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809|回复: 0

说说严力骐的那些烦人事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5-7 17:37:56 |显示全部楼层


       严力骐(NILS JENNRICH)是石荷州的人,小严的家乡是靠海边的一个小村子,小严长得也很是阳光。作为“洋北漂”,小严是在北京给一家叫IFAS的外资公司做经理,公司的业务主要是艺术品的国际运输和艺术品的仓库保管,钱不多,但很开心,小伙子还在北京找了个瑞典女朋友。2012年3月底,IFAS公司在中国的办公处受到中国海关部门的突然搜查。德国小伙子居然给中国人送进了北京的班房。罪名是涉嫌协助从事艺术品走私,逃税,涉及总价值650万欧,逃税金额约140万欧。小严觉得很委屈,因为他只管运输和保管,这画的价值和海关保税应该是顾客自己事。

                严力骐,洋北漂



        事情闹大后,德国媒体也纷纷报道,对小严予以声援,对中国指责声一片。小严的家人和朋友行动了起来,给北京加大压力。这些朋友中,也有搞《北方艺术》NORD  ART的老板。这个在咱们州BüDELSDORF的国际艺术作品展,每年办一次,很火,门票卖9欧。每年都有许多中国画家的作品来参展,其中也不乏极富创意的佳作。据说这个IFAS也管这个画展的展品运输和保管,小严和办画展的全是熟人。
       有一天,在树林公园散步,遇上个熟人,大家就一起喝了个咖啡。聊天时,德国朋友就说你们中国人也太不像话了,把人小严关了快3个月了,也不送交司法部门或者予以保释放人。在德国,如果是刑拘U-HAFT,满三月,找不到证据,你就必须先把人给放了或予以保释。还有,你们那个监狱,一个那么小的房间关那么多人,太不讲卫生了,据说小严瘦得都没人样了。
       我想了想,告诉他我也希望小严会很快给释放。但是,毕竟中国不是德国,按中国法律,刑事拘留给关三个月以上在中国是很正常的事。现在许多中国名流为了这艺术品逃税的事,全给送进了拘留所。用假拍卖艺术品做抵押从银行贷款成了富人们广开财源的捷径,问题也就由此而生。你不可否认,近10年来,这世界现代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异常繁荣和某些富人洗黑钱的需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现代艺术品货源充足,随机应变的选择性和其价格的可控性均是超强。同样一片画布,卖10元人民币还是卖1个亿,全是合理的,就看庄家想如何玩了。查税的事,谁挨上了谁倒霉,尤其是有钱人,和中国许多当官的差不多,真查多少全会有点事。现在中国监狱的条件肯定没法和德国比,比较艰苦。要是能挑的话,我也会首选德国的牢房。
       和民间言论不同,德国政府的整体态度还是比较克制的,很明智地只要求中方改善监狱关押条件,争取给改成个监外软禁。后来我跟德国朋友说,要是20多年前,估计只要德国政府摇个电话就可以放人,因为中国人需要德国贷款。如今是时过境迁,是德国倒过来问中国要贷款。中国也不是新加坡那样的小国,上回有个带毒品的德国女孩给抓起来了。最后在德国政府关照下,就给放人了。要是在中国,恐怕是要上断头台的。现在中国正处于民族意识觉醒的上升期,最讨厌的就是洋人的自以为是。你不能性太急,中国人可能是吃软不吃硬,只要好好说,觉得应该还是有回旋余地的。毕竟小严也是个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小配角。估计过几天,你们的司法女部长在慕尼黑见了她的中国同事,事情或许会有转机。据说给送进北京豆各庄拘留所的一般都要判刑,但小严是给关在北一所,可能主要是为了取证,可能没那么严重。本来,中国政府以为现代艺术家只要脱脱衣服就可以财源滚滚,直到最近,中国政府才知道这个艺术品市场的这块肥肉,肥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哪能轻易就松口了。


       没想到,3天后德国朋友又来了电话,说小严就给放了出来,改为监外软禁。当天晚上,朋友的朋友又打来电话来,挤眉弄眼地问我消息这么准,是否有门路?我赶紧说,这完全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瞎猜给猜中的。不管如何,这对小严和他德国的家人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打那会起,这严力骐也就从媒体视线失踪了。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没想到,就是到了今天,小严还是不能离开中国,哪怕是据说他女朋友怀孕了,哪怕是据说他家中父母双亲大人身体不好。最近德国媒体又在比较集中地报道小严的事情,德国国家一台驻京女记者也在北京采访了小严。德国女司法部长这个星期也在杭州参加了中德法制对话会议。女司法部长也再次要求中国尽快做出决定,要么放人,要么起诉。
       原因何在?我不知道。有人猜在这件事的背后定有“大鱼”,而且是肥得一塌糊涂的大鱼。小严是个“陪绑”,或者说是个证人,或者说是个经手人,真是挺倒霉的。霉运常常是要小人物来扛着的,大人物是酒照喝,舞照跳,美女照玩。
       前些日子去北京798看看,感觉十分萧条。那个伊比利亚艺术中心的指路牌还在,但因为高平深陷麻烦,那个艺术中心早已人去屋空,面目全非,空气中弥漫着李后主那无尽的“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忧伤。红灯区的红灯,没钱灯就不会发红,这现代艺术品市场应该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4 20:20 , Processed in 0.070501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