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92|回复: 0

德波关系真能峰回路转吗?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5 19:56:38 |显示全部楼层

        川普新官上任三把火,赶着兑现自己在竞选中许下的种种诺言,以此来提高自己的人格可信度和执政行动力。内政上他接二连三颁布行政命令,上任15天连发19令,搅得国内鸡犬不宁;外交上他主要靠打电话来试探并布局,让盟友和对手均摸不透他的底牌;百忙之中,他还不忘继续用推特来表示好恶,宣泄情绪,与媒体打口水仗。

        这位美国新总统的行事方式的确怪异,不按常规出牌,因而深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和国际媒体的焦点,使若大的世界差不多成了川普唱独角戏的舞台。在眼下这个格局下,难免容易让人忽略其他一些看似不起眼然却影响深远的事件。譬如,德国总理默克尔二月初以来的频繁外交就颇耐人寻味:2月2日刚去安卡拉“觐见”埃尔多安,以确保难民协议的落实和欧盟外部边界的安全; 2月7日又前往雾霾中的华沙对波兰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以争取这个东欧大国成为欧洲一体化中的同盟军。

        默克尔不到一周之内先后两次“深入虎穴”,可见川普上任后实施的新政掀起了多大的国际波澜,同时也显示了德国引领欧盟脱离危机的决心。

默克尔访问波兰

从历史的视角去审视德波关系的演变

         

德波关系一直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在之后的数百年中,双方经历了领土争夺、波兰的四次分割、两次世界大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波兰团结工会所引领的社会和体制变革、2004年波兰加入欧盟等不同的历史阶段。

        波兰人和德国人互为邻居,但情感上却始终无法摆脱历史阴影。二战结束后不久,铁幕隔断欧洲大陆。东德实行了社会主义体制,认为自己与纳粹德国划清了界线,不需要承担历史责任,因此所有的战争赔偿均由西德承担。即便作为社会主义兄弟国,波兰也不认同东德的这种态度和做法。从战后到1990年,德波关系依然称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双边关系,还是处于一种三角关系中,只不过这三方不再是原先的德波俄,而是波德德。
        冷战结束后,德波关系出现了一些转机,但并未实现真正的和解。科尔总理如之前历届西德政府一样不承认德波边界,这成了两德重新统一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最后,科尔为了德国的统一大业和整体利益,同时也迫于来自外部各方的压力,承认了奥德-尼斯河作为两国的边界。德波关系从此进入一个新阶段,但有些历史遗留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特别是二战结束后“被驱逐的德国人”问题。
        德国认为,纳粹发动二战、占领波兰和迫害犹太人是罪恶,但波兰人在战后驱赶并迫害德国人同样是罪恶;波兰人则不忘德意志和俄罗斯在历史上参与对波兰的四次瓜分,并十分警惕再次强大的德国和俄罗斯。2004年波兰加入欧盟后,两国在利益共同体内重新面对,彼此虽然多了一份依赖,但还远没有达到德法和解那样的程度和质量。可以这么说,从德国总理勃兰特1970年12月7日在华沙犹太隔离区纪念碑前下跪至今,德国和波兰依然徘徊在关系正常化的路上。

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纪念碑前历史性下跪
德波为何难以效法德法实现民族和解?

       德法这样的死对头都能一笑泯恩仇,德波之间却依然耿耿于怀。要了解其中的原因,不妨来细究一下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  


      

01历史地位

法兰西和德意志从渊源上说是一棵树上的两枚果,均为法兰克王国(公元五世纪至九世纪)的传人。公元十世纪,王国一分为三,西法兰克即后来的法兰西,东法兰克则演变为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从这个意义上说,德法虽然在欧洲打了数百年,彼此的竞争相当惨烈,但却是地位平等的对手。德波之间则不是这样一种关系:波兰的辉煌非常短暂;与德意志相比,基本上一直属于边缘国家或被列强夹裹着的弱国;双方从来就不是比肩齐眉旗鼓相当的对手。传统上,德意志一直鄙视轻视波兰人,而波兰人则由于多次遭受欺凌和瓜分一直仇视德意志,受害者情结比较严重。     


  

02冲突结果

德法基本上打了平手:1)拿破仑携法国大革命的威风,灭了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普法战争中,普鲁士的俾斯麦又为德意志扳回一局,推翻了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2)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被迫在贡比涅森林中拿破仑三世的御用车厢内与法国签订停战协定;二战中,德军横扫法国,凯旋巴黎,贝当政府投降,希特勒为了报复,在同一节车厢里让法国签字投降书。3)二战最后以同盟国战胜轴心国而告终,德意志再次战败,法兰西扬眉吐气。法国在战场上胜了,但德国后来在经济上却超越了法国,并成了欧盟的龙头老大。三个来回,双方平分秋色。德波之间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波兰历史上四次被瓜分,德意志是始作俑者。德国虽然战败,但非败在波兰手里。所以,面对波兰,德国人并没有败者心态;而波兰对德每战必败,这种民族耻辱感最后转变为挥之不去的民族仇恨。  


   

03同盟经历

二战后,国际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东西方的冷战取代了传统的德法对峙,两国由于有了苏联以及华沙条约组织这个共同敌人而从原先的宿敌一下子变成同一战壕的战友。在欧共体/欧盟这个“大熔炉”中,两国几十年来密切合作,颇有成效,减少了彼此的成见和敌对。德波之间则完全不同:冷战期间一直分属两个不同阵营;苏东变局后,双方彼此靠近过(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被称为两国关系的“黄金十年”),但连完全的正常化都谈不上。2004年波兰加入欧盟,德波虽然同在欧洲大家庭的屋檐下,但身份不尽相同:德国是欧盟创始国,又是主力成员国和纯支付国,波兰是新成员和净受惠国。双方在统一联盟中的经历、地位以及彼此的期待值落差很大,导致对欧盟的立场有所不同。      

