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18|回复: 0

雨中瑞士之美,是你没有看到过的......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4:38 |显示全部楼层
雨巷深处是琉森

从旅馆的阳台望出去,雨已经停了,早晨的琉森(Luzern,又译“卢塞恩”)湖面很宁静,掩映在绿树丛里。昨夜听了一夜的雨声,方辗转入睡。我来到餐厅里吃早餐,这里坐着一些旅客,都在用手提电脑上网,看来带手提电脑旅行,已经成为潮流。窗外开始下起雨来,而且愈下愈大。旅行中遇到雨天,都会把人困在旅馆里。有两个印度年轻人苦闷着脸,坐在餐厅里望着窗外的雨发呆。一对韩国情侣,在电脑上看他们拍的相片,态度很亲密。昨晚餐桌上遇到的几个姑娘不见踪影,看来她们已经离开了琉森,奔向下个城市。



作者在琉森


我也稍微坐坐,在小本子上写旅行日记。在瑞士旅行了多半月,还没有认真地记录路途上的事情,往往日记本上简单的句子就能让我多年后闪过激光般的记忆,重忆美好的旅途。人生不都是靠这些美好的记忆温暖日子的吗?我写写停停,雨小了,晶亮的雨滴顺着窗边的绿叶溅下来,打湿了我的心情,天空灰濛濛的,琉森湖也黯淡无光。

我打伞出门,这样的天气把自己放进博物馆最好了。琉森有一家很有名气的毕加索画廊,收集了毕加索盛年的很多杰作。这家画廊在一座瑞士帝国时期的建筑里,气势磅礴,位于琉森城中心,门票很高,是我在欧洲看过最贵的博物馆,看来是一家私人收藏馆。看了画廊的资料介绍后,果然不错,是一位Rosengart女士的收藏品,这栋博物馆大楼也是以Rosengart取名。走进画廊的一楼,墙壁上挂着毕加索画作的珍品,幅幅是世界名画。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毕加索博物馆收藏的多是画家年轻时的画作,而瑞士琉森这家画廊展示的都是毕加索盛年炉火纯青的杰作。这里的毕加索油画都很巨幅,一幅画足占一面墙,有的油画是一个木头机器人,有的像一个西班牙的骑士。我还看到毕加索给Rosengart女士画的肖像,很美,很优雅,这位富可敌国的女士望向人的眼睛有一股深邃活泼的力量。这跟毕加索平时的画风很不同,在毕加索的笔下,女人都很恐怖,不是眼睛跑到腿上,就是屁股挂在头上,更惨的是有的女人的半边脸不见了。可是他画的Rosengart女士有一副完整的脸,正常的五官,还有修长的脖子,呵呵。



Angela Rosengart和毕加索为她作的画像



这里还有毕加索的很多生活相片,有一张很有意思。毕加索喜欢吃鱼,他有本事把鱼肉啃得干干净净,剩下完整无缺的骨架。然后他把鱼骨做成艺术品,更妙的是经过毕加索手的鱼骨架也是百万美元出售,想想当年死在毕加索嘴里的鱼,无不欢欣鼓舞,死得其所。

让我更兴奋的一件事,是我真真正正地认识了Paul Klee(保罗·克利)这位画家。以前在巴黎博物馆看过他的画,都是草草略过。在这个博物馆里Paul Klee的画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他的画都像几何图形,不然就是把色彩叠起来。如果说毕加索的天才是以丰富变化的形式让人回顾历史,而保罗·克利却让人朝向未来和神秘的宇宙。他的画刚看之下很简单,像个几何图形,可是深看下去却发现变化无穷,画里藏着画。有一幅油画,刚看似是两个对尖的三角形,慢慢看下去却是一层层阶梯的金字塔,在看下去金字塔里还有个神秘的大门,门里放出耀眼的金光。后来在伯尔尼国家博物馆我又看到了很多保罗·克利的画,真是越看越喜欢。

从画廊出来,走过一条街,雨突然变大,直泼下来,我又躲进了街边一家教堂。我踏进教堂高高的门槛,发现这家教堂天井上的壁画非常漂亮,教堂干净明亮,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让人不忍踩上,从雨水里趟过的鞋子更不好意思踩湿光洁的教堂甬道。在教堂长条木椅上坐着三两个老人,安静地在昏黄的光线里祷告。一个灰银色头发的男子在圣坛一架红色钢琴前弹奏庄严的圣曲,我双手合拢深深感恩上帝的眷顾。教堂彩色玻璃窗流下汩汩的雨水,看来这个雨下得没完了。

