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61|回复: 0

柏林就是一副画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6-17 17:59:13 |显示全部楼层


杨悦
其实,不止是柏林,每一座文化名城,每一个幽雅小镇,在我的眼里和心中,都是一副色彩斑斓的画卷,美不胜收,让人流连。


从入住的酒店俯瞰勃兰登堡门

趁着耶稣升天节四天长周末,我们决定带女儿一起重游柏林。之前我们去过三次柏林,第一次是在1993年,距离现在23年了。那时父亲带着我和男友乘火车途径汉诺威,在柏林逗留了一周,借住在他外出度假的朋友家里。在父亲生动翔实的导游下,我们两个初来乍到德国留学的年轻人,把柏林有名有姓的景点玩了个遍。第二次是在2001年的一个周末,我们专程开车去接父母来家里小住,其时父亲在柏林刚领取了“洪堡研究奖”。那时公司刚起步,我们来回只有周末两天时间,行程匆忙,印象中只游览了修缮一新的国会大厦,在玻璃穹顶上漫步,在露天瞭望台上留影。第三次是去参加每年一度的一个国际博览会,满脑子都是工作,无暇游览,记得只去新建的索尼中心逛了逛。而这次,一是觉得女儿应该去德国的首都看一看,百闻不如一见;二是柏林这样的地方百去不厌,有太多值得观赏的东西。这几年我心里总有再去柏林的愿望,比如在电视上看见柏林灯光节的时候,那些熟悉而美丽的建筑在夜幕下,在魔幻般的光影中,是那么的魅惑诱人。每年,柏林爱乐乐团在老巢柏林爱乐音乐厅举行的新年音乐会和夏季在露天剧场举办的森林音乐会,都令人心驰神往。还有那么多的博物馆,尤其是美术馆和画廊,那一副副穿越时光的精美原作,就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每一位参观者的到来,无声胜有声地述说着百年的星移斗转、沧海桑田。      
我们驾车前往柏林,刚上高速就遇到塞车,我于是后悔没有乘飞机或火车。555公里的路程,看上去并不遥远,以前开过两次,都没有觉得有问题。但旅游需要的就是时间。纸上距离需要五个小时,并不算久,可是加上实际堵车和休息的时间,七、八个小时才能到达。时间让人遗忘伤痛,也让人忘记教训,我早把几年前开车去慕尼黑的苦痛抛在脑后了。当时遇到修路,一路塞车。到朋友家时,已是夜深,两个苦苦等待小伙伴的孩子都熬不住上床睡觉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自驾,听起来自由浪漫,随心所欲,其实仅适合短途旅程或享有悠长假期的人群,走走停停,不愁时间。以后再自驾游,至多两三百公里的距离,或至少得有一周的闲暇。
当终于能够顺畅地跑起来时,轮到先生后悔不跌了。一念之差,没有开他那辆电动车,不仅不需要汽油,而且合适的地段可以自动驾驶。试想,长时间地在一马平川的高速路上,不用手握方向盘,不用脚踩油门,多么的轻松自在,省心省力。
先生当时顾虑的是路途中充电耽误时间。另外城里还不是到处都有充电桩,于是心里不踏实。长途旅行时,输入目的地,汽车导航会自动帮你计划应该在何处充电,充多久。根据距离的长短,一般一次需要半个小时不等。结果出门一体验,都不成问题,高速上反正需要停车休息。充电桩不敢说哪里都有,但柏林市内有足够的充电桩,只是还不像加油站那么随处可见。新技术的普及和使用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对新生事物,人们有一个从心理到行动的适应过程。为了节省能源和保护环境,电动车替代普通车是大势所趋。下一次出门旅游,无论距离长短,都开电动车出门吧。
当我们终于抵达胜利纪念柱,开上宽广而笔直的六月十七日大街 (为纪念东德1953年六月十七日的民众起义而命名) ,柏林最古老的城市公园、被昵称为柏林的绿肺”的蒂尔加滕公(Tiergarten,又称动物园)展现在我们眼前。那一望无际的绿荫,郁郁葱葱,遮霞蔽日,每每经过她的时候,都让我心舒畅,禁不住慨叹:“太美了!”人们在这里消磨时光,散步慢跑,骑车遛狗,读书喝咖啡。一位居住在柏林的德国朋友说:“来到这里,我会忘记所有的烦恼。夏天的时候,我最喜欢铺条毯子,躺在树下,看天上的白云。那一刻,我感觉到内心的平静与安宁。”
来到两年前球迷们狂欢德国队第四次捧回大力神杯的勃兰登堡门前,旅途的劳顿早已被沿途的美景抚平抹净。傍晚的霞光洒在门顶上方的胜利女神身上,仿佛为她披上了金色的盔甲。五月的柏林,春风和煦,好似一首老歌唱的:春风她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夏时制之间的春秋两际,是德国最美好的旅游时节,冷热适中,日照时间长,到晚上九、十点钟天才黑。这么大好的春光,怡人的夜晚,是户外活动的良辰。我们漫步来到国会大厦和总理府前,这里游人如织。许多人拿着在网上预订的免费门票,排队进入国会大厦参观。清澈的玻璃拱顶一览无遗,从外面就能看见蜿蜒行走在螺旋斜坡上的游客。我们征询女儿的意见,想不想进去走走看看,我们愿意陪她再走一趟。女儿努努嘴说,班上同学差不多都去过柏林了,听说她要去,大家便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一位男同学说,柏林最无趣的地方就数国会大厦了,而在玻璃穹顶里的“傻走”,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无聊的事情。所以她也没兴趣。于是我告诉女儿,上次你不是问我,什么是中国熊孩子吗?你这位同学就是德国熊孩子。
我们离开国会大厦,穿过蒂尔加滕公园,经过勃兰登堡门,向波茨坦广场旁边的索尼中心踱步而去。在这短短的步行不过十分钟的路途中,在柏林的心脏地带,默然矗立着三个带给人阴森恐怖和沉痛记忆的纪念碑,分别是纳粹时期欧洲吉普赛人被害纪念碑,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和被迫害的同性恋者纪念碑。人们在纪念碑前驻足、沉思。摆放在石碑上的鲜花,仿佛在默默祈祷:在这片滋生过邪恶与暴力的土地上,历史不可遗忘,悲剧不能重演。
这次去柏林前,我问父亲,最推荐我们带孩子去哪里。和23年前一样,他脱口而出:博物馆岛,佩加蒙博物馆。是的,就是它,德国访问人数最多的博物馆,因藏有著名的佩加蒙神坛而得其名。其馆藏品数量丰富,品质一流,享誉世界。于是,第二天,我们在博物馆岛消遣享受了一整天,不仅重温了佩加蒙博物馆,还参观了新博物馆 (Neues Museum) 和国家美术馆(又称国家老画廊alte Nationalgalerie)。新博物馆的名字真是“徒有虚名”啊。它其实并不年轻了,建成开馆于1855年,只是相较于岛上另外一座诞生于1830年的“老大哥”老博物馆 (Altes Museum) 而言,只能委屈地自称为新了。新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埃及女王娜芙蒂蒂 (Nefertiti) 的半身雕像,她在该馆的地位好比蒙娜丽莎在卢浮宫,吸引着世界各地前来朝圣的艺术爱好者。国家美术馆在博物馆岛上,与新博物馆和佩加蒙博物馆毗邻而居。这三家博物馆的建筑大气磅礴,古典优雅。我们在这三家博物馆里徜徉,获得知识与美感的趣味。我在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门采儿 (Adolph Menzel) 、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和利伯曼 (Max Liebermann)的油画前流连徘徊,不忍离去。把那些动人心扉的原作一张张用手机拍下来,供之后慢慢回味,反复欣赏,通过微信与画友们分享交流。博物馆附属的咖啡馆与商店也不容错过。那一件件可心可爱的玩意儿既是纪念,也是日常生活中用得着的物品,画册铅笔书签眼镜盒乃至明年的挂历,赏心悦目,得来全不费功夫。


