一毫米!为啥建议去拔这个顽固不化的硬辣根呢?就因为它有那么一小块儿就够了。德国超市有卖的,如果你舍不得出力气,就买现成的吧,说啥也得让它“教训”你一下!

辣根

二十六、马齿苋(Portulak)
     南方人称它为长命菜,我想多活几年就每年夏天都找它。只是它太不顾自己的身份了,跟那个车前子差不多,就喜欢在路边显摆。我喜欢狗,但最恨狗屎,所以不敢随便下手。多亏美因河对岸有片苗圃地,那地头的垄沟就有这马齿苋,还特别肥大,于是,我一到夏天就去那里,还把吃不了的用水轻焯一下晾干备用。我曾给朋友吃过干货,有人说它就像梅干菜。

马齿苋

二十七、扁蓄(Acker-Vogelknöterich)
     这也是我小时候常给猪采的饲料之一,属于蓼科植物,一发现就是一片,其貌不扬,伏地而生,花朵瞎咪咪的。咱们老百姓叫它猪牙草,德国人却叫农田鸟蓼。现在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摞几把尝尝鲜,没人说咱们抢猪食,因为猪都圈养吃人工饲料了。

萹蓄

二十八、酸模叶蓼(Vietnamesischer Koriander)
    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德国名字,让我忍俊不禁,竟然是“越南人的香菜”!这种植物也属于蓼科,跟酸模有着差不多的味道,酸酸的还粘粘的,跟香菜也不沾边啊!这种蓼特好认,因为叶子上有黑斑,所以还称之为斑蓼。但不管用它做啥菜,都不用再放醋了。

酸模叶蓼

     以上又介绍了十四种德国常见的野菜,这些都是我亲口吃过的,许多只知其名,还没尝过的,绝不敢在这儿乱宣传。因为我不是植物专家,不能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啊!
     借此机会,我把德国常见的有毒植物再写几个,免得我们认错中毒。就跟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一个道理,这有毒的植物也占极少数,咱们不防君子,记住这几个“小人”就好办了。
     采野芹菜时一定不要误采狗欧芹(Hundspetersilie)和毒水芹(Giftiger Wasserschierling)及毒芹(Gefleckter Schierling),它们有着与水芹菜和老山芹相似的外表,都是伞科植物。而最吓人的伞科植物要数大叶牛防风(Herkulesstaude),尼达河边就有,长得极其“高大帅”,但人们谁都不敢碰它,只是惊讶地欣赏而已。

大叶牛防风

    疆南星(Gefleckter Aronstab)和铃兰(Maiglöckchen)都有毒,其幼苗跟野韭菜很相像。我们谁都忘不了,几年前一中国同胞用生命的代价警示过我们!
     还有几种有毒植物,如含有乌头碱的乌头(Eisenhut)、五颜六色的番红花(Herbstzeitlose)、粉紫色串花的毛地黄(Roter Fingerhut)和节节高升的大问荆(Sumpf—Schachtelhalm)。千万要注意!
     夏天,是旅游旺季,也是采野菜的佳季。祝大家采得开心,吃得顺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3 05:06 , Processed in 0.069871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