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37|回复: 0

如果一个男人跟你离婚了......柏林不相信眼泪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5:40 |显示全部楼层
暮色苍茫柏林城  公园亚女传哭声

那天傍晚,我去超市买菜,回家路上经过一个大教堂,教堂前有一个花园,安详而静谧,几尊女神雕像掩映在绿树下,柏林城的夕阳余晖照在教堂的金色圆顶,树木在潮湿的霞蔼里散发芬芳的气息,让人心气安宁。花园行人很少,我慢慢散步回家,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压抑的抽泣声,时断时续,从教堂的橡树林传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声,虽然哭声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但那凄哑里透出的绝望和痛苦,一下子击中了我的心胸,我停下了脚步,望向声音的来处,花园橡树下一个女人双掌捂住脸,手胁支住双腿,伏身在一把长椅上失声痛哭。

我提着菜,站在教堂前不动。我不知道该不该向前去,该不该问她发生什么事?我能不能帮到她?哭声相当的绝望和痛苦,仿佛从一个破碎的胸口吼出,飞溅到四处,让周围的草木都凄凉难过起来。为什么在教堂前哭泣呢?为什么哭得如此凄惨?我望着教堂两扇关闭的大门,这个时候教堂已经关门,天空的云彩也渐渐变色,晚风从树林间吹来,高高的石墩上一座圣母雕像俯视黄昏的柏林。

我犹豫不决,打算不知不觉地离开,可是双脚却无法挪动。也许她并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她,她来到教堂安静的花园就是为了躲避别人的眼光哭泣。可是从她喉咙发出那种绝望至极的哭声,实在是让人恻隐担忧,一个人的哭声这样呕心呕肺,好像整颗心都要吐出来,那是一个极痛极苦的灵魂发出的呼喊,尽管她拼命伏着身,双掌捂住脸,可是颤抖的身体和压抑不住的哭泣,还是让路过的人恻隐心酸。

如果可以,让我的双手穿过你的黑发,拥抱安慰你好吗?我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两个坐在教堂石阶上的德国年轻人也站了起来,向那个女子走去。我们来到她的身边,这个哭泣的女子身穿深蓝色连衣裙,黑色长发拢在一个蓝色的珍珠发卡里,是一个装束整洁美丽的女子。德国青年从背包里取出一包纸卷递给她,一个遛狗的德国中年妇人,也牵着她的大狼狗从花园走到这棵橡树下。

那个女子并未抬头,她保持着我初见她时的姿态,双手捂着眼脸,伏身在大腿上哭泣,哭声变小了,呜咽窒息,可是身体却激烈地颤抖,她一定在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努力地不让哭声出来。这种情景让每一个人都动容,她缩在手臂里抱着自己,弯曲的身体像一只被压垮的骆驼。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女子剧烈颤抖的身子,紧紧抱住自己哭泣的样子,生命原来可以这般脆弱和不堪负重。我们四个人默默地站在她的身边,两个德国年轻人露出同情的眼神,那个遛狗的德国妇女穿一件军旅大衣,神色关怀。大家不知所措,正在考虑怎么安慰这个伤心的女子,那位妇人的大白狼狗竟然先迈出一步,它低着头,轻轻地舔着那女子的手臂,动作很轻柔,好像怕惊吓了那女子脆弱的灵魂。


大狼狗嗅着她的发丝,那女子情绪放缓,双腿一曲,盘坐在椅子上,双臂环抱着脸庞,一个很轻的声音从她的口里传来:“谢谢您们,我没有关系。”那个短发的中年妇人在长椅上坐下,轻轻地拍着那女子的肩膀,问:“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我可以帮助到你吗?”

