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16|回复: 0

我在德国银行换工作 〔上〕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1-5 17: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徐 芳
“铁饭碗”的意义
         周末和朋友聊天。朋友如我一样在一家德国银行工作。几年前,她所在的部门关门了,所做的工作被转移到薪水低廉的德国东部的分行。她被迫在银行另谋职位,但是多次申请别的部门的工作却一直未果。虽然银行希望她最好能自动离职,但是她一直没签解约合同。失去了固定工作的她不时接到去不同部门打短工的任务。比起美国银行,在德国银行有长期工作合同的员工一般会受到工会保护,只要自己不主动走人,倒也不太可能被轻易解雇。我所在的银行这几年虽然也有裁员计划,但是都是靠自然减员、鼓励提前退休或诱于离职奖金等方式来完成计划的。我认识的好几个同事虽然被动员离职,可是由于本人不同意和工会的缘故,银行却也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中间有半职工作的母亲,也有长期病号。最后他们在银行别的部门都找到了相应工作,有的还对现在的工作比以前满意的多。
          朋友说我一直工作很顺利,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我承认我是很幸运,但是觉得,运气总是给准备好的人的,否则很可能就会错过了。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踏踏实实地生活在当下的同时不忘放眼于未来,不断地充实自己学习新知识,才有可能让自己不仅仅是被动地随波逐流而成为一个与波浪共舞的人。当然我的直觉感很强,所以比较容易把握住时机。
         80年代从国内出来的人想必都还会记得“铁饭碗”这一词,而我对这个词的确情有独钟。我觉得,“铁饭碗”真的很好,它能让人一方面安心工作在业务上精益求精,另一方面让人有稳定的收入来享受和打造业余生活,让人有可能事业家庭和个人的提升三方兼顾。在同一家银行工作了快23年后,我还发现了“铁饭碗”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它会让你工作的单位给你一个另一个家的感觉,容易和一些同事结下终身的友情。由于我在银行情愿和不情愿换过4次工作,又常常参加银行内部跨部门的个人修养和专业培训,所以认识了很多人。每天在走廊电梯饭厅都会碰到笑脸相迎问候的新老同事,让我觉得亲切温馨。当然比起那些频频跳槽的人,总在同一家公司换工作一般来说是很难提高薪水的,除非是岗位工资级别本身差别很大。尤其是我象这样自2000年儿子出生后就选择了半职工作的人。但是有失必有得。在一定经济基础上,金钱的意义不会随着数量而增加,只是账面的数字而已。而这份稳定的半职工作给我的时间和精神上的自由以及个人发展成长的空间,则是永远不可能用金钱买到的。
第一次换工作
          1993年1月,我在毕业论文快要写完的时候,就被德国汇划中心银行〔德国储蓄银行的中心银行〕的汇划部门正式录用,成了这家银行雇用的第一个中国人。第一个月是每周工作20小时的短工合同,从2月开始正式工作合同,因为我当时的工作许可只允许我假期工作和学期间每周打工20小时。虽然我当时也可通过申请容忍居留而拿到正式的工作许可,但是我选择通过和订婚了两年的未婚夫在3月结婚来解决工作许可的问题。
          工作比较简单,主要是输入储行的转账单,并向储行手输电报发回执。我平生碰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比较难处的人是这个部门的一个老同事。我刚去那上班不久,她常常有意无意说话让我难堪,并在工作中找碴子。我感到她似乎对我有一种排外情绪。跟老公的爸爸提起这事后,曾在学校为学生做过心理辅导的他建议我跟这位同事私下开诚公布地谈一谈,并告诉我在谈话中注意不要指责同事,重点谈自己的感受。我照做了。结果从那以后,那个同事对我一直很真诚友好。而我了解到,这个同事由于儿子失业在家心情常常不好。我很同情她。
           4月初我拿到了毕业证书后,在银行看到进出口信贷部门寻找在职培训生的信息,就主动找到这个部门的部长拜尔太太说明我对进出口信贷的兴趣。我在经济学院学习的专业就是银行和进出口业务。拜尔太太当场同意要我。8月1日我换到新的部门做在职培训。换工作前,汇划部门的上司还友好地批准我拿四周带薪假到英国参加了英语强化班,其中一周还是额外的法定培训假。工资因为新的工作级别本来就高一下子增加了两级。这是我在银行唯一一次因为换工作而增加了薪水。两年的在职培训结束以后,我留在本部门的国际融资的飞机信贷组作信贷经理。在这个岗位我一直工作到2000年儿子的出生。

我们和法国日本银行合作为中国西南航空公司购买空中客车融资时的集体合影,我身边是拜尔太太,中间两位中德男士分别是中国西南航空公司的老总和我们银行的董事。

中国西南航空赠送的机模
          拜尔太太是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她热爱本职工作,对属下要求非常严格,但是也特别公正,赏罚分明。她曾两次主动给我加薪,而我事先都不知道。她领导的部门多年来是我们银行最稳定的一个团队,在业间颇有声望。90年代当国际飞机融资专业人才奇缺时,曾常有猎头公司打电话给我资深的同事试图挖角,但是他们都没有选择离开。时至今日,我当年的同事大部分依然还在原部门工作。在拜尔太太手下我受到了严格的专业培训,逐渐也形成了严谨踏实认真、追根究底一丝不苟的工作风格。
被迫的转变
          我原以为孩子生下来就可以继续工作的,孩子请人来带,或者送回国去让父母带。国内亲戚也有主动提出要帮我带孩子的。结果老公坚决不同意,认为自己的孩子必须自己带,要不生孩子干吗?他说我得至少在家呆三年,要不他就在家呆三年带孩子。当时我的工资比我老公高。而生了孩子就在家做了一辈子的家庭妇女的婆婆更认为,我至少得在家呆10年等到孩子上完小学再去上班。于是在2000年我申请了三年的育儿假。不过,在家呆了一年半后,我就过够了全职家庭妇女的生活,发现这种生活方式不适合我。把儿子送到等了半年才等到位置的全天托儿所,经拜尔太太的介绍我在贷后服务部找到了一个一周上两天班的半职帮工位置,一直做到育儿假期满。其间,经同事推荐我教起了中文,还曾应聘给银行金融管理学院当过高级专业翻译。我按规定在银行申报了兼职。
          经历从紧张的全职工作退下来做全职的家庭妇女,再到银行去做半职工作后,我觉得半职工作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对家庭的和平安宁更有益,而且以我们一向节约的生活方式老公一个人赚钱其实也够了。于是育儿假满要回飞机信贷部门工作时,我对拜尔太太提出了半职工作的要求。她说欢迎我全职回去工作,但半职不行,因为信贷经理工作责任太大完全不适合半职去做,而且她对同事一向一视同仁不好给我另筑小巢。她建议我留在贷后服务部。我接受了她的建议,正式换到了贷后服务部,每周工作三天。尽管我那时如果去找工会的话,有可能强行在原部门拿到一个半职的,因为法律是保护母亲和鼓励半职工作的。但是我没去做,因为我觉得强扭的瓜不甜。
          由于这一次换工作是被动的,而且贷后服务部的奖金和信贷部相差很多,所以我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虽然还是一如既往认真做着本分的工作,但是我精神上开始有些消沉,想念以前的工作。就这样在贷后服务部正式工作快一年后,有一天我在上班时,突然接到一个猎头公司的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到一个法国银行的国际融资组去做组长。我当时惊讶得不行,猎头公司怎么可能看上找到了我?更不知道,这个电话将会改变我整个人生的格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5-27 07:38 , Processed in 0.176748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