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87|回复: 0

展望2017年国际政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2-28 17:09:02 |显示全部楼层

1月6日,是天主教每年的主显节。根据《新约圣经·马太福音》的记载,耶稣出生时,精通天文学和占星术的“东方三智”看见伯利恒方向的天空上有一颗大星,预知圣子将要降临人世,于是顺着它的方位前来朝拜,并带来了黄金、乳香、没药,分别象征耶稣作为王者的尊贵和荣耀、作为神明的超凡和永恒以及作为救世主的苦难和受死。

        十六世纪的法籍犹太人诺斯特拉达慕士(Nostradamus)在他的预言集《百诗集》(Les Propheties)中对人类的未来做过许多预言,其中也有涉及到2017年的:全球性灾难,特别在经济领域;朝鲜人民奋起推翻金正恩暴政,南北方迈向统一;美国社会严重分化,穷富差别拉大,难以为治;中国增长迅猛,最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欧洲将经历一场由瑞士引发并波及德国的环境灾难(化工企业毒气泄漏);“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德国上巴伐利亚的民间占卜家阿洛伊斯·伊麦尔(Alois Irlmaier)甚至预言2017年欧洲会发生武装冲突,波及法国、意大利和德国。
        鉴于2016年大多数的“政治占卜”失灵,当代的预言家们变得小心了许多。但是,辞旧迎新之际,咱们即便不占卜,最起码也可以展望一下吧。

“这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

我们所处的世界真的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越来越变得复杂和难解了吗?如果2017年也以血腥的恐袭、埃尔多安对恐怖主义N次的宣战、俄罗斯的间谍丑闻和川普的推特表态开始,我们似乎有理由认为这个世界真的快无可救药了。

阿勒颇,这座位于幼发拉底河与地中海之间的历史名城,六年来却成了叙利亚内战中最著名的绞杀场。去年圣诞节前两天,叙利亚政府军宣布夺回对该城的控制权。对阿萨德而言,阿勒颇被重新“解放”了;对反对派来说,这座抵抗运动的重镇“陷落”了。这个世界历来如此:同一个事件,不同的立场导致迥异的说法,而各方对 “解放”或“陷落”所付出的人员和物资代价却闭口不提。

阿勒颇易主后,西方世界怨声载道,一位联合国高级官员甚至宣称这是“人性的彻底崩溃”。可是,没有六年来的“前奏”,又怎会有这个“崩溃”的终曲?!始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引爆了叙利亚内战,之后,整个世界眼睁睁地看着这场悲剧的发生和发展。联合国有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有所作为,却并未出来进行有效制止,现在事后表示震惊是否有些令人难堪?


不是看不透,而是难承受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经历了不少的“始所未料”,那么,2017年会好些吗?笔者感觉应该不会。不过,世界再乱再不确定,也还远未发展到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回顾历史,人类其实一直都处在程度不同的乱世中。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不要让眼下司空见惯的乱局彻底暗淡和模糊了自己的视线,更不要让恐惧占据了上风,因为民众的恐惧历来就是不良政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那么,国际政治果真变得捉摸不透了吗?其实不然。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问题很难被掩饰,谎言越来越难圆,丑闻很快会被暴露在世人面前。应该说,我们对地缘政治的了解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只不过真相有时并不美丽,有的甚至还会很残酷,残酷得让人难以承受。但是,如果我们冷静观世,或许能看出各种事件彼此之间的因果关联及其对我们当下生活的种种影响。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为了报复,分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两场战争。前者以击毙宾拉登(Osama bin Laden)而告终,后者则催生了“伊斯兰国”的诞生。基地组织的骨干许多是“知识分子型”的反美人士,他们发动的是一场用恐怖手段来进行的反西方价值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圣战”。如果说2001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发动的阿富汗战争还算师出有名的话,两年后西方对伊拉克的“以暴易暴”军事行动则是一次建筑在错误情报信息基础上的 “牛仔行为”了。结果,一个更加残暴的恐怖组织(IS)横空出世。

被西方媒体誉为“阿拉伯之春”的反政府运动席卷中东和北非地区。西方趁机推翻卡扎菲这样的独裁者,却同时丢掉了这个北非国家的有效管控,通往西方的水路由此大开,战乱产生的难民大量涌向南欧。眼下的叙利亚内战其实就是利比亚乱局的翻版,只不过这次美国躲在了背后,却因此而引来了土耳其狮子和俄罗斯北极熊,使战况更加惨烈。最后,叙利亚被打烂了,通往欧洲的大门也同时被炸开。2015年夏以来的“难民潮”成为当今欧洲政治无法回避的主要话题。右翼民粹势力则利用民众的不满和恐惧,大力推动反伊斯兰、反欧盟,反全球化,反精英政治的社会运动,欧洲的政治版图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就是我们在2017年将要面对的局面。

离任的奥巴马总统相信“历史之弧”(“Bogen der Geschichte”)之说,认为世事再纷乱,但最终还会回归自由与公平这个结果。问题是,这个弧线究竟有多长?起码在当下,现实与奥巴马的乐观愿景还相距甚远。但乱世也有一个好处:用毛泽东的话说:“大乱才能大治”。坏事可以变成好事,眼下或许正是人们反思的大好时机。

“三足鼎立”还是“四平八稳”?


