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11|回复: 0

细雨漫步逛泉城 ——华商报贺会400期花絮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2-1 19:01:42 |显示全部楼层
昔月
     威斯巴登,是黑森州的州府,德国著名的泉城。该城离法兰克福不远,我先后来过四次,两次山上游玩两次市内闲逛,均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究竟这座城市有哪些独特的文化底蕴和历史故事,我却知之甚少。
     没想到, 2016年新年伊始,又有了第五次参观的机会。这回可不是盲目地瞎游了,而是由一位资深导游带队,一位德国朋友助阵,一群文学笔友伴随。
     这是一份难得的缘,牵线者是著名的华报商人修海涛。没有他,就没有德国的《华商报》;没有德国的《华商报》,就没有我们这个作者群!该报风风雨雨走过了19个年头,值此发行400期之际,老总不忘犒劳自己的团队和为该报做出贡献的作者们,经过细致筹划,把庆祝活动安排在了报社的临城威斯巴登。
     宴会前有两个节目可以随意挑选:一是享受泉浴,二是参观市容。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陆军部队”!
     15:30从聚会地点(Sokusai酒店)出发,我们一行十几人在徐娟女士的带领下边走边看、边说边笑、边听边论,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在市中心扯出一条共计九个站点儿的开心热线!不但观赏到了威斯巴登的靓丽容貌,还触摸到了她那滚烫的心地!

参观市容者
     徐女士在这里居住多年,对该城了若指掌,加上她的文化功底,有声有色地向我们介绍这个让她无比热爱的侨居地。原来,这座城市之名就是由“草地”+“温泉”演变而来的,早在罗马帝国时期便广为人知。该城之所以幸运地躲过了二战时期的狂轰滥炸,得益于这里曾是美军的最大驻德基地,以及战后人们对城市的良好保护。该城有许多百年左右历史的老建筑,如今在柏林都难找到,可以相对地称之为年轻的古建筑。120多年前的威廉时代,日益强大的德意志第二帝国盛行养生之风,导致大批欧洲的王宫贵族、富贾达官来到这里享受生活,为此而兴建了许多别墅和宫殿。除了州政府机关外,该城还有两个联邦机构,一是联邦统计局,一是联邦刑警局。
    为什么该城被选为黑森州的州府,而不是比她大得多的法兰克福市呢?与我们一起随游的Borchmann博士给大家做了解释。原来二战结束后,法兰克福已被提名竞选西德的首都,所以才把黑森州的州府定在了威斯巴登。都以为法兰克福当仁不让地成为首都,谁知当时的基民党党魁阿登纳从中作梗,极力推荐家乡科隆附近的小小波恩作为西德的临时首都,搅得法兰克福最后以微弱之差名落孙山。既没当上州府也没成为首府的法兰克福,最后成了闻名世界的“金府”!
    沿着威廉姆大街(Wilhelmstraße)、也被人们戏称为香榭丽舍大道往北走不远,右侧便看到相距很近的两座不同风格的建筑,即我们驻足观赏的第一站——拿骚艺术协会(Nassauischer Kunstveren)和文学楼(Literaturhaus)。
    拿骚艺术协会是一家有着近170年历史的艺术文化机构,专门研究当代艺术,于1979年搬入这座红砖楼内。这里的“拿骚(Nassau)”,指的是欧洲古老而显赫的贵族,是历史上罗马帝国中的一个日耳曼邦国,威斯巴登曾是拿骚公国的首都。

拿骚艺术协会
     这座罗马庞贝风格的建筑,建于1882年,曾是俄罗斯公主科雷蒙蒂娜的别墅(Villa Clementine),2001年文学之家搬到此楼。我们这群文学爱好者,非常高兴地在此摄影留念。

文学之家

    一直往前走,几分钟后就到达了第二站——黑森州立剧院(Hess.Staatstheater)。这是1894年按照威廉二世的旨意修建的,属于巴洛克晚期风格。因为时间限制,我们一行人只能望楼兴叹啦!

黑森州立剧院
    我一眼发现右侧的湖面上有一群野禽正在嬉戏,便跑到那里取回个动物美景,插在这里助助兴!


     我们从柱廊(Kolonnade)进入,观赏这欧洲最长的圆柱大厅。该柱廊建于1839年,左侧有一溜白白的“大象腿”,总长129米!

