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10|回复: 0

美瑛町积爱之屋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21:04:24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天傍晚,我开着车从沉静辽阔的日本北海道丘陵山地穿行,灰黑色的柏油马路像一条遥远悠长的黑线夹在两边高高的玉米林里。美瑛町山丘上的旅馆从傍晚的紫蓝天空下出现在地平线上,收音机里正播放着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我慢悠悠地开着车,远远地看着它,孤零零的大厦好像漂浮在麦黄色的玉米花惠波浪上,暗绿色屋檐反射着夕阳红光。它伫立在起伏的山丘之上,四周并无房子,寂寥而神秘,伞状的屋檐和尖尖的塔楼都让我想到英国北方高地的某一座城堡。

我默望良久,这座在荒原野岭的城堡和柔和的歌声一起涌起的浪漫清辉,不知不觉地洒在我心上。当车靠近它的路口,我看到了咖啡和旅馆的招牌,便开了进去,今夜就在这里过夜吧,如果它还有客房的话。

这是一栋三层高的长方形大厦,门窗敞开,花园芳草萋萋,沿着小路下去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小木屋散落其间,树林里挂着网状吊床,有几辆车停在前面。我在大厦门口脱下鞋子,推开了大门,旅馆是木格地板,几缕夕阳的金光从落地窗透射进来,使人感觉大堂空间明亮又舒适。一个日本老先生迎了上来向我问好,他站在旅馆的柜台后,递给我一张入住表格。老先生很和蔼,穿暗灰色的衬衣,中等身材,头发灰白,戴一副金边眼镜,斯文又精明,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日本的年轻人都没有多少人会说英语,而一个年纪大的老先生说如此漂亮的英语,待人又彬彬有礼,让我想起教养和文化这些词汇。老先生英文名字叫乔治,是这家旅馆的主人,他热心地跟我介绍这片北海道土豆之丘的故事,他们旅馆后边不远处有一栋白色岩石围起来的房子,拍过电影,一个真人真事的故事,我可以在晚饭前去走走看看。

一个叫Kan的胖小伙子帮我提着行李来到一个森林小屋,深红色的木门窗,卧室的小木床和一廉蕾丝窗帘让人心头一喜,如果我童年的森林小屋没有实现的话,现在这家旅馆的主人帮我实现了,我真真实实地住进了一个森林小红木屋里。Kan告诉我森林后面是辽阔的田野,我可以去散步,那栋充满爱情传说的房子就在那片田野里,他叮咛道:那栋“积爱之屋”围墙上有一个心字的石头,如果你认真找的话,会发现它,如果你发现了心,你也找到了北海道的爱。


积爱之屋(孔小梅摄)


小木屋的台阶是一捆粗糙的圆木,原始又自然,踩着它,仿佛闻到树皮清新的芳香。走到旅馆的大门,从路口吹过一阵阵田野的狂风,吹得衣服哗啦啦响。这家我不小心闯进的旅馆在北海道的美英町山丘上,一望无际的麦田和向日葵园如诗如歌地扑面而来,广阔的大地竟然无一人,我沿着公路往前走,天地间仿佛就我一个人,和那狂妄的风,奇怪我竟无丝毫的害怕。不久,看到旷野上一个人牵着一只狗从远处一条小路上出现,他们从一片野菊花地走来,当我们孤独的影子从郊野上两条不同的路渐渐靠近,交集在路的岔口,这个日本青年微笑向我说一声Hello,他的狗又高又大,一身纯白的毛,跑上来围着我嗅了又嗅,我假装镇定地望着它,只要它伸出牙齿,我一定撒腿就跑。它的主人轻轻叱骂了声,它一下子蓑拉了脑袋,乖乖地回到它主子的身边,抬起头温和地看着我。where are you from ? 青年望着我安静地问。我也安静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在这空阔之野,何来何去命中注定有其归属感,不然我会以为他是从无知之自然界走来,而我为何降临此地也是一个不知所然的命题。

