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65|回复: 0

畅游北极 乘豪华轮杂感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27 20:31:33 |显示全部楼层

关愚谦
德国华商报作者
往期精彩:
......



四千游客巨轮在大海上航行


在汉堡,我们有一个好朋友孙小平博士,相识有二十多年了。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学者,又是旅行家,走遍全世界,对欧洲了如指掌。几个月前他忽然提到,今夏他将安排上海的几十位朋友一起坐海上游轮到北极去旅行。一听此说,妻子珮春和我几天不得安宁,因为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更何况,有同胞自万里远方来,都说中国话,不亦乐乎!可是我们报名太晚,特价船票名额已满,只能乘坐豪华舱,还不打折。我们想想,这辈子还没享受过,即使倾家荡产也豁出去了!谁知不惜劳苦的孙博士又帮我们想办法,也真是命大,弄到最后一分钟LAST MINUTE舱位,比特价还特价,真太谢谢他了!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星期天傍晚,上游轮的第一天,汉堡码头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大厅挤满了等登船的人。真是活到老这辈子还从未亲眼见过一个有十七八层楼能载四千多游客的巨型游船,更别说乘坐了。据说,这MSC号豪轮仅仅服务人员,包括船长,就有一千三百多人。更令我兴奋的是,正好我们还赶上北冰洋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白天的极昼时期。十月末至二月中为极夜,一天24小时都无阳光。此外,如果幸运,还能看到远处鲸鱼起舞,近处海鸥逐食的美景,这太刺激了。不过我心想,一个超过五千人的大船,在大海上航行,人们吃住都在船上,能不乱套吗?但是,当我们每个旅客都拿到了一个像户口证的游客卡到自己的船舱房间时,只见我们的四件行李已躺在我们的门前,安然无恙。放心多了。




节目如此丰富多彩,胜过五星级大酒店


我们的房间虽不很大,但书桌,三人沙发,双人大床,盥洗淋浴设备,大小毛巾,样样齐全,甚为满意。第一天下午五点,所有游客的第一个节目就是带着救生圈,分头到指定地点聚会,学习如何使用。大家有说有笑,相当热闹。晚上六点到了晚餐的时间,我们来到六楼大餐厅,穿大礼服的服务员用蹩脚但能听得懂的英文,非常友善、有礼貌地接待我们,递上当晚的菜谱。晚餐总共提供三道菜,每道都有五六种不同的选择,俨然似西方五星级的大酒店,人员个个训练有素。说明这个船并非一般。几天后我才知道,船上男女服务员大部分来自亚洲,以印度尼西亚巴厘岛来的人最多。一个年纪较大的服务员和我攀谈时很直率地表示,他对这份工很满意。工资虽然比别的欧洲人略少,但他们不需纳税,而且每年有几个月的休假,可以回家团聚。



船上就缺教练气功的大师


晚饭后的娱乐节目开始了。真没想到会如此丰富多彩。不但每晚有大型歌舞剧上演,还有现代舞CHA CHA CHA和交际舞进修班,谁想自我显摆唱歌跳舞表演,船上也给你提供发泄的机会和场地,每晚还真有观众。此外,船上还专为不同岁数的儿童和少年設置几个游乐场所,家长们可以让他们自由地玩乐。真没想到船上还有泰式按摩,按摩师有十几个。遗憾的是,船上没有教太极拳的大师,医疗室里也没有中医。如果有,我敢保证会有很多人问津。

八月三日星期五晚八点,眼看我们的MSC PREZIOSA号游船渐渐离开挪威的特罗姆瑟城,向世界上最北的冷岸群島就是斯瓦尔巴(Svalbard)群岛驶去。两地相距五百多海里,需要在海上航行一整天,到八月五日清晨七点才到群岛中最大的岛屿斯匹兹卑尔根(Spitzbergen)。




欧洲大陆已是黑夜,这里仍夕阳普照,在北极洋的海面上远眺特罗姆斯达伦教堂的尖顶,它和我们刚刚抵达时所看到的截然不同,特别诱人。我边欣赏边想着驴友NANCY小红非常友好地邀我次日下午给我们船上国内来的驴友们谈谈我的人生经历,我一口就答应了。因为这几年,每次回国都有大学或研究所请我讲讲我的传奇人生,这对我来说完全应了中国“老生常谈”这个成语,我从未拒绝过。最近一次是在银川宁夏大学,我让珮春坐在大礼堂最后一排。当我谈到我离开中国时,我的母亲在暗暗地保护着我,还有远方有人在呼唤着我,来吧!来吧!我问大学生们“要不要看看呼唤我的人是谁,她今天也来了”。台下响起了振耳的掌声。一个欧洲徐娘珮春慢慢地走到台上,来到我旁边坐下,拿起话筒,用俏皮话的中文说:“我根本没有呼唤他,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台下简直疯狂起来。她开始谈起我们的恋爱经历,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吸引大学生,全场鸦雀无声。

而现在在豪华轮上,听众和大学生很不一样。虽然他们都是大陆来的,但都是中年以上的文化人。他们之能登上这样的豪华轮,每人至少要花两万人民币以上,说明他们都是事业上相当成功的人。而且他们个个都显得温文尔雅,带来的孩子都那么聪明可爱,说明家庭非常和谐、有教养。我是一个爱乱想的人,我发现,大家都相处近五天了,晚餐虽分桌吃饭,但都聚在一起,白天有时也会见面。中国古代描写保守的文人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我们这里是:刀叉之声相闻,两周不相往来。彼此之间保持距离,恭恭敬敬,我又能谈些什么呢?这个小红!




想想我出身虽然算是书香門第,但是自小生长在战乱时代,家庭贫困,是从社会底层滚过来的,性格不拘小节,爱热闹爱开玩笑。在我十六七岁时,还是国民党统治时期,上海进步学生团体中传唱一曲四川茶馆小调。茶馆主人如此唱道:“诸位先生,生意承关照,一切国事,千万少发表,引起了麻烦,你我都糟糕啊!说不定门上,贴上大封条,贴上大封条还不要紧啊,还要请你坐监牢。倒不如,今天的天气哈哈哈哈,回去睡个蒙头觉。”我很快就学会了。

时过境迁,我想到,当今的中国社会还不至于如此,但你说话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在老朋友面前大家可以无话不谈,但是“墙外有耳,窗外岂无人” 。在生面孔面前,说话还是要谨慎,“毕福剑的骨牌效应”,全国敲响警钟,让大家保持警惕,在我身上也起作用。游轮继续静悄悄地往前进!四面都是平静的大海,我忽然感到,我正在北极的极昼之地航行,只有光明,没有黑暗。这里没有人类的尔虞我诈,这里没有互相厮斗,为生存而挣扎,我和上天越来越接近,这个世界如果都这样平静,该有多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4-23 13:33 , Processed in 0.100613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