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84|回复: 0

美丽女人的常识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3-29 18:59:11 |显示全部楼层


晚醉
浪迹海外,相逢德国,我们在这里学习、工作,生活和创业。
在岁月中洒下汗水,在热血中谱写人生,在漫漫心路中延伸着华人的精神。


第一次见到Q是华人聚会上,她长相娇美,言谈颇有修养,很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

虽然是在欧洲名城慕尼黑,华人的业余生活一样是很无聊,吃吃喝喝的时候八卦一下新晋的美女就是不小的娱乐了。

果然,她出自书香门第,自己也是国内211大学老师,目前是以伴读的身份来德国陪丈夫攻读博士学位。当大家夸她为了爱情舍弃国内一切的时候,她却淡淡一笑,随口道:“这是常识”。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受:瞧这女神范,一看就不是我等屌丝能装出来的。

那是早些年,还没有微信,Q刚到德国的时候主要就是陪老公,后来倒是老公越来越没有时间陪她了。德国博士说是3年,一般没个5、6年根本读不下来,尤其他读的机械制造这种德国的王牌专业,所以他压力很大。这倒也OK,本来就是陪读嘛,于是,她就开始自己逛街,买菜,做饭,等老公。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她就开QQ空间,东方美女和欧洲建筑风景的各种组合拍照,再加上一段段精美的文字,不知吸引了多少粉丝。还记得,当时她把慕尼黑非常文艺的称为“慕城”。可惜,那还是文青等于清贫的时代,而Q自己也不屑于把自己的艺术和商业扯上关系。

自娱自乐也好,但是,两人很快发现,钱不够花了。老公是名校尖子,出国拿的是国家奖学金,每月到手人民币虽然能有小一万,但是在慕尼黑根本不够,别说是维持国内大学老师的小资生活了,就算是偶尔弄个小情调,也捉襟见肘。可惜那是09年以前,没有赶上全民做代购的好时候,干点啥呢?找来找去,Q只能在中餐馆“跑堂”了。从大学教师到餐馆杂工?好吧,为了老公,为了两人的幸福未来,值!于是,Q一咬牙便去了。

有一次,我们在那家餐馆聚餐,看出了她局促,临了我们还专门多给了些小费,她却死活儿不要,弄得我们反倒局促起来。其实,在国外待久的,早就不再有国内的等级观念了,尤其是早几年的德国,没有一个大人会指着扫大街的对孩子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跟他一样。“因为德国人工费很高,一般的小白领工资还不一定比环卫工人高。而政府也把防止社会贫富分化作为重要的任务。吃饭碰上认识的人,多给些小费,通常都是说说笑笑就过去了。还好,老板给的价钱还算公道,一周三次,跟老公的奖学金就差不多了。老公自然心痛老婆,让她少去几次,多少挣点就行了。

Q知道自己干到的并不好,能够留用已经非常感激老板了,所以也没好意思提这事儿。

其实,餐馆的规矩不是你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而是啥时候需要你来就的来。她跟其他服务员那种格格不入的气质,老板自然看在眼里。但老板娘却悄悄对他说,我要的不是她勤快,而是她的脸蛋,和这种招揽客人的噱头。

从Q干上餐馆跑堂后,QQ空间并没有停止更新,一样是丽人古城,一样是充满优越感的精美文字。但大半年后,她的空间突然关闭了,之前的东西也统统上锁,无人能看。



Q不知道什时候给自己和老公都起了外语名字,让周围人都叫她德国名字。她对老公说, 既然到了德国,就的跟德国人混啊,不能老和中国人腻在一起,往高出说,君子不坠凌云之志,往低处说,这就是……是常识!老公啊,你既然受了这么多苦,学成之后一定要进德国顶级大公司,拼到天花板之后,往中国的跨国大企业里一跳,怎么不也是副总级别吧!听后,老公把Q夸得一塌糊涂,但心里去犯嘀咕。混德国圈子?到不是怕语言不行,也不怕是德国人不接受,最重要是的是,自己早已定型的三观将被统统打碎,还的强迫自己听他们生硬的笑话,吃可怕的德国菜。

女神降旨岂有不遵之理,从那时起,华人聚会真就没再见到过两人的踪影。Q和华人唯一接触的机会就是在中餐馆打工,她一直都是显得不在状态,像是跟本不属于这里。

终于,Q的老公毕业了,而且正如Q计划的那样,他在德国人社交活动中积累了不少人脉,加上自己优秀的学历,很快就入职德国某大型汽车公司。时间这个东西很可怕,Q的老公在时间中学会了跟德国人打交道,融入德国人圈子,学会了喝咖啡,吃香肠,享受那些生硬的笑话,甚至自己的习惯和想法也越来越德国化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像无法控制的病毒,最终还是扩散到了感情方面。

