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80|回复: 0

2017年德国大选引发政治地震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20 23:19:13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大人民党受挫

德国第19届联邦议会选举引发政坛大地震。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大人民党遭受重挫。对于联盟党来说,这次大选标志着安格拉·默克尔时代已开始走向终结。而对社民党而言,现任党主席马丁·舒尔茨在今年12月该党党代会上能否继续留任至今还不得而知。在大选中,德国另类选择党一跃而成第三大政党。

在基民盟内现在有一股强烈要求改变现状的力量。已被推举担任新一届联邦议会议长的现任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基民盟副主席、巴符州基民盟主席、副州长兼内政部长托马斯·施特罗伯(Thomas Strobl)、财政部议会国务秘书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等人均属于这一派别。许多人都认为施博恩是默克尔之后的强有力人物。究竟由谁来接默克尔的班? 基民盟内的保守派将会推出施博恩。而默克尔本人则希望由现任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来接自己的班,从而能延续自己的路线。但正如此间媒体曾指出的那样,“冯德莱恩并不是替换默克尔,而是以某种方式来延长后者的时代”。这就与基民盟内目前强烈要求向右转的呼声格格不入。人们并不希望再来一个“默克尔2.0”。因而,冯德莱恩要接默克尔的班还困难重重。

基民盟的未来之星Jens Spahn


在社民党内,情况也不妙。据报载,马丁·舒尔茨在选举日当晚甚至想到要辞职。随即他又不得不把原来想要由自己来担任的新一届议会社民党团主席的职位让给原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长安德蕾亚•纳勒斯(Andrea Nahles)。9月28日,舒尔茨在给440000多名社民党党员的一封信中允诺,他将与纳勒斯一起推进实现“结构上、组织上、内容上和策略上的新开端”。但大选后,已有媒体质疑舒尔茨能否使处于反对派地位的社民党获得新生。直至今年12月的社民党党代会,舒尔茨还将会继续担任社民党主席。但此后他的命运走向就不得而知了。

社民党的女强人Andrea Nahles


另类选择党崛起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简称选择党)在这次大选中的得票率为12.6%,不仅首次进入联邦议会,而且一跃而成为第三大政党。在德国东部地区该党已成第二大党; 在萨克森州,选择党甚至以微弱优势超越基民盟,占据了第一大党的地位。这一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引发了人们的深思

该党首席候选人艾利斯·威德尔(Alice Weidel)在大选前举行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抱怨道,在德国若干大城市的一些城区里她不能露面。“特别是在穆斯林聚居区,我和我的女性伴侣现在不能穿过。”她声称,始终是穆斯林在攻击同性伴侣,这些人认为同性恋应受惩罚。“这是一个我为何要为选择党效劳的原因。”“它是讲出该问题的唯一政党。”38岁的威德尔在这里首次坦诚作为女同性恋者的惧怕,并把希望寄托于选择党。但矛盾之处在于该党所鼓吹的恰恰是男女婚姻。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威德尔和选择党的另一位首席候选人亚力山大·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还再次把伊斯兰教描绘成危险的宗教。这是一个使选择党在这次选战中得分的题目。选择党提出了诸如在城市中不再建造清真寺尖塔,在清真寺里只允许用德语布道等要求。虽然提出类似要求的并非只有选择党,但在把伊斯兰教、难民、犯罪和恐怖联系起来后就使该党获得了众多的追随者。

在埃姆尼德民调研究所里负责政治和选举研究的托斯登·施奈德-哈泽(Torsten Schneider-Haase)指出,对大联合政府不满的选民可通过下列几种途径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人们可以不去选举或者选举诸如选择党或左翼党那种处于边缘的政党。”或者也可从议会反对派中召回自民党。“选举研究小组”主席马蒂亚斯·容(Matthias Jung)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对于许多人来说,反对大联合政府才是选举选择党的主要原因。倾向于这个党的部分选民“对我们社会的某些进展并不满意,因而,那些人首先是要表达强烈抗议。”马蒂亚斯·容认为,并非所有的选择党同情者都赞同该党的全部见解,选择党的同情者也并不一定认为该党更有能力解决问题。

选举日当晚所作的民调也证实了马蒂亚斯·容的这一观点。60%的选择党选民是出于“失望”,而并非出于“信念”才选举选择党的。这个比例在6个进入新一届联邦议会的政党中位居第一。德国《明镜》周刊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不是一场拥护选择党,而是一场反对默克尔的选举。”此外在这次选战中,其他政党对选择党及其首席候选人进行了猛烈的抨击。社民党人、现任外交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表示, 选择党进入联邦议会就意味着“二次大战结束后首次又有真正的纳粹分子坐在德国国会大厦里了”。 左翼党首席候选人莎拉·瓦根克内希特则警告道,选择党带来了“半纳粹分子甚或真正的纳粹分子”。但马蒂亚斯·容则指出,虽然选择党故意造成的两极化日益加剧,从而使绝大多数的民众与选择党拉开了距离,“但它也在接近选择党的少数人中间增强了凝聚力”。这也是人们不得不顾及的现实。

默克尔迄今为止之所以能执政12年,是因为她一直在让基民盟向左转,从而不断赢得新的选民群体。但随之也在联盟党的右边留下了政治真空,并给选择党腾出了生存空间。在这次大选中,联盟党从左翼阵营方面几乎没有赢得新的选票,相反却有近110万张选票从该党那里流向了选择党。这是默克尔这次受挫的重要原因。此间有媒体认为, 只有当联盟党重新认真关心右翼民主派选民时,选择党才会消失。


“牙买加联盟”执政?

