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走近德国 查看内容

我 的 俱 乐 部 生 涯

2016-7-14 19:22| 发布者: huashangbao| 查看: 1976| 评论: 0

摘要: 主持人恩丽的话:主持人恩丽的话:看了作者王静的这篇,突然,脑子里冒出了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对朱时茂说的那句话:“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这就使主持人想起,嗨!德 ...



主持人恩丽的话:

主持人恩丽的话:看了作者王静的这篇,突然,脑子里冒出了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对朱时茂说的那句话:“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

这就使主持人想起,嗨!德国人几乎也都是浓眉大眼呀,而且,眼睛碧蓝、清澈见底,听他们说话,直来直去,所以,以为,他们为人的度量一定不会是鸡肚猴肠的,在哪里也不会有是是非非的,他们哪里会玩什么小样,他们都是大模大样的……

可是,德国人毕竟也是人啊,看上去浓眉大眼,眼睛清澈见底又怎样?要想融入德国社会,要想深入了解德国的人情事故,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在德国无处不有的各种俱乐部。


我们是一群生活在海外的文学爱好者。如果你也喜欢写作,如果你也旅居欧洲,那么,真诚地欢迎你加盟我们这个团体!在异国他乡,让我们彼此用母语相互温暖,相互欣赏,携手同行。有兴趣者,可电邮:liuying888669@163.com。

 


我 的 俱 乐 部 生  涯

 

 王   静

 

看到这个标题,您可能以为我是什么职业运动员,那我就会开心大笑:您被我忽悠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言归正传。在德国,俱乐部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形式。几乎每个德国人都参加或参加过各种各样的俱乐部。俱乐部给全国人民提供一个娱乐运动 的场所。爱唱歌的有唱歌俱乐部,爱音乐的有音乐俱乐部,体育俱乐部更是比比皆是了。许多人从孩童时期就参加俱乐部,一直坚持到成年。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末,我和老公出于好奇,参加了一个郊区的乒乓球俱乐部,开始对德国的俱乐部形式有所了解。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德国居然有那么多的乒乓球爱好者。我们俱乐部当时有两个女队和四个男队,级别不是很高。或者说,最差的女队和男队都是德国最低级别的。不过,低级别只表明打比赛的区域范围小,并不 影响比赛的正规性。比赛都是在正规的室内体育馆进行。女队打四人赛,男队则是由六个人组成的。我们也有上半赛季和下半赛季,分主场和客场。

我一去就被分配打女队二队的三号。我感到很纳闷,虽然我体育运动的能力还行,但之前几乎从未摸过乒乓球拍,怎么一下子就被分配打三号。俱乐部的人跟我解释说,因为几乎所有的德国人都用直拍,而我用的是横拍,给别人心理上会带来压力,类似于把我当黑马使了。我虽然自知自己水平有限,被这样拍马还是蛮舒服的。

几场比赛下来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一场没赢,而且输得还挺惨。低级别球队的队员虽然技术不是很好,但好多都是久经江湖的老油条。几拍子下来,她们就能发现我的生疏了。还好我脸皮厚,不至于挥泪如雨。过了一些时间,跟俱乐部的人混熟了,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女三号。

女队的四个队员分成两个级别:高级别的一号二号和低级别的三号四号。比赛由双打开始。然后主队的一号二号和客队的二号一号交叉比赛,同样三号四号。如果高 级别、低级别的分别较量不分胜负,那就由三号和对方的一号来比赛,也就是说,倒霉的低级别的三号得跟对方的最强对手过招。所以三号是一个很不讨好的角色。 而我呢,就被蒙在鼓里被牺牲了一回。

其实,有些事实还是不知道为好。我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但当时在俱乐部里已经待得熟悉了,再加上本来就是业余爱好,就继续在那里打下去了。留在那里还有一 个重要的理由,就是那个乡村俱乐部非常有人情味。许多队员都是那个村里土生土长的,从儿童时期就在那里打球,人和人之间很随和。他们夏天组织烧烤,每人都 从家中带去各自的美味。经常有人邀 请队员去家里参加生日聚会。好多人不但是队友,而且还是朋友。不像有些级别较高的俱乐部,人和人之间等级分明,高手决不陪初学者练招,打完球后互相就没关系了。

2001年怀孕了,我的妇科医生成功地预言了大儿子的早产,并警告我不得参加一切体育运动,我只好停止了乒乓球比赛,但是却没有退会,想着等孩子大了,再去参加比赛。我还是挺怀念那个俱乐部的。

接下来照顾老大,参加工作以及老二的出生,让我六七年与比赛无缘。到了2008年,看着自己日趋臃肿的身材,有种对不起自己的感觉。老公也极力主张我恢复 体育运动。想到几年之间偶尔碰到原来的队友,都问我什么时侯能回去打球,于是打电话给当时的队长,也是我当年的队长,说明可以慢慢地参加几场主场比赛。之 所以要求能参加主场比赛,主要是从时间的角度着想。队里的主场是星期五的晚上,而客场就不知道是一周里的星期几了。如果运气差的话,还要跟队友一起驱车二 三十公里,回到家得晚上十一点以后。这种状况对于双职工、有两个相对年幼孩子的家庭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队长表示对我的欢迎,并说有机会一定给我消息。

等来等去,赛季都结束了,也没听到队长的任何回音。接下来是俱乐部的大会。老公这些年来一直是俱乐部的忠实会员,就去参会了。回来后给我传达会议精神:这 些年,由于女队中不光是我生子休息,还有另外的队友步我后尘,人手不够,只能通过申请找来一位男队员凑数。这位男队员融入得很好,几年下来,队友们都习惯 了他的存在。而不久以前,有位新的女队员作为替补参队,但却不能经常参加比赛,所以在大会上发出怨言,希望把那位男队员赶出女队。这下热闹了,据说我那脾 气直爽的队长当场提出退会。其实挺可惜的,她在这个俱乐部已经待了二十多年了。我呢,自然就更被排除在外了。用现在网络的时髦用语来说就是躺枪了。

本来我想回俱乐部打球,一来增加运动,二来活跃一下业余生活,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参与什么人事纠纷。于是,顺其自然,我写下退会申请,逃避是非。俱乐部主席 跟我们私人关系蛮好。当他从老公手里接过申请时还想挽留我,跟老公说,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跟着男队打比赛。我本来打乒乓球的热情挺高,但被这些婆婆妈妈 搞得毫无兴致了。有些事情缘尽了,就不能再勉强了。

后来,公司里成立羽毛球队。我发现羽毛球似乎更符合我的运动标准,便改变爱好了。因为搬家,老公换了俱乐部。我发现孩子们似乎对乒乓球也感些兴趣,便报名全家参加俱乐部。不过,我事先跟老公声明,只去训练,不参加比赛。

几天之后,老公回来跟我说,该俱乐部的主席跟他谈话,请我参加他们女队的比赛。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我的水平有多高,而是女队普遍缺人,主席看到一个有点 比赛经验的人就想拉过去。我吓得落荒而逃,赶紧写了退会申请请老公转交。据说俱乐部主席满怀希望地看着老公,老公满脸歉意地把申请交了出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7-2 17:51 , Processed in 0.047646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