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35|回复: 0

金发美女克勒克纳会是默克尔接班人吗? 从葡萄酒女王飞达基民盟副主席的仕途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1-26 21:33:03 |显示全部楼层
周 磊

        自从难民潮爆发后,默克尔迎来了迄今为止最为严峻的挑战,不管是来自外部的批评还是出自内部的不满。同一时间,媒体不断地猜测: 假如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扛不住而提前或被迫辞职,谁有望继承德国总理一职?在党员人数近50万的基民盟队伍内被提到的也只有三个人的名字: 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和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最终猜来猜去——不管是外界舆论或是内部人士,大家都做出一致结论: 默克尔还是默克尔,她无可代替。
       今年12月,在召开基民盟党代表大会之后有第四个名字出现在可望成为默克尔时代后继承人的名单上。她就是年仅43岁的克勒克纳女士(Julia Klöckner,1972年12月16日出生在莱法州的Bad Kreuznach)。

2015年的Julia Klöckner:减肥17公斤,轻装上阵,竞选州长,志在必得

一帆风顺,从政之路如坐直升飞机

      在华人圈里,大部分人对克勒克纳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以知名度而言,她也远不如前面所提到的三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没有担任任何联邦政府要职,所以受媒体的关注度也有限。
      克勒克纳出生在一个莱法州的葡萄酒农庄家里。1995/96年获得 “德国葡萄酒女王”头衔,即这个行业的形象代言人。作为葡萄酒女王,不仅要年轻貌美,还要有智慧和知识。那时她23岁,在美因茨古登堡大学就读政治学、天主教神学和教育学,后来主修国际政治和农业学。她的毕业论文题目是《欧洲葡萄酒市场政策的结构和发展》。她毕业前曾在威斯巴登的某所小学做过实习(教社会课和天主教宗教课)。1998年毕业后从事记者,之后成为SWR(Südwestrundfunk)广播电台旗下的文化部门自由工作者。从2000年到2002年从事《葡萄酒世界》杂志的编辑工作,并且又在2001到2009年担任《Sommelier Magazin》、《侍酒师杂志》的主编。
      克勒克纳在1997年加入基民盟旗下的青年团——Junge Union(JU)。据她自己称,她之所以加入基民盟是因为在她上大学期间要把基民盟和东德的左派民社党党纲作比较,比较完后便加入了基民盟。她之后开玩笑地说,其实是民社党逼她加入基民盟的。 她当时的教授名叫弗兰茨·瓦尔特,德国最负盛名的党派研究学者之一,现今是哥廷根大学教授。
      德国共有六位“葡萄酒女王”踏上政途,其中有五位加入基民盟,一位加入自由党。看来,葡萄酒女王与基民盟有缘。


Julia Klöckner与葡萄酒的缘分与生俱来:她出生在一个葡萄酒商家庭,当过葡萄酒女王,写过几本关于葡萄酒的书

       她25岁时加入基民盟,28岁便成为基民盟在Bad Kreuznach县党部成员(从2001年到2007年)。2002年是她从政生涯的转折年: 在这一年她不仅出任莱法州基民盟青年团理事会理事,同时又被选入德国联邦议会,她当时只有29岁。
       进入国会后的她又立即被选为由基民盟(CDU)和基社盟党(CSU)年轻议员组成的连线(Junge-Gruppe)副主席。在2005年的联邦大选中,她为基民盟争取了被社民党占领超过50年的Bad Kreuznach选区的直选议席,获得43%的票数。在2009年的联邦大选中,她不仅又一次被顺利选入国会,甚至还把直选议席票数提高到47%。或许她的政治身涯过于一帆风顺,瞬间也变得意忘形,居然把选票结果提前公布,招来一股批评声,引发一场小小的丑闻。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政治前途。
        2006年1月份她荣升为基民盟在国会党团董事会成员之一,同一年9月份成为基民盟在莱法州的新一任主席,获得96.9%的支持票数。这一年她33岁。4年后,在2010年11月份,克勒克纳又以最高的票数入选德国基民盟主席团成员。2011年她成为基民盟在莱法州议会大选的首席候选人。她一共当了9年国会议员,其中有两年出任过联邦农业部国务秘书。在同年5月,她毫不犹豫地辞去国会议员和国务秘书一职,返回莱法州参加州立议会参选。选票结果超出2006年大选2.5%, 达到35.3%,票数仅落后于社民党0.5% (注: 社民党在这一年失去近10%的选票)。大选结束后她便担任基民盟在莱法州立议会党团团长。
       据最新民意调查得出,基民盟在莱茵兰的支持度高于社民党近10%。下次州议会大选将于2016年3月13号进行,如果期间不出现特殊情况,克勒克纳很有可能成为莱法州新一任州长。到那时她才43岁。
       2012年12月份她又以最高的票数首次当选为德国基民盟副主席之一(默克尔是党魁)。2014年她再一次以98.9%的票数连任基民盟在莱法州主席一职。这时候的她在基民盟里已经是一个很有分量的人物,很多党内部人士和媒体都把她列入默克尔之后中期内的接班人之一。