    紧接着是第三站——疗养大楼(Aquis Mattiacis)。这是一座多功能大楼,集疗养、剧院、会展和赌博为一体,1907年在旧址上新建,1985年又重新装修。

    疗养大楼里面特别敞亮,圆厅内摆放着四座精美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大家都读过小说《赌徒》吧,就是著名的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根据自己在此堵城输得一干二净的倒霉经历所刻画的人物形象。

疗养大楼内部
    特别赶巧的是,一对新婚夫妇正在作秀拍照,我不失时机地咔嚓了一下!太美了,我们更加喜气洋洋!

    穿出后门,我给大家拍了一张正式的集体合影。不是专业摄影家就是不行,为了突出背景,竟然把我们这些文人的“高大形象”给严重缩水啦!

    我们再次返回威廉姆大街继续北行,左拐不远就到达了第四站——沸腾泉。还没到跟前,就看到蒸气袅袅、一片朦胧!瞧,夜幕下的沸腾泉正汩汩而出、“硝烟弥漫”!


    大家纷纷跑进沸腾泉圆亭,用手去接那滚烫的热水!记得有人在微信里提醒:带只杯子喝泉水,可我们竟然全给忘啦!下把再来,我说啥也要记得带杯子。

    徐女士告诉我们,斜对面的那座带着黑山羊兽角的酒店(Schwarzer Bock Hotel),就是德国最古老的酒店。该酒店建于1486年,德国总理梅克尔曾在这里下榻。

    我们沿着步行街Langgasse往南走,来到了第五站——凯撒-腓特烈浴池。该池于1913年建在了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浴池遗迹上,以历史悠久、面积超大、男女同浴而著称。

    瓷面装修的门廊特别打眼,精美绝伦!难怪曾是帝王的浴池啊!我们再眼馋,也没时间享受啦!

    再往前走不远,右边就能看到一堵破墙,这是我们驻足的第六站——罗马城门。该城门可有年头了,可追溯到罗马时代。保存得如此完好,真是一件幸事。大家评头品足,无不赞叹!

    穿过繁华而不拥挤的步行街,我们来到了第七站——一家有着150多年历史的咖啡馆(Cafe Maldaner)。本来打算让大家品尝一下这里的咖啡,可竟然找不到一个闲位,只好悻悻离开。不过,我拍了两张假人图片,值得这里炫耀一下!

    逛到了市场大街,直通第八站——宫廷广场。圣诞期间我来过这里,处处闪烁着人造百合花的光芒,由此才知道威斯巴登的市徽就是三朵金色的百合花。而现在,夜幕下的黑森州议会大厦、新市政厅、旧市政厅和集市教堂等等大型建筑都静静地忠于职守,安详得令人忘记了今夕是何年。
    这是黑森州议会大厦,曾是拿骚公爵的城市王宫,后古典主义建筑风格。

     这是老市政厅。建于1610年,文艺复兴风格,是该市现存的最古老建筑。

    徐女士建议大家看看该城的著名影院(Caligari Flim Bhüne),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站——第九站。该影院建于1926年无声电影时期,据说内部装修很精美,我们却没时间购票进入。
     在与影院相隔十几米的同侧建筑里,一幢楼门正好敞开,我们有幸看到了走廊内景。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里住着的却是普通老百姓!看看,走廊装修得多么精致啊!

    已到了晚宴开席时间,我们不得不加快脚步往回赶。走在腓特烈大街(Friedrichstraße)上,诗人岩子想起了一桩糗事,她和老公曾在当时这没人的丁子路口闯了一次红灯,她清楚地记得路边的椅子上坐着两位老太婆,其中一位大喊:你们不是孩子的好榜样!
    比起那些循规蹈矩的德国人,我们的同胞确实显得忙忙叨叨。尤其是我,自告奋勇地当起了摄影记者,跑前跑后的,差点没被车撞着。还好,夜幕下的威斯巴登很宽容,爱管“闲事儿”的老太婆不坐冷板凳,我们一路欢声笑语,又嘻嘻哈哈地返回了聚会酒店。
     下面的节目,我可驾驭不了了!请看其他文友的精彩叙述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3 06:30 , Processed in 0.073258 second(s), 31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