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12|回复: 0

学习钢琴的苦与乐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6-24 17:45:45 |显示全部楼层




2009年在圣诞音乐会上表演

女儿五岁开始学习钢琴,至今已八年。看着她一天天在老师的指导下蹒跚学步,一步步迈进音乐的殿堂,我为孩子感到高兴,也为当初感性而直觉的选择感到欣慰。

其实,可以把钢琴换成任何一样别的乐器。在我看来,家长能够赠与孩子最好的礼物之一,便是在孩子年纪尚幼、懵懵懂懂的时候,就送他去学习一门乐器。然后一路陪伴、理解、安慰和鼓励,让他坚持学下去;让这门乐器,让音乐本身,成为孩子生活乃至生命的一部分。

我父亲年轻时会的乐器不止一种,从中学时代的笛子二胡三弦,到大学时代的扬琴和手风琴,都是自学成才,自娱自乐的水准。记得幼年时,在奶奶家过春节,父亲与弟妹们吹拉弹唱,好不快活。母亲对父亲说:有空你也教教孩子唱歌吧,别只顾自己唱。父亲答:她和你一样,是个左嗓子,没法教。母亲听了不高兴。我听了则一脸茫然。我并没因此受到伤害,因为内心知道父亲是爱我的。但他的论断影响了我,从此我不敢开口唱歌。

那时我还不懂得,即使先天的嗓音条件不好,也是可以通过老师的指导和练习而得到一定程度的矫正和提高。好比基础教育,通过持之以恒、因材施教的学习,可以弥补天分上的欠缺与不足。每个人的音乐天赋参差不齐,先天条件因人而异,但这不应该成为阻碍孩子学习乐器或声乐的依据。仅作为业余爱好,没天赋的人一样可以学习音乐。

小时候除了学校里每周一次的音乐课,我没有学习过唱歌,更没有尝试过一门乐器,但对音乐的热爱一直潜藏在心底。如今经济条件许可,德国学校里的课程不繁重,我也有闲暇时间接送,为什么不让孩子去学习一件乐器呢?让她从小与音乐为伴,懂得倾听音乐,用音乐去表达,在乐音中找到慰藉与快乐,这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我和先生一拍即合,决定送孩子学琴。为她选择乐器时跟着感觉走,并参考了父亲的意见。钢琴是乐器之王,声音雄浑,键盘黑白相间,端庄而典雅,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哪一样乐器不是呢?每门乐器各有其长。而钢琴的音准是固定的,不用自己调音,相较别的乐器,应该比较容易掌握,能够较快地激发孩子的兴趣。

女儿在一位富有教学经验的俄罗斯老师门下启蒙。这位严格的老师为她的钢琴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孩子从各方面受益良多。刚学琴时孩子年纪尚幼,老师要求家长一起听课,以便回家后帮助和督促孩子练琴。于是我也学到了一些简单的初级乐理知识。两年后,女儿第一次参加正规比赛,弹奏海顿的奏鸣曲与门德尔松的《无言歌》。那稚嫩而优美的琴声,一下子把我拽入了古典音乐的浩瀚海洋,让我深深体味到了古典音乐的隽永与唯美。那一次比赛女儿获得了满分25分的好成绩,我们很高兴,她自己也兴奋得小脸通红,喜滋滋地说:“妈咪,我还是不错的。老师总说我不够好(赛前老师一直这样激将她)。但我这次比赛真的弹得还蛮好的。”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想到她学琴过程中受到的“折磨”与“打压”,我深感学琴远非学琴,而是一种无形的历练,让孩子小小年纪就领略到了努力、批评,挫败与成功的含义。