笔者在佩加蒙博物馆

我最初的心意单上本来还有这么一项:去柏林爱乐厅听一场西蒙·拉特指挥柏林爱乐乐团的音乐会。曾经在家门口的埃森爱乐厅听过一回,当时的感觉是:柏林爱乐果真名不虚传,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他们奏出的乐音当真是有色彩的哦。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而柏林爱乐厅是世界一流的音乐厅,音响效果绝佳,深得卡拉扬的称赞。一流的指挥率一流的乐团在自己的主场、一流的音乐厅演出,绝对值得去静心聆听和体验。结果上网一查,这个时间段他们在台北演奏贝多芬交响乐。留个遗憾也好,如果下次专门冲着他们去,保管心想事成。
另外几个参观愿望都一一实现了:国家美术馆,马克斯·利伯曼在万湖湖畔的别墅故居 (Liebermann-Villa am Wannsee)以及桥社美术馆 (Brücken-Museum)。每一处都让我大饱眼福,感觉不虚此行。其中于2006年正式对外开放的利伯曼故居慕名已久,这次心愿得尝,莫名欢喜。



马克思·利伯曼在万湖湖畔的别墅故居 (Liebermann-Villa am Wannsee)

利伯曼万湖别墅位于柏林与波茨坦之间。从别墅走到岸边极目眺望,莫大的一片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白帆点点。微风吹来,碧波荡漾。我们在桦树林中漫步,看花坛间蝴蝶飞舞,听杨柳树梢小鸟啁啾。晒台上,游客面朝湖水,三三两两围座在桌边,悠闲自在地喝着咖啡,品着蛋糕,闲话家常。我和女儿在故居一楼的电脑前,目不转睛地观看介绍利伯曼生平和作品的录像。先生读着墙上有关利伯曼故居变迁的故事。因为利伯曼是犹太人的缘故,在他故去五年后的1940年,故居被迫贱卖给纳粹政府。为了躲避迫害,唯一的女儿和外孙女远走美国。夫人独自一人滞留德国,受尽磨难,于1943年自尽而亡,令人扼腕。
二楼展览室里的油画寥寥几幅,多是他晚年在此居住时创作的作品。从画家工作室往外眺望,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出去,前后花园尽收眼底,处处是风景。景在画中,画在景里,养眼静心,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还驱车去了波茨坦的无忧宫。我俩是第三次去了。有次是专门带好朋友从德累斯顿开车过来游玩。这么美好的地方,建筑与风景相映成趣,游多少遍都不厌倦。女儿一路跑啊跳啊,陶醉在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的大自然里。


女儿在无忧宫的花廊里起跳

柏林之行短短四天,所到之处,无不感受到自然的秀丽之美,历史的厚重之美,建筑的典雅之美和文化艺术的清丽与丰饶之美。如甘泉,似陈酿,让人愿意久久浸泡其中,沉醉其间,无意归去,不愿醒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9-22 20:25 , Processed in 0.065717 second(s), 20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