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9|回复: 0

一座德国朝圣小镇的神奇故事

[复制链接]

89

主题

0

好友

3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5 20:11:45 |显示全部楼层
红柳



        在德国任何城镇,最古老耸高的建筑一定是教堂。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教堂。无不凝结着德国乃至欧洲厚重的历史传统及文化艺术的教堂,也成为游人追溯西方文化感受历史痕迹的瞻仰胜地。雄伟壮观的科隆大教堂﹑德国最高的乌尔姆大教堂﹑安葬着德国第一皇帝查理大帝的亚琛大教堂等等,以其令人震撼的建筑奇迹,精美绝伦的壁画﹑珍贵的玻璃窗彩绘和美轮美奂的雕塑艺术,以及深重的宗教寓意,每天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人前来拜访参观。
        然而,对于众多虔诚的教徒来说,心中最神圣的朝圣地,并非只是这些举世闻名的大教堂,那些并不大被外人所知的圣灵救恩小教堂,才是他们每年必去朝拜的圣地。教徒们深信,圣灵降临这里显灵,护佑众生,解救他们的疾苦。
        在我所居小镇不远,就有这样一个天主教徒们的朝圣地,这个叫科威拉尔(Kevelaer)的历史小城中心广场上,呈三角形耸立着三座建筑风格迥异的救恩小教堂﹑烛光教堂及圣母大教堂,由于它们神奇的历史来历和神圣的宗教地位,使这里成为西北欧地区最负盛名的朝圣地,每年徒步前来朝圣的教徒逾80万。

科威拉尔古城的三座朝圣教堂,左为救恩教堂,中为玛利亚大教堂,右为烛光教堂

圣母显灵传旨 小商贩夫妇寻回圣母像


科威拉尔小城位于北威州下莱茵地区西部,邻近荷兰。中世纪时期,这里是科隆至阿姆斯特丹古贸易商路途经之地,和连接两大运输河流玛斯河与莱茵河陆地纽带的交叉路口(当然当时还没有德国荷兰国家之分)。欧洲30年宗教战争(1618–1648)及西班牙与荷兰王位继承权争夺战期间,在这兵家征战途经之地,曾有一百多当地人生灵涂炭。为此当地人在路口竖立了个十字架悼念故人,过往的人们都会在此驻足祷告。就在这里,发生过神奇的圣母显灵故事,从此,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就成为天主教徒们心中神往的朝圣地。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当时Venlo(现荷兰边界城市)教会详细地记录了当事人的口述并存入档案。至今有案可查。三百多年前,穷商贩Hendrick Busman因贩货经常往返奔波于Weeze城和Geldern城之间(均是临近荷兰的德国西部小城)。每次路过科威拉尔十字路口旁的十字架时,他都要跪下来祷告,祈求上帝保佑一路平安。


小商贩Hendrick Busman一直“奔波”在小街上


1641年圣诞节期间,Hendrick Busman送年货又路过这里,当他习惯性地在十字架前祷告时,突然清晰地听到了一个神奇的声音对他说﹕“你要在这里为我修建一个小教堂。”他万分惊异,四下张望,发现附近并无人。他疑惑地继续上路了。几天之后,他连续两次路过此地时,又都清晰准确地听到了同一个声音“你要在这里为我修建一个小教堂”。他注意到,声音依然来自路口的十字架。此时他突然感到一种神圣的使命降临在身。尽管他很穷无承担修建教堂的财力,但从此开始,他每天都要从微薄的收入中节存一部分,准备作为建圣屋的费用。

时光在忙碌中过去,在第二年降灵节(Pfingsten)前的一天夜里,Hendrick Busman的妻子无意中突然看到夜空中闪出强烈的光辉,光辉中轮廓清晰地呈现出一座圣灵小屋,小屋内放置着圣母玛利亚画像镜框。她细看发现,这幅画像与两天前在此经过的两个士兵拿着的圣母像一模一样。她记起来,那天来了两个士兵,拿着不知从哪偷来的圣母像在叫卖。因他们要价太高,她没能买下来。

他们夫妇坚信,这是圣灵传递给他们的信息。他们开始四处打听,到处寻找这两个士兵。经过多方奔走努力,询问了很多人,最后他们终于打听到了那两个士兵的下落,并通过他们的长官求来了这幅圣母画像。



神奇灵验的救恩教堂



神奇的救恩教堂

1642年5月底,Hendrick Busman终于按照妻子在夜空中看见的情景,在Kevelaer十字路口旁造出了一座简朴的安置圣灵画像的小屋。完工那天,本地的神父带领着当地教民,将他们找回来的圣母像安放在圣灵小屋上端的像座里。(从在教堂买来的小册子里描述当时情景的绘画中看到,圣灵小屋很小很简单,只是个房子形状的画像基座)。   

救恩圣像小屋传奇很快传遍了四面八方,在救恩圣像(Gnadenbild)安放在圣灵小屋的当天,很多教民闻讯从附近的Geldern城及其它各地方徒步赶来,朝拜圣母玛利亚。从那时起至今近4百年光阴,每年都有不计其数来自欧洲各地的虔诚天主教徒们,从家乡徒步好几天甚至几个月,到这里朝拜圣母。

