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04|回复: 0

这个德国男人真变态,是他毁了中国女孩洁西卡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21:02:44 |显示全部楼层

嫁给一个王八蛋老公:乱伦还出轨


蛋糕非常香,咖啡十分甜。这里又没有地震,活着真正好。

我在柏林逛街时,被一个女人叫住,她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向我挥舞着手,看到我立在原地不动,她站起来向我走来。这是一个中国女人,头发凌乱,脸色憔悴,身材臃肿,穿一件微红色的紧身衣,外套一件褪色的背心,灰色的长裙遮住了她的下半身。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认为认识这个人,出于礼貌,我也笑着回礼,之所以知道她是中国人,因为她跟我说普通话。

“你是-----?”

“小梅,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洁西卡啊。”她拉着我的手,有点吃惊。我更是大吃一惊,洁西卡变化太大了!两年不见,她变得苍老臃肿,跟原来那个文雅秀气的洁西卡相差甚远。

“洁西卡,你最近怎么样?好久不见了。”

“不好。我现在的状态很差。”

“怎么啦?”

“还不是因为我老公。他就是一个烂人,一个王八蛋!”洁西卡口气凌厉,眼神怨毒,脱口而出地骂道。我很吃惊,感觉很不舒服,才刚见面她便对我诉苦,骂起老公,让我一时不知所措,而且以前我并不知道她老公的事情。我尴尬地站在街边,她激动的语气招来德国人奇怪的目光,他们从我们身边经过,虽然听不懂中文,可是洁西卡声音高昂,说话时喷出的口沫都飞到了我的脸上。我拉了她一把,走到路边树下的安静处说:“你有空吗?我请你喝咖啡吧。”我们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在二楼的阳台上,可以望到柏林繁华的裤裆大街。街边的树木绿嫩嫩的,柔和的色彩淡化了沿街房子建筑的刚硬线条。

洁西卡是中国青岛人,我们在柏林一个聚会上认识。在柏林的中国好友每月初一都会在饭馆聚餐,大家一起分享在德国的生活。一个朋友把她带了过来,介绍给大家,她从青岛海洋大学毕业,还是香港科技大学的硕士生,原在德国大众汽车大连分厂工作,嫁给一个德国律师,来到德国柏林当了少奶奶。她皮肤白皙,年龄五十多岁,身材苗条,轻言慢语,给我的印象不错。她来聚会不多,一年里有半年她回中国,陪伴老母,签证到期,她就回柏林一次。

“我是不是变得很老了,你都不认出我来了?”她喝了口咖啡,有点悲凉地问道。

“没有啦。我们好久不见,又在大街上,我一时没有想到是你。”

“都是被我老公害的,这个烂人!”她又激动起来,所幸我们在咖啡馆的阳台上,这里没有其他人。

“夫妻之间有矛盾都很正常,我们大家的生活都充满了矛盾。”我宽慰她说。

“你不知道他有多阴暗!”她狠狠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这个烂人跟他妈妈上床!”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迟疑地问,“你是说哪种上床?”

“就是一起发生性关系。”她恨恨地说。

我一时感到全身起鸡皮疙瘩,汗毛直竖,震惊又同情﹕“你发现多久了?”

“很久了。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回中国,就是不想在这里看他们丑恶的事情。我老公知道我发现他们的事情了,还厚着脸皮说,我跟他结婚不用工作,有吃有穿有钱花,不算糟糕。”

“你老公不是律师吗?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说,二战后他的父亲死在西伯利亚,她母亲一个人守寡,孤苦,他要满足她的性需要。”我摇了摇头,不想相信这样的事情。“你老公多少岁?他母亲呢?”

“我老公六十岁。他母亲八十了。我们每次回去看她,她让她儿子跟她睡在卧室,让我单独睡在客房。”“你怎么可以忍下来?!”这已经不是仅仅愤怒的事情。

“还不只这些烂事。现在他乘着我回中国,跟一个二十多岁的餐馆女招待在一起,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你说,是不是烂人?王八蛋!”洁西卡口吐白沫地喊出。

“你打算要怎么办?!”我冷静地问她。

“我要等那个孩子出生,如果鉴定是他的孩子,我再做打算。”

“你们现在还住在一个屋子里吗?”

“是的。我们是孽缘。我现在每天都在求神求佛原谅他。”

“洁西卡,你真不容易啊。为什么不回国呢?你妈妈在中国吗?”我一个局外人都看到她陷在一个黑暗的无底洞,而她还要继续呆在漩涡里?

“不回去。我跟他结婚二十年,要是现在回去,那我二十年的青春都白搭了,什么都得不到。我现在五十五岁,回中国也找不到工作了,现在国内的公司都要年轻的妹子。如果我跟他离婚了,在德国我也没有谁,反正就这样拖着呗。这个社会很现实,人总要生存。”看来她是权衡利弊后作出的决定。我无言以对。这世界上是不是女人太给力,才让这么恶心的男人存在?

