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62|回复: 0

欧洲政局的动荡之年

[复制链接]

89

主题

0

好友

36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2-28 17:16:10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新的一年中,曾被世界寄予厚望的欧盟正面临着它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生存危机: 从尚未过去的欧债危机,到英国脱欧,难民危机,直至危及欧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整个欧洲大陆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美国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更使危机四伏的欧洲雪上加霜,使其进入了一个不稳定时期。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甚至在为欧美关系中的“冰河期”作准备。但一则只要人们在新的一年中能够未雨稠缪,采取措施,积极应对,令人忧虑的危机不一定会发生; 二则对欧美关系的担忧促使欧盟各成员国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 这是特朗普胜选带给欧洲的正面效应。


欧洲政局进入动荡期

   2017年3月25日,欧盟将要在意大利罗马卡比托利欧山上举行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的纪念活动。在那里根据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设计修改而成的元老宫里,联邦德国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 (Konrad Adenauer) 曾与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其他五国政府首脑一起签署了被视作欧盟“出生证明”的《罗马条约》。这是欧盟前身──欧共体的基础文件。但在2017年的春天,人们将会看到这个曾被世界寄予厚望的联盟正处于它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中。

罗马卡比托利欧山的元老院宫殿。欧盟从这里起源

   就德国而言, 2017年将是大选之年, 也将是该国解决难民问题的关键之年。在这一年中,将会有数十万难民进入德国劳动力市场。同时,许多无居留权移民又必须离开这个国家。如果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达不到这一预定目标,且未能有效地阻止像2016年12月19日柏林圣诞市场惨案那样的恶性恐袭,则德国民众对她政策的支持率就会下降,并将危及她的连任。而默克尔的去留将会影响欧盟的整体大局。
在法国,2017年4月23日将举行第一轮总统选举,如各党派总统候选人均未过半数的话,5月7日将举行第二轮选举。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总统候选人是该党党魁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虽然中右翼阵营已推选出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出任共和国人党总统候选人,但在现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宣布不再谋求连任后, 前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最终能否顺利出任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并凝聚左翼阵营还要打上一个问号。这将让这场总统选举的结局更加扑朔迷离。大多数欧洲政界人士一致认为,如果玛丽娜·勒庞当选法国总统,则可能意味着欧盟的终结。

风格强悍取老爸而代之的法国极右派女党魁Marine Le Pen

而英国在2016年6月举行脱欧公投后,特雷莎·梅(Theresa May)政府在何时启动脱欧问题上已被搞得焦头烂额。英国政府原先宣布2017年3月底正式启动脱欧程序。但2016年11月,英国高等法院裁决,政府无权启动脱欧,只有议会才有权做此事。最后官司打到英国最高法院,法院要到今年1月才会公布裁决结果。一旦最高法院维持高等法院原判的话,梅政府整个脱欧计划的实施将面临难题。

意大利2016年12月4日就宪法改革法案举行了全民公投。意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的修宪计划遭公投否决。在该国议会通过政府2017年财政预算案后,伦齐已辞职下台。在目前的民调中,由著名喜剧演员毕普·格里洛(Beppe Grillo)领导的、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伦齐的民主党已几乎不分上下。现任意大利首都罗马市长是“五星运动”成员弗吉妮亚·拉吉(Virginia Raggi)。她把伦齐的倒台视作是“五星运动”通往权力之路中的第一个里程碑。弗吉妮亚·拉吉声称:“现在我们将要重建这个国家”。“我们的革命并不止于罗马,并不止于意大利。”看来“五星运动”正在摩拳擦掌,力争执掌政权, 并计划将其党魁格里洛反对欧元的方针作为该党外交政策的基本立场之一。这将会对欧元区带来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此外,处境不妙的意大利银行业也令人十分担忧。一旦意大利金融系统陷入困境,则将会危及整个欧元体系。

演员也要参政。意大利右派首领Beppe Grillo

   在西班牙,保守的人民党党主席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所领导的只是一个少数派政府,难以开展有效的运作,并随时都有可能倒台。而在荷兰,一旦右翼民粹主义者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及其所率疑欧派政党自由党在2017年3月15日荷兰议会选举中获得最多席位的话,这将是对欧盟的又一大重击。在奥地利,虽然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Norbert Hofer)在2016年12月举行的第二轮选举中败北, 但他仍然获得46.2%的选票。   
   除此之外,对于欧盟而言,难民问题还远未了结。欧洲理事会曾于去年12月中旬设定目标,到2017年年中最终解决有关难民分配问题的争论。但维谢格拉德集团的四个成员国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到时究竟能否按配额接收难民实在还是一个未知数。另一方面,德国在两年内已接收了117万难民: 2015年为89万人,2016年为28万人。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声称,大多数人是途经希腊、巴尔干诸国和奥地利逃到德国的。这就是说,“巴尔干通道”绝对还没被关闭。此外,相当数量的难民冒险取道地中海涌向欧洲,移徙者死亡人数急剧增加,已造成令人震撼的人间悲剧。

环顾欧洲,从尚未过去的欧债危机,到英国脱欧,难民危机,直至危及欧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整个大陆正处于动荡不安之中。


