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59|回复: 0

梦想有一天梵高的杏花盛开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9 21:59:0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来这家梵高博物馆,好像是春天,惠子跟一个旅行团来欧洲旅游,导游带大家去阿姆斯特丹珠宝店买钻石去了,她偷偷地溜了出来来到梵高博物馆。这里收藏了梵高在法国普罗旺西的大量作品,她在一幅幅的杏花林油画里倘佯,在颓败的向日葵旁驻足,脚步突然停止不前了,她站在一幅油画前默默发呆,那是一幅以蔚蓝天空为背景的油画,粉白色和粉红色的杏花在青绿的树枝上盛开,画里一种很清纯的力量吸引住了她,蓝色和白色是她一向喜欢的颜色。她静静地站在这幅油画前,心灵进入一种喜悦和谐的境地,很显然她被打动了。它有一个动听的名字:盛开的杏花。

油画《盛开的杏花》,梵高

博物馆里还有梵高其它的杏花作品,可是惠子完全被这幅像静物的杏花图感动了,这幅油画只画几根杏花树枝,却呈现一种柔和的光芒,她相信梵高画这幅油画时心中充满了爱意,他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的早晨,坐在画架前,细细地画上一朵朵盛开的杏花,目光专注,内心温柔,一种像圣母一样纯净的情感从他的画笔下流淌。梵高曾说:“我想画出触动人心的素描,我想透过人物或风景所表达的,不是伤感的忧郁,而是真挚的悲伤。”很奇妙,惠子发现自己身边慢慢聚集了很多参观者,他们跟她一样,不由自主地被这幅油画吸引吗?他们也跟她一样,看到了真挚的悲伤了吗?在梵高博物馆的内部商店,她看到了这幅画的原版复制品,印刷精美,逼真传神,她买了下来,装在一个硬纸圆筒带上了飞机。十多个小时她从阿姆斯特丹飞到了曼谷,转机时却忘记拿了行李舱里的画筒。她连忙打电话给航空公司,但是航空公司说没有人发现这幅画。完了,她心情失落地摇头也无可奈何。

后来,她独自来欧洲旅行,在阿姆斯特丹她再次拜访了梵高博物馆,再次站在《盛开的杏花》前,在脉脉温情的蓝白花朵间,她的心变得柔软美好,连呼吸都缓慢几个频率,她再次把这幅《盛开的杏花》复制品买下,装在长长的圆纸筒里背在肩上,在欧洲各个城市旅游穿梭。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她是不会这么麻烦地带在身边旅行的。在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她遇到了一对从荷兰骑脚踏车来旅行的情侣,在阿维尼翁美丽的夕阳断桥上,他们相谈甚欢,很是投契。这对荷兰年轻人建议她跟着他们一起骑车在普罗旺斯旅行,一起去看梵高生活过的地方。她像一个勇士般答应了下来。她喜欢跟有故事的人交朋友,这一对情侣骑着脚踏车从荷兰来到法国,就好生让她佩服羡慕,虽然她无法做到骑脚踏车环游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人做到了,而她还有幸认识这么厉害的人,还可以跟他们结伴同行一小段人生之路,对她来说都是值得一生回忆的事情。她跟旅馆的主人租借了一辆自行车,她发现欧洲的自行车有挂档,有电池油门,跟汽车有差不多一样的功能。

