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69|回复: 0

我的同事马克思夫人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27 19:20:21 |显示全部楼层

夏青青
德国华商报作者
往期精彩:
......

客串一回标题党,我的同事马克思夫人当然不是“燕妮马克思”夫人。她的芳名恕我在此省略。


马克思是德国一个很普通的姓氏


我的同事马克思夫人Frau Marx,严格说起来,不是马克思“夫人”,而是马克思“小姐”。“马克思”是她的娘家姓,她在三十多岁的高龄结婚,保留娘家姓氏,依然是Frau Marx。马克思,对中国人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姓氏。熟悉起来后,我也曾好奇问过她和大家理解的“马克思”是否一家,她笑着摇头否认说,“马克思是一个很普通的姓氏”。我和马克思夫人认识十几年,期间共事数年朝夕相处,从多方面认识了解,亲眼看到一个工作狂的生活变迁。

我和马克思夫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司的面试会上,她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来招收新员工。面试会,固然是一家公司选择未来的员工,但也同样是员工选择未来的雇主。坦白说,当时公司前景不是很好,若不是马克思夫人的表现,我完全可能做出另外的选择。

面试那天,为保证绝对不会迟到,我提前来到公司附近,在咖啡厅小坐,时间差不多才整理衣冠缓缓走向门房。正当我对门房报上名字说明来意时,从大楼外走进来一位一袭黑色长裙的中年女士。这位女士进门看到我,径直走来伸出手说:“您一定是某某女士了,我是马克思夫人,是部门负责人”。看我显然有些惊讶,她笑着解释,看过照片所以一眼认出我的亚洲面孔。她的办公室在公司另外一座办公大楼,她特地赶过来参加我的面试。打量对面的女士,标准的职业套装典雅低调,脸上除了口红外没有明显的化妆痕迹,我暗暗点头,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能够在这样相对轻松的情景下认识,面试非常愉快。主持面试的公司人事部经理按照惯例开始提问,随后马克思夫人对我提出专业问题,两人对我的表现显然满意,很快发出第二轮会谈邀请。第二次见面,进入实质性会谈。谈话时,人事部经理突然问我有没有生孩子的计划。德国法律严格保护年轻女性自主选择生育的权利,明文规定聘请公司不允许提出类似问题。如果公司真的提出不允许提出的问题,例如:生育计划、宗教信仰等等,那么允许应征者堂而皇之地撒谎,不算违规。我当时已经结婚,还没有孩子,事前对有可能提出的敏感问题早做准备。听到提问,心想“来了”,正欲行使外交辞令婉转回答,马克思夫人已经抢先说,“这个问题是不允许提出的,您不必回答”。她的反应如此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把目光转向她深深看了一眼,然后才得体回复。如果说之前我还犹豫的话,那么未来的顶头上司马克思夫人的这句话,促使我最终接受了公司聘请。


上天的安排是世人不可捉摸的


德国有句谚语说:Der Weg des Herren ist unergründlich,意思:上天的安排是世人不可捉摸的。那么巧,或者说那么不巧,在六个月的试用期间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怀孕了!拖了两个星期,我红着脸敲响隔壁马克思夫人的办公室大门。马克思夫人听说后,马上站起来拥抱祝贺,并一再说不用感到丝毫歉意,公司会妥善安排等我回来。马克思夫人再一次用行动证明了她的人品。

生下孩子六个月我回来公司继续工作,在共事的几年里领教马克思夫人作为工作狂的一面。

马克思夫人当时不到四十岁,是三个女孩的母亲。三个孩子,最小的上幼儿园,最大的刚上小学。为了更好地陪伴成长中的孩子,马克思夫人“只工作三天”。可是在这三天她从早上九点工作到深夜,每天都超过十个小时。在她“不来上班”的日子,她也会在夜里孩子休息后来到公司处理事情,我常常在第二天早上收到她在深夜一两点发来的工作邮件,负责打字的秘书会拿到一卷卷的录音,全部是她夜里口头答复的信件。她像这样十来年拿着“工作三天”的合约,实际工作时间每周超过五十个小时!