欧美关系或入冰河期

   特朗普的胜选更使危机四伏的欧洲雪上加霜,使其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时期。拙文《默克尔的艰难使命: 西方价值的最后捍卫者》(《华商报》第424期)曾引述《明镜》周刊的评论称:“默克尔正在为跨大西洋关系中的‘冰河期’作准备,并力图让欧洲重新团结起来。”默克尔已对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做好最坏打算。
   在特朗普去年11月胜选后,有些政界人士和媒体曾把他视作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第二。但在此期间,人们已逐步接受了这样的看法,即把特朗普与里根相比并不恰当。里根并不推行对抗自己所在党的政策,且他在入主白宫前还当了8年的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州,其面积比德国还大,并拥有近4000万居民。
   另据报道,一位德国高级外交官表示:“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大西洋两岸关系艰难时期的准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期间,他已把其外交政策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因而,奥巴马在相当程度上听凭默克尔和欧洲人来处置乌克兰危机。这位美国总统对默克尔和欧洲人的支持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他支持对俄国实施制裁; 其二,他阻止了美国国内鹰派试图通过向乌克兰政府军提供武器来加剧冲突的做法。而现在特朗普则声称,他要缓和与俄国总统普京的关系。在选战中,特朗普已暗示,他自感不再受援助职责的束缚。《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曾问他是否会帮助北约盟国波罗的海三国抵御俄国的入侵,特朗普2016年7月回答道,这将取决于这些国家是否履行它们对美国的职责。
   当然,据《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道,德国总理府和国防部至今还存在着这样的希望,即纵然是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他上任后也不敢撼动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基石。而德方之所以有此信心,是因为特朗普已挑选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来掌管五角大楼。马蒂斯是跨大西洋联盟的捍卫者。他本人曾担任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兼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司令,这是北约的最高职位之一。因而,德方寄希望于马蒂斯能向未来总统进言,陈述欧洲和西方联盟对美国的价值和意义。

在北约任过职的美国新任国防部长James Mattis

   但特朗普同时又挑选对北约并非持友好态度的退役三星将军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将在白宫内掌管国家安全事务。这又让人们担心战后国际秩序会因此而遭到破坏。因而,欧洲人在这个问题上十分纠结。从现在来看,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虽则欧美双方会有一段磨合期, 但出于各自的根本利益双方最终还不至于会闹翻。美军在欧洲的最高指挥官(美国欧洲战区司令)本·霍奇斯(Ben Hodges)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一直站在欧洲一边,不管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推选出的总统均是如此。我们需要一个可靠和稳定的欧洲。在国会内已达成跨党派共识,即军队应为这一使命获得足够的资金。”“因而我确信,我们将待在这里,我们将继续是北约中的领导国家。”
   但摆在欧洲人面前的一个问题是:下一步究竟怎么办? 欧洲各国现已意识到,过去它们对美国及其军事实力依赖过多。数十年来,在防卫问题上,欧盟各成员国竭尽全力维护各自的主权。而现在正是特朗普促使各成员国在这个问题上将部分主权让渡给欧盟。对美国撤离欧洲的恐惧使数年来根本不敢想象之事都有了实现的可能性。欧盟各成员国将在军事领域里进一步加强合作,协同行动,甚至有望建立共同的军事司令部。

在特朗普胜选后,2016年11月22日,欧盟议会通过决议,要求各成员国在安全和防卫方面扩大合作,并为建立“欧洲防卫联盟”创造条件。欧盟议会支持设立欧盟司令部来规划和指挥共同的军事行动。此外,该立法机构还认为,欧盟应该在北约不愿插手之处具有行动能力。虽则这只是一个非立法性的决议,但它必将推动欧盟在防卫方面的合作进程。

2016年12月中旬,欧洲理事会已对欧盟委员会就欧洲防卫行动计划提出的建议表示赞同, 并要求欧盟委员会在2017年上半年度递交设立欧洲防卫基金的具体方案。默克尔在这次欧洲理事会会议后声称:“我必须指出,短短数月内这里在合作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针对人们对美国有可能不再会是欧洲保护国的担忧,即将离任的欧盟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 (Martin Schulz) 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我确信美国继续是一个可预测的可靠伙伴,在北约内也是如此。同时,欧洲重新获得了吸引力。在此期间,即使是欧盟内踌躇不决的成员国政府也表示,我们需要深化在欧洲的合作。”

   现在美国的军事预算为5000亿欧元,而欧洲各成员国每年为防卫支出近2000亿欧元。欧洲人虽然花了钱,但效果却不好。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说明道:“在欧洲我们有154种武器类型,而在美国只有24种。这就表明,我们用于防卫的钱不是花在刀口上。”欧盟委员会不久前算出的结果是,由于欧盟各成员国合作得不好,因而每年浪费的军费高达250至1000亿欧元。现在必须改变这种状况。而上述的欧洲行动计划就将为提高欧洲防卫研究和防卫支出的效益做出贡献。
   据报道,针对欧盟四分五裂的状况,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曾用嘲笑的口吻发问道,如果他要与欧洲通话,他该拨哪个号码呢? 一旦欧洲因这次美国总统换届而团结得更为紧密,这将至少是特朗普胜选给欧洲带来的正面效应。

展望新的一年,这将是决定欧洲命运的关键之年。《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发表文章称:“2017年可以标志着一个新开端或者是欧洲终结的起点。”2016年圣诞节前夕,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采取果断的行动,我们就能在我们价值观的基础上维护和加强自由、安全和团结。”在新的一年中,只要人们能够未雨稠缪,采取措施,积极应对,所担忧的危机就不一定会发生。在这次奥地利总统选举中,事先并不被人看好的该国前绿党领导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最终以明显优势获胜就是一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9-26 04:36 , Processed in 0.113919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