在选战中,默克尔已明确表示,联盟党不会与左翼党和选择党结盟,因而,在即将进入新一届联邦议会的6个政党中,能作为联盟党伙伴的就只剩下社民党、自民党和绿党了。而由于社民党已明确表示要成为在野党,因而要组成稳定政府,默克尔的唯一选项就是由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组成黑黄绿“牙买加联盟”来执政。在这次大选中,基社盟比基民盟的得票率下跌得更厉害,因而急切希望通过在政治上朝右转,以便从选择党那里夺回失去的选票。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重新提出对接收难民设定上限就是一例。而自民党和绿党在这次大选中均取得佳绩。现正迫切希望重圆入阁参政梦。从目前来看,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相互之间矛盾重重,争执不断。结盟谈判并非易事。争论焦点之一是国内安全问题。在这一点上,基社盟主席泽霍夫是不会退让的。他坚持联盟党至今所奉行的中间偏右路线。联盟党要求在公共场所安装更多的摄像头、投入更多的警察以及让安全部门更方便地查询现存的数据库,以阻止和查明各种严重的犯罪行为。而绿党和自民党则拒绝这种做法。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在联邦选举的翌日就声称,更多地为教育和数字化出力再加上致力于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属于自民党和绿党最重要的共识。 他认为,北威州的黑黄联盟已为安全问题提供了妥协方案的蓝图。

争论焦点之二是环保和气候。在选战中,绿党专注于其核心题目—环保。在一个“牙买加联盟”中,绿党要体现这种生态理念。该党要把关闭20家最肮脏的火力发电厂作为首要目标。一个绿党战略家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只有这样,德国才能遵循自己的气候目标。此外,德国究竟是否要像法国和英国那样设定期限禁售汽油和柴油车则是联盟党和绿党之间所存在的关键问题。基社盟主席泽霍夫断然拒绝这种禁止做法。他并把不放弃内燃机作为基社盟参政的先决条件。泽霍夫明确指出:“禁掉内燃机是着手铲除我们福祉的根基。”而绿党主席、首席候选人策姆·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则强调,2030年不再放行由柴油或汽油发动机驱动的汽车这一目标是“不容谈判的”。为此,基民盟副主席、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 (Amin Laschet)警告绿党不要通过提出至2030年结束内燃机这一要求来为结盟谈判设置红线。      

土耳其裔的绿党主席Cem Özdemir


争论焦点之三是移民政策。就移民政策而言,可以预料到在四党结盟谈判中会有激烈的争执。对于基社盟来讲,未来的难民政策是关键之点。但自民党和绿党十有八九不会接受基社盟所提出的对接收难民设定每年200000人上限的要求。欧洲议会副主席、欧洲议会自民党团主席亚历山大·格拉夫·拉姆斯托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表示:“这是一种幻想。”他声称,宪法法院会立即宣告这样一种规定无效。“您不能从数量上来对避难法进行限制。”

自民党并要求按照加拿大模式出台新移民法。按照自民党的设想,德国应能按照技能、需求和融合的程度来为自己挑选移民。在这一点上,自民党和绿党是一致的。但在难民遣返问题上,各方又是有争议的。联盟党在6个巴尔干国家之外还要将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划为安全国家,以便能更方便地遣返来自那些国家的避难申请者。而绿党则对此表示拒绝,并要阻止把更多的国家划为安全国家。在这一点上,如何将绿党与基社盟撮合在一起至今还不得而知。

“牙买加联盟”的构建者之一、自民党副主席沃尔夫冈·库比奇(Wolfgang Kubicki)为此曾发话:“人们必须了解什么是对方的底线。”此外,虽然在扩建欧元区等问题上争论可能不会那么激烈,但谈判各方的立场也相距甚远。据称,默克尔准备在欧元区设立财政部长和拥有财政预算等方面答应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要求。但自民党主席林德内尔坚决反对这种做法。据法国《世界报》报道,马克龙曾表示:“一旦她(默克尔)与自民党人结盟的话,我就完蛋了。”而基社盟正着眼于2018年的巴伐利亚州州议会选举,并已感受到来自敌视欧元的选择党的压力,因而也会对马克龙的挺欧主张持怀疑态度。当然,在扩建欧元区问题上绿党则支持默克尔的路线。默克尔能否借助绿党的力量来改变自民党和基社盟的立场,现在还不得而知。

在执政联盟谈判正式开始之前,基民盟和基社盟先进行了会晤,并已就设定接收难民上限等问题达成了妥协。但参与谈判的各方都想争取最大程度凸现自己的主张或要求,因而这场谈判将会十分艰难。一旦组建不成“牙买加联盟”,且社民党在下萨克森州州议会选举后依然坚持现今不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的立场,那么德国将不得不重新举行联邦议会选举。但默克尔本人已明确表态:“任何一种对重新选举的推测都是对选民表决的蔑视。”汉堡市第一市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也直言道:“我不能想象,女总理、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会陷入这种难堪局面。”从目前来看,四党最终将会达成妥协,并组成第四届默氏政府。而一旦组成“牙买加”执政联盟,则表明德国西部仍在政治上占主导地位。因为该联盟中的自民党和绿党在德国东部至今尚未站稳脚跟, 而基社盟则是巴伐利亚州的一个政党。两德统一27周年后,东德人至今还是难以实现能与西德人平起平坐的宿愿。

“牙买加联盟”的构建者之一、自民党副主席Wolfgang Kubick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4-23 13:35 , Processed in 0.090304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