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92|回复: 0

灵魂,闻上去很美 ——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的一种解读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21:43:41 |显示全部楼层

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改编自德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苏斯金德(Patrick Süskind)的小说《香水》,原著中丰富奇特的想象力、深邃的思想在影片中得到了很好的表现。故事讲述了出身低贱的男孩尚巴斯蒂·葛奴乙出生在巴黎肮脏的鱼市,从一出生便拥有超常的嗅觉能力;他能制造出全世界最迷人最出色的香水,只不过这香水所用的原料是美丽少女的体液。就在葛奴乙杀死十二个女孩之后,他的香水制成了……

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海报


嗅觉的盛宴

谁说电影只是眼睛和耳朵的专利,鼻子同样有权享受。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就带给我们这样一次嗅觉的盛宴。

电影只是一种影像,通过影像来传达气味是一项十分艰难的事情,但导演汤姆·提克威(Tom Tykwer)做到了。影片开头用了大量的镜头拍摄肮脏的鱼市——拥挤泥泞的街道,遍地都是腐烂恶心的鱼内脏,人的呕吐物;葛奴乙就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拖着长长的脐带、满身鲜血地躺在一片不堪入目的污秽之中,而且差一点就被和腐肉一起扔进倾倒垃圾的河里。伴随着这些画面的是大段的画外音,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时代,城里到处都有恶臭……”首先就唤起了人们的嗅觉经验,使鼻子不至于像原来看电影时一样在打瞌睡。因此虽然我们没有直接闻到片中的味道,但画面、声音与文字的结合使人再清晰不过地感受到了那种令人作呕的冲天臭气。

此外,影片在刻画味道的时候,用了很多特写镜头,贵妇人风情万种的眼睛、嘴唇,卖水果女孩飘动的发丝,伴随着慢放的处理手法,让人不禁跟着影片的节奏一起心旌荡漾,张大鼻孔感受着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另外片中在表现气味时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段落,还在鞣皮厂做工的葛奴乙一次进城交货,沿路见到形形色色的新鲜事物,嗅到各种各样不同的气味;影片首先用一个很短的上升镜头拍摄的全景交待了熙熙攘攘的巴黎街道,然后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空镜头,马蹄,贵妇人手中的扇子,酒杯,吃剩的扇贝壳,华美的衣服,出售的面包,咖啡豆,筐里的煤炭,泥水中的双脚,说话人的嘴巴……在这些空镜头中间穿插着葛奴乙贪婪地吸着这些味道的脸部特写。这种剪辑方式并无太多新意可言,但却简单直接地让观众感受到了巴黎街道的繁华与喧嚣,并在葛奴乙专注神情的带领下体会着五味杂陈的气息。

为什么在《香水》这部电影中我们没有直接闻到片中的气息,却也能有各种香臭的感受呢?在中国文学中有“通感”这一修辞手法,它是把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沟通起来的一种修辞手法。比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描写荷香: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一句把本是通过嗅觉得到的“清香”比喻成“歌声”,而“歌声”是人们通过听觉获得的,将嗅觉和听觉有机地融为一体,便使迷人的境界增添了无限的韵致,迷离精妙,令人情动神摇。《香水》这部电影将嗅觉通过视觉来表达,与中国文学艺术恰有异曲同工之妙。

电影剧照,主人公葛奴乙正在调制香水


然而这种“通感”并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对于我们从来没有经验过的未知的事物就显得力不从心了。比如在影片中,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香水制造商鲍迪尼在闻了葛奴乙为他调制的香水时,瞬间进入了鸟语花香的世界,还有美女前来送上香吻。这段内容在影片中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它是对葛奴乙配制出的香水的第一次表现,观众们也在期待着这瓶完美香水的神奇效果。然而幻想中的鲜花世界这种表现手法却真的有些直白和一般了,因为我们并没有感觉到这瓶香水的独特之处,优雅芳香是任何一瓶香水都能带给我们的体验。而这瓶前无古人的香水的味道大家并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经验,尽管一片鸟语花香的天地确实能带给人们美好的感受,却并不能使人充分体会到这瓶香水独特的伟大的魅力。这也正是用影像来表达未知气味的局限所在。


灵的高贵与肉的卑微

早在苏格拉底时期的古希腊,西方哲学就有将人的灵魂与肉体区分开来的传统,并认为人的灵魂在本性上是高于身体的,是崇高的;而人的肉体则是丑恶的,低贱的。苏格拉底就曾通过种种对身体的禁欲来追求灵魂的永恒与不朽。

看完电影《香水》,可以明显感觉到本片的创作者无疑是这一哲学思想的强烈的拥护者,只不过片中的灵魂变成了各种气味。在片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少女的美丽胴体,但这些美丽的躯体就那样漫不经心地被随意扔到河里、路边,看不到丝毫对美的珍惜与呵护。因为这些并不重要,导演无意向观众表现女孩们生命的可贵,她们的死是一件极其简单而又理所当然的事情,真正戕害了这些美好生命的凶手葛奴乙也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和保存她们的体香,她们的灵魂。因而肉体的毁灭成为一种没有任何犹豫与惋惜的必然,成为一种对灵魂追求的必经仪式。

绞刑台上,葛奴乙将洒过香水的手帕抛向众人


片中的主人公葛奴乙从一生下来就没有任何气味,同时也没有任何是非观念,没有正义与邪恶的区分,没有丝毫道德与社会责任感,似乎也没有灵魂,就那么若有若无地在世间游荡。但就是这个贫苦低贱的男孩,在他走上刑场准备接受审判的时候,像天使一般将滴过香水的手帕优雅潇洒地向空中一挥,我们便看到成千上万的民众匍匐在葛奴乙的脚下,像跪拜神灵一样祈求着这个凶手的恩赐。葛奴乙将手帕丢向空中,众人竞相争抢,影片接下来出现了令人瞠目的一幕﹕广场上挤得满满的人群开始宽衣解带,相识不相识的男人女人拥抱在一起相互交合,偌大的广场上满是卧成一团的裸体男女。葛奴乙就站在这些如动物一般原始的躯体之上,冷冷地看着这些赤裸裸的身体。在这里,人的身体毫无顾忌地暴露在日光之下,没有羞涩与耻辱,肆无忌惮地追求着肉体的欲望,这些身体完全被葛奴乙的香水所奴役,完全臣服在代表灵魂的香水的脚下。

如果说尚巴斯蒂·葛奴乙的出生是一个奇迹的话,那么他的死也可以看作是一个传奇。影片最后,他带着足以征服全世界的香水又回到了他的出生地。尽管可以奴役全世界,但他却从未感受到过爱,葛奴乙想象中的与卖水果女孩的拥吻和他眼角滴下的一滴泪珠,似乎可以看作他对于爱的朦胧的渴望。于是葛奴乙将整瓶香水倒在自己头上,换来了众人的簇拥。最后葛奴乙消失了,除了一件外套和空空的香水瓶再找不出他曾来到过这个世界的痕迹。他和他制造的灵魂是否真的像柏拉图的比喻一样,重新长出翅膀飞回到了上帝身边。这个我们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以肉体的消失成就了在人世间最后的灵魂的释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1-29 01:16 , Processed in 0.065051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