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446|回复: 1

Staufen :美丽妖娆地,传奇富丽乡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5-22 20:01:58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的巴登符腾堡州,有一个七千来人的小小的镇子,却赫赫有名,常见来自欧洲和德国本土各地的游客在那里出没,一看就知道那里有神通,用老百姓的话说是庙小神灵大;用知识分子的语言表达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什么的。
       这座7000多人口的德国龙庙的名字究竟叫什么?她就是著名小城施道芬( Staufen)。

2011102日,《华商报》的作者、读者和编者联谊会的与会者畅游Staufen




       施道芬是座历史古城,二战时没有受到大的损害,街上的老房比比皆是,整个老城都属于文物保护区,几百年前的建筑无论是色彩还是风格,都透着一种舒适、悠闲的气氛,无论你来在哪一个层次,都能够在这里尽获享受。施道芬有一种天生的风情韵味,其魅力独特难挡,不知不觉中使人顺水从流乐而忘返,着迷般追寻着她的诱惑。疲劳与暴躁不在施道芬的字典里,你走进她的怀抱后,情悠悠,意悠悠,文思悠悠,吃喝玩乐亦悠悠;骄奢淫逸,暴饮暴食,粗声浪语,在这里均无市场,施道芬是一个浪漫并有文化底蕴的地方。
       除了自身条件天生丽质之外,施道芬之所以名气大,很大程度倚仗着德国大文豪歌德的长诗《浮士德》。我十来岁时读《浮士德》,读得如饥似渴,容不得你定心捉摸歌德到底想说什么,书就被下一个人拿走了。那时正值文革,除了红书就是红书,而我们也正值求知欲旺盛,但得一本闲书,无论厚薄,在你手上的时间撑死一、两天,你必须读得飞快,因为后面等着的人长长一大溜。所以当我读完《浮士德》,只记得魔鬼买去了浮士德的灵魂,为什么?有什么用?哪儿买的?贵不贵?全都稀里糊涂。要不是我今天生活在德国南部,离当年买卖灵魂的地方不过二十公里远,恐怕还根本不知道施道芬为何物呢。

图Staufen02、浮士德当年住过的旅店。

       “Gasthaus zum Löwen”,这座德国历史上第三古老的酒店,在施道芬的地盘上,已经矗立了六百年。歌德长诗中的主人公浮士德原形,中世纪时的炼金术巫师,因当年施道芬的领主负债累累,被雇来炼金生财。浮士德住在这酒店里,整天价儿神秘地鼓捣着瓶瓶罐罐,直道1539年的一天,轰隆一声巨响,爆炸中浮士德送了命。浮士德到底炼出金子没有,我无从所知,见到的只是酒店Löwen外墙上画着的,他为魔鬼所擒,和关于他的传说。古时西方的炼金术和东方的炼丹术,是现代物理化学和生物化学的前科,都是由人类对金钱与生命的欲望不断膨胀而来。我最厌烦听人鼓吹什么为了科学而献身,其实都是为了欲望,欲出息了,叫献身,欲过头了叫丧命。最早的浮士德,本来不过一个死,但是经歌德一点化,成了传世人物,施道芬也凭借本身就有的姿色跟着水涨船高,名声响亮。

