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特别关注 查看内容

难民学德语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到底为什么?

2017-12-20 23:43|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346| 评论: 0

摘要: 搜索复制更多精彩,请关注“德国华商”微信号:HSB-1997与难民们同窗而学宗麦丽没想到,我,一个在德国某企业工作了多年的员工,因为公司搬迁到捷克后遭遇了失业!喜获学习德语的机会到劳动局登记失业后,想先休息几 ...

更多精彩,请关注“德国华商”微信号:HSB-1997



与难民们同窗而学

 宗麦丽

 

没想到,我,一个在德国某企业工作了多年的员工,因为公司搬迁到捷克后遭遇了失业!


喜获学习德语的机会


到劳动局登记失业后,想先休息几个月再找工作,但两周后就接到分管我的福特曼女士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个职业培训,有德文、电脑等课程。我稍作迟疑,马上说有兴趣,因为自己来德国虽然10年,德文口语也不错了,但只上过一年的私人语言班,工作时主要用英文跟客户联络打单,德文书写一直没有得到训练和提高,不能写完美的德文,每个名词前面词性derdiedas要如何正确使用,就让我感觉德文学习永无止境。现在失业在家不习惯,老公时常出差,儿子也到外地读大学了,我一人在家安静得发慌,能让我免费出去学习,多认识各行各业跟我一样失业的人,总比一个人呆在家里充实有趣吧。

很快我收到了劳动局寄来的书面通知,一周后我找到了座落在城里一个大培训中心里的一层楼面。里边也就四个教室,某老师让我在一个教室入座后,陆陆续续来了我的同学们。有金发白人,更多的是亚非如我这样的有色人种。

上课开始,老师让大家挨个自我介绍,多半说是结结巴巴的德语,没想到我算是流利的一个,还有一个大学生似的格鲁吉亚男青年虽然才来德国不到两年,也说不错,因为他的太太是德国人,他之前已经学过一点德语。另外有两个俄罗斯的中年女士,有三个波兰人,还有两个来自意大利。其他的都是难民或者准难民,我同桌左边的男士来自孟加拉国,右边的女子来自伊拉克,还有斜对面两个来自叙利亚,还有一个伊朗人,一个土耳其人,其他的三个非洲兄弟埃塞俄比亚、贝宁、阿尔及利亚的。他们多数是来了才一年左右的难民申请者。

 

本以为像我这样工作后失业的占多数,没想到却是从来没有在德国工作过的新难民。哈哈,我居然与难民们同桌而坐!这一新发现,一点没让我沮丧,反而让我兴奋!

因为最近几次与附近的中国朋友们聚会,聊起难民问题时,他们都能侃侃而谈,有的做难民援助工作,也有的家有几套公寓出租给难民,还有的妈妈说她孩子幼儿园里有难民们的小孩,经常与难民妈妈聊天啊等等,他们聊着最紧跟时代、媒体热议的话题时,我也插不进,我除了看电视报道的,确实不清楚难民的真实状况………现在好了,我与难民同窗甚至同桌!每天近距离6小时相处要半年之久,我肯定会了解更直接更详细的难民情况,以后再聊这个话题我会比女友们更有发言权啦!

我好感激劳动局,给我们付3600欧元的学费来上几个月的课,因为我先前一直都是自费学习德文的呀!难得一次让我免费,还贴每公里0.2欧元汽油费或者报销汽车票,是我十年来德后第一次享受福利啊!可我发现那些新来德国的移民难民却没有我这个“老德国”珍惜这个机会,也许他们是免费惯了没感觉,还是课程太难跟不上?因为我发现了一些以前读私人语言学校没有过的现象。


难民学生缺课严重


  

第一周参加学习的人数还算正常,近30个人里,每天最多2到3个缺课。也难免啊,自己生病啊,孩子生病什么的(有孩子的,多数有3到5个孩子)。接着,渐渐病假事假的人多起了,迟到早退的更多,有三个非洲来的男子总是迟到1到1个半小时,两个是有女儿的单亲爸爸,送孩子上学啥的晚到情有可原,可那个似练健美的肌肉型埃塞尔比亚男青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也天天迟到1个半小时,估计喜欢睡懒觉,真说不过去啊。

几天后右边的伊拉克女士也病假了几周,再来上课时请我们吃饼干,我问她是庆祝生日吗?她比划着说Papier(纸张,文件),然后做了盖章的动作,再伸出3个手指头说:drei Jahre!哦,我明白她得到了3年的难民居留所以来分享甜蜜!意大利来的两个妈妈因为孩子的问题也常常缺席。不过两个叙利亚男子虽然也都有5个孩子,但还算努力,可能老婆能干照顾了孩子,他们基本天天来上课,而且来德国一年左右就能用德语问我,你们中国人是不是都吃狗啊,是不是只能生一个孩子啊?我马上先反驳我们不吃狗肉,只有个别省的人才吃,也是少数人吃。然后表扬他们这么快就能用德文与别人沟通,至少这两个很多德国人也喜欢问的话题我们能交谈了。

我左边坐的孟加拉兄弟德文很差,口音重得比叙利亚人说的还难听懂,不过他孟加拉口音的英语倒让我听懂了,他是个两个孩子的爸爸,以前在纺织品工厂工作,他的难民居留还没有被批准,一直是3个月一次的延签,他跟班里另外一个阿富汗年轻人同住在一个闲置的小学里。五六个人一间,有公用厨房做饭。他还给我看他的临时难民身份证,那种绿色的长条纸片。但他至少得到政府每月给他打到卡上的几百欧元难民金和医疗保险卡,有次请假说要做胃镜做微创手术什么的。就凭这一点,我觉得所有无医疗保障的人都想来德国啦!从受益者角度说,那是百分百的好事,但作为我们辛苦工作交了数万欧元保险费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不公啊。瞟一眼地球仪吧,小小的德国纵有气吞大象的豪迈精神,可真能永远有实力支付无限量来申请各种资助的名义和实际难民吗?

