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40|回复: 0

夏游日本北海道 狂饮札幌啤酒节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7-4 20:11:49 |显示全部楼层

        盛夏时分,我从东京飞到了北海道的札幌,在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一个奥地利青年接待了我。见到我他很高兴,在它乡遇到一个会说德语的人,他热情地跟我介绍北海道札幌的啤酒节,说我正赶上喝酒的季节。札幌大通公园这个月在举办日本最大的啤酒节,从白天喝到夜里,很热闹,日本所有大大小小的酒厂酒庄都来参会,大卖特卖自家招牌的啤酒,德国的啤酒也被请进了啤酒大会,日本全国有一百万人跑来这个啤酒盛会喝酒。我一听这么好的消息直呼过瘾,真是太幸运了,一次能喝尽日本全国的酒,乐得我飘飘欲仙,放下行李直接出门。
在青岛学会喝啤酒

        说起啤酒,我不得不感谢德国。从小到大我不会喝酒,年少时酒是酸臭苦涩的东西,搞不懂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多酒鬼,会有那么多爱喝酒的人。在我们传统的教育里,烟酒都不是好东西,能离多远就多远。我以往看到一口闷酒的汉子,不由地心起轻视,这些人傻不拉叽的喝干酒杯还要装成英雄。

       一年初夏我来到了青岛,刚去曲阜拜了孔庙认识了很多山东大哥,他们开车送我来到了这座海边城市。在清爽的夏夜,青岛栈桥大街上,一家家小铺店门前放一个倒挂的水桶,水桶旁挂着很多的塑料袋。我还在好奇这些桶是装什么的,一个山东大哥已经走上去,扯下一个塑料袋把它打开,把袋子对准水桶的一个水龙头,扭开水龙头,一股股橙黄的液体落入了透明塑料袋。大哥说那是青岛啤酒,新鲜的啤酒就是这样装在水桶里沿街卖的,一块钱一袋,酒装满一袋自己去小铺店付钱。我们一行人刚吃完韩国碳烤牛肉,喝点爽口的冰凉啤酒最能消食。我也拿了一袋啤酒,一边喝酒,一边跟几个山东大哥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在青岛的大街上,海浪涌起的一条白线远远地出现在黑暗的海面。不知道为何,那夜的啤酒清静美味一直喝到我的心里,喝完了一袋我又在街边马路上买了一袋,一路地喝到底,那味道像是青岛崂山里喷出的一溪清泉直沁我心,让人终生难忘。后来我在青岛住了八天,夜夜去街边,拿塑料袋在水桶的水龙头下装酒,一边散步一边用吸管喝酒。离开青岛后,再也没有喝到什么好酒了。中国各地销售的青岛啤酒也不好喝,没有青岛街边水桶里的清爽可口,动人心弦,其他品牌的啤酒就更难喝了,于是我不再喝酒,碰也不碰酒杯。我终于明白我不是不喜欢喝酒,而是不喝质量低劣的酒。

        我这种不滥竽充数的封酒,直到来到了德国才得到了解封,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啤酒可以匹敌德国啤酒了。在柏林,我们常跟朋友聚会,啤酒从不离口。德国人爱喝啤酒也是有名的,有一次我坐火车去一个小镇,火车里坐着一群足球少年,他们刚比完赛回来,穿着一样的白色球衣,车过道的一个大篮子里装着一桶冰冻的啤酒,他们自带录音机,播放东京旅馆乐队的歌曲,这群少年一边喝酒一边说笑,车厢里气氛融洽。我从他们身边的甬道走过,一个小青年从他们篮子里拿出一罐啤酒友好地递给我,让我这个陌生人好不开心,当即打开易拉罐的拉环,跟他们干杯喝了一大口,才回去自己的车厢。德国啤酒品种多样多样,酒质优良口感好,这么多年被好酒浸淫把我的口惯刁了,入口即知啤酒好坏,单看酒色也略知一二,不好喝的啤酒随手放下,从来不勉强自己喝一口劣酒。每到周末,我和家人都会对喝上几瓶,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做菜时,也会在厨房放点音乐,倒上一瓶Hefeweise,那种慢慢饮酒看眼前的菜色慢慢变熟的滋味回味无穷。

在东京时我就发现日本人爱喝酒,而且不分上班日和周末。德国的上班族也只有到了周末才去酒吧饭馆狂醉一回,但日本人却夜夜笙歌,乐此不倦。我的酒店在东京银座,银座是东京著名的办公大楼密集的地区,晚上去酒店附近的饭馆吃饭,隔座的日本男人穿着西装,领带扯下一半,一个个红光满面,互相敬酒,喝得醉醺醺。半夜的街头,经常看到一群群摇摇晃晃的西装族男人在步行街上,步伐跄踉,扶着相互的肩膀,笑嘻嘻地从我们眼前走过。在我逗留东京的日子,几乎天天都看到东京人下班后来饭馆吃酒,酒吧越到深夜越是热闹,酒气冲天,这大和民族还真的爱喝酒啊。我问一个日本朋友,日本人一周哪几天会喝酒?我这个好友放下酒杯举起七个手指,说一周七天都爱喝酒。他不无诙谐地说,一天工作从早到晚,也只有下班后喝点小酒才有点盼头,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从酒吧出来,在酒吧门口我们常看见四五个日本男人在街上点头哈腰,恭送其中一名职位高的经理先行,才各自散去回家。

