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65|回复: 0

德国“选择党”的兴衰之三 德国“选择党”之崛起的四个因素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7-23 18:43:43 |显示全部楼层
周 磊

   “选择党”并非凭空崛起。它主要有四个因素。
    首先,在此之前需要稍微普及一下德国选举法。简单的说,不管是联邦或者是州立议会大选,每位选民都手持两票 (当然,选民可以放弃投票权)。第一票选各党的候选人(Erststimme),第二票选各党派(Zweitstimme)。他们之间是有区别的。
    先说第一票。如果每个选区有5位候选人,谁获得票数最多(不需要超过50%的票数),谁就能直接被选入议会,简称直接席位。第二票要看各党派获得票数占总名额的比例高低来分配议员。
    每个州立议会议员份额按照各州的人数规定。举例来说,某某州共有100名议员份额,分成20个选区。每个选区通过第一票只能诞生一名直接席位。第二票数的比例依然按照100名额来计算。某党派在议会议员人数是第一票和第二票的总和。最终每个党派在议会上组成自己的党团。州长或总理都由议员选出。党团规模超过议会一半议员以上便可执政。
    德国选举法很特殊。里面包括一种所谓的“超席次”(überhangmandat)制度。假如所有党派的第一票和第二票总数超过规定的100名额,那么最终议会的议员数量也要相对的增加(不可能减少)。这种制度往往偏向于大党,歧视小党,因此联邦宪法院今后有可能会对此制度加以纠正或者废除。世上所有民主国家的大选法都不一样,而“超席次”的规定绝对是仅此一家,不可复制。因此每次联邦大选后议员人数几乎都不同。当然,这是题外话。就此打住。
    通过第一票获得直接席位的议员普遍情况下依靠个人声誉。当然还有两个更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区域性的区别和该党在当地的传统和规模。这一般都是指历史比较悠久的大党,比如社民党,基民盟,社民盟和左党。比如社民党在北威州的基础非常深,基民盟在巴登弗尔腾堡州实力很强(在每次大选基民盟包揽了所有直接席位),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有独一无二的政治地位(基社盟也是每次包揽所有直接席位),左党在前东德各州有它的优势。这些党派在这些地区的大选时获得直接席位的机会远远高于其他后期党派。这个优势是绝对的。
    我查过“选择党”在2014年州立议会大选中直接席位人数的资料。结果是一个都没有。这又一次证明了所有后起党派的劣势。
    这就意味着,即便“选择党”在萨克森、图林根和勃兰登堡都胜出,但没有赢得一位直接席位。他们全部都通过第二票被选入议会。那么“选择党”的知名度和声誉(后者要打引号!)是哪里来的呢?它来自于建党者卢克本人。
    换言之,没有卢克就没有“选择党”。夸张地讲,他上报的频率仅次于默克尔总理,上电视的频率仅次于德国新闻联播主持人。卢克和“选择党”几乎融为一体。每当人们说到 “选择党”时,第一个想到的名字就是卢克。当人们说到卢克时,也会立即联想到 “选择党”。在大选前期,很少人能叫得出这三位候选人的名字。说他们当时还是无名小辈确实没有冤枉他们。这是我所说的第一个原因: 党派知名度的因素。
    “选择党”在这三个州大获全胜的第二个因素是趋势所致。换句话说,如果萨克森不是由Petry, 勃兰登堡不是由Gauland, 图林根也不是由Höcke带头参选,随便找一个,只要对方比较正常,都有可能被选上,即便最终成绩有可能没这么好。由此可见,功劳最大的并不是以上这三位候选人。当然了,他们即便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第三个是时间的因素。假设2014年没有大选,“选择党”就没有进议会的可能。如果州立议会选举都在2013年,“选择党”很可能都落选。事先我说过,在2013年九月份同一天既是联邦也是黑森州议会大选,但 “选择党”最终和议会擦肩而过。这是有原因的。
    首先是缺钱。任何大选都要花很多钱。“选择党”刚成立不久,是第一次去竞选,因此国家不提供补贴。党员人数也相对有限(依靠党员的党费也远远不够),外界的赞助也不多(因为声誉不太好)。在最关键的时刻,副主席亨克尔以个人名义捐出一百万欧元作为联邦大选经费(后来又说是无利息贷款),但最终还是无济于事。相对比,德国最大的两个党派,社民党和基民盟的竞选费用分别都在四千万欧元以上,再加上十几万志愿者。“选择党”那时还处于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阶段。如果亨克尔事先知道最后只差0.3%的票数,他会不会再捐出一百万欧元呢?
    就因为这三个州的州立议会大选在一年以后,它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比如,党员人数不断地在增加(同时党费也在增加),知名度越来越高(多亏了任劳任怨的卢克。天天接受采访,在各电视台之间轮流跑),资金也越来越雄厚(某些人偷偷摸摸的捐款。比如Wall AG公司的创始人。后来他的儿子,既接班人知道此事后,马上对外声明这是他父亲的个人主张,不仅自己不知情,也和Wall AG公司毫无关系。可想而知,对于赞助商而言 “选择党”还欠缺吸引力)。
    再回过头来看黑森州的“选择党”。当初它羽翼还不丰满,缺钱,缺人,更没人自愿拿出一百万欧元做这种高风险的政治投资。不仅如此,自己人还缺乏基本团队精神。选不上是对的。当时黑森州的“选择党”首席候选人是亚当。他同时也是该党联邦三大主席之一。我不清楚身为主席的他是否有要求过身为副主席的亨克尔也给他捐出一百万欧元作为竞选经费?总之,他们今后并没有成为最好的朋友。
    第四个因素是“对外开放”。它包含了两层含义。首先是放弃“单题党”的旗杆。 除了反对欧元以外,把目标扩张到一些社会问题上,比如外国人,犯罪和安全等。其次是用右手高高举起“民族保守主义”的旗子。之前只打着“极端市场主义”。
    众所周知,在德国政坛打这张牌是有很大风险的。它就如一团火,最好别碰。“选择党”不仅碰了,而且还死不承认。那为什么不能出这张牌呢?因为一旦出牌,就等于把自己升级到右翼党派的行列,之后将会被其它党派排斥和受到媒体的强烈抨击。这种案列比比皆是。
    以上综合因素让“选择党”成功的登入了三个议会的大门。按理说,以现在的状况而言,它的前景非常好。2017年进国会犹如囊中之物,指日可待。理想总是那么美好,现实又是那么残酷。接下来所发生的事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6-2 19:38 , Processed in 0.111394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