2014年8月,我第三次去游览小镇。很巧,遇上了旅居欧洲各地的斯里兰卡民族基督徒一年一度的圣母朝拜日。Kevelaer小城的大街小巷,三个圣母教堂里外,到处是身着民族盛装的斯里兰卡男女老少,烛光教堂外墙火光辉映,盛况空前。这幅情景让我们很吃惊,于是我好奇地探究起小城教堂的历史渊源。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有一种教堂叫朝圣教堂,有一种徒步叫朝圣。

巧遇斯里兰卡民族基督教徒一年一度的圣母朝拜日

在救恩圣像小屋建成12年后,人们又集资在简朴的圣灵小屋上加盖了一座精美别致的六角亭形小教堂,将圣母像围护起来,并尊其为救恩小教(Gnadenkapelle)。小教堂内部很小巧,尤其圣母像前仅能容人围绕转一周,但小教堂里面的壁画﹑木刻及神坛雕塑无不凝聚了欧洲宗教文化艺术之精华,并以金碧辉煌的色调彰显圣母其尊贵。据说,很多身患疾病的朝圣者们徒步来到这里,都得到了圣母的救助,恢复了健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苦难人的安慰者”玛利亚像玻璃框里,挂满了各地忠实信徒们和贵族们奉献的珍贵宝石及金银首饰。Kevelaer城的救恩小教堂无论从珍宝财富价值上还是宗教信仰价值上,都处于极尊贵的地位。而从外面看过去,小巧玲珑六面体的小教堂本身就像一颗精致的宝石,其建筑形状极为少见。

六角亭救恩小教堂在圣母像的一面,开设有很大的窗口,以使每个朝圣者随时能亲眼看到圣母。教徒们深信,救恩圣像非常灵验,圣母就在身边,使他们的身心从痛苦﹑疾病中得以解救。


被熏成黑色的烛光教堂


慕名而来的虔诚的朝圣者越来越多,于是在1643–1645年间,人们在救恩小教堂对面修建了一座朝圣教堂。这座教堂被命名为烛光教堂(Kerzenkapelle),是最古老的朝圣教堂。据介绍,此教堂是仿照荷兰边界Roermond古城的圣殿大教堂建造而成。相信很多人去过德荷边界Roermond城,因为那里有座欧洲最大的奥特莱特(Outlet)世界名牌时装打折村,是崇尚名牌又消费不起真货原价的淘宝者的天堂。但估计好多人不知道,那座古城本身的历史文化价值远远超越奥特莱特购物村。如果能顺便穿过购物村去古城中心老街瞻仰一下,收获必定比手拎的袋子更厚重。

Kevelaer城的这座朝圣教堂因当时资金不足,没能建造耸高的钟楼尖塔,只是在大门上方平平的山墙上做些简单的装饰,所以外表看上去极敦厚朴实。但当你走进教堂大门,却不由得眼前一亮,弓形礼拜堂内尽显繁盛的文艺复兴风范,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式神坛修饰华美,雕塑精致。


几百年烛火不断,烛光教堂外墙已熏成黝黑色


烛光教堂建好后, 络绎不绝前来朝圣的各地信徒们在教堂里面和面朝救恩圣像小教堂的外墙下,燃起奉供圣母的蜡烛,几百年这里每天烛火不断,尤其在朝圣期间,几乎每天有三百多支1–2米高的大蜡烛被各地教会的朝圣信徒从自己的家乡带到这里。每天,烛光教堂要为圣母点燃一百多支大蜡烛。面对圣母像小教堂的烛光教堂外墙下安置着一排排小蜡烛铁台,成年累月的烛火,已将这面墙熏成黝黑色。
我曾白天﹑夜晚多次到过这里,每次都对那片烛光的海洋感到很神秘。虽然参观过很多地方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但真从未见过其它教堂有过如此旺盛的烛火。

教堂内挂满古老神秘的徽牌


烛光教堂有个绝对特别的景观﹕教堂礼拜堂两边墙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各种样式的绘着各种颜色和文字图案的徽牌(Wappenschilden),这些数不清的徽牌都是各地方教会带领本地教民徒步朝圣时,举着行进到这里后挂上教堂墙上的。这些教会每年都组织教徒徒步到Kevelaer朝圣,有些教会已经在战争中消失了,但记录着他们历史的徽牌则永远挂在了烛光教堂,为世人留下了他们曾经的印记。


烛光教堂内挂满了几百年来各地教民徒步朝圣送来的本教会的徽牌


在这里人们能看到,当时的罗马教皇雷欧十三世(Leo XIII )送来的徽牌,宗教地位崇高的明斯特大主教以及红衣大主教和卢森堡教会﹑特里尔教会﹑亚琛大教堂等等著名教会的徽牌。此外,这里还有普鲁士帝国国王威廉一世(Friedrich Wilhelm I.)的徽牌,尽管他是基督新教教徒。1714年,威廉国王亲自到访Kevelaer,1728年他送来了50磅重的蜡烛和徽牌。1738年,威廉国王再次亲自拜访了这里。