克勒克纳的政治风格

       那么她都有哪些个性特点或优点呢?总结来说有六点: 平易近人、具有政治天赋、敏感的“政治嗅觉”、表达能力强、善于自我推销和强硬手段。
       在她出任基民盟在莱法州的主席前,那里的基民盟不团结,是一盘散沙。没有强硬的手段便无法使他们凝聚起来,捏成一股绳。克勒克纳不仅在党内出任众多要职,而且还有无数的名誉头衔,社交非常活跃,举止优雅洒脱,经常和底层民众打成一片。她的表达能力出类拔萃,这无疑和她以前长年从事记者和主编有密切关系。早期的“德国葡萄酒女王”头衔更是为她提供了学习推销自我的基础,让她具有极大的知名度,因为“德国葡萄酒女王”的首要任务就是推销产品和提高葡萄酒的形象。以前她推销德国葡萄酒,现今则是推销自己。
       在政治立场上她反对坠胎,支持同性伴侣在税收上的权利平等化,但反对同性恋婚姻或对此这种婚姻持有怀疑态度。这一点和她是天主教信徒有莫大的联系。这次德国难民潮爆发后,她一边义无反顾的支持默克尔政策,但同时她又提倡通过法律规定强迫难民融入德国社会,进行义务性的语言学习,让难民宣誓对德国基本法的忠诚。除此以外,她还力主禁止穆斯林妇女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掩盖脸面。
她的一些政治主张都是非常有争议的话题。况且,在法律上是否行得通是一个大问题。穆斯林妇女在公共场所掩盖自己的脸面是出于宗教信仰,而德国基本法是保证宗教信仰的。意图加以禁止无疑是限制了她们的宗教信仰。前宪法法院大法官 Udo di Fabio,一位法律界权威性人物也质疑此提议。目前全德国只有黑森州立了类似的法规:所有公务员不能掩盖自己的脸面。
       “通过法律强迫难民融入德国社会”及“让他们对德国基本法宣誓”在现实上很难行得通,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既然如此,为何克勒克纳还依然坚持她的立场呢?对此比较靠谱的解释是:
       自从默克尔上台后所实行的政策和传统基民盟的保守价值观有明显的偏差,很多保守派支流党员的政治归属感没有获得满足而颇有失望。克勒克纳的提议恰恰填补了这群人的失落感。对她个人而言, 此举有两个好处。第一: 赢得党内部保守派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在党内平步青云,屡次获得最佳得票的重要原因之一。第二: 公开支持默克尔, 不想让别人察觉自己和无可动摇的默克尔背道而驰。而且是前车可鉴:由于内政部长德迈齐埃曾经公开反驳过默克尔,随后权力立即就被削弱。德迈齐埃之所以依然保持是默克尔的继承人之一的唯一原因是他在国会议员当中有较高的声誉。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则义无反顾地支持默克尔,但她同时又冷落底层党员的感受。克勒克纳则不同,她既不学德迈齐埃(公然反对默克尔),也不模仿冯德莱恩(冷落底层党员),而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一边支持默克尔,同时又顾及到底层党员的内心需求。
       据说,曾经有一次克勒克纳想拜访一所德国难民营。某位清真寺教长(Imam)获悉后便给她写邮件,说如果你来了,我不会和你握手,因为你是女人,女人都是不干净的。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局面,克勒克纳回避了与对方见面。这件事后来被记者偶然发现,便对此进行“操作”: 说某清真寺教长拒绝于克勒克纳握手。实际上他们没有见到面。这在当时是头条新闻。或许她的那次经历也使她更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她会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吗?

