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83|回复: 0

京都枫溪夏蝉东福门,德国乡村夜宿葡萄路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7:13 |显示全部楼层

珍重此春分散去,明年相遇旧园林。

刚才坐公车过来,一车满满的人,热热闹闹说着各国的语言,都是来日本京都旅行的旅客。到东福寺站,我挤着人群好不容易走到司机旁边,交了车资下了车。这一站就我一个人下车,通往东福寺的长巷,两边是悠长的白色围墙,我在这条墙影下慢慢行走,深巷曲折,烈日炎炎,万籁寂静,没有一个人影。沿墙居家院落内的竹林探出墙外,隐隐见到黑瓦屋檐,松柏翠绿。一丝笛声不知从何家院落飞出,我心中窃喜,这一曲蜿蜒的白墙琉璃瓦檐仿佛是从唐朝宋代走出的一首诗词,意境清幽,悠远无尽地伸延下去。忽然,听到单车铃声,长巷里一群日本女学生骑车而来,她们约十五六岁,穿白色的短裙和黑长袜,背挎肩包,从我眼前飞过,清水挂面的面孔让人一阵欢喜。   

作者在京都东福寺

我走到东福寺前的一座跨溪木桥,小桥分架在一条深壑上,别致匠心,桥下满是枫树,层层枫叶,重重叠叠,像翠绿瀑布一倾而下,泻入深壑谷底的溪流,溪水潺潺,泛出清亮洁净的水光。我无意中躲开蜂涌的游客,来到京都的这块寂静安然处。听说秋天东福寺是京都赏枫的好去处,日本很多诗人画家都在此地留下文墨,菅原道真写下很应景的诗:花心不得似人心,一落应难可再寻。珍重此春分散去,明年相遇旧园林。

我一个人倚着栏杆,等人,徐徐的清风从桥廊里吹过,蝉声喧哗,夏日寂静。听到单车铃声,我不禁回头,他来了,骑着单车,白色的背心,灰色的短裤,站在桥头,微笑的面容静静在阳光里。我有点发呆,这样的面容有点象佛,细长的丹凤眼,高大挺直的鼻梁,嘴角向上弯起的笑容。他推着自行车慢慢走进了木桥,靠近我,拿起手机,为我拍了一张照片。

“你站在桥上,很美。”他说。我不禁一笑,长发和红色的丝带,飘飘欲飞。我记起四年前的这个季节在德国的南部小镇,他骑着单车从葡萄小路上来,车头的篮子里挂着一个铁锅,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衫和沙滩裤,从我家门前经过。我们正在家里花园里办一个烧烤宴席,请一帮亲朋好友吃肉喝酒。矮墙外是一片片的葡萄野地,绿色的葡萄树沿着山丘起伏到法尔茨山,山顶一座黄色的城堡旌旗飘扬,他就从那蜿蜒的山路骑下山,冲到了我们的门前。正在开宴的我们,四处散落在院子里喝酒,院子中央的铁网吊架上炭火烤着香肠,鸡排,猪排,玉米和土豆,香气四溢。他挺着单车站在矮墙外,好奇地望着我们。我从二楼的阳台看到了这个亚裔青年,一身帅气,阳光把他晒得通红。我看到了他的铁锅和单车后座的大行李包,禁不住笑了。这样有趣的人,带一个煮饭的铁锅到处骑车。

德国葡萄园上的黄色房子

我下楼来向他走去,也许我这张黄色的脸孔,是一张通向他世界的护照,他开口跟我说话,很好听的嗓音,问我能否给他的瓶子里灌满饮用水。我回屋给他的水瓶注满冰水,这夏天的阳光太晒,他一路骑车旅行是够渴的,便顺手从雪柜里给他一瓶黑啤,烧烤架上取了块猪排。这个日本人满脸感激,骑车离去。