札幌啤酒节狂饮的上班族


        北海道啤酒节是日本年度盛事,从1959年开始每个夏天定期在札幌市举办,酒会期间札幌市举办很多夏祭活动,YOSAKOI祭是其中一种舞蹈竞技活动,听说日本全国各府各州都派舞蹈团来参赛。我从旅馆出来信步而行,看到大街上一个游行舞蹈长龙,日本少女少年穿着色彩鲜艳的长裙长裤,舞衣上绣一个大汉字“祭”,手持着木扇子,伴随着日本的音乐热情奔放地跳舞,舞蹈动作幅度很大,一举手一抬足整齐而富有节奏,还伴随着百名舞蹈者整齐的呼喊声,一条街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很多旅客在马路两边围观报与热烈的掌声。人群里有几个老年的日本婆婆也在街上跳起YOSAKOI祭的舞蹈,身姿柔软,动作刚柔相济,不输于场上的少年少女。我跟着游行的舞蹈队伍走了一圈便直奔啤酒圣地大通公园。
札幌啤酒节酒宴

        啤酒节期间,北海道人在大通公园的绿树花荫下摆上三公里长的酒宴,搭上白色的帐篷,帐篷两边是一家家酒铺,酒铺的桌台上是一排排的玻璃大酒杯和圆筒玻璃酒柱,帐篷顶插上各家酒庄的旗帜和标语,日牌啤酒Asahi、Kirin、Suntory、Sapporo酒旗飘扬,空气里到处都是浓浓的酒味。中午十一点就看到日本人开始喝,帐篷下的席位上坐了很多客人,我看得新奇,开心地摇摇头,这中午前就开始宿酒的民族还是让我少见多怪开了眼界,酒胆无敌的日本人不仅是无日不喝酒,而且是无时不饮。

日本人酒瘾大

一连几个晚上我都约了日本朋友绫子和她的老公来喝酒 ,有两次绫子的公司同事也来跟我们喝酒。绫子是我在加拿大念书时的同班同学,十多年来我们每年都会聚一次,这次幸会在她的家乡札幌,她极尽地主之谊每夜请我们喝酒。她穿着澄绿色的日本和服,她的丈夫戴着宽边黑带礼帽,好像参加盛会一样来啤酒节喝酒,我看她的女同事也是盛装打扮,有的穿团花滚滚的和服,有的穿高跟鞋小黑晚礼服。日本人都很有礼貌,跟你敬酒时酒杯都放得很低,还一个劲地哈腰,我们这一桌要一个六公斤啤酒的玻璃圆柱,两个穿黄色衣服的啤酒妹手扶手地把黄甸甸的啤酒柱抬过来,酒柱下有一个水龙头,扭开就有啤酒灌下来。这让我很想念青岛街边的啤酒水桶,一样的有水龙头的创意。日本男人女人不分彼此,个个海喝不分高下,我们长桌上的一个个玻璃杯里的酒变魔术般一忽就蒸发不见,坐在啤酒圆柱旁边的绫子老公马不停蹄地要给大家的酒杯满酒。喝开了日本人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红着脸说日本的啤酒天下第一,能与大和民族比拟的也只有德国啤酒,就像他们的汽车制造业,也只有德国的奔驰宝马能让日本人折服。大约傍晚七点半,大通公园人潮涌动,帐篷里座无虚席,到处都是人头摇晃,玻璃碰撞玻璃的声音,帐篷里播放节奏明快高昂的音乐歌曲,在吵杂的人声里根本就听不到歌曲的声音。年轻的啤酒妹在桌子间忙碌穿梭,捧酒捧菜,酒杯不用收,客人自会归还酒杯,因为酒杯有押金,我没有去柜台拿押金而是留着印有各家日本酒庄名字的玻璃杯带回德国。公园路边的长椅子上坐满了年轻的日本人,他们手中捧着大酒杯喝酒,有的青年男女干脆在草地上围坐一起,一样喝酒欢歌笑语,带着让人羡慕的青春无敌,在夜色里尽情作乐。今夜大通公园绵绵三公里的长桌宴席笑语荡荡,酒气沸沸,大和民族今夜泡在札幌的酒缸里,我们也感染上空气里肆意飞扬的快乐气氛,喝得大醉,仅留一丝意识找得路回酒店。


        突然大通公园钟楼上的大钟敲响,时针移到十点整,宴会帐篷的灯光全部熄灭,只剩下模糊的路灯照着彼此红熏的醉脸。我还在发愣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绫子拉我起来说酒会结束了,日本朋友一个个从帐篷里出来,笑脸盈盈地道再见。过马路时有很多日本警察在维持秩序,绿灯亮的时候他们立刻站在马路中央,指挥两边的醉鬼过马路。红灯一亮他们又退回人行道上,用警棒拦住人群。一辆辆马自达M5跑车从大街上极速狂奔,二十多辆马自达压足了马力轰轰地从眼前跑过,路两边的日本人发起了大大的嘘声,给爱秀的敞篷跑车醉鬼鼓掌。我和绫子拥抱告别,约好明天再来喝酒。

       我离开大通公园从热闹的大街上回酒店,听到身边的人嘀咕一句:这日本人的酒宴散得真快,晚上十点就结束,难得的是每个人都按规定离席统一离开,这种铁一般的纪律性在酒后还可以遵守,这个民族让人充满敬畏。他说完顺便扶我一把,我是醉烂如泥,身边有他我便能在深夜放纵。我们说起慕尼黑的啤酒节,晚上十点德国人的酒才刚刚喝开,慕尼黑啤酒妹挺着滚圆的乳胸,捧着六杯十二公斤的啤酒,在帐篷里挤着人群撞来撞去,夜里一点舞台上慕尼黑乐队还在吹奏歌唱,音响震天,涌动的人潮在帐篷里跳舞。去年慕尼黑十月酒会,我喝掉了一副眼镜,他喝掉了一部手机,今夜这日本的啤酒节对我们来说,小菜一碟,真的小菜一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19:39 , Processed in 0.065751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