对于Q来说,老公按照她设计的方向在不断变化成长,步步高攀,而她却忽略了自己。

对,她并没有变化。确切的说,她是在倒退。工作没多久,老公居然跟办公室里的女同事搞到一起去了。起初,Q没太在意,7年之痒嘛,吵吵架,过段日子就好了,可没想到,老公这次来真的了,“和你在一起生活,我像是一直生活在你的影子里,没有自由感,我们离婚吧。对不起,我爱上了别人,她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自由。“

离婚?Q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当然无法接受。但是,老公这次是铁了心,如果在一系列变化中最后变得是心时,基本上就变不回来了。最后,Q咋说也是女神级人物,各种沟通无效,只能同意。祸不单行,这边刚签了离婚协议,那边就传来老妈病重的消息。

于是,Q买了张单程机票,想彻底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是啊,想家了,想父母了,无论人生遭遇怎样的风暴,这里是总是最后的港湾。8千里路,Q是带着怎样急切的心情往回奔赶的,可是在病房前最后那一步却停住了。该怎么跟父母说自己离婚的事情呢?说,肯定不行,父母这把年纪不能再接受这种打击;不说,也不好,二老迟早知道,会更生气;该死的前夫……

就在Q犹豫的时候,病房门开了,父亲赶巧出来打水。
“哦,他最近在忙一个工程,这两天回不来。”话一出口,Q自己都觉得欲盖弥彰。父亲先是一愣,然后连忙接过行李,“傻丫头,快进去吧。我和你妈想死你了,你妈刚睡着,小声点,我去打点水。”本来是拥抱一下才对啊,Q埋怨自己的心理素质。她扭头看着父亲的背影,他背已经驼了,走路很慢,脚跟总抬不起来。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想想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和遭遇,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扎在被子上就嚎啕大哭,哭老天不公,哭上帝不仁!
“妮子,有这么伤心吗,我还没死呢?!”Q见母亲醒了,二话不说,上去就紧紧抱住老妈,“我就是太想你了!”这时,父亲也回来了,“我电话里说是病重,没说病危。大老远都听到你的哭声,把我吓了一跳。”老爸给女儿一边倒水泡茶一边说,“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都是教师的职业病:咽喉炎、腿部静脉曲张、颈腰椎病,弄不好,过两年还得神经衰弱……”

“乌鸦嘴,你才神经衰弱呢!”老妈瞥老爸一眼。老爸狡猾的一笑接着说,“主要是这几年空气污染越来越厉害了,这不病情就恶化了。哎,闺女,听说欧洲那边环境好啊,是吧?”老爸笑眯眯的把一杯茶递给Q。老爸沏茶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杯子捧在手里,热到刚刚可以接受地步;茶香缕缕,淡到刚好能飘到鼻尖。Q呆呆的看着茶杯,愣了半晌,然后突然抬头,一字一顿的说道:“爸妈,明年冬天去德国过。”

在Q的常识里根本没有“偶然”这个词,但这次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内心突然就觉得想要获得自由!该死的前夫也许是对了,我们应该给彼此自由。现在他是自由了,而我还没有,我的自由就是回到德国找回尊严!于是母亲出院后,Q又买张单程机票飞回了德国。有时候,自由不是一种放任,而是追寻。




回到德国,还是原来那家餐馆,还是自己之前鄙视的餐馆跑堂,但态度却完全不同,她主动跟客人大方聊天,只要她跟你聊过一次,无论隔多久你再去那家餐馆,她总能马上准确的叫出:李总,张教授,或者他们第一次聊天留下的其他称呼方式。同时Q又利用业余时间,疯狂的学习德语,让每一个来餐馆吃过饭的老外也能记住她。事情说来也巧了,餐馆老板娘受够了“绑人”的餐馆生意,为了追求自己的自由,跟一个德国人跑了。

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倒是不嫌弃餐馆生意,但经营上却差了很多,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开始,老板只是可怜Q,暂时收留她,没想到,在她的努力下,餐馆生意居然开始转好了。于是Q很快成为领班,收入也在节节攀升。老板不知道怎么感谢她,想让她全权负责餐馆经营,给她股份,自己专心做菜。但是Q却有自己的想法,她建议老板把餐馆卖掉。新的投资不再是德国大城市,而是在周围风景好的小镇。

最后,两人物色到一个本来要倒闭的中餐馆,直接盘下来。首先通过餐牌的改变,逐渐把中餐馆变成中德混合餐馆,让当地人喜欢。然后,买下小镇几处宅子,稍加装修,改成农家旅店。这样,餐馆就升级成为一个符合德国特色的度假酒店。最后这个模式越搞越大,居然收到当地政府的鼓励,在小镇上建起来了一个集疗养、美食、旅游的度假村。

若干年后,Q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有时她会接到陌生电话,却没有声音,他知道是前夫,也知道前夫后来和那个办公室情人结了婚,又离了婚。前夫那边欲言又止,或在无声的流泪,Q从来不会直接挂电话,有时她还会大方的聊两句,给点安慰,因为对Q来说,这是做人的常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5 01:22 , Processed in 0.067412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