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09|回复: 0

悼念亡友多萝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1-17 21:51:21 |显示全部楼层
徐 芳

从脸书上拷贝来的多萝(Doro)的照片
     出去度假几个星期,回来一切有些恍如隔世。提不起劲来写我的专栏。整理资料时,蓦然看到2014年9月1日我发表在《华商报》的《莱娜》一文。不由放下一切,坐下来写这篇悼念亡友的文章。
    莱娜的真名叫多萝(Doro)。她其实是我的同事,比我早半年进银行。我们是在银行新职员培训班上认识的。她在房地产信贷国际部工作,而我当时在进出口信贷部做在职培训。她原是大学法律系毕业的,之前在德意志银行工作过几年。我们最初有好几年曾经每天中午都在一起吃中饭,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自从去年我偶遇多萝,得知她拿了银行裁员计划的退职金准备和她的美国先生和继子去美国后,一向疏于和人联系的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三个噩耗
       今年6月2日,我打开电脑破天荒去看了一眼垃圾信箱。结果我看到脸书发来的三份有人加我为友的讯息,于是就顺着链接进入了久违的脸书。第一份我读到的讯息竟然是多萝20个小时前写的文字。多萝写道,她不愿相信却不得不相信,她被确诊为癌症了,她的妈妈死于同样癌症,妹妹也正和癌症做斗争。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现在住进了离她家不远的教会医院,希望大家为她送去疗愈的金光和紫光。
       看完后,我感到震惊,就跟同事说起此事。而同事告诉我,她昨天得知我们同一楼层工作的一个女同事在做过乳腺癌手术一年后,两周前因脑瘤住进了医院,3天前死在手术台上了。找另一个和多萝一道做量子灵疗法培训的好友贝要多萝的电话,我礼貌性问贝最近过得怎样时,她说不好,她生病一个多月上周刚回来上班。她的先生两个月前的一个下午在她外出参加培训坐火车回家到达的几个小时前心脏突然停跳过世了。不到半个小时一连三个噩耗,令我感到有些窒息。
       我走出办公楼,呼吸着树间新鲜的空气,任阳光沐浴着我的全身,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给我生命无常的启示。我知道疾病是可以预防的,我也深信人们只有要足够的信心,通过锻炼和改变自己不良的生活方式、饮食和思维习惯来增强自身气血、疏通经络,即使是癌症也是可以自愈的。我真的很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明白宇宙和人生的真相,珍惜生命,不再盲信盲从和依赖他人,成为自己和家人的保健医生,成为自己生命和健康的主人。和推广拉筋拍打自愈法的萧宏慈老师一样,我也希望看到21世纪成为神医遍地和自己的健康自己作主的时代。所谓的神医,就是能治未病,能治好医生不能治好的病的人。