当我从在教堂买回的书中读到这段历史后,曾再次去烛光教堂里寻找威廉国王送来的徽牌。可我来来回回在层层叠叠的徽牌中查看寻找,都没能发现。后来我想了个笨办法,用相机将每一处的徽牌全都拍摄下来,回到家后在电脑上一张张放大翻查。终于,在密密麻麻的徽牌中,近3百年前的威廉国王的鹰标志徽牌被我发现了!或许我是唯一知道它挂在何处的华人呢。


1728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送来的徽牌终于被我找到了


然而,对于我来讲,最兴奋的莫过于在烛光教堂发现了我们小镇的红色朝圣徽牌,上面写着Scharphuysen镇名和1900年日期。我丈夫的外祖父母曾多次参加小镇教会朝圣团,徒步到Kevelaer朝圣,他的母亲也去朝圣过。他有一位住在70公里外Neuss城的同事,曾从家里沿着古老的朝圣路线来回徒步3天,来这里朝拜圣母保佑健康。


下面我们小镇的红色朝圣徽牌

天花板下的旧拐杖


2015年圣诞节,我们再次来到Kevelaer古城游览。这次我们在烛光教堂又发现了一个传奇。在礼拜堂后墙的天花板下,很奇怪地绑挂着许多老旧拐杖,当我们阅读了下面信息栏上的介绍,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老旧拐杖是多少年来,那些腿有残疾行走不便的信徒们徒步到这里朝圣,回去后不久腿疾痊愈。他们特意将用过的拐杖送来挂在这里,表示不忘圣母大恩。这面墙上还挂着许多人们自己制作的木刻及铁艺牌匾,感恩圣母慈悲情怀。


烛光教堂后面天花板下绑挂着许多老旧拐杖

幽蓝色的圣母圣殿


由于这座小城的神圣地位和朝圣热度,1858–1864年,在供奉救恩圣母像的教堂Gnadenkapelle和蜡烛教堂Kerzenkapelle后面,人们又建造了一座尖塔高耸的宏伟朝圣大教堂,1923年这座大教堂被罗马教皇誉颂为“玛利亚圣殿”(Marienbasilika)。圣殿内的装饰和色彩很独特,神坛旁竖立着精美的圣母塑像,高大的拱顶呈现出星光点点的幽蓝色苍穹,墙壁及圆柱上蓝﹑粉﹑金基调的柔静色彩﹑和谐图案和基督宗教故事壁画,使人置身其中,舜感心灵安宁平静。

这座大教堂的建筑特别讲究,主教堂侧面还有相连的好几间精致的小礼拜堂,可以让有特殊需求的教徒独自安静地与上帝沟通。这里经常举办大型朝圣礼拜和宗教报告会讲座等活动,在欧洲宗教界很有名气。

2015年降临节期间,我们小镇男生合唱团应邀在圣母大教堂演出,我随之为他们拍照而有机会登上了大教堂塔楼上,站在了巨大的管风琴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赏管风琴,直接聆听它发出的巨大轰鸣,特别震撼。后来看到电视节目介绍说,Kevelaer古城圣母大教堂的管风琴是欧洲最大的管风琴,上下共有一万多支金属音符管子组成,最小的细如针管,最大的粗如铁桶,能钻进人去。二战时管风琴被损坏,经过多年精心细致的维修,后来基本恢复了原态,但也有些管子已无法修复。

跟着小镇男生合唱团登上教堂塔楼站在巨型管风琴下

对于虔诚的天主教徒,Kevelaer小城是西北欧洲最著名、最神圣的朝圣地,对于感兴趣欧洲历史文化的游人,是探索2000年基督教历史和传统﹑观赏奇特教堂建筑艺术的好去处。小城距我家20公里,每次光顾我都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真是一次比一次长见识。除了这三座著名教堂外,Kevelaer古城还有几座教堂,甚至还有一座东正教洋葱头教堂。

一扇窗一旦被打开,另一道风景展示尽然。一天正在路上行驶,突然路旁出现了一行人,举着一个大十字架默默无声地行走。知道我现在对徒步朝圣者特别有兴趣,我先生告诉我,他们就是徒步朝圣者。我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注视着从未曾见识过的传说中的朝圣徒步者。我要求先生靠边停车,我要下去跟着他们。可是他坚决拒绝了我的好奇,不许我打扰朝圣者。他说,朝圣者徒步时互不交谈,一路只自我静思沉想。急死我了!我多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多想知道,他们在徒步沉思中得到什么启迪有什么收获﹖
在物质极度发达的现代化社会,他们虔诚平静的神情令我很触动。这个世界,非常需要人与人之间﹑各民族之间﹑各宗教信仰之间,心怀博爱与宽容和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9-21 00:17 , Processed in 0.110102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