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03|回复: 0

《窃听风暴》里那双深邃的眼睛 写在乌尔里希·穆埃逝世十周年之际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21:44:17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相信未来》

2007年7月22日,德国著名演员乌尔里希·穆埃(Ulrich Mühe)因病逝世,终年54岁。当时在网上看到这一消息时,我先是震惊得不敢相信,然后就感到自内心深处涌出无比遗憾和惋惜。乌尔里希·穆埃是我最喜爱的德国电影演员,没有之一,至今已经过去十年了,然而每每提到德国电影,我的脑海里还总是会出现他那双深邃得看不到尽头的眼睛。

乌尔里希·穆埃于1953年6月20日出生在德国萨克森州的小城格里玛(Grimma),父亲是一位皮货商人。从学校毕业后,他先是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1975年进入莱比锡汉斯·奥托(Hans-Otto)戏剧学院学习表演。穆埃的演员生涯开始于话剧舞台,导演朗霍夫(Langhoff)曾评价他为“一个完美的演员,除了台词上带有一点萨克森口音。”穆埃的表演精准细致,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爆发力,特别是他的形体动作,总是收放自如,张弛到位。八十年代末期,他逐渐走下话剧舞台,开启了自己影视表演的事业道路。穆埃一生出演影视剧近百部,是一位在东德地区影响颇为深远的演员,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生地,也不仅仅因为他的银幕形象,更因为他本人的经历就是东部民主德国的一个缩影.



德国著名演员乌尔里希·穆埃


电影《窃听风暴》是穆埃的巅峰之作,电影获得了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穆埃本人也因这部影片获得了德国电影奖最佳男主角和欧洲电影奖最佳男主角等多项奖项。这虽然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创作团队以诚恳的态度尊重历史的每一个细节,并以冷静旁观的拍摄视角还原了一副史诗般的真实东部民主德国的社会风貌。



电影《窃听风暴》海报



影片中,穆埃扮演的东德Stasi上尉维斯勒是波茨坦秘密警察学校的教员,忠诚、勤奋。他有着深陷的眼窝,永远都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任何人,他可以在千里之外嗅到意见不同者的味道。在最近的一次演出中他观看了乔治·德莱曼(Georg Dreyman)的演出—“我们唯一不具危险性的作家正在被西方阅读着”。此时他决定,几乎完全是个人的一次挑战,要去调查这个作家。维斯勒丝毫不相信他会像表面上那样清白。得到老同事古比兹(Grubitz)残忍而温厚的支持,并且东德文化部的最高长官、前史塔西Stasi军官调动大臣赫姆夫(Hempf)也意欲对乔治·德莱曼实施窃听行动。就这样,维斯勒在德莱曼的公寓里安装了电线及窃听设备,对这位东德的剧作家的生活开始了监听。

也许只是巧合,《窃听风暴》里故事发生的时间是1984年,与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著名小说《1984》不谋而合。两部作品都描述了极权主义的社会背景下,人们思想观念的异化,以及主人公对这一制度做出的反抗斗争。不同的是,小说《1984》里的主人公最终被“成功”洗脑,成为了这一制度的认同者和拥护者,并在结尾被这一制度所毁灭。阅读时,读者有如掉进巨大深暗的洞穴里而无法自救,全身血液都变得冰凉起来。电影《窃听风暴》却以严肃理性的拍摄手法,让人们看到了黑暗环境中的一丝光明,结尾的设定更使观众被一种深厚的温情所包围,令人感慨动容。

《窃听风暴》的德文原名为《Das Leben der Anderen》,直译成中文是“别人的生活”。“窃听风暴”听起来多了一层情节冲突的张力,更具有吸引人的噱头,可是却少了一种主人公内心活动的丰富和细腻。事实上也正如此,这部影片没有中文译名《窃听风暴》所传达出来的火爆激烈的场面,在这部电影里,“窃听”只是手段,是剧情需要的工具性的内容,影片真正要彰显的是人性的善良,是在黑暗的社会环境中发出的带给人以希望的人性的光辉。