“不用,谢谢。”那个女子用鼻音很重的声音回答,她的头一直伏在手臂弯里。我们四个人无人离开她,在这个暮色逼近的花园,我们都沉默不语地陪在她的身边,大家的脸色都很凝重,似乎她的悲伤因为有了我们的守护而不会被恶魔乘机攻入。

那个德国青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交给那个中年妇人,中年妇人把纸巾递给那个女子。我看到她接了,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重重地抽鼻涕,气管都被泪水灌满了。

德国女人轻轻地拍着这个陌生女子的后背,象一个母亲一样安慰着自己的孩子,她的神色怜惜。我和两个年轻人站在椅子旁,同情而不知所从。女子衣袖沾满了泪水,颜色变得深蓝湿透,她的情绪好了许多,不再抽泣。德国女人问她,需要不需要叫一辆救护车,送她到医院打一针镇定剂,跟心理医生好好谈一谈。我吃了一惊,我还是头一回听到因哭泣而叫救护车,虽然我也知道德国的医保包括这一切。可是我并不反对,与其让她在街头哭泣,不如让她跟一位专业的心理大师倾诉一番。而这一切,当然都要由这个女子自己决定。那个哭泣的女子抬起了头来,我吃了一惊,这是一个亚洲的女子,她用很流利的德语说:“不用去医院,谢谢您们。我今天跟我丈夫离婚了。请让我一个人坐一会儿,我希望自己安静安静。”

这是一张哭肿了眼睛的脸孔,鼻子哭得通红,满脸的苦楚,似乎被生活彻底击垮,可在这一片愁云惨雾中这个女子仍保持的那份礼貌,让人肃然起敬。看她平静了许多,两个德国青年轻微对谈两句,一起离开了。那个德国妇人用笔在一张纸上写下她的电话号码,递给那个女子,说:“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请打电话给我。”我也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加了上去。她默默地收好了那张纸条,双手合十,深深地拜了我们。德国妇人牵着狗,从那片橡树林转弯处离去。

我也慢慢走回家,心情变得无比沉重。一个亚裔女子,跟丈夫离婚了,在德国无依无靠,她的伤心绝望又有多少人知道?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怎么样?今天是她离婚的日子,刚才那一刻是她人生最难熬的时候吧。我们四个陌生人的陪伴,多多少少也是一点安慰吗?看她的装束,深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的珍珠耳环,如此衣装整洁地去法院离婚,她为自己人生最伤心的时刻保持最后的一份尊严。可是,埋藏在衣装里的心,又有谁能窥探?一个人能够为离婚如此痛哭失声,那她一定曾经深深爱过,才会如此伤痛。

我忽然想起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她拿离婚证书的那一天,一个人站在中国某座城市的大桥上,呆呆站了一夜,明知道是没有爱了才离的婚,可是伤痛依然不依不饶地击打她的心,她就那样在大桥上站了一夜,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却无法吹散她心头的切肤之痛。第二天清晨她就去理发店剃光了头,回到家,父母看到没有头发的女儿,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她的父母也在客厅坐了一天。后来她背起背包,身上带着五百块人民币去了西藏,一路上她搭货车在川藏公路上奔走,高原的朔风吹打货车的帆布,她的脸色在雪峰的阴影里孤绝而沧桑,漫漫长路骤感光阴缩减,不知将要奔向何方。她后来告诉我,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瞬间衰老的。一场突袭的命运就可以夺走所有的年华,甚至可以夺走一个人生的意志。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停下了脚步,那个女子那极痛极绝望的哭声似乎又传来,在暮色茫茫的大街上,我的心不由地凄凉起来,这些重情重义的女子为什么就不能得到她们的幸福?如果真情可以辜负,爱意可以背叛,我们又有什么可以值得信赖并活下去?我忽然感到一股苍凉的心境,从岁月的荒林吹来,无情的寒风穿过我的黑发,紧紧地捂住我的胸口。我转身回去往教堂的方向走去,我不放心那个女子,不知道她回家了没有?可是,她的家又在这个世界的哪里?她还有家吗?我绕回到教堂前面的花园,远远地,只见刚才那个女子坐的长椅,空空地留在橡树下。教堂路灯下,暮色苍茫,柏林城寂静无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5 02:59 , Processed in 0.063952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