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二十、新来的留学生失踪了

2017-3-29 19:06|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499| 评论: 0

摘要: 20新来的留学生失踪了忽如一夜春风来,转眼从国内来的第二批学生们就到达了,顾女士依旧打了鸡血似得忙得不亦乐乎,甚至用南京话对一位上海来的学生说|:咱们还是老乡呢!但是三天后就传出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三位福 ...

20

新来的留学生失踪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转眼从国内来的第二批学生们就到达了,顾女士依旧打了鸡血似得忙得不亦乐乎,甚至用南京话对一位上海来的学生说|:咱们还是老乡呢!

但是天后就传出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位福建来的男生失踪了。

结合这日来,他们无意表露出的蛛丝马迹,大概可以拼凑出他们出国的目的不是读书。

他们原本有亲戚在荷兰,但是,在申请签证时都改口说没有任何亲戚在国外;拿到3个月的入境签证,到达德国应该把护照学校统一办理年期的延签,他们一直借口要去拜访亲戚而留在自己手中;亲戚开着面包车来看望过他们之后,这人与他们携带的个大行李箱就悄然无息

失在慕尼黑大街上的人流中了。


德国难民居留


“申请难民去了”消息一向很多的张生这样告诉林楠,他诡异的说:“餐馆刷碗一能赚2千欧元呢!”

“难民怎么能刷碗呢?”林楠迷惑不解。

“申请难民是假,除了九十年代初批准了一大批学生之外,现在德国一般不会给中国申请者合法的难民居留者身份,福建同学们的亲戚们早年过来,一般都开餐馆,福建同学先拿个难民身份,打打黑工,赚点钱,等着南欧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家大赦,5万欧元就能拿合法身份啦”戴着眼睛的张生羡慕挤着眼睛给林楠介绍说:“我要是有开饭店的亲戚,我也早走了。”

“那交给学校的学费怎么办呢?”林楠觉得交了学费不上课是一件损失很大的事情。

“这算什么,有了身份可以慢慢再学呗”张生掰着指头说:“我给你算算:如果偷渡,先从中国到俄罗斯、然后匈牙利、捷克、波兰......飞机、汽车、走路......不说路途遥远,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几十个人闷在集装箱里甚至命都可能丢掉,用这种方式坐飞机直接就到了,比偷渡费用还节省很多呢!”

“那也不好,坏了中国人的名声”林楠保留自己的看法。

张生瞟了一眼说:“你以为还有什么好名声阿!”

林楠临别时还是忍不住问了张生:怎么崔晓红就搬出去住了呢?

张生长叹一口气,顿了顿望着林楠回答:“她要的,我也给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那里,在一起老吵架,不如分开也好。”

他忽然转换话题反问:“科学家说,人类的爱情只能保质3个月,你和帆帆之间还是青年旅馆那种感觉么?”

林楠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从心底讲:他并未觉得帆帆与自己更亲密或者更疏远。因为有国内男友的阴影,俩人不可能更亲密;同时也是因为对国内男友的阴影,俩人坦然面对,真心交流,反而没有更加疏远。

Benedict语言学校自从失踪了个福建学生之后就笼罩在一派诡异的气氛中,校长GALA、法律顾问Stevan、包括勤杂工Pater在内见到学生都是热情招呼、嘘寒问暖,因为按照原计划:源源不断的中国留学生将给学校带来丰厚的利润,一部分学生经过一年或者一年半的语言学习,升入大学;另一部分学生即使不升入大学,也可以在本学校进行职业培训。

德国是传统非移民国家,对于外国公民给与本国居留权是慎之又慎、少而又少。对于外国人的管理是严而又严。

学校希望正规赚钱,做法律内允许的事情,个学生失踪既窝囊又憋气,既想严厉整顿,挽回被利用、被欺骗的颜面又怕丑闻扩大,传到外管局那里,影响继续招生。

就在这样复杂而微妙的局势下,龚先生“不幸躺着中枪”,被顾女士不动声色排挤的失去工作。

这天下课以后,全部的中国学生聚集在大教室开会,GALA、Stevan、顾女士、龚先生面色凝重的在讲台上一字排开。

GALA校长用低沉而稳健的声音开始自己的陈述:从中国反馈的消息,有部分学生家长利用德国本地中文报纸的不当宣传,去相互串连,并且准备找中国国内的媒体要揭露所谓骗局......我们再郑重重复一遍:我们Benidct是一所历史悠久的以培训语言为主的学校,在德国和瑞士都有我们的分校,我们是要招真正想要了解德国、学习德语的学生我们注意到,有些中国同学大概不是以此为目的来到德国,还有些学生迟到、早退,甚至还有旷课现象......

忽然,GALA校长用探询的目光扫视着同学们:“到底是谁告诉你们,咱们学校不正规呢?”

不知角落里哪一个学生小声嘀咕着:“龚......”

站在GALA身边的顾女士大声追问了一句:“是龚先生?”

GALA校长显然也听明白了,目无表情扭头疑惑盯着龚先生的双眼,龚先生脸色忽然涨红成猪肝色极其慌乱解释;“NUR ZEITUNG......”(只是报纸的事情)。GALA打断了他的话头,抬手指着门外,请到我的办公室去谈一下。

大教室一下子安静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大家在揣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龚先生的命运会如何。

林楠不由得心里怪罪那位多嘴的同学,龚先生也是为大家好啊,国内的中介不是信誓旦旦上大学么?谁想到只是个语言培训学校呢?但是,想到他曾经在帆帆身上打主意,林楠觉得有私心的老师应该不会有好下场。

再说,老光棍龚先生哪里是八面玲珑顾女士的对手,秃子头上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没有顾先生Benidict学校在中国学生事务上,就是顾女士一统天下了。

没过多久,GALA独自一人回到教室,他说:“因为顾先生的不当言行,现在学校已经解除了与他的雇佣合同,以后中国学生的任何问题,请找顾女士。散会!祝大家晚安!”



连载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1-25 11:48 , Processed in 0.086627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