乌尔里希·穆埃在电影中饰演的秘密警察上尉维斯勒


乌尔里希·穆埃在塑造维斯勒这一角色时,将纯熟的演技发挥到了极致。全部137分钟的影片里,维斯勒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由于职业使然,他的脸像戴了一副面具,始终不露声色,可就在这样一副“程式化”的面孔中,观众却可以感受到主人公内心深处的风起云涌,真正达到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艺术效果。主人公维斯勒几乎没有自己的个人生活,在监听剧作家德莱曼的住所时,他逐渐对德莱曼及其女友克丽丝塔的生活发生了兴趣,并且将被监听对象的生活化成自己的一部分。他在自己的公寓里读着从德莱曼家“借”来的布莱希特诗集,依然面无表情,但那双淡蓝色的深邃眼睛里却显出与平时不一样的平静安详,维斯勒深深沉醉于优美的诗句当中,那是他灰白的个人生活里所没有的美丽和温暖;当维斯勒听到德莱曼在家弹钢琴演奏《好人奏鸣曲》时,镜头缓缓摇过来,一道泪水划过他始终冷峻的面孔,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似乎流露出一丝温存,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只是那道晶莹的泪痕暴露了他的的全部心事;还有全片使观众泪崩的最后一个场景——书店里,维斯勒看到德莱曼在新书里对自己的感谢,只是轻轻吐了口气,对收银员说:“这是给我的。”两只眼睛变得明亮清澈。就在这一刻,多年的隐忍终于有了着落,那颗善良的心也得到了同样善良的慰藉和回馈。

对于演员乌尔里希·穆埃来说,这部《窃听风暴》既是把他送上影帝宝座的一部佳作,同时也是一段他个人悲伤回忆的再次提及和演绎。如这部电影中的情节,两德统一之后,曾经民主德国的民众可以到档案馆查阅以前自己的个人资料。穆埃在翻阅他的个人资料时,发现他当时的第二任妻子珍妮·戈洛曼(Jenny Gröllmann),还有他过去的同事都曾经秘密监视过他,并把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了东德时期的国家安全局。穆埃当时的震惊与失望可想而知,最终他与妻子离了婚。尽管在后来的法律诉讼中,珍妮胜诉,穆埃不允许称她为“秘密警察间谍”(Stasi - Spitzel),但整个事件对穆埃的影响却是极为痛心的。恐怕当时的穆埃自己也未料到,多年之后,他竟然会接到《窃听风暴》导演冯·多纳斯马克(von Donnersmarck)的邀约,来再现那个让他既锥心又无奈的时代,并且他在其中的表演也成就了他事业的最高峰。这不能不算是历史和他开的一个冷酷的玩笑。

2007年3月,穆埃参加完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做了一次胃部大手术,这次手术并未阻止癌细胞在他体内继续扩散,几个月后,这位才华横溢的优秀演员与世长辞。据他的朋友回忆,当穆埃生前得知自己患上胃癌之后,并没有表现得暴躁或抑郁,而是平静地接受着命运的安排。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的两只眼睛陷得更深,好像要把全世界都藏在自己的目光里带走一样。穆埃一生有过三次婚姻,他的最后一位妻子苏珊娜·洛塔(Susanne Lothar)也曾是一名优秀的电影电视演员,两人的婚姻和谐甜蜜,被家人朋友们赞为模范夫妻。穆埃去世五年之后的2012年,同样在7月22日,苏珊娜·洛塔也离开了人世。

如本文开篇引用的那首小诗《相信未来》,感谢乌尔里希·穆埃带我们在光影的世界里拨开历史的风尘,让观众跟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感受着历史带来的感动。对于穆埃,未来的人们如何透过岁月的篇章回视他这位在德国影史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家,可能就如他深陷的眼窝一样,看不到底,但是却饱含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1-29 00:50 , Processed in 0.063845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