第二天,惠子穿着运动鞋,蓝白相间的洋裙,而她的新朋友穿着长靴,长裤长衣,戴着帽子和墨镜,全身包裹地出发了。在普罗旺斯热烈的阳光下,她明白了荷兰同伴装备的正确性。她暴露在阳光下的长腿,被七月的普罗旺斯烈日晒得辣痛,鼻子也晒得通红。他们骑了三个多钟头,一路到达了圣雷米镇(Saint-Rémy),在镇上的小溪边,她一头滚在草地上躺下,又累又渴。小溪绿荫树下,有野鸭在游泳,沿着溪水出现一户户圣雷米镇的石头房子,一家窗户的白色蕾丝窗帘下,有一根鱼竿伸出,鱼线落在河水里。小河边是一处橄榄树林,有不少游客在橄榄树下拍照,听说梵高名画《橄榄树》和《鳶尾花》(Irises)就在圣雷米的这片橄榄树林里画成的。现在两幅画被美国纽约现代艺术馆和加州保罗蓋茲美术馆所珍藏,价值连城。橄榄树林前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一栋古老的大楼,镇上人告诉她,那就是圣雷米精神病院,梵高在人世的最后一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梵高在圣雷米精神病院的房间很小,一张小床,从敞开的窗户可以看到普罗旺斯的麦田和远山。解说员告诉他们,《盛开的杏花》就是在这个房间画的。1890年梵高接到了弟弟的来信,弟弟说小侄子就要出生了,如果是个男孩,他和妻子决定给孩子取名梵高。对弟弟和弟媳的美意,梵高既高兴又不安,给弟弟回信说:“自从你照我的名字给他取名以来,我愿他有一个比我平静的灵魂。”小侄子出生后梵高很开心,他在圣雷米的医院给远方的弟弟写信:“我马上动手替你画一幅挂在你的卧室的画,一些杏树的大树枝,背景衬着蓝天。”这就是《盛开的杏花》,它是梵高送给小侄子出生的礼物,梵高把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全部的爱都留在这幅油画里了。这个时候的梵高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饱受病魔的折磨。画作完成后,他前往巴黎,亲自把这幅《盛开的杏花》交给在巴黎定居的弟弟。在婴儿房看到小侄子娇嫩的面孔,梵高热泪盈眶,他自己一生穷困潦倒,穷途末路,却希望小侄像春天的杏花一样芬芳幸福。两个月后梵高在普罗旺斯的麦地自杀。

梵高生前卖出唯一的油画,就是普罗旺斯的《红色的葡萄园》

荷兰朋友感叹万千,说梵高生前就卖出过一幅油画,就是普罗旺斯的《红色的葡萄园》,他的生活入不敷出,却不停止作画,也不改行不妥协。正是因为他是真正热爱艺术的画家,他的作品才焕发出非凡的魅力,飞扬的激情和浓烈的色彩打动了千万人。当代的博物馆都以拥有梵高的画作为傲。巴黎奥赛博物馆每天人潮滚滚,世界各地的人都以一睹奥赛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梵高的油画为快。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须提前订票,参观者慕名而来,盛况空前。日本向法国租借几幅梵高的油画在东京展出,全国人排着长龙般的队伍去参观。可是今天在圣雷米,他们站在梵高简陋的小病房里,在梵高人生最后生活的地方,看到的是贫困和凄凉,看到的是孤独和病痛,是窗外普罗旺斯的热烈阳光也无法驱除的寒意和悲凉。人活在世上感受不到价值和爱,还被世人冷落和嘲笑,死后的殊荣又有何干?一幅梵高的油画现在拍卖千万欧元跟梵高又有何干?我们人类的眼睛总是迟钝而愚蠢,无法识别或者不愿赞赏同时代的天才。

跟荷兰旅伴分别后,惠子乘法国高铁前往德国旅行。油画筒太长,她无法放在行李箱里,便搁在火车的行李架上。到法兰克福时她匆忙下了火车,行李架上的油画筒又一次被遗忘,梵高《盛开的杏花》又一次被她丢失。一次次地把喜欢的东西忘记在车上,自己却糊里糊涂地下了车,这就是遗憾的人生吗?站在法兰克福的大街上,惠子失落而伤心,那不仅仅是一幅画,她所珍视的,她所看重的是梵高一颗百折不挠的赤子之心,即使社会不关注,世人轻视于他,梵高亦不失一份对自己的忠诚和自信。即便命运坎坷,重病在身,仍然不忘关爱别人,把爱意和美好留在画作里。那一朵朵娇洁的杏花,是她,是梵高,也是千千万万人对温暖美好生活的祈盼。

作者在圣雷米镇,普罗旺斯,法国

无法拥有的东西,就只能成梦,惠子不无遗憾地想着这幅失之交臂的油画,可是梦想的力量是不可测的,心力无穷,它穿越山川,冥冥里联结一切可能发生的契机。半年后的一天,一个朋友要从德国来看她,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顺口说送一幅梵高博物馆原版复制的《盛开的杏花》吧。对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为此还专程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她去机场接他时,只见他跟当年的她一样把长长的油画筒挂在后背,拖着行李箱出来。惠子笑了,迎了上去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我妈妈看到我从博物馆买回来的油画,问我喜欢的姑娘是不是亚洲人?她说梵高这幅油画受到日本画风的影响,有浮世绘的影子。”她不由地赞叹这位母亲的细心和文化水准,说:“我喜欢这幅画,因为它让人看到了纯净的爱意。在路途上,我几次三番地遗落它,现在由你带来给我,意义非凡。”这幅《盛开的杏花》后来一直挂在她卧室的墙壁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5 03:13 , Processed in 0.064292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