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二十七、涉猎红灯区

2017-4-5 20:33|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770| 评论: 0

摘要: ❂27 涉猎红灯区冬日晚间,如常的忙碌。大家在厨房里穿梭,孙经理笑脸盈盈的进来说:“一个好消息,上个月的营业额还是蛮不错的!一会儿就把工资发给大家。”他转身对酒吧的越南大姐说:“每人一杯啤酒,我请客 ...

❂ 27 涉猎红灯区

 冬日晚间,如常的忙碌。大家在厨房里穿梭,孙经理笑脸盈盈的进来说:“一个好消息,上个月的营业额还是蛮不错的!一会儿就把工资发给大家。”他转身对酒吧的越南大姐说:“每人一杯啤酒,我请客。” 又对张师傅说:“晚饭多加两个菜,庆祝一下!”

张师傅高声说:“好嘞,大家想吃啥赶紧说阿!”

林楠把越南大姐端来的啤酒给了张师傅,自己要了一杯橙汁,自己不由得被欢快的气氛感染,手脚生风,干得更快起来。

临近打烊,孙经理再次进来神秘兮兮的问张师傅:“要订出租车么?”张师傅与杰叔、阿宾会意的对视一下说:“可不是,已经月底了,订吧!”

过了一会儿,孙经理回转进来说:“车订好了,老时间去接你们,可是阿龙今天临时休息,这可怎么办?没有人帮你们翻译了。”

张师傅等三人闻听此言,立刻象泄了气的皮球,没精打采起来。孙经理问:“要不改天?”张师傅看杰叔和阿宾的神情,犹豫着怎么回答,忽然,他看见在一旁头忙碌的林楠,象发现新大陆一般说:“小林在嘛,今天就是良辰吉日。”

孙经理问林楠:“你跟着去翻译阿,可是没得工钱的义工。”

林楠不明就里,云山雾罩,张师傅就抢先回答:“要去的,男人要开开眼界、闯闯江湖!”

杰叔和阿宾好像看出了林楠的疑惑,马上过来帮腔说:“林楠好机会啊,还不谢谢张师傅的栽培!”

孙经理见此情景只得说:“小林,你下班了跟着张师傅去翻译一趟,早些回家,不要耽误了明天上班。”

下班后,一行四人回到餐馆附近的宿舍,脱掉工服,匆忙冲了一个澡,换上羽绒服、牛仔裤、新皮鞋,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再背起斜跨休闲包,分明是国内来商务考察的乡镇企业家代表团。

一直站在窗前观察屋外的张师傅见到一辆车的灯光划破夜空,停在门前,他整日颠勺炒菜的大手一挥:出发!

门口,一辆E240奔驰出租车等候在门口,张师傅让林楠坐前面,其余三人坐后面。

司机见大家坐定,笑着递给林楠一张单子问:“是去这里对么?1个小时后再拉你们回来?”林楠问过张师傅后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车子飞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把冰冷冷的路灯一个个甩到车后。路旁的楼房透出温暖的灯光,让林楠后悔没给帆帆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声,他忍不住问:“张师傅,咱这是去哪啊?”张师傅笑笑含糊说:“去了就知道啦!”


红灯区


一会儿功夫,汽车停在一栋德国传统建筑风格的6层楼前,不同于一般房屋的装饰,它的屋顶外墙挂着粉红色的霓虹灯,窗户的灯饰有天使、红心、美女等图案,不用问也能看明白,这是红灯区,林楠想起以前他们在厨房开玩笑时,说到什么“黑妹”、“泰国大妈”“东欧妞”就感觉他们是在说红灯区,不想今日竟然自己也来了。

林楠与司机约好见面时间,就跟随三人从一楼的入口走了进。很奇怪,感应的大门自动打开,大厅却看不见任何人,张师傅手指旁边的一个小屋说:“保安在那里面坐着呢,为保护客人的隐私,大家都不打照面。”

从右侧的楼梯拾级而上,来到了第一层,这一下就热闹起来:同样粉色灯光装饰的走廊里,宾馆一样对开分布着十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门口摆一只酒吧高脚凳,凳子上坐一位身穿比基尼、脚蹬高跟鞋的妓女,暧昧而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她们的确切年龄,在一张张浓妆艳抹的脸上能分辨出的有白种人、黑种人及黄种人,她们看到一下子来了4个人,马上兴奋起来,大呼小叫招揽生意,甚至挺胸往林楠的脸上贴,拉起他的手往大腿上放,张师傅马上提醒大家:“先看,看好了再定,至少要看到第三层再说。”


等候“认领”的姑娘们


透过打开的房门,对内部的陈设也能看个大概,类似宾馆的大床房,一个洗浴间,一个电视台播放着成人影片,有的温柔女床上拉着紫色的纱帘,有的豪放女床头贴一张巨大的红腥色嘴唇,有的虐待女床头挂着皮鞭、手铐、绳索……

从尽头的拐梯上到二楼,中庭是一个吧台,有自动咖啡机售卖咖啡及各种饮品,一位买咖啡的小姐见到张师傅走过,亲热上来挎住张师傅的胳膊,在张师傅的脸上“啵”的吻了一下,杰叔和阿宾起哄:“老相识见面了,就这个吧!”“NO……”张师傅边摇头边说,那个女子也很知趣的说:“Bye”,端着咖啡走开了,林楠问:“你们真的是熟人啊!”张师傅笑笑模仿武侠片中的说法:“萍水相逢,不如相忘于江湖。”

经历了令林楠颇为难堪的翻译过程,分别安置好了杰叔、张师傅,最后阿宾也看好了一位,进门前,阿宾说:“我知道你舍不得这50欧元,我们浙江人的规矩不能替别人付这个钱的,会带来霉运的,要不我就替你买单。”

林楠赶紧辩解:“我不要,你快点把,一会儿出租车就来了啦。”

林楠在一间间开着或者关着的门前走过,开着的门前坐着一个极具诱惑的大活人,关着的门内是生龙活虎的两个人的确,这是摆上台面的事情,但是,好像做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为情,至少,林楠没有看到刚才的三个人有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


一屋一凤


人,生来不是干活的奴隶,更不是做饭洗碗的机器,一周6天在狭小拥挤蒸热的厨房中忙碌,这点基本的需求好像是对生活的一点调剂和恩赐?

这些职业纳税的妓女们也好像乐于享受自己的职业,没有对阶级压迫的愤怒,没有对富人欺凌的不满,从她们的神情举动倒是更多一些女人的妩媚和热情,这是林楠第一次见到职业的妓女,他此刻倒像是刚入行的妓女一般,羞涩揣测着这个古老职业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不多时候,三人陆续出来,上车后,严谨的司机再次确认了回家的路,气氛不似来时的兴高采列张师傅闭目养神杰叔昏昏欲睡阿杰带着脏字的抱怨:“妈的,让她慢点慢点,我越说她越快……学习德语很重要啊,找女人都离不了啊!”

张师傅闭着眼说:“快慢都是十五分钟,怎么样都给你搞出来,忍不住地……”他忽然想起林楠也在车上,马上说:“告诉司机,先到林楠家拐一下,然后再送我们回去,反正孙经理付车费。”

他意犹未尽问:“林楠找的什么妞啊?没找?”想想他又呵呵的笑着说:“那你不是亏了?白来了嘛!”

林楠咧嘴笑笑没吭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旁边的阿杰夸张地大声说:“人家家里有,想要随时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0-18 05:32 , Processed in 0.099389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