美国在2017年迎来了“川普时代”,而我们所处的世界则正式进入了一个“强人林立”的格局。习近平的“中国梦”,普京的“保卫俄罗斯”,加上川普竞选总统时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凡此种种汇成了一股席卷全球的民族振兴潮流。



“二普”进入蜜月期?

各种迹象表明,川普上台后很可能会亲近普京打压北京。如果我们冷静观察、思考并分析,就会发现,他的这个战略取向并非是建立在个人好恶基础上的厚此薄彼,而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试图修正业已倾斜的三边关系。这说明,川普并不是一个外交“生瓜蛋子”,他发现了问题的实质。

站在三国各自不同的角度来看,中国与俄罗斯关系密切,呈背靠背的联手态势,与华盛顿的关系似乎冲突颇多,但基本上还是处于比较平衡的端点上;但俄美关系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每况愈下,相当糟糕,因此,普京和川普都认识到必须修补双边关系。这就是两人拿橄榄枝互示善意的最根本原因。当然,其他因素也起了一定的作用,譬如,“二普”有着类似的政治理念,在管理和治国能力上也彼此欣赏,惺惺相惜。两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达到目的习惯采用的手段上,这与他们各自不同的经历有关:前者从政前长期服务于克格勃,因此更看重谍报手段,从他这次下令介入美国大选一事可见一斑;后者是一位商业奇才,一直与金钱打交道,因而会更倾向于用商业手段来谋取利益。“二普”都是聪明人,绝对不会为了缓和修补两国的关系而与北京交恶,因为那样就意味着三边关系再次失衡。

俄罗斯与美利坚的矛盾症结在于此前西方逼俄太紧,因此川普在竞选中对普京的处境表现出相当的“体恤”和理解,认为应该停止对俄制裁,甚至表示可以认可俄对克里米亚的蚕食。对商人川普而言,只要停止或放缓对普京的穷追猛打和紧紧相逼,即能赢得对方的好感和配合,用商业术语来说无非就是“适当放利”“有钱一起挣”。与中国的冲突就不同了,这里涉及的是北京能否遵循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这一原则问题。而且,川普认为,中国2001年底加入世贸组织(WTO)后,从这个体系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现在该轮到中国放血让利了。可现在的趋势是,中国获利后不仅不反馈,甚至还有另起炉灶、建立自己体系的打算和动作。一句话:美俄关系是让利多少的问题,而中美博弈则是未来谁当老大、谁来制定国际游戏规则的问题。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就能理解为何习近平1月中旬要率领七十多人的庞大代表团隆重参加瑞士的达沃斯论坛。他要以此告诉美国:你放你的狠话,我做我的实事;你不和我玩,总会有人和我玩。

另外,习近平此次的瑞士之行还带有另一层涵义:中国认为,传统的三边关系已不能真实地反应当今世界的力量分配,而且“三足鼎立”从长远角度看也未必能带来真正稳定的国际秩序。对中国这只“狡兔”而言,与俄美打交道并没有太大的安全感,这里有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因此它还需另觅一个“窟”。而川普在外交上的“孤立主义”倾向或许正在给中国提供弥补这一缺憾的最佳机遇。



默克尔能统领欧洲吗?

        北大西洋两岸的盟友关系在二战后一直是确保西方引领世界的坚定基石。川普在竞选中的种种表示,以及在日前召开的当选后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对欧洲几乎鲜有提及的事实,均给欧罗巴这个古老大陆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1月1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布鲁塞尔针对这一局面发表讲话,紧急呼吁欧洲保持足够的行动力,并作好在国际上承担更多责任的准备。她在这个外交场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即便是北大西洋伙伴关系也没有永恒的保证”(Ewigkeitsgarantie)。笔者关注国际政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切身感觉到欧洲对美国的信赖开始产生动摇。或许,中国需要的第三“窟”正在悄然形成。至于欧盟在英国宣布脱欧之后以及在川普“孤立主义”外交理念势在必行的情况下能否成功地启动并完成内部整合,就要看今年法国、荷兰和德国的大选结果了。

结  语


2016/17的跨年夜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家夜总会发生恐袭事件,造成39人死亡,多人受伤,这似乎给2017年带来了某种不祥的预兆。一个没有美国控制或主导的西方会是个什么样?一个内部充满裂痕的欧盟在对战争的记忆已然淡化的大背景下何去何从?一个把西方排除在外、并全由俄国人、伊朗人和土耳其人来控制的中东地区将意味着什么?身处有史以来最严重危机中的阿拉伯人除了独裁专制、恐怖主义和背井离乡之外是否还有其他选项?在民族主义复兴的今天,如何挽救对人类生存至关重要的国际协定(如气候协定)?