       歌德本人没有到过施道芬,幸亏他没有来过,否则施道芬都不知该如何称呼自己了。现在的施道芬始终以浮士德城自居,不知是否这个原因,当年的歌德学院在施道芬开了分院,热闹这玩艺儿,不凑不成趣。施道芬很为自己的歌德学院感到骄傲,浮士德的灵魂叫魔鬼摄去了,可歌德住了进来,一桩不吃亏的买卖。施道芬的文化活动很兴旺,一年到头总是有节目,把个小小芝麻城闹得跟个西瓜似的,引来诸方人士荟萃,小镇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我先生的母亲那辈人,都是上世纪初年代生人,动辄就要去施道芬走走,退休之后更是如此。一块儿去吃个饭,要去施道芬的某家饭店,想买双鞋,也得在施道芬的那家鞋店;吃甜点更要在施道芬了,紧挨着镇公所的咖啡馆,他们做的蛋糕无与伦比。为此,我和先生带着这些老人,无数次在施道芬逗留,一直到把这些老人送上路。
       除了吃喝玩乐,施道芬还有一个很有特点的书店,所谓的特点就是店主人猎奇的眼光不乏品位,在那里,人总可以发现一些独特的文学作品。有一天我先生从施道芬回来,从手机里找出张照片给我看,“瞧,Leela Wang 的书 ,摆在施道芬书店的橱窗里!”Leela Wang 是一位用德文写作的中国女人,她写的中德两国儿童在对方国家经历的故事《暑假在北京》(Sommerferien in Beijing)刚刚上市,弗莱堡的大书店都没有货,施道芬的小庙里却先供了出来。书店的名字我不说你大概也猜得出来,“歌德书斋”,守着大名鼎鼎能不利用?!书店眼光独特的老板夫妇,总是表情严肃少有笑容,或许当年的歌德就是这副派头,可是他们雇用的店员们个个和蔼可亲,从他们手里买下一本书,感觉上同时得到了快乐,难怪德国一个有名的作家曾经说过,“不读书不知乐”。守着书店的人,根据沾光的道理,可以说乐在身边,那么在施道芬大文豪歌德书店工作的人,则更上了一层幸福楼。


                  歌德书斋一角                                 



       施道芬有左、右两个路口,无不显示着施道芬的好客与豪饮的性格。右边的路口流淌着一条小河,河边一溜儿大粗树,叶绿荫浓。诺大的停车场,随你从早泊到晚分文不取。在德国,各级政府靠收取停车费赚钱的趋势不断扩张,相形之下,施道芬几十年如一日的慷慨好客令人唏嘘。小河对面的一条街,是德国有名的Schladerer 果子酿酒厂,Schladerer 家六代人,从1790年至今,用各种水果辛辛苦苦地酿啊酿,愣是把个家庭作坊酿到了世界知名,现在的Schladerer 已经成为黑森林果子酒的代名词了。酿酒厂的门脸很朴实,就像他们酿造的著名的樱桃酒,精工细作五年贮藏,虽然酒精度达到50%,喝到嘴里却毫不霸道,反之一片温柔。施道芬地处黑森林边缘地带,地形地貌起伏缓和,但也突兀有致,加上阳光充足,雨量适中,尤其对花果树木的脾胃。因此这里的果木性情妖娆,生出的果实浪漫四溢,用他们酿出的美酒,烈中有柔,柔中有俏,歌德这个大酒鬼,当年硬是挺住不肯来,莫非是缺钱?
       左边的路口更是要得,停车场虽然不如右边的大,仍旧大车小车平等待遇,分文不取,你就是醉上十天半月不能取车,也收不到半张罚单。路边的山上,当年施道芬领主城堡的废墟,人走架子不倒,残墙断壁居高临下,含情脉脉地眺望着施道芬的山水、百姓。通向古堡废墟的路口旁立着个石墩,上面坐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铜像,忘情贪婪地吞吃着葡萄,已然醉得醺醺。身后的葡萄园一层层翠绿随风,沙沙哑哑地吟诵着酿酒的历史,一派田园风光悠悠旖旎。巴登地区是德国榜上有名盛产葡萄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毫不掩饰对杯中物的偏爱,大小集会得喝就喝。施道芬一向就是个活泼的城镇,想喝酒在这里是左右逢源,把这么个铜像摆在路口毫不为奇。当年的大酒鬼歌德放着这么好的地方不来,我以为并不因为是缺钱,他一向是个有权有势有学问的人,怎么可以缺钱呢,他大概是有些缺心眼儿吧?记得歌德在海德堡时把心弄丢了,他就是缺心眼也算是正常。
       歌德和他的浮士德,一个缺心眼儿,一个没有了灵魂,这么两个不比寻常的人物,如同一方土地,长年累月被施道芬的人们供奉着。作为一方土地,理应呵护自己的管辖区域,可近十来年,不知土地累了还是烦了,诗情画意的美丽小城施道芬,接二连三命途多舛。先是1999年,歌德学院总部决定撤掉在施道芬的分院,这一决定狠狠地杵在当地人的软肋上,没有了歌德学院,以浮士德城自居的施道芬不就成了卖油娘子水梳头了嘛?!无论怎样据理力争,歌德学院最终还是关了张,那一阵子,施道芬人很是沮丧低沉,大有被命运嘲弄之感。后来,中国汉办在施道芬开了孔子学堂,不知在心理上对那里的人们是否有积极作用?孔夫子年纪大了些,好歹也是个名人吧。