第二天清晨,我打开院子大门时,我家的雪狼狗跳跃地跑出门,绕一个帐篷汪汪叫。葡萄园前的草地上支着一个军绿色的小帐篷,一辆单车架在旁边,单车前挂一个铁锅。我在院子里打扫昨夜开筵的垃圾和门前的街道,一个小伙子从帐篷里爬了出来,穿一条白色的背心和长裤,头发凌乱,脸色疲倦,是昨天见到的那位日本青年。昨夜他竟是在我家门前的葡萄园过了一夜,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到这里搭起了帐篷。他看到我高兴地一笑,在清晨的绿色原野举起了双手伸起懒腰。夏天的时候会看到一些背包客来我们这里旅游,睡在自带的帐篷里,亚洲人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我在花园用水管浇花木时,他过来跟我要水洗脸。我让他进屋,用我们家的洗浴间。他跟我聊了几句,他从日本京都骑单车到大阪,从大阪坐飞机到莫斯科,然后从莫斯科一路骑单车到德国,半年骑车途经过九个国家,这也太伟大了!我们简直是崇拜他,他才二十五岁,就做了一个壮举。我们邀请他跟我们一起用了早餐,他分享他的脸书给我们,分享他旅途的经历。

“你准备一路骑到法国巴黎?一次火车都不搭吗?”

“是的。”

“怎么想到骑脚踏车旅行呢?”

“年轻的时候,想做一件很男人的事。”他自豪地说。我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内心既赞又慕,我们是一样的人,都有自由不羁的勇气,特立独行的心意坚定,虽万千人吾往矣。

这次我来日本,他从脸书里看到了我的消息,便联系了我,说希望在他的故乡见到老朋友。我们推着自行车在京都巷子里并肩而行,他变了很多,斯文而内敛,看起来成熟稳重。到了东福寺大门,穿蓝色制服的寺庙保安向我们深深鞠了一个躬。东福寺内一处处的庙堂,宏伟壮观,庙堂的拱弧形造型像日本武士的牛角盔帽。我们不慌不忙地在一座座庙堂进进出出。他一边走一边跟我介绍,东福寺是京都城最大的禅寺,将近千年历史,有院落,塔林,柏松,石桥和荷花塘,一步一景的园林古意泫然。我印象颇深的是寺庙里外,蝉声如潮,一声声,波澜起伏,尖锐激情,扑空而入门窗。张望四处,众蝉皆掩,不见其影。我们坐在禅房里,热烈单调的蝉声更让人觉得空间的静谧和宽阔,连时间在这里也是宁静和从容的。

日本京都深巷

东福寺的禅房有一股浓郁的檀香,闻起来舒服安详,让禅意从人心底深浅衍生。这栋寺庙禅房里不能烧香火,这檀香从哪儿来呢?我们沿着四壁环行,他抱住一根圆柱,说:“你闻闻,是树木的香味。”我把鼻子贴近圆柱,闻到一股天然的檀香,浓郁又让人心神稳定。东福寺的禅房和廊柱原来都是檀木。我不由地伸出双手环抱着圆柱,把脸贴在檀木上,深深地吸气,一股宁静致远的香气泌入心脾。他从另一侧,伸出双臂抱住同一圆柱,这根圆柱大到我们两个人的双手竟无法触到一起。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禅房里安静无人,夏日下午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格,细细碎碎地掠过我们的眼睛,檀香,因为靠近檀柱,越发香溢,东福寺这千年不变的禅房檀香,不知道千年的时光里,是否也有人静静地拥抱着这圆柱?静静地感觉真挚的情感?我们闭着眼睛,沉浸在这样的一个时刻,安心,沉静和信赖。有时,生命需要这样的一个时刻。

“寺庙外的城墙很长,我们一起骑车绕圈,好吗?”

“好。”

天气很热,晚风吹飞我们的头发。我坐在他的单车后座,靠着他的背双脚轻轻荡开,有点贪婪这片刻的接近和快乐。已经多久没有坐自行车了,那是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吧。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走得孤单又决然,日子寂寞而又温情跌宕。

那天晚上东福寺外,两个骑单车的背影在泥黄的寺庙长巷里渐行渐远,消失了踪影,不久又折回来,夜色如水,两个人踏着月色走过木桥,溪水幽咽,午夜更深,白墙夹道的小巷内有寺庙的飞檐,有松木,有蝉鸣,有微微灯火从人家的柴门纱窗透亮,两个人影从小巷深处远远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20:48 , Processed in 0.065467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