        最终再回到标题中所提出的问题: 克勒克纳会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吗?关于这个问题要分多层次解答。第一: 会不会?第二: 值不值?第三: 总理还是党魁的接班人?两者在本质上虽不同,但又不能独立分开来看待。
        首先,克勒克纳确实有很多优势条件让她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比如年龄、知名度、政治天赋、受欢迎度,或许也包括她的长相在内。正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赢过重要的大选。如果她在2016年3月份能成为莱法州新一任州长,那么今后针对默克尔接班人的讨论就绝不可能绕过她。另外三位潜在接班人都有同样的缺陷。他们从来没有参与过一次州立议会大选。他们的职务都是被上司所任命,而不是被选民选出来的。这一点极其重要。克勒克纳的第二个显而易见的缺陷是缺乏实际执政经验,而这又是其他三人的优点。
        第二: 10年前的基民盟人才济济。比如前下萨克森州州长和后来的德国总统伍尔夫、前黑森州州长科赫、前巴登符腾堡州州长奥丁格、前图林根州长Althaus、前议会党团主席美尔兹、前北威州州长Röttger、前萨尔州州长穆勒、前总理府部长Pofalla、 前教育部长沙范和前环保部长Röttgen。自从默克尔上台后,以上所有这些所谓的潜在继承人或竞争对手都先后出于各种原因退出德国政治舞台,只剩下前巴登符腾堡州州长奥丁格。他被默克尔“发配”到布鲁塞尔的欧盟议会。不管是谁,只要被媒体认定是默克尔的继承人,那么他(她)的政治生涯也快到头了。如果“默克尔继承人”是一份职业,毫无疑问这是一份高风险职业。假如把这种传统延续下去,我们要问,是否真值得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呢?

