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55|回复: 0

老龄化和低生育率压垮纳税人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6-22 17:53:25 |显示全部楼层
周  磊
每位税人将须供养一名退休人?

入标题

拿养老金的平均时间﹕

1960年平均9,9年,1970–11,1年,

1980–12,1年,1990–15,4年,

2001–16,3年,2005–17,2年,

2010–18,5年,2014–19,3年。

这组数据说明为何养老保险的负担今后不仅不会下降,反而会上升。德国人平均寿命不断提高,退休老人享受养老保险的时间段延长。从1960年到2014年退休时间翻了一番,平均从10年上涨到平均20年。

退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

1960年11,58%,2000年16,65%,

2011年20,63%,2060年34%。

65岁以上退休人口占劳动人口比例﹕

2000年34,47%,2005年37,29%,

2010年40,32%,2015年42,81%,

2020年47,37%,2030年62,11%,

2040年71,18%,2050年73,89%

如上面所述,养老保险费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就业人口和雇主每月上缴的养老保险费。纳税人口和被供养退休人口的比例从1962年的6比1下降到1982年的3,5比1、1992年的2,7比1、2002年的2,1比1和2012年的2,0比1。如果形势不变,到2022年或2025年之间,该比例将会首次突破1比1。社会老龄化,低生育率的结合不符合费用发生拨款制的基本原理,甚至有很大的冲突。前者的趋势越严重,后者的基础便越不稳定。

这组数据意味着每位纳税人要供养一名退休人。很明显,仅凭一位纳税人上缴的费用无法养活一名退休人。其养老金的财政“无底洞”最终还是由联邦政府出面填补。纳税人口占退休人口比例越低,联邦政府的补贴就越高。如果这组数据的预测成为现实,最晚到2050年,假如不受外在因素影响,退休人口占劳动人口近74%。到时候德国政府还有能力承担吗?德国作为社会福利国家还能继续存在吗?即便还会存在,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还会一样吗?当然,德国政府不会因为受到这些困扰就马上放弃自己最基本的国策,既社会福利国家。它必定想办法解决该问题。但我不知道最佳解决方案。

我在此借用了纳税人这个词,当然不是指所有纳税人,而仅指那些上缴养老保险费的纳税人,其中不包括公职人员(Beamten),自由工作者(Freiberufler)和自营者(Selbständiger)。公职人员退休金有个专业用语叫Pension,而这群退休人口也有自身的专业语术叫Pensionär。他们和我此次所说的退休金(Rente)和退休人员(Rentner)有本质上的区别。德国公职人员不需要上缴养老保险。它由联邦政府,州立政府和地方政府一手承担。德国有将近170万名公职人员,各级政府今后所承担其养老金高达上万亿欧元。出于财政开支的考虑,德国各级政府今后会聘请更少的公职人员。自由工作者和自营者不允许买公立保险,而是私保。

或许我这样解释你们依然还不能意识到该问题的重要性和严重性。我可以再举几个更具体的列子。
第一: 1960年养老金占税前平均收入的56,1%(Bruttostandard Rentenniveau),如今这个比例只占到47,6%,到2030年会再次下降到43%,甚至更低。当施罗德总理执政时就已经意识到政府今后不可能保证高额度养老金。因此在他执政期间,既2001年颁布了所谓的Riester-Rente(Riester-Rente是以前联邦德国劳动部长Walter Riester命名),一款由政府补贴的私人养老保险政策。立法者想通过Riester-Rente政策提倡大众积极购买一份私人养老保险来避免老年贫困。很多人误以为联邦政府颁布Riester-Rente政策是因为体恤民情,进一步体现德国式的高福利社会。其实不完全正确。简单地说Riester-Rente是一个有国家保障的金融产品而已。最大受益者是众多私立保险公司,比如安联或AWD。此政策的出发点很简单,尽量弥补德国养老保险体系结构上的缺陷,避免老年贫困。但这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最近有新闻报道,很多政客和经济学家逐渐质疑Riester-Rente政策的效果。主要原因是有很多低收入人群没有额外买(或根本没钱买)这份保险。如果没有达到足够人数,依然不能避免这批人今后会陷入老年贫困。最终还得由政府补贴。
第二: 养老金是退休人口的月收入。它和就职人员的月薪不同。通过工会与雇主之间的订立劳资合同自主权(Tarifautonomie),前者可以要求后者(合理的)增加薪水来弥补通货膨胀造成的部分损失。退休人口的状况不同。他们的“协商对象”是联邦德国政府,而后者只不定期增加养老金(Rentenerhöhung)。养老金也没有和通货膨胀挂钩。它也会导致退休人口的购买力下降。
只有对德国养老保险制度有足够的认识才能更好得理解当今众多关于养老保险的公众舆论。由于德国人平均寿命不断提高,拿退休金的时间也在增加,它必定会导致开支膨胀。这也是为什么有一批德国经济学者认为,比如慕尼黑经济研究院(ifo)主席Hans-Werner Sinn提议把正式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的真正原因。同时,国际基金会(IWF)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也建议德国今后要提高退休年龄,把它和平均寿命挂钩。平均寿命越长退休时间也必须推后。2017年的联邦大选很有可能围绕着养老保险和老年人贫困为主要竞选话题,而不是难民危机。
自二战后,德国一共接纳了超过一千多万难民和移民(包括前东欧的德裔Aussiedler和Spätaussiedler)。很显然,这个数量依然还不够,要不然养老保险就不会陷入困境。这也意味着,德国今后每年需要一定数额的外来人口。很多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移民专家一致认为,仅仅依靠外来移民还不能够彻底解决,只能缓和该问题的恶化。

还有一个案例也能提现养老保险的重要性。你们当中或许有很多人在过去几年内申请并且加入了德国国籍。在申请德国国籍的过程时有一条规定,申请者必须上缴60个月(五年整)的养老保险。为什么德国政府让申请者出示养老保险证明而不是医疗保险或者事故保险,是有原因的。


华人血统和日耳曼血统是一脉相承的?

