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72|回复: 0

曲阜的玻璃窗——纪念孔子诞辰2568年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8:27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今天,2017年9月28日,是中国文化代表人物孔子诞辰2568年的纪念日。本公众号特推出孔小梅女士此文,以志纪念。

那一年我来到了曲阜。夏末秋初,我戴上外套的连帽,在雨中走进曲阜古城门,几辆人拉黄包车过来招揽生意,我摇头沉默地行走,耳机里单曲旋放Ecik Satie的Gnossienne钢琴曲,简单又寂寞的旋律,象这雨天的天气,象五马祠街无人的楼房陋巷。老街上的瓦顶楼房都很矮小,古色古香,据说古代的皇帝定下的规矩:曲阜城的房子不能高于孔庙里的大成殿。五马祠街上唯有一面两层楼高的玻璃窗,贴着一幅时装明星的超巨大照片,我仰头细细打量玻璃窗上的人,纤长的身材,黑色的长裤,圆领外套的拉链打开,他的手放在胸前,一只手自然垂下,透明的面孔上有一双锐利深刻的眼睛。我看玻璃窗内挂的衣服,猜想这是国内某家名牌服装店,这玻璃窗上的男子可能就是它的代言人。这男子身上的服装普通一般,身材跟大多数模特没有区别,倒是那眼神,寂寞而凌厉。这样的眼神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又了无痕迹。

曲阜的玻璃窗

走进孔府家园,孔府家居用品都放在紧闭的格子门窗里,旅客们只能透过一面玻璃窗,把脸贴在玻璃上,从外面窃看昏暗里屋的摆设。靠近后花园的一栋两层的瓦檐木楼原是末代衍圣公孔德成先生的居住场所,也是他大婚的地方。1936年12月16日,孔德成娶前清名宦孙家鼐孙女孙琪芳女士,孙女士芳龄十六岁,留学法国归来,结婚当日新娘承袭西方礼节穿白色婚纱,孔德成是圣人后代,自然穿中式马褂新郎装。原定蒋介石委员长亲自来曲阜为衍圣公主婚。当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被张学良扣留无法来主婚,但是仍送来了两个时髦的沙发来贺礼。这两个沙发放在孔府,旅客可以搭着手眼睛贴在玻璃窗上看到陈旧的沙发放在孔德成伉俪卧室,卧室的其它家居皆古色古香,雕花木床,绣花垂帘,明清梳妆台和桌椅。屋内墙壁上挂着一幅孔德成夫妇的合影。我看到玻璃窗里这幅相片,一刹那顿感龙凤呈祥,人间竟有这般风流人物,二人眉清目秀,青春年少,白皙的面孔上都有一对清澈见底的眼睛。整个巨大的孔府只有孔德成这一张照片,在孔府长长的厢房里展示的旧照大都是曲阜古城的旧貌。孔德成先生1949年去了台湾后再也没有回到曲阜,虽然曲阜留下他童年最美好的记忆,还有他青春岁月的难忘年华。有谁能忘得了自己的童年和青春?谁又不时常在梦里回到自己的故乡?而且是孔子的七十七代嫡孙,备受世人尊敬的衍圣公?离开曲阜时他才二十九岁,一直到终年八十八岁,不管中国曲阜政府如何邀请,孔德成誓不回故里。

孔府大门

不知道回忆起故乡,孔德成先生心底又会是怎样的苍凉?曲阜街头玻璃窗上那双凌厉又寂寞的眼睛,也是他的眼神吧?文化大革命中他父亲孔令贻和母亲的坟墓被人用炸药炸开,尸体抛在树上暴晒,糟蹋,无人收尸。远在台湾的孔德成先生听到这条消息时又是怎样的心肝俱裂?那是我们透过玻璃窗无法看到的落泪?有谁知道那一刻他的心情?又有谁能告诉他这是哪种败类能将死人从坟墓里挖出暴尸?你能原谅将你的父母挖出暴尸的人吗?不能!这世上有一种伤心叫做永不原谅。

生命何其脆弱,人心又何其歹毒!

日本占领曲阜八年,年轻的妇女都躲进了孔府,因为日军司令下令不能擅入孔府、孔庙、孔林,可见儒家思想在东亚的深远影响。今天我走在孔林里,孔林是埋葬孔子家族成员的地方,是孔家墓园。在夫子墓陵前,我看到一群日本青少年在他们的老师带领下献花祭拜孔子,很多旅客匆匆在孔子陵墓前拜过便欣然离开。清代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就有三次亲自来曲阜祭拜孔子。贵为天子的康熙,在孔庙和孔林对孔子的雕像和坟墓前行三拜九叩之大礼,大臣们也紧随其后三拜九叩,场面隆重盛况空前。   

我在孔林里走了很久,孔家墓园是世界上延时最久的家族墓地,占地三千多亩地,松柏苍翠成林,千年树木笼罩一方风水宝地,空气清凉,路道很舒坦。在这绿树青草花园里,两千多年的墓陵肃肃而立。沿路墓碑上的文字很有趣,简单记录一个人的身份,字体风格各异,俊俏风流,这里万顷天空,一个人影都没有,让人的心很静很静。站在墓碑前,阳光斜斜地射进树林,一支白蝴蝶跟着我飞翔,轻柔的羽翅在草树间,让人奇想是谁的灵魂化成了这么美的蝴蝶?在这里,你会觉得死是多么安详的一件事。

孔子墓陵

傍晚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曲阜的五马祠街,沿街小饭馆的灯光映照着黑褐色的石板路,霓虹灯挂着孔府家宴的招牌。城墙鼓楼的酒馆门口摆一缸缸的尊孔老酒。街头书店的玻璃窗放着一本本的论语和孔府家谱。时光荏苒,孔子的学问又重回民间,连习近平主席也说他读过论语。在人类的思想史上,孔子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座泰山,任谁都无法超越的文化巨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血液里流传着儒家思想和观念,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是中国人,不可能是德国人,美国人或者其他国人。我进一家曲阜小酒馆喝了几杯孔府家酒,甜甜香香,入口满是米酒的醇厚。深夜从酒馆出来,五马祠街口人影稀少,一轮明月照在古城墙上,瓦房飞檐,一辆马车从四方街得得而过,我似乎看到了孔夫子坐在马车里,面目慈祥,额头充满了智慧,这位被乾隆皇帝称为先知先觉的一代圣人,从我的面前缓缓而过,三千布衣弟子跟随在马车后,浩浩荡荡从五马饲街上走过,我仿佛听到杏坛前众贤的齐声诵读“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我凝视着马车里的人,他的目光清澈慈悲,满满的情怀,拥抱着无论是好还是恶的人间。马车和人流慢慢消失在那面玻璃窗上,一点一滴的灯光照着远去的马车。明月高照,夜色清冷,玻璃窗上空留一幅时装明星的照片,他身上的服装普通一般,身材跟大多数模特没有区别,倒是那眼神,寂寞而凌厉。

时过境迁,孔子的书籍再度吃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20:16 , Processed in 0.063514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