我撑着雨伞走出教堂,穿过琉森的卡佩尔木桥( Kapellbrücke),河边有一家带玻璃屋的蛋糕店,店里的蛋糕很可爱。我坐到临窗的桌子边点上一大杯咖啡和一块草莓蛋糕,这份甜点草莓新鲜,香甜,草莓下的奶酪柔软,入口即化,我连吃了两份蛋糕。雨水打在咖啡馆的玻璃屋檐上,落入湖里,我在咖啡馆发呆,看雨看湖。下雨天其实也挺好的,让一切都慢了下来。咖啡馆里人很少,两个服务生是年轻漂亮的瑞士少女,她们围着白色的围裙,头上戴一顶白沿帽,金褐色长发拢在帽子里,笑容很灿烂。给我端来第二块蛋糕时,少女意趣兴兴地窥看我书写日记,我抬头瞧她,她红着脸不好意思转身离开。

雨小了,天气变得阴凉,我把丝绸围巾系上出门,在城里没有目的地闲逛。我喜欢琉森,这里没有车辆,光滑的石板路,在雨中变得更滑亮,我小心翼翼地踩着步伐,在这样的雨天,一个人踩着石板路,打着雨伞,让我的心很宁静。走在琉森的雨巷里,某个街角也许让你心动的人就会出现,认识不认识,有什么关系,这样的雨巷,洋楼,商店,店里透出温暖的灯光,雨水里你模糊的面容,一样让我喜欢。小巷的岔口是一个小广场,围拢一群打伞的观众,舞台上一个瑞士青年正指挥一群学生演奏巴赫小步舞曲。我站了许久,年轻人身穿白色衬衫,双臂挥动指挥棒,迷人而充满活力,轻快的舞曲流淌在雨天里。

从雨巷拐弯,在颓废的城墙边,我发现了一座城堡,城堡的楼梯很陡峭,走在前边的一个声音提醒我:“扶手。”“嘿,谢谢。”我扶着楼梯登上了上去,从城堡上看到琉森城围绕在山光湖色之中,城里几座教堂高高耸起,居民住宅的红色屋檐包围雄伟的教堂。刚才那个声音是一个女子,穿着橙黄色的雨衣,她正举着相机不停地拍照。从碉堡下来,遇到一段城墙,这里可以走人,城墙的另一端又是一个小碉堡,我和这个外国女子在这里分手,她沿着城墙穿过,我扶着手梯下到街面。我看了这个陌生的女子帮我拍的几张相片,取景和人物完美地结合。我的脸浮起愉悦的笑容,对一个不会再见面的陌生人,她都这样尽心地拍好照片。

在雨巷里走着,离城墙不远,是一座狮子的石雕,这只悲伤的狮子刻在一座石山上,狮子前有一个水池,很清澈,里面有几粒圆币。我走近狮子,它的身上还被一把刀叉穿过,看来是被活生生杀死的。它脸上的悲伤多于痛苦,我怎么都觉得这是一张人的脸,只是套上了狮子的胡须。在这样的雨天,石狮子呼之欲出的悲伤,让人不由地被打动。我静静地站立在雨中,凝望着那张湿润的狮子脸,心底的某些伤口也在戚戚然。被杀死的如果是身体,不过就是生命消失,但是杀死的如果是心呢?这是一头心死的狮子,伤痛永远留在余生。世人只知瑞士军刀,却不知瑞士军人的忠诚和勇敢也是非凡的,瑞士人用这头狮子来纪念在法国大革命中,为了保护法国国王皇后而全部牺牲的786名瑞士护兵,至今联合国的护队依然雇佣瑞士军人,而这些优秀的男子大都来自琉森。



悲伤的狮子是举世闻名的石雕杰作



雨水慢慢停了下来,狮子身上也落满了水珠。我打着伞,和石狮寞然相对。我一个人的宁静世界突然被几辆旅游车打破,它们不知从哪里开来,停在路边,下来很多旅客,大家都抢找位置和石狮合影,才片刻石狮周边热闹起来,空气里都是照相声和吵嚷声。我收好雨伞慢慢离开,回到琉森城里,想走回方才悠长的雨巷,可是来到巷口一望,完全镇住了,刚才冷清的琉森街头,正走来上百人潮,浩浩荡荡的旅游大军,导游的彩色旗子夹在人群里。

我卷起雨伞落荒而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20:01 , Processed in 0.064434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