曾于1900年至1909年间任德意志帝国总理的伯恩哈德·冯·皮洛夫(Bernhard Heinrich Karl Martin von Bülow)在阐述20世纪初德国的对外扩张政策时曾说过一句名言:“我们无意将任何人排挤出局,但我们要求也能拥有阳光下的一席之地。”(„wir wollen niemand in den Schatten stellen, aber wir verlangen auch unseren Platz an der Sonne.“)。在此语境之下,中国的振兴是否能规避“武力是后来者居上的手段”这一魔圈?

新的一年里,法荷德这三个欧洲重要国家将举行影响深远的大选;美国人则将品尝由去年大选结果带来的种种甜酸苦辣;以色列和土耳其有必要向世人证明自己是否还是中东地区唯一两个名副其实的民主国家;3月底英国将开启脱欧谈判;5月伊朗将举行总统大选;土耳其也将进行总统制公投;中共十九大将在今秋召开……但所有这些热点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当今国际政治的主轴依然是中美俄三国的互动。

至于欧盟最终能否在国际舞台上完全成为独立的“一极”,将取决于欧洲选民的理性。笔者有理由相信,在笛卡儿(法国)、斯宾诺莎(荷兰)和康德(德国)这些哲人的故乡,理性终究会占据上风。不错,“川普现象”在一定程度上给欧洲的右翼民粹政党提供了不小的助力,可白宫这位新主人带来的政治不确定性也正在引发欧洲人的反思。当然,理性的伸张需要平和的环境,因此,但愿2017年欧洲能避免发生大规模的恐袭事件,否则将很难排除欧洲一体化进程出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结果。2017年,国际政治究竟会给世人带来什么样的光景,目前尚难预测。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恐怕就是“不确定”。



延伸阅读:德国之声中文网
特朗普狂扇德国政府耳光

特朗普在接受德国《图片报》和英国《泰晤士报》联合采访时,对德国的难民政策及其在欧盟的强势地位大发批评,还对德国汽车制造商发出威胁。


特朗普在接受德国《图片报》和英国《泰晤士报》联合采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特朗普说,他对德国总理一直“很尊重”。这几乎是未来美国总统在采访中对德国作出的唯一正面表述。其余部分,如果说是对德国政府的一通“扇耳光”,也不足为过。

这位美国亿万富翁称,德国在难民危机中开放边境是一个“极具灾难性的错误”。他说,“把所有这些非法入境者放进来……是个严重的错误”。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柏林圣诞市场上造成12人死亡的恐怖袭击给德国人留下了“清晰的印象”。特朗普说,与其让难民入境,德国不如更多致力于在叙利亚建立安全区。“海湾国家应该为此买单,他们的钱比谁都多。”这位将于本周五就任总统的共和党政治家说。



特朗普说,德国在难民危机中开放边境是一个“极具灾难性的错误”


英国脱欧是“大好事”

特朗普称,德国的难民政策也是造成英国脱离欧盟的原因之一。“如果没有人强迫他们(英国人)接收所有这些难民,和他们所带来的问题,英国脱欧就不会发生。”他还说:“很多国家和民众希望拥有自己的民族认同,英国要保留自己的民族认同。人们不希望外人到本国来,毁掉这个国家。”

特朗普相信,退出欧盟对英国来说最终是件“大好事”。“看看欧盟,其实欧盟就是德国。说到底欧盟就是德国实现自己目的的工具。所以我认为,英国退出欧盟是个明智之举。”他估计,还会有其他欧盟国家效法英国。


德国汽车厂家要小心

在特朗普看来,欧盟是一个整体还是四分五裂,对美国来说并不重要,“我从不相信这有什么重要影响”。他说:“欧盟建立的初衷之一就是要在贸易上打败美国,不是吗?因此欧洲是统一还是各自为政,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

但他对德国汽车制造商发出了威胁:如果他们在墨西哥而不是在美国建设生产线,美国就会对那里生产的汽车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宝马汽车计划在墨西哥建厂,特朗普在回答有关提问时说:“我要告诉宝马,如果他们在墨西哥建厂,想把那里生产的汽车销售到美国而不缴35%的关税,别做梦了。”他补充道:“我想说的是,他们必须把厂建在美国。”



特朗普对德国汽车制造商发出了威胁

“北约是过时的东西”

特朗普对日本的丰田汽车也发出过威胁,称如果丰田不放弃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将对丰田车征收惩罚性关税。丰田在墨西哥新厂已于去年11月动工。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则已宣布放弃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转而在美国增加数百个就业岗位。

特朗普还再次对北约进行了攻击。他说,北约作为防务联盟已经过时,“它是在很多年以前设计的”,此外“许多国家不承担他们应支付的费用”。特朗普还认为,北约没有把反恐作为自己的一项任务,这也是不合时宜的表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1-29 00:35 , Processed in 0.068922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