天地交泰
       多萝没回我给她的说希望能去医院拜访她的短信。我原打算去给她介绍简单易学的达摩易经洗髓功的甩手功的。我深信这一功法对防癌和人体癌症手术后的康复很有效〔网上能查到很多人的见证〕。当然我也不知道,即便我给她介绍后她是否真会愿试试。她本身是个喜欢用脑不喜欢运动的人。当初我学瑜伽让自己身心灵一天天健康、生活工作逐渐和谐起来,她做情绪释放疗法和量子灵疗培训等等并给别人包括她的前夫治病调理身体,却任自己的身体一天天衰老饱受病痛的折磨。她多年耳鸣失听问题久治不愈时好时坏,去年离职前又骨折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她先生心肌梗塞住院时,我曾向她推荐过拉筋拍打治愈法,她口头说感兴趣,我给她发去资料以后就没了下文。所以,当她没回我的短信后,我也就没再跟她联系了。
       7月8日当我在银行餐厅碰到一个多萝的前同事时,我问他是否知道多萝的近况。他告诉我,有一个同事周末去医院拜访多萝,得知她刚转入了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了。多萝患的是膀胱癌,如做手术的话她将终身携带着盛尿容器,她最终没做手术而选择了另类疗法。多萝的先生说多萝欢迎所有以前的同事去医院看她见最后一面。同事打算过几天去看她,也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了我。我和老公说好星期天7月12日去看多萝。为此我还算了一卦,地天泰,天地交泰、阴阳和合、任督二脉打通的卦象,是个吉祥卦。我心想,难道说多萝真的会愿意跟我学甩手功,要起死回生了?这好象不太可能,至少不会这么快吧?或者她要离世归天了?
       星期天我和老公约好问了下午3点出发。快2点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贝打来的。贝说,早晨接到多萝先生的电话。多萝昨天打了一天吊针后,晚8点感到剧痛,打过吗啡2个小时后过世了。我终于明白地天泰卦于此事的意义了。生者寄,死者归。7月11日53岁的生日前,多萝的灵魂结束在尘世的旅程回归天国了。当我去年在《莱娜》一文中写道“不知此生我们是否还有缘相见,一道吃中饭?”时,我隐约意识到,我和她今生可能不会再见面,但是没想到一年后竟是这样的永别。
       贝告诉我,她曾去看过多萝。多萝很平静,已经写好遗嘱了,一切财产将让她老公和继子继承。多萝的先生不会开车,为照顾多萝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他和多萝结婚5年了,可是还不会说德语。贝用德语对他说,多萝想喝水,给她倒一杯水,他都听不懂。贝不明白他天天在家为什么不学德语。我们都觉得,多萝这5年应该过得实在太辛苦了。她的美国先生不会德语不会开车,两度心梗住院治疗没有医疗保险,继子又曾患自闭症。但是一向明朗风趣的多萝很少跟我们诉苦,在脸书上也总是说她有个如何温馨和美的家庭,她爱她的先生和继子。
       7月底我收到脸书发来的多萝8月1日生日的通知。到脸书上我看到几十个人对多萝生日的祝福,其中有一个人在祝福之后才看到别人之前对多萝的过世表示哀悼的留言,因此感到无比震惊。还有人在惋惜她英年早逝之余,感谢她曾给予的治疗和鼓励。另外,我读到今年元旦时多萝在脸书上发表的一段文字,说她象蚕一样住在自己茧里沉默了几个月,在下一个行动之前要好好静观静思一阵。现在她以喜悦的心情盼望着生命的新的篇章的展开,盼望到美国去开始她一家三口的新生活。那时,她一定没想到她的生命会这样刹然而止吧?

我知道她已回家了
       7月15日多萝以前的上司默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多萝的先生不打算为她举行葬礼。他准备把多萝的骨灰带去美国,希望行前能和多萝以前的同事一起聚聚,一起缅怀多萝。到时他会把多萝的骨灰盒和他的儿子一起带来。默先生问我作为多萝生前常一道吃中饭的好友是否也愿来参加聚会?我说可惜我不能参加,因为后天我就去瑜伽中心度假了。
       在瑜伽中心,我常常想到多萝,特别是在8月1日那一天早晚课冥想唱诵时。我想是不是也给主持人递张纸条,让大家在唱诵祝福生日、疗愈疾病和超度亡灵的真言咒时也共同给多萝送去能量,让她顺利回到天国?最后我还是没有去递条,因为我知道在教会医院过世的、信奉基督教的多萝一定有牧师为她做过超度了。况且在得知她过世的消息时,我也为她唱过真言咒了。我内心知道她已经顺利回家了。
       谢谢,多萝!那么多共进午餐的美好时光。我愿把你天使般的笑容永远留在心间,并衷心祝福你深爱的先生和继子。
附记:本栏作者2015年秋季学期在Bad Homburg的国民大学开有两个瑜伽班,周四上午和周三晚上。希望跟徐芳学瑜伽的,可到VHS Bad Homburg网站上去报名。另周末定期健康养生自愈法讲座,免费参加,欢迎捐款(minne.lanze@gmx.d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5-27 07:34 , Processed in 0.161119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