师从俄国老师近五年的学琴过程中,既有学习一首新曲子的万事开头难,也有贵在坚持、熟能生巧的喜悦。既体验过登台演出的兴奋与快乐,也经历过比赛受挫的无奈与难过。有时甚至被老师批评得哭。老师的情绪不仅影响孩子,也考验家长的神经。有时候我本来对孩子蛮满意的,结果老师一盆冷水泼来,顿时让我觉得自己教子无方,对孩子太过宽松,于是自我检讨不该心软,一听见小朋友按铃就放她出去玩,不该孩子一叫唤就放她一马,不该周末贪图自己玩就不管孩子,应该每天都让她按时按点地练琴等等。有时候遇上自己心情欠佳,老师的严厉批评仿佛雪上加霜,让人灰心丧气。还得在孩子面前故作镇静,安慰她,帮助她分析没有弹好的原因,再给一点点鼓励。

现在回头看,细枝末节不足为虑,孩子愿意继续学琴就行。偶尔走神,偶尔失误,偶尔表现差,偶尔被批评,都是小事。唯一重要的是坚持下去,不轻言放弃。  女儿十岁的时候,转到市立音乐学校,投在一位德国老师门下。这位老师已经任教三十多年,年轻时师从大名鼎鼎的智利钢琴家阿劳学艺,同时还在科隆音乐学院上课,桃李满天下。他定期在不同城市举办独奏音乐会,在我们小城一年两次,我们母女俩总是买上鲜花去聆听捧场。老先生独自一人,无儿无女,整个心思都在钢琴上。钢琴或者说音乐,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去年他已到退休年纪,被返聘回来继续任教。上课时他不仅教授技巧和理论,不厌其烦地做示范,有时也天南海北地闲聊,幼年学琴的不易,教授钢琴的辛苦,举办音乐会的得失,以及去尼泊尔登山的趣闻。我每次都在最后十五分钟进去听课,他对孩子以表扬与鼓励为主,从来没见他拉长过脸,更别提发脾气。这种循循善诱和语重心长的教学方式更符合我的教育理念,对孩子应该严格加上耐心,温和而非粗暴。

最近一年我注意观察,发现有时课前女儿撅着小嘴,一副畏难的模样,她心里清楚自己练得不够好,害怕还课时露馅,担心被批评。上课的状态却是高高兴兴、认认真真,与老师有说有笑。课后练琴有时静心专注,有时烦躁急促。练得高兴的时候,会志得意满地叫住我问,妈咪,你觉得我弹得好听吗?好听极了!我不吝赞美。

课后我会与老师聊聊天:最近正在阅读的书籍,看过的画展和音乐会,去哪里徒步或旅游了。与富有学养的人士聊天,无所谓种族、性别和年龄,是日常生活的一种乐趣。

如今跟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师学琴三年多了。女儿一天天长大,已经进入青春期,兴趣爱好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以前喜欢狗,现在迷恋马。最近她对我说:“妈咪,你知道我现在最喜欢的是什么吗?骑马和画画。”她自问自答道。相比钢琴,这两项课余活动都没有作业,不需要练习,这是她喜欢的原因之一吧,我暗自思付。

学琴要趁早,不光因为弹琴的基本功需要从小训练。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懵懂幼童感受不到压力,也不懂得抱怨,只会照做,所以老师好教,家长好管。而孩子长大懂事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就会出现练琴积极性不高,磨蹭和抱怨的时候。我曾经也很纠结,有时还忍不住恼火,心想:既然这么不喜欢练琴,那就别学了,我还懒得送呢。早就察觉了,女儿喜欢在人前表演钢琴,却不喜欢人后辛苦练琴,可能不止她这样。人都是贪图安逸和享受的,无论大人孩子。而练琴却需要耐得住寂寞,静得下心来独自打磨。

曾经一度我们夫妇俩串通起来,合伙对孩子说,你不想练琴就别学了,反正你又不是为爸爸妈妈学琴,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兴趣爱好,不需要你学琴来帮助我们做什么。女儿不吱声了。行笔至此,我不禁反思当时的这番言语,感觉比较冰冷和狠心。在孩子畏难和动摇的时刻,家长应该给予更多的理解、安慰和鼓励,而不是旁观的漠然和隐形的威胁。但这一招当时管了用,我们不勉强她,把选择摆在她面前,半途而废还是坚持不懈,决定权在她。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中,她已经懂得一些事理,明白贵在坚持的道理。