两年前的Julia Klöckner

        时过境迁。2005年的基民盟和2015年的基民盟有天渊之别。刚当上德国总理的默克尔初期面对强大的内部阻力。她必须要事先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才身不由己地逐个排除所有潜在的竞争对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试想,在众多旗鼓相当的政治对手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万一她被迫下台,谁有足够的凝聚力来维持秩序?基民盟是否会四分五裂,陷入恶性的党争漩涡当中呢?不好说。
       第三: 稳坐德国总理长达10年的默克尔面临相反的问题。她无需再担心有谁会发动“政变”,主要是因为“政变”后没有合适的继承人选。这让我想起某个“百家讲堂”讲师在他节目中针对某个中国历史人物说过的一句话: 朕不想给的,你不能抢!用这句话描述默克尔接班人问题实在是精辟到极致。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默克尔一人手中。所有其他人都在静观其变。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 每个时代都有最合适的人选出任总理一职。她是在说自己和默克尔在年龄上属于同一代人,因此默克尔更适合当德国总理,她不是。前者出生于1957年,后者出生于1954年,仅相差三岁。并且冯·德莱恩自己因为被指责博士论文剽窃而陷入低谷之中。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和默克尔更是同龄人。财政部长朔伊布勒甚至出生于1942年。曾经被默克尔排挤(或出于其他原因下台)的党内部9位政治对手当中几乎全部都出生于1955年到1965年之间。在现有所有50后或60后有作为的基民盟要员已经寥寥无几。
       他们当中没一人能够具备担任总理的条件。比如萨克森州长Tillich、黑森州州长Bouffier、萨尔州州长Kramp-Karrenbauer和萨克森-安哈尔特州长Haseloff。
       在70后当中,基民盟只有三人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前下萨克森州长McAllister(1971年)、现任秘书长Tauber(1974年)和克勒克纳(1972年)。而这三人当中又以克勒克纳具备最好的前提条件。如果她能够在2016年三月份顺利成为莱法州州长,将会再次增加她的机会。最后还有一位值得一提的是80年的Sphan。他今年被入选基民盟联邦主席团成员。由于他过于年轻,短期内不太可能被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
       冯·德莱恩所说的那句话或许是在装腔作势。她并不是不想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而是无奈地说出了两个事实。第一: 只要默克尔在位或不想提前退位,所有人都没有机会。如果默克尔再连任一届,她们依然没有机会。第二: 50后和60后今后能成为默克尔接班人的概率只会下降,不会上升。再则,党派也要具备与时俱进的能力。默克尔掌管基民盟和出任德国总理十余年,如果基民盟需要一个崭新的开始,不一定会在老一辈或同辈人当中筛选,而是在后起新秀当中。
       纵观基民盟建党后出任该党党魁的时间长短都有一个规律: 一长一短。阿登纳出任第一任党魁时间长达15年。他的继承人艾哈德出任党魁仅1年。第三人出任党魁时间长达4年,第四任仅一年半。第五任便是科尔,他掌管基民盟长达15年。他的继承人就是当今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出任时间也是一年半。从2000年一直到今天都是默克尔出任基民盟党魁(党魁每两年选一次)。如果把这个传统延续下去,下一个继承默克尔成为基民党党魁者必定是短期的,确切的说是过渡期的,而这位人选不一定是70后。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当朔伊布勒从科尔接过基民盟党魁一职时,他们年龄相差12岁。当默克尔从朔伊布勒接过党魁一职时,他们的年龄也相差12岁,几乎相隔了一代人。假如这也是基民盟的传统,党魁的继承不仅仅是把这个职位从一个人手中传给另外一个人,而是把上一代领导权力交给下一代人的手中。从这种层次上而言,能继承默克尔的必定是70后的人选, 因为大部分60后的人选都成为了默克尔的“牺牲品”。而在70后当中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克勒克纳是不二人选。
      传言, 默克尔和克勒克纳的私人关系密切。这是克勒克纳的优势。相反,默克尔和朔伊布勒或和德迈齐埃的关系隔了一层,已经出现微妙的裂痕。这也可以说成是克勒克纳对手的弱势。或许默克尔自己也看好克勒克纳,准备栽培她。但万事难料,谁也无法精确地估计今后谁会最终成为默克尔的继承人。对于克勒克纳而言,她今后如果真想成为默克尔时代后的继承人后备人选,必须先做两件事(不仅做到,而且还要做好): 拿下2016年3月13号的莱法州立议会大选和证明自己的执政能力。只要再具备这两点,今后在争夺默克尔继承人上的胜算就会更高,不管是在接管基民盟的党魁还是成为基民盟的总理候选人。
       八卦爱好者想知道的信息:克勒克纳未婚,没有孩子。有一个比她年长22岁的住在Darmstadt的男友Helmut Ortner。她对自己的私生活很保密。这位摩登的天主教徒还是德国天主教中央委员会成员。她一生与葡萄酒结缘,写过基本关于葡萄酒的书。为了在竞选中给人更好的形象,她节食戒酒,一年内减肥17公斤。今日的克勒克纳更加美丽迷人,精力充沛。
      克勒克纳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持积极欢迎的立场。ICCN公司在莱法州Birkenfeld打造的橡树园项目已经成为当地一个投资移民的成功范例。2013年8月7日下午,时任德国联邦CDU(基民盟)议会党团副主席、莱茵兰 - 普法尔茨州CDU(基民盟)议会党团主席的Julia Klöckner女士视察了ICCN公司的橡树园创业定居项目,ICCN公司总经理领导侯计香女士和员工热忱的接待了Julia Klöckner女士, Klöckner女士听取了项目介绍并作了即席发言。她并与当地的主管官员和ICCN工作人员合影。

2013年8月7日,Julia Klöckner视察橡树园项目。侯计香总经理为她讲解。

Julia Klöckner在橡树园大门与大家合影

        2015年11月25日晚上,克勒克纳女士为竞莱法州州长在家乡Guldental的Kaiserhof举办造势大会,侯计香总经理与橡树园的中国投资商还专门订桌前去参加祝贺。

2015年11月25日,ICCN公司总经理侯计香率领橡树园的中国商家前去支持Julia Klöckner的竞选造势大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6-2 18:37 , Processed in 0.069493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