04文化和体制因素

德法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在文化上彼此吸引,惺惺相惜。法国的人文成就和时尚历来吸引着德国的政治和文化精英,法语曾是德国上流社会的第一语言;反过来,德国的哲学巨匠和科技成果同样令法国人追捧和羡慕。两国在战后都在民主、自由和法制的框架内运作,彼此没有制度方面的矛盾和冲突。所以,当政治和安全环境发生彻底变化后,两国从国家到民间都能在理性之下放弃复仇,握手言和。波兰在文化方面与德国的交集并不多,波兰值得德国仰慕的因素可以说寥寥无几;冷战期间它属于社会主义阵营,转型后其民主根基还不十分稳定,眼下又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执政,民主和法制多有削弱,并因此与欧盟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  


   

05遗留问题

二战后波兰领土西移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德国人一夜之间被扫地出门,丧失了所有家产土地,背井离乡,逃难至德国(特别是西德)境内。这些被驱逐者在德国社会里形成一个特殊群体:政治和理念上非常保守,民族主义思想盛行,受害者情结挥之不去。对他们而言,历史并未终结,现实始终带着某种临时性。他们的命运激发了同胞们的同情心,大家都支持这些无家可归者的权利申诉。长期以来,这些被驱逐者及其后代一直是德国社会中敌视波兰的民意基础,也是波德关系无法真正交融的重要原因之一。



纳粹军队入侵波兰引发二次大战



川普的新政,默克尔的机会?

      

其实,德波关系中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然而非常重要的因素:美国。众所周知,冷战结束后,西方曾双管齐下向东扩张。这“双管”就是政治上的欧盟和军事上的北约。虽然它们同为西方组织,在争夺原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地区时大方向也较为一致,但动机却不尽相同,甚至还存在着某种竞争。欧盟的主导力量是德法,更多注重的是欧洲利益;北约的盟主是美国,是华盛顿控制欧洲以及中东及北非地区的重要工具,主要代表美国利益。

    德国支持北约东扩最主要的战略目标是为了改变冷战期间自己一直处于东西方冲突最前沿的地缘位置,在东部为自己创造尽可能大的缓冲地带;而在美国人的战略思想中,北约东扩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了遏制和威慑俄罗斯,另一方面又能牵制欧洲内部的力量分布。从美国人的历史经验看,俄罗斯和德国都是需要约束的。据说波兰裔的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曾表示,北约东扩的一个重要战略考量就是防止统一后的德国主导欧洲,而波兰便是美国打入欧洲的最理想的一个楔子。

川普当选后,其针对欧洲的新政打乱了原有的地缘格局。从他的言行上可以判断出,新一届美国政府并不乐见欧洲在德国的主导下统一并强大,对北约的作用和前途也有了新的思维。这让德国和波兰均感不安,虽然引起它们不安的原因不尽相同:德国明显感到川普已对自己提高警惕,今后彼此相处不会太顺利;波兰则从川普与普京的“暧昧”中预感到自己或许会再次成为大国交易的牺牲品。
欧美关系新近出现的这种不确定性将德波这两个互不信任的国家拉近了距离。默克尔此次访问华沙,就是要进一步了解波兰政府在新的国际格局中对一些重大问题的态度;而华沙在“双普”亲近以及自己的传统盟友英国退出欧盟的背景下再无法回避德国,波兰媒体甚至给德波关系贴上了“利益婚姻”的标签。被称为波兰“无冕之王”的卡钦斯基十年来首次答应会见默克尔本身也表明,两国关系或许正在出现某种质的转变,虽然这个变化暂时尚未结出具体果实来。

德波关系真能峰回路转吗?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波兰总理贝娅塔·席多

德波关系真的能峰回路转吗?德国媒体曾相当悲观地认为,德波关系能正常化就不错了。根据笔者的观察,两国的分歧点远远多于共同点,似乎只有在对俄态度和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才比较一致。换而言之,两国关系亲近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部因素的变化。美俄关系尚未真正改善,波兰就如此慌神,如果将来德国也与俄国重归于好,那波兰将何以自处?

那么,德国与俄罗斯缓和的可能性大吗?笔者认为很大。欧盟对俄制裁,德国开始并不积极,最后是在美国的催逼之下才无奈站队。实际上,德国在很长时间内一直为普京留着后门。默克尔后来态度之所以变得强硬,并与法国一起主导乌克兰问题的解决,更大的原因是不愿意华盛顿介入欧洲事务。

因此,我们千万不要被眼下扑朔迷离的国际局势左右了视线。有一个事实是明摆着的:欧盟与俄罗斯从本质上说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德国的经济发展也离不开俄罗斯的能源支持;而竭力阻止欧盟与俄罗斯接近的其实是美国的战略意图,川普拉拢普京口头上说是为了共同打击IS恐怖组织,这明显是瞎话。他这步棋的首要目标是离间中俄关系,以便抽出手来压住中国崛起的势头,同时,也是为了阻止俄国与欧盟靠近。

在整个这盘大棋局中,真正掌握主动权的唯有普京一人。笔者认为,联美制欧应该不是莫斯科的长远利益,欧盟(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早晚会缓和和正常化。到那时,波兰的地位将再次变得无足轻重,这也是这个国家不幸的地缘位置所决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1-29 00:01 , Processed in 0.094979 second(s), 27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