马克思夫人对待工作认真的态度,完全达到了“狂”字,“狂热”或者“狂执”。她专业学习法律,对任何信件都字斟句酌,一再修改,务求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使用得当,经得起律师专业推敲。有时候,甚至为了一个标点,会撕毁本来准备签字的信件,重新修改打印。这样一来,工作效率不是最好,而且她掂量每一个单词,斟酌每一句话,造成她回复的信件特别长,限制的关系从句特别多,读起来特别难懂。这可能是律师专业的通病吧,为了尽可能地把意思表达得滴水不漏,以致于读者看得云里雾里。

我对马克思夫人的专业知识、敬业态度都非常钦佩,可是并不绝对赞成她的措辞风格。原因无它,我们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信件答复提出意见或建议,必须明确易懂。要从读者的角度出发,写出非专业人士能够看懂的意见,否则其它部门不知道如何具体处理,或者理解有误,会耽误工作。


马克思夫人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上司


马克思夫人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上司,共事期间两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这两件事情都和节日有关。

一是春天的复活节。复活节是西方的盛大节日。经过漫长的冬天,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人们奔走庆祝,相互赠送复活蛋和复活兔。复活兔是大小不一的巧克力兔子,复活蛋有的是真正鸡蛋染色,可以吃,有的是巧克力蛋,也可以吃,有的则是精美的工艺品,仅供观赏。记得每一年复活节前,我和同事们在办公桌上准时发现一个小小的篮子,篮子里铺满绒绒绿草,一只巧克力小兔子,几个自己亲手染画黏贴的复活蛋!一个个精心制作,十分精巧,让我打从心里佩服马克思夫人的手巧心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看不出一个标准的职业妇女还有这样的巧手,而且想不到身兼两职工作忙碌的她硬是挤出时间为下属精心制作这样的礼物。

一是冬天的圣诞节。圣诞节前,德国有赠送亲友“圣诞日历”的风俗。“圣诞日历”Adventskalender,类似我国的九九消寒图,圣诞日历共有二十四个“窗口”,从十二月一日开始,每天打开一个“窗口”,“窗口”后边藏有一件小小的礼物,是严冬盼望节日快快来临的意思。最常见的圣诞日历是在超市购买的巧克力日历,通常送给孩子,一般不会送给自己家人以外的成年人。第一次在公司共迎圣诞,十二月一日去上班,推开办公室大门,一眼看到办公桌腿上系着一条长长的五颜六色的彩带,上面悬挂一小包一小包的礼物!当时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首先作为成年人,收到圣诞日历已经非常意外,收到显然是亲手精心包装制作的圣诞日历更加意外,这份意外的礼物来自上司,那更是意外之外的意外。等到马克思夫人来上班时,赶快亲自致谢。她微笑说,希望是你喜欢的小礼物。后来闲谈中得知,她在前一天夜里挑灯夜战,在为三个女儿和先生包装圣诞日历后再接再厉,为全部门同事每个人包装一份。那天夜里她一共包了一百多包礼物!

共事期间,我们合作愉快,马克思夫人曾邀请我全家到她家中做客。她带领我们参观她整洁的住宅,客厅的摆设,书房的画,走廊的手工作品,每一个角落在无声诉说主人的审美品味。参观过后,我们在花园里坐下来,她捧出自己烤制的樱桃蛋糕,向我证明她也是一位非常称职的主妇。相处久了,知道她兴趣广泛,少女时代曾经迷过骑马,工作闲暇听音乐会、登山、滑雪、散步、读书,这些都是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之充实,兴趣之广泛,令人敬佩不已。

马克思夫人在公司工作十几年,一手创立这个部门,工作勤勤恳恳,一向为公司高层倚重。我以为我们会继续愉快地合作下去,没想到某年休假时,突然接到她亲自打来的电话,说她辞职了!

我惊讶地不敢置信。据说,她也觉得自己拿着“工作三天”的合约,每周实际工作五十个小时,太不“合适”(angemessen)了。试图和公司寻求调整,没有达到她期望的结果,所以辞职。欢送会上,公司老总表示公司尽“全力挽留”了,马克思夫人仅仅微笑,不置可否。

离开公司后,马克思夫人的生活重心逐渐发生改变。她休息了几个月,然后转到另外一家公司,兼职半天工作。几年过去了,我们偶尔通电话,偶尔发邮件,偶尔见见面,圣诞节必发手写圣诞卡,生日必然电话道贺,所以互相了解近况。听她说起恢复骑马的爱好,经常下厨研究食谱,学校放假就陪孩子度假,周末和先生度过一个浪漫周末。过去因为工作无暇尽情享受的事情,现在可以敞开来享受,生活过得多姿多彩!

这两三年她完全不工作了,安心做全职主妇!真是不敢想象,当年那个带着三个小女孩还拼命努力追求完美的工作狂,有一天,在女儿逐渐长大的时候,会彻底放弃工作,做全职主妇。

最近有事午后打电话,她说她正做好饭要和女儿吃饭,可否晚些时候回电。回电时,她提到那几天她正为女儿的赛马比赛忙碌,她义务担任部分组织工作,忙得半夜不得闲,一早又要起床。

她的笑声通过话筒传来,熟悉中有些陌生,陌生中不无熟悉。眼前浮现当年那个一袭黑裙款步向我走来的女士,伸出手来笑着说:我是马克思夫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10-20 10:50 , Processed in 0.064446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