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01|回复: 0

米兰,今夜不轻言告别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6:34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穿过阿尔卑斯山下的瑞士,进入意大利的米兰。窗外雨水白茫茫,城市的高楼﹑教堂和烟囱,在灰色的天空下朦胧苍白,如同一幅浸透水汽的莫奈油画。火车在潮湿的夜晚抵达了米兰中央火车站,当我摇晃取箱子时,一个意大利青年站起来帮我从行李架上拿下箱子,他背起双肩包,提着我的行李箱下了火车再交还给我。我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心有暖意。

长途旅行,我的体力在车上透支,想着这趟米兰之旅,我的心情有点忧郁。车站咖啡馆里开着暖气,暖热的咖啡正好,我连喝了几口,疲惫的身体有一股暖流流入胸口,苦涩的黑色液体散发浓烈的香气,驱赶着夜的寒冷。很久没有来意大利了,这里的人和语言对我有种莫名的熟悉亲切。我起身站了起来,拔通了一个电话,很快有人接了,一个很轻的沙哑声音传来。

我在花店买了一束粉红百合玫瑰花,拉着行李箱到火车站大门。一辆黑色的汽车开了过来,我看了看车牌,车里出来一个司机向我走来,热情问我是不是某某夫人,我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汽车从黑暗的隧道驶出火车站,街灯照着雨天的车窗外,电车从街道中央摇晃开来,米兰大教堂冷白的身影从楼间隙隐现,时装模特的巨大招牌闪现在楼顶的广告屏上。

没有多久,汽车拐进了一家医院的大门,停在门口的台阶前,我下了车。这座医院大楼灯火明亮,维多利亚式建筑富丽堂皇。我坐电梯到了三楼,轻轻敲响一个病房的门。门很快开了,一个中年妇人的脸从门内出现,她对我微笑,我点了点头,望向病床上的人。

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目光笔直地望向我。我挪动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心底一片荒凉。他的头包着白色的缠布,脸颊臃肿,身子消瘦得剩下了骨头。我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他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蓝色的毛衣,衬衫烫得整洁一如以往。我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握住了他的手。

“你真的来了。”

“我怎么会不来?”

他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我们两个人。他温和看着我,我也温柔地望着他,没有言语,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花很美。”许久他说,眼光落在我的鲜花上。我环视着病房,窗台上都是一束束玻璃纸包的鲜花。房间里弥漫消毒水的味道,遮住了百合的芬芳。


年初听说他病了,通了几拨电话,电话里他开朗乐观,我便以为不是什么大病,现在医学昌明,他又是那么健壮的一个人。没有想到病如山倒,他从家里送到了医院,便不能再起来。前天他给我打了通电话,声音沙哑说:“能过来米兰一趟吗?”他一向顽强坚韧,我放下电话有着不祥的预感,马上拨通了意大利一个同事的电话,终于知道医院已经通知他家属,他的时限到了。

我握着他的手,心中酸楚难忍。他饱受病痛的折磨,死亡的阴影一寸寸侵蚀他的生命。窗外雨水不停地下着,没有一丝风的夜晚,只听到雨水滴落在阳台上寂寂声响。我们相识十多年,是同事更是朋友。多年的相护之情,多次的出手相助,没齿难忘。人道是: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此生得一知音足已。我想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可是他温和的目光,让我意识到什么都不需要说,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他握着我的手放在胸前,闭上了眼睛。夜晚窗外的雨水落在树木上潇潇响,病房安静祥和。他有一双意大利人深邃的黑眼睛和消瘦的下巴,穿起西装来硬朗英俊,走在柏林的大街上牵动姑娘们的目光。如今病魔几乎夺走了他的外表,夺走了他的健康,他的脸肿得发紫,身体发干,只有他的气息仍然那么安宁。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他睁开了眼睛微笑着说,眼睛看向床头柜上的一个礼物袋子。“你回德国以后再打开。”“是什么礼物啊?”我笑着看着他。他温和看我一眼:“你的生日礼物。”我不再言语,握着他的手一行清泪从我的脸庞流了下来。

从医院出来,夜已深,米兰大教堂灯火璀璨,衣著光鲜的男女打着伞,笑语欢欢地走过,空气里洋溢着宴会的气氛。我慢慢地往前走,交响音乐会刚结束,前方米兰歌剧院台阶上站满穿夜礼服的绅士美妇,一长排豪华轿车堵在歌剧院的大街上。欧洲这繁华盛世,名都掠影,香衣鬓影莫如斯夜之清晰。我神思恍惚地从街上走过,手机不知怎么从手中滑了下去,掉在了马路上。一辆汽车正在开来,车灯刺眼,眼看就要压在我的手机上。一个走在我旁边的意大利青年伸手拦住了汽车,汽车停了下来,他弯腰捡起我的手机递给了我。这是一张陌生温善的面孔,我接过手机连声谢谢。他微笑着离开。

我默默地站回了马路边,心情极为萧条。这世界上有的人正在离去,有的人在欢歌燕舞,而这一切说来都是人生常态。而我呢?我的朋友正在离去,一步步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雨夜茫茫,寒风紧迫,有些离别总是这样猝不及防。我们这一生好像很漫长,会认识很多很多人,跟千千万万的人交集,可是能倾心相待,真的把你放在心里的人能有几个?我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米兰的雨夜是这么忧伤,连天气都这样不堪重负。这可能是他和我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但是,既然我今天在这里,我就不会袖手旁观,绝不轻言放弃。我知道在这个社会他比我更有力量和资源去做这一切。可是,我不试怎么会知道呢?我连续拨打了几个重要电话,跟对方慎重商谈,寻找中西方名医和泰国名僧疗师,这一次我将动用我的所有所能去跟命运较量,不惜一切,只要他能好好地活着,活在这人间。

米兰的深夜,一盏盏的路灯在雾水漫天的城市延伸,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楼房叠影暗牖里。末班列车从昏暗的长街咚咚开来,我擦干脸庞所有的眼泪,穿过黑夜,决然走向有他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19:03 , Processed in 0.066585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