他告诉我他的家就在那片丘陵地后的树林里,而我的目光所及无法看到一间田舍。我告诉他我在寻找一栋有心的房子,他笑了笑,说他也要往那个方向散步,可以带我过去。我跟在他的身后,他的白毛狗一路嗅着草丛里的泥土一路跑在前方。小伙子穿牛仔裤和蓝色的衬衫,不象北海道的农民,我问他会不会种西瓜,他种土豆,他说,他们家已经在北海道种了一百多年的土豆了,他是北海道第三代农民。我就笑着说,在东京和大阪我遇到的日本人都不会说英语,北海道的农民却说如此流利的英语。想不到他竟然对我说,他曾经在德国慕尼黑科技大学留学过,我惊愕地把语言换成德语频台,而他的德语比英语更加上一个档次。这个时候,我已经无话可说,深深地望他一眼,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个子很高,眼神平静,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宁的气息。

“刚才我说找一所房子,你怎么知道我要找的是哪栋房子呢?”我小心翼翼地问。

“这里只有一栋观光客要找的房子,”他笑着看着远方说,“就是那所积爱之屋。”“

我自己在今天之前,并不知道这个北海道的故事,不过看来这所房子在日本是很有名气的,我就问他关于这栋房子的故事。这时,他和我从柏油马路拐进了一条砾石铺成的小路,小路两旁都是一人高的玉米青稞,风吹过,森林般的玉米绿杆哗啦啦响。这席卷田野的大风如神龙般来去自如,吹起我的长发,那只大狗的白毛也被风吹卷了起来,这个日本青年的黑发也被风吹得颠三倒四,他用手撩了撩头发。没有多久,在白色砾石小路的尽头只见一栋红色屋檐的两层木楼出现在蓝天下,一弯白色岩石的长墙围绕着小楼房,黑褐色的木板和宽敞的玻璃窗,屋顶还有一个小烟囱,更赞的是房子周边的风景,在这里,金黄的麦田和向日葵地,青绿的土豆田和玉米地,还有那紫蓝的薰衣草花田如彩色拼布般起伏在广阔的山丘之地,北海道壮丽的大自然风光毫无遮挡地裸露在天地之下。

我们走进了石墙,白色的岩石墙很美,没有用一点水泥,每块石头都完整无缺地跟另一块岩石吻合,紧密地叠加在一起。踏上台阶,轻轻敲着房门,房门玻璃上的布帘遮住屋里的一切,我们绕着屋子走了一圈,从后门的小缝隙望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也无家具,大客厅的中央空留一张木桌,屋角暗牖悬蛛网,地板上落一层灰尘。屋里安静无声,曾经住过的人,曾经发生的故事,都已经一去不复返,那些爱和思念,都在风里成为往事?

我和这个名字叫时泽的青年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看北海道的丘陵和蓝天,此刻天空上的白云舒展,夕阳落山,夏日瓦蓝明亮,四下寂静,傍晚时分,这一带没有一个人影,时泽的白狗在风里追着几只蝴蝶远去。从时泽的口中我大概知道了这个屋主的故事。一对日本中年夫妻从东京来到北海道定居,买下了这栋看到美丽丘陵的房子。妻子良子画了一张图纸,一面环绕木屋的白色花岗岩墙,希望丈夫能够亲自建成。深爱着良子的丈夫笃史用货车运来了一批岩石,并雇佣了一个北海道青年,两个男人每天敲敲打打,盖起了围墙。可是不幸,良子因心脏病爆发而死亡。笃史悲痛欲绝,不能自拔,把自己关闭起来,不愿意跟外界接触。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封良子的来信,原来良子意料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解丈夫对自己的情深,预先写好了信,鼓励和安慰丈夫走出阴云。笃史深深地感动了,他决定走出自己的世界,盖好那面石墙,完成妻子生前的心愿。他用尽了心思,每一块石头他都精磨细琢,从各个角度跟旁边的石头吻合,让一块块石头天衣无缝地对上去,一面洁白精美的围墙慢慢盖成了,每一块精雕细磨的石头都凝结了他对妻子的思念和爱。我想,这个丈夫是在用石头写一首诗歌,石头是字,深情是韵,当一块块岩石叠置排列的时候,长墙终成诗,诗里满满的情深意重,谱出了人间的一曲绝唱。