而如果孩子真的反弹厉害,实在不愿意学琴那就算了,用不着一味地强迫。条条大路通罗马,世上可学的东西那么多,不一定就得是乐器。顺其自然,让她学自己喜欢的就好。纵使什么都不学,身心健康也足矣。

时至今日,女儿暗暗在内心权衡过,并且自己说服了自己,继续学下去,因为她从学习钢琴中获益良多。当孩子拥有选择放弃的自由,就不用逆反和抗拒。遇到不愿意练琴的时候,她学会了自我安慰和激励:我都学习钢琴这么久了,要是半途而废就太可惜了。她现在坚持每天练琴,几乎不用提醒。有时想偷懒,妈妈的温馨提示没用的话,爸爸再站出来批评,也是采用温和鼓励的方式。明年又是三年一次的钢琴比赛。女儿自己说:“要是这次不能被推荐参加州一级的比赛就糟糕了。这是最起码的。”2014年的初赛她得了23分,被推荐至州一级的比赛,拿了个22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成绩,老师家长和她自己都满意。孩子坚持学琴、愿意练琴和喜欢弹琴比成绩和名次更重要。

2014年在耶拿表演后与老师和其他表演者合影。

从小到大孩子因为钢琴而获得的乐趣实在不少。小学时,孩子们早课时围圈谈论自己的周末经历,女儿讲起自己钢琴比赛得了满分第一名,老师带领同学们为她鼓掌,她开心极了,回家一进门就兴奋地告诉我。老师带领孩子们参观教堂,牧师问哪个孩子会弹琴,同学们欢快地呼叫出女儿的名字,她大大方方地在教堂的管风琴上弹奏她正在学习的曲子,获得大家的阵阵掌声。小朋友们来家里玩耍的时候,央求她弹她们指定的歌曲。她去小叔家探亲的时候,主动教堂弟堂妹弹琴。她在中文学校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钢琴,照片上了中文报纸,她很高兴。在老师带领下参加各种公益演出,还去不同的城市表演。夏天有夏季音乐会,冬天有圣诞音乐会。到了中学,她分别加入学校和音乐学校的管弦乐团 ,与孩子们一起排练和演出,体验合作演奏的乐趣,培养团队精神。秋假期间参加为期一周的钢琴大师班,结识了新朋友。学音乐的孩子们聚在一起上课、练琴和演出,乐在音乐的美妙和集体的温情中。十一岁的时候,她一个人飞回中国探望外公外婆。在阿姆斯特丹转机的时候,空乘人员领着她走过长长的通道,看见旁边一架漂亮的三角钢琴,不经意地问她,会弹琴吗?会。想在这里弹一曲吗?好啊。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在人流如织的大厅里响起,引来过往旅客的驻足、倾听和掌声。去年圣诞节,邻居邀请她为附近教会组织的一场盛大的圣诞晚会演出,来宾众多,掌声如雷。表演之后,孩子得到一份不菲的演出费,这是她事先没有想到的。她感到很高兴,自己的劳动获得了认可和报酬。她也颇有自知自明,礼貌地谢绝了一位在场的年轻人邀请她参加爵士乐队的好意,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练琴,另外她不像妈妈那么喜欢爵士乐。再说当下她最喜欢的是骑马和画画。

通过学琴,孩子不仅学到了与音乐相关的各种知识,还收获了诸多的友好与善意,乐大于苦,叩开了一扇通往美好未来的大门。不知不觉间她学琴已然八年多了,带给我们母女数不清的共同记忆,有苦有甜,快乐远远大于苦恼。上次上课,钢琴老师兴奋地问我:你发觉了吗?她最近进步显著,弹琴富有表现力了。是啊,我也觉得了,她弹的肖邦夜曲真好听啊,富有感染力,把我完全迷住了,我都不用去音乐会了。我笑呵呵地玩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9-22 20:31 , Processed in 0.063817 second(s), 2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