                    Staufen街景

       2007年,施道芬再一次遭劫,那是怎样的一劫啊!
       施道芬,这颗镶在黑森林的珍珠,美丽、舒适、天然,历史悠久,人文活跃,吸引了多少国内外的游客,这是一个富裕的小镇,并且是一个不甘于富裕的小镇。2007年,小镇政府出于经济与环保的算计,在镇府旁边钻井获取地热,从此施道芬的噩梦开始了,一心向地球索取的人类,被地球回头一棍打在了七寸上。在施道芬的地下,有一层40米厚的结石,是某种盐一类的矿物质与水合成的膏石。当钻机钻到膏石下面的地下水时,水流在强压下灌进了打钻过程中产生的裂缝里,然后,整个膏石层便像发酵的面团,一个月一厘米地发了起来。房屋先是出现裂纹,然后是裂缝,再然后地面拱了起来,截至今年三月,施道芬老城区已经有二百六十九座房屋在劫之中,涉及到千人以上的生活。从报上得知消息后,我们特地去那里观看,边看边咂舌,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同情吗?同情什么呢?同情那些古老房屋古老文明的毁灭?同情那些在劫之中的人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重新修?同情人们不满现状的不断求新,利用科学技术不断开发自己的星球?我曾经向一位内行人请教,是否有修复施道芬的可能?“没有什么不能修的,关键是钱的问题。” 他很有人味儿自以为是地回答。
       近几年,施道芬成了人们瞩目的焦点,专业人员费尽了心机,千方百计要阻止地下水的继续渗透;施道芬人也竭尽全力向外界呼吁救援,他们在房屋的裂缝上画上巨大的创可贴,表达他们为挽救城市的决心。时至今日,听说水是堵住了,可日后的发展如何,谁也不敢说。用一位勘测工程师的话说,按照计算,施道芬地下的膏石层可膨胀高达4米(目前地面拱起最高为19厘米),到了那时,施道芬便可谓,“屎盆扣顶”!
       前不久,我又去了施道芬,如果你眯着眼睛对那些黑乎乎的裂缝视而不见,施道芬便仍旧魅力十足。街上的人,无论游客还是居民,神态都是坦然,似乎这里从未发生过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年浮士德丧命的酒店墙上,长缝儿接短缝儿,魔鬼取了浮士德的灵魂,似乎还要把他从那缝儿里塞进地狱。当年我们常去的那家咖啡馆,因为紧挨着镇政府,因此受害不轻。那天正好咖啡馆休息,门窗紧闭,庭前冷落,墙上一条大缝儿从头裂到底,把个咖啡馆搞得像拆迁房似的。我所能看到的裂缝都是房屋的外墙表面,虽然不美观,倒也未觉得恐惧;但我若是当地在劫居民,看着自己屋里地面、墙面,能容小孩拳头大的裂缝,恐怕是难以安眠了。我很佩服当地人们的心态,面对灾难仍旧保持镇定,从容不迫地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种风度不会是从孔子学堂学来的吧?

        施道芬,一个充满魅力与魔力的小镇,多少往来过客为其忘情止步,好比当年魔鬼诱惑了浮士德,浮士德诱惑了歌德,歌德诱惑了德国与世界,趁施道芬还没有“被屎盆扣顶”之前,熙熙攘攘来到这里买卖一把灵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8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3-8-15 19:28:0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3 06:00 , Processed in 0.076451 second(s), 31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