姗姗来迟的,就算坐在教室了,好多同学在老师讲课时一直看自己的智能手机,甚至还插着耳机听音乐啥的,我觉得这就算不是糟蹋学费,也是不尊重老师。可老师多半宽宏大量,不明确说不准看手机,说你们是成年人,应该自己会管理自己。只有一个电脑老师最严格,虽然他胳膊上都纹着奇奇怪怪的花纹,但要求我们电话铃声都必须关掉,也不能把咖啡杯放电脑边,以免打翻水损坏1000欧元一台的手提电脑。


早退的学生越来越多


可是老师严格没用,早退现象越来越严重,某一天上到中午最后一堂电脑课,有3个人都说有医生约,还有人说头疼,有人说肚子疼的,最后只剩下5个人。老师也不愿意讲课了,就瞎聊拖到下课。他们多半是二十或者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啊,怎么病比我这个中年人还密呢。回想我当年参加的私人语言学校德语班,也差不多的人数,有巴西俄罗斯中国印尼西班牙葡萄牙等等国家来的,甚至一对老夫妻60多岁了也很少缺课,可能因为私人学校学费都是自己掏的腰包,学生是自己要学,特别珍惜每一分钟的学习,很少有迟到早退病假事假的,从来没有一堂课只剩下5个人的。

还有一个塔吉克斯坦来的女同学,长的有点亚洲人的味道,别人错把我们当一个国家的,可是她能用俄语跟俄罗斯来的交谈,与我只能用磕磕绊绊的德文交流了。也许是我们长相接近让她对我有亲切感吧,课间休息散步时聊了很多她的情况,她跟老公孩子也是报难民来的,在德国已经住了7年,曾经在一个食堂的厨房里做过工,现在她的老公还在一家餐馆做,实际赚到手2000多欧元,不过他报税务局只是800欧元,他们全家就可以拿到福利局支付房租的公寓,有90平米两个厕所呢,她和儿子还各有几百欧元的补贴……

她给我看手机里的录像,我只看了厨房,就惊到了,宽敞明亮,两排组合橱柜,虽然不是一个颜色,但质地很好的那种,她说搬家和装橱柜都是社会局派车派人来帮忙的,费用也是社会局支付的,这远比我想象中难民或者领社会救济者的生活状况好很多。而且,我发现,听起来收入多的,往往实际到手的可能少,因为要缴税补税和支付各种支出,而听起来收入少的,实际到手可能多,因为他们少交或者不交税,还能得到各种各样的补助。我在德国公司工作时,因为全部打在账上,一分税也谎报不了,以前公司发的圣诞金,税前看到是有1000欧元呢,可到我账上只比前个月多出两百多欧元。原来,我们大量被抽去的税可能用到了那些名义上需要帮助的其实谎报了税收的人身上了…….她还经常要早退去领一些救助机构免费发放的食物水果…….之前我倒是没看出她也是能得到各种救济的难民家庭,平时她天天戴着不同的首饰,并且每天去自动机器里投币打一杯咖啡。而我们多数人都是自带咖啡,茶袋,用学校小厨房的煮水壶煮水自泡……..

我的同学们普遍的德文水平很低,让我上德文课觉得无聊,感觉老师该安排他们去隔壁的初级班,那边包着头巾的新来德国的穆斯林女子有好几个。老师也很无奈,有次某老师说这个班的德文水平差异很大,你们刚起步的还常常缺课,来两天,缺三天,更加难跟上了。

不用自己花钱的,也没有考试或者签证压力的学习,当然是无法控制的。劳动局的望“民”成才计划任重道远啊。不少同学就算过了语言关,还有伤病的困扰估计会影响他们工作的选择。那个少年时代就被德国家庭领养的贝宁男子,单亲爸爸的身份已经让他几乎每天迟到早退,还给我们看了两年前一个大手术照片,是因为在阳台上装电视卫星接收器,没站稳摔下12米高的阳台,所幸请了纽伦堡等多地最好的外科医生给他动了脊椎手术后他现在行走自如,不说还看不出,但老师说您可以申请残疾证啊另外一位喀麦隆年轻男子,第一天我见他走路迟缓,他告诉我膝盖受过伤,开刀后下蹲,走楼梯还是不行,所以他没法继续他原来的木匠工作,改学卡车驾驶,学习和考驾照所需的费用也全部由劳动局为他支付,只是他也是单亲爸爸,老师说您开车去外地的话如何照顾小孩呢?那位看起来身强力壮的叙利亚男子则说,他的肝脏因为家里宠物病毒传染也有问题,不能受累,去工地搬重物会病倒…….

即便同学里那么多病啊残啊,老师们还是非常努力,打了数周的电话,为大家联系了肯接收我们实习的单位,并且亲自开车送一些语言差的同学去实习单位面谈,签合同,尽力让大家都有实习位置。

真心希望,我和我的移民、难民同学们,实习完了也能有新的工作!至少对得起德国政府给我们的大力投资和老师们的辛劳,尽早做个自食其力,少拿甚至不拿社会救济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4-23 13:37 , Processed in 0.059632 second(s), 15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