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128|回复: 1

谢盛友:一个喜欢用心灵和自己对话的人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10-29 18:59:38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位于德国的阿克赛尔•施普林格(AxelSpringer)报业出版集团于2012年1月6日所发布的立项研究《书写德国新闻史的人》的纲要中,出现了一个来自中国大陆在德国已生活了将近半個世紀的名字——谢盛友(YouXie)。被同时列入研究纲要的共有18人。这些人的业绩和作品将成为阿克赛尔•施普林格新闻学院(JournalistenschuleBerlin-AxelSpringerAkademie)学生的研习内容之一。
    谢盛友的文章在中国评论学者中的定位是“见善”的作家。意思是说,他总是看到德国好的一面。他說,通过自己对德国宪法的研究发现:“自由的个人和社会,都面对着国家机器。有智慧的谦卑者设计的宪法,使得国家这台机器,让公民不仅学会熟练地操作和运转,若有可能,还继续发明和创造新的机器;而有智慧的傲慢者设计的宪法,则使得国家这台机器,接纳‘人民’作为这台机器的一部分(比如被当作‘齿轮或螺丝钉’),被这台机器所使用。
   为此,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社会自由主义(socialliberalism)的追随者”,因为他欣赏丹尼尔•贝尔的话:“本人在经济领域是社会主义者,在政治上是自由主义者,而在文化方面是保守主义者。”
    中国的评论学者把他定位为“见善”作家,那么他自己又是如何来理解“善”的呢?为此他解释道:“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追求‘善’的。待人处世,都强调心存善念;与人交往时也强调要与人为善。所以于我个人而言,善良是一种自信、一种智慧、一种力量和一种远见。可惜的是我们的这种‘善良’在中国常常被滥用。”
    当跨入五十之年以后,他所注重的一件事情是忏悔与反思。五十年对一个人来说,在生活里可谓已经历了很多,也领受了很多。所以他的忏悔和反思,首先是对其自己的过去做一个“对或错”的分析和思考。他认为这同时也是一个人智慧的开始。但是仅仅有反思还是很不够的,因为还存在一个反思以后却找不到方向的困恼。而忏悔,他认为不单纯是一个人认罪与不认罪的问题,也更不是简单的“谁是凶手”或“谁是肇事者”这样一些具体的责任问题,而是在忏悔中让自己和自己的心灵有实实在在地对话。所以他认为忏悔,是在“悔”和“改”之间架一座桥梁——悔过去的罪,改未来的生。在中国的的文化里有懊悔、悔恨、悔过、悔悟、追悔莫及、悔不当初等等字眼,但是往往只限于“悔恨”过去,没有对未来的方向。而没有方向,生命就无法成长。
    他说:“其实,从上帝的观点出发,人是需要有悔改的。然而,从中国大陆的伤痕文学、知青文学到“右派”文学,中国人在上上下下形成了一场最广泛的‘诉苦’运动,并通过此运动滋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文学啃老族’。只是那些‘苦大仇深’的撒娇者,都没有被引向自我忏悔这一更深的精神层面。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知识分子大多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他们被自己的理性知识所阻拦,无法像康德所言‘超越理性,达到彼岸’,获取神性真理的基本信息。”
由此话题便又进入了知识分子这个范畴。他认为,知识分子不但要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而且要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必须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形成和体现一系列的价值观。知识分子要“知耻近乎勇”,做到“力行近乎仁”和“好学近乎知”。不仅要参与国家这台机器的设计,而不是成为机器的制造者和操作者。否则,将缺乏真正的思想、精神与价值观,而成为工具。
    就他个人而言,他所欣赏的知识分子是像雅斯贝尔斯(Karl Theodor Jaspers,1883-1969)能够带领民众反思罪痛的;像拉德布鲁赫(Gustav Radbruch,1878-1949)能够让公民逐渐懂得“恶法非法”的,即當安定性与正义的冲突达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法律已经沦为“非正当法”(unrichtiges Recht),法律就必须向正义屈服。所以,知识分子要带领国人学会懂得“立新”不一定要“破旧”的道理。
    针对信仰他的观点是:信仰需要有一个真神。作为基督徒,他相信上帝的存在。並引用康德的話:一生“有两件事物越思考就越觉得震撼与敬畏,那便是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准则。它们共同向我印证,上帝既存在我头顶上的天空,也存在于我的内心。”由于信仰在他个人生命中所起的作用,以致在他后来的文章中越来越多地出现一条主线:每一个人活着都是有自由和有尊严,每個生命都必须得到应有的体恤。
    对于如何评估他自己,他则认为自己是一事无成。说自己一生只做了两件事——做自己有能力改变的事情和包容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的事情。同时,由于发现自己缺乏智慧判断以上这两样事情,所以需要依靠上帝。
    对被入选这个问题谢盛友看得很淡。用他自己的话说,仅仅是一份“人家的善意”而已。他说:“记得上大学的第一天,校长说,一百个农民四年的劳动所得,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读完四年毕业。想想自己如今在欧洲只做一个留而不学的‘海不归’,亏欠实在太多”。
     从这段话中我可以体会到谢盛友是个每天都活在“罪恶感”中的人。“罪”(αμαρτια,hamartia),在古典希腊语中意思是“未中标记”或“未中目标”。他現在常常為自己的不完美而忏悔。
     开始获知此消息的时候,我对德国阿克赛尔•施普林格(AxelSpringer)报业出版集团所闻甚少。而现在却通过此事从网络上查到该集团出版发行的报纸有《汉堡晚报》《世界报》、《星期天世界报》和《图片报》汉堡版。让我这个孤陋寡闻的人对德国施普林格增加了了解,也是一个意外而又愉快的收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56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3-7-20 01:40:5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1-23 02:37 , Processed in 0.066996 second(s), 2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