输入标题

如果看懂了上面我对德国养老保险特征的描述,你们或许发现,2015年(和今后)到德国的100万难民会起到哪些好处。如果你们一厢情愿地把所有难民视为专门侵蚀德国社会福利的“寄生虫”,这或许也解释了你们为何如此批判性地看待此次难民潮的主要原因之一。毕竟,100多万“寄生虫”听起来的确让人忧心忡忡,忐忑不安。如果你们再仔细观察德国政客在过去半年的言论和即将实施得新法律,不难发现其中的微妙。举个简单的列子。德国在2005年才首次对外国人推出融入课程(Integrationskurs)政策。而在2016年将会颁布义务性的融入法。这在层次上上了一个台阶。德国在过去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移民国家。这种观念正在慢慢地转变,而你们的观念依然冥顽停留在远处。就因为德国以前在移民问题上的保守态度,才出现了今天所谓的外国人问题,而它在根本上其实是社会问题。

德国政府并没有把难民视为侵蚀德国社会福利的“寄生虫”,而是劳动力。从很多新法律的动机可以看出,政府今后会更加督促,甚至有点强迫式要求难民尽快融入劳动市场。有人甚至也因此批评默克尔,说她缺乏人道主义,完全把难民视为新劳动力来看待。假如100万劳动力在今后几年内顺利成为就业人口,毫无疑问,它在短期和中期内可以改善养老保险公式,既百分率=退休人口占就业人口比例x退休金!单从经济角度而言,难民是否会带来好处,现在还言之过早,它取决于融入劳动市场的速度。德国政府种种措施显示,它正往这方面努力。而你们的批评依然还停留在“默克尔的政策是绝对错的,难民就不应该进入德国”。

一位导游同事和我说:周磊啊,我现在只看到政府不断地在难民身上烧钱,没看到任何经济上的效益。不错,现状确实如此。但是,所有立竿见影的政策都不见得是好政策。难民政策也是如此。它需要一段过渡期。假设今后德国不引进外来移民(包括各行业的人才和难民),政府每年额外支出的养老保险就高达上千亿欧元。你们说,这些钱应该从哪里来?假如仅仅以金钱为标准,你们抱怨德国政府不应该在难民身上花上百亿欧元,反而支持政府每年补贴养老保险上千亿欧元?你们难道不知道,政府所有的钱都出自纳税人身上吗?

如果百分率保持稳定,退休金额度不变,政府只好增加其它赋税(比如增值税)或者继续永久性的补贴。最终政府征收的税收说不定要远远高于今天花在难民身上的投资。赋税只会带来负担,没有额外价值,但是如果让难民变成劳动力,让他们就业或创业,就可以创造价值。

另外一位导游同事对我说: “周磊啊,即便德国非常需要新劳动力,但也不能接收那么多难民,况且还都是穆斯林。我相信只要德国一招手,便会有很多东欧人愿意来德国就业。有朝一日当穆斯林越来越多,日耳曼民族血统就完蛋了。”这些话貌似很有理,其实不然。在此我简单地说说我的观点。

第一: 所有说“只要德国一招手,便会有很多东欧人愿意来德国就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欧盟的四大基本原则,其中之一就是自由劳动原则。欧盟成员国之间没有相互设立劳工门卡,即便有也很低,人们可以随意到其它欧盟国寻找就业机会,不需要德国再招手。

第二: 自从德国承认双重国籍后,便渐渐淡化了传统意识上的血统观。既然德国人自己都不介意其它肤色,宗教,信仰的人入德国籍(顺便说一句,他们也不介意华人入德国籍),成为德国人,我们身为德国华人为何那么介怀呢?有时候我在纳闷,穆斯林到德国,入德国籍,日耳曼血统就会完蛋。但华人入德国籍,日耳曼血统就没事,可以安然无恙地延续下去。莫非华人血统和日耳曼血统是一脉相承的?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日耳曼血统的保护神了?我百思不得其解。人类有一天或许会灭亡,地球有一天或许也会消失,但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们因此而郁郁寡欢呢?既然德国选择了走这条路,它必有其原因,不会因为你们的意念而改变。
                                祝好!

特别申明:
由于德国养老保险过于复杂,文中某些内容细节或用词难免出现错误或表达不明确,这实在是无可避免,在此深表歉意。上大学时专门学过一学期德国社会福利体制,教授当时对我们说: “如今的德国社会福利体制变得越来越复杂,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懂。如果有,也只有以下三种人: 一种是在大学教这门课的,比如我。一种是专业卖保险的。还有一种是非正常人。”我既不是大学教授,也不卖保险,也是正常人,因此我也不可能全懂。我在文中的解释充其量只是大致地介绍了养老保险的表面,根本没有深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6-2 19:41 , Processed in 0.066116 second(s), 2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