我站在石墙边,那里有一个铁罐邮箱,孤独地立在一根木柱上。我想这个日本男人的妻子预料自己将死,她托人寄来的信就是送到这个邮箱的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有些淡淡的哀伤。时泽说,你可以寻找一下,在这一面长墙的石头里,有一颗心型的岩石镶嵌在石头间,如果你找到了这颗心,你也就找到北海道的爱了,北海道的爱总是深藏而真挚的,我们沉默地爱着这片土地和自己的妻。

我看着大约有五十米长的石墙,不由地哀叹,我,难道要一寸寸地寻找一颗心石?要用多长时间?眼看暮色沉沉,夜晚即将来临,更重要的是我好像饿了。但是时泽很坚持,他沉默地坐在台阶上,看着他的白狗在草堆里打滚。“如果你真的有心,才会发现一颗心。如果你没有这份耐心,不发现也罢,那颗笃史对良子的爱心也未必想见你。”我怎么遇到一个哲学家了?好吧,好奇心和对这个北海道故事的敬意,让我绕着内墙慢慢地走一圈。半个钟头过去,没有发现那颗心。我又开始从外墙慢慢绕一圈,仔细认真毫不取巧地寻找一颗爱心。终于被我找到了,一颗洁白美丽的心就藏在石头间,欢呼声顿起,我欢快地跳了起来,时泽也站了起来,对我挥挥手,脸上都是笑容。


作者在北海道的土豆之丘


我们从原路穿过一片暗绿色的玉米秆林回到大路,那天有一种青色的暮霭弥漫着山丘的四野,连在风中翻滚的土豆秧苗也泛出青青的光。我旅馆的灯光亮了起来,深绿色的屋顶在夜空发亮。时泽跟我挥了挥手,牵着他的大白狗慢慢地离去。我站在马路边,紫蓝色的天空那片菊花地变得暗黄如土,时泽蓝色的人影和狗渐渐消失在菊花地里的小路上,他顺着原路从他刚才来的方向回去。我极目望去,还是没有发现一间茅舍,在一排白杨树林里他的人影终于消失。我心中有一丝感动,对一个陌生人,这个年轻的日本人有这么深厚的善意;还有那栋关于爱的围墙,虽然围墙里的人已经不在了,可是爱还在,心还在。这北海道的风情也许就在这爱的风言风语里,不知不觉地流芳百世,让路过的陌生人也升了暖暖的心意,或者说北海道的积爱之屋唤起了陌生人某种心意。

回到旅馆,在门前脱下了运动鞋,老先生乔治看到我,微笑地通知我晚餐在十五分钟后开始,我将与旅馆今夜的全部客人一起用餐。他手中拿着一张墨色笔迹的纸张,是今晚的菜谱,他说他会按惯例在开席之前,一一介绍旅馆当晚精心制作的每一道菜。他问我是否找到了那栋积爱之屋,我说找到了,顺口说一个遛狗的年轻人带我过去的。乔治问我那条狗是一只纯白色的狼狗吗?我给他看了时泽和我的合影。乔治脱下眼镜,拿我的相机看了一眼,告诉我说:这位年轻人是他们北海道行政区的议员,是一个著名土豆农场主。我想起时泽的谈吐和他深沉的目光,并不惊奇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的嘴角弯起,静静地笑了,北海道,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喜欢你,不是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20:57 , Processed in 0.064009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