“洁西卡,人生还很长,你真的要这样委曲求全?这是什么年代了?祥林嫂都比你幸福。你可以去跟德国律师质询一下,如何保护你的经济利益,还有这种乱伦关系据我所知,即使是双方愿意也是违反法律的,加上婚内出轨,造成了精神的伤害,法律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你老公是律师又如何?!”我建议道。

“我已经询问过了,如果那个女人的孩子真是他的,我能分到的赡养费有限。我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等那个女人分娩。”她看着我说,脸色苍白。我有点佩服她,这么糟糕的事情发生后,她能冷静地寻求法律的保护,确保自己的经济利益。要是我,早就走人了,永世不会跟那个人见面。我看她乌云满头,心情消沉,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如何度过每一天的?是如何在油锅里煎熬的?这真实的人生比戏剧还荒唐。

“既然你决定跟他在一起,你心里也要放下,接受他是这样的人才对。不然不是折磨自己吗?”我猜想她平时也没有人跟她分忧,心里堆满痛苦和怨恨,无处可说,今天碰到我,才会立刻对我一股脑地倒掉胸头闷气。

“他孽障太深,我每天都在求神,让他变回一个好人。”洁西卡说。


悲剧是历史还是人品造成的?


宗教在这个时候是最能支撑一个人的生命了。我不由地叹了口气。洁西卡说话时神情很激愤,声音过大,她自己也不觉得,而且说着说着口喷白沫,情绪异常,已经没有过去优雅的风度。生活可以残酷地改变一个人的外貌和性情,让人抑郁失常。我也听说,二战中很多德国男人战死沙场,没有死的被俘后送到西伯利亚开矿开荒,德国妇女不得不担当起男人的工作,当建筑工把战火毁灭的城市和家园重新建起来,还要在粮食困难时抚养幼儿,战后德国女人走过了一条艰辛的道路。我女友的祖母二十多岁就守寡,一直都没有再婚。我问她为什么不找一个伴度过余生。这位德国祖母说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很保守,守寡是一种社会约定俗成的美德,遵守着内敛克制的社会准则,再嫁人是羞耻的事情。这种传统的美德观念跟我们中国的何等相似,我刚听到时还是很吃惊的。而象洁西卡的家婆和儿子的乱伦畸形关系是他们自己的人品问题,不是德国社会现象。

我很同情洁西卡,一个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如今在德国沦落成这样的结局。更可悲的是,她自己愿意继续呆在德国,自甘过这样的生活。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婚姻里还纠缠着各种难舍的情感,不为外人所知道,这是她的人生,她有选择权。

在咖啡馆门口,要离开前我轻轻拥抱一下洁西卡,她把头埋在我的右肩,整个人忽然力竭似的靠着我,保持那静止的姿势,让我也不由地心酸起来。我默默地拥抱着她,在这异国他乡的黄昏,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有什么力量能够支撑你走下去呢?让我抱抱你吧,抱抱你不为人知的苦楚和委屈,在你心痛难忍的时候让我抱抱你。她脸色有些戚然的感激。“洁西卡,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你要知道你不是孤独的,柏林有我们这么多中国朋友,大家都有一定的社会资源,必要时我们一定会帮助你。你也要学会放松自己,希望时间可以化解一切。”

告别了洁西卡,我一个人走路回家,想到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以多种多样的方式生活,不由心生伤悲,黯然失神,不由地摸出手机,给在上班的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两下,有人接了,话筒里轻轻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我顿了顿,想起来没有话说,不由地笑了:“没有什么,就想听听你的声音。”便挂了电话。

春天的柏林,路边一棵棵木兰花开出一树树的紫粉色鲜花,我已经多久没有注意到季节的变化了?日子一天天地流逝,我不知不觉中变得麻木,理所当然地享受生活的一切,不会心生感恩,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岁月静好的温馨,偶尔还会抱怨平静的生活太无聊。只有在别人惨淡的故事里,才发现自己平凡生活的珍贵和幸福。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深的黑暗我们尚未知道?还有多少未知的命运会让我们头破血流?我们生活的时代,德国没有兵荒马乱的战争,没有国破家亡的流离失所,没有天翻地覆的地震海啸,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可是人类并未珍惜时代予以我们的和平岁月,去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而是玩弄心灵大战,玩弄家庭冷暴力,欺负和伤害同类,让生活痛苦不堪。每个人都拥有你所不知道的了不起的人生,都有追求幸福,爱,梦想和生存的权利。今天以其说我陪伴了洁西卡,不如说她也帮助了我,我们都在对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时,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这个无常的世间,你能说你的人生就能顺当地走完吗?还是你敢说你不会摔倒不会疼痛?我们都需要在相互的扶持中走过这漫长的一生。The ones we rescue rescue us。我们所拯救的,终将拯救我们,感谢上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19:38 , Processed in 0.064385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