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特别关注 查看内容

德国与牙买加干上了,牙买加并不想来德国

2017-12-21 17:57|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659| 评论: 0

摘要: 搜索复制牙买加内阁商谈失败 德国政坛危机的缩影倚天自民党退场,组阁谈判破裂议会大选过去两个月,组阁谈判也进行了四个星期,然而,新一届联邦政府却面临前所未有的难产。11月19日,自民党宣布退出组阁摸底谈判。这 ...

牙买加内阁商谈失败 德国政坛危机的缩影

倚天

自民党退场,组阁谈判破裂

 

议会大选过去两个月,组阁谈判也进行了四个星期,然而,新一届联邦政府却面临前所未有的难产。11月19日,自民党宣布退出组阁摸底谈判。这意味着原本希望的黑黄绿政府三缺一,宣告夭折。19日午夜前的最后几分钟,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内(Christian Lindner)来到聚集在谈判地点的记者团队前宣布,谈判文件里矛盾百出,一堆问题和冲突没有得到任何解答。对于这样一份组阁文件,没有人能够、也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林德内表示:错误地执政不如不执政,参与阻隔谈判的各党派不仅无法构成对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共同设想,更缺乏相互信任的基础。至此,组阁筹备谈判也正式收场。

 

1119日午夜前几分钟,自民党主席林德内(Christian Lindner)宣布推出组阁谈判

 

组阁谈判破裂次日,施泰因迈尔总统向各党发出呼吁,各方应重新考虑自己的态度,希望担起组建政府的责任,不要简单地把他们组建政府的责任推回给选民。施泰因迈尔还表示会与各政党的领导对话:“我希望所有参与方都有愿意谈判的态度,以便在可预见的未来组阁新政府。”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呼吁各个政党肩负起选民的委托,谈判组建新政府,避免重新举行大选

 

然而,参与组阁谈判的各党派似乎不买总统的帐,它们互相指责。默克尔对组阁谈判在摸底阶段就夭折表示遗憾。她说,即便是极富争议的移民议题上同绿党达成妥协也不是不可能。她随后将向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汇报谈判破裂事宜。星期一上午基民盟将召开理事会电话会议讨论对策。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说,他原本期待谈判最终带来积极结果,令人遗憾的是,没有出现这一局面,而成功其实已近在眼前。绿党领导层指责自民党逃避责任。绿党首席谈判代表格林-埃克特(Katrin Göring-Eckardt)说,在最后阶段,只在很少的几点上尚存争议。绿党主席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严厉抨击自民党的决定,称自民党从一开始就缺乏组阁的意愿,拒绝并破坏了组阁的唯一可能性。另一名绿党领袖特里亭在电视二台表示,一天前自民党试图说服联盟党结束组阁筹备谈判,但被联盟党拒绝。

大选中得票第二多的社民党放弃联合执政,而选择充当在野党。但是黑绿黄组阁谈判破裂,人们把视角投向一旁观战的社民党:或许它再度参与大联合政府?社民党副主席施特格纳尔(Ralf Stegner)表态说:社民党不考虑同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他指出,默克尔已无法代表未来。社民党主席舒尔茨(Martin Schulz)周一明确表示:社民党不考虑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社民党不怕重新选举,他说:“我认为,会重新选举的。”

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主席瓦根克奈希特(Sahra Wagenknecht)则表示,应从黑黄绿组阁谈判失败中汲取教训,走上一条左翼路线。 

组阁谈判破裂,未来新政府如何产生?按照社民党领袖的表态,不太可能重新启动之前的黑红联合政府模式。德国社民党主席舒尔茨一再强调,他领导的党随时做好再次大选的准备。该党副主席施特格纳尔在组阁谈判破裂当天就通过推特明确表示,“组阁谈判破裂没有给社民党带来新局面”。

 

三方组阁摸底谈判破裂,显示默克尔的权力进一步被弱化

 

在三缺一的情况下,黑绿组成少数派政府是第二选项。但是,默克尔应该不会接受这被动模式。当前德国政坛四分五裂,局势动荡。新一届联邦政府的每一个新法案都得依赖反对党的支持:黑黄政府在联邦议会达成多数缺少29个议席,黑绿政府则更需要42个议席。少数派政府执政的模式在世界范围不少见,但迄今为止,德国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格局。2017年联邦大选刚结束,默克尔即表示,“我希望能够组成一个稳定的政府。”作为议会的最大在野党,社民党已决心在少数派政府情况下扮演反对党。可见,少数派政府将在议会举步维艰。何况还有新晋的德国选项党——它借着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失败大举攻城略地,一举杀入联邦议会,可以在最高层面直接对抗默克尔政府。

如果少数派政府不被接受,第三选项则付出水面:联邦议会重新选举。按照德国基本法第63条,联邦总统须首先提名总理,被提名的总理须由议院简单多数表决通过。如果被总统提名的总理候选人得不到议院通过,则议院开始第2阶段投票:在两星期内,对多名总理人选进行投票表决。获绝对多数票者当选总理。被提名的总理候选人目数不限,投票表决的次数也不限,但是必须在两星期内得出结果。假如在规定的两星期内仍然不能选出获绝对多数票的总理人选,则开始第3阶段投票:多名候选人当中,获得多数票者,当选德国总理。

当选者必须经总统任命。该当选总理有可能得到总统的任命,也可能不被总统批准,在这种情形下,必须解散议会,在60天内重新举行议会选举。

 

社会危机重重,政界熟视无睹


 局势究竟如何发展?现在还不好预测。这个德国历史上从未出现的复杂局面,对习惯于四平八稳、不擅长冒险、缺少激情的德国人,是个难题。很显然,德国政治和社会出了很严重的危机。占据第一大政党地位近20年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在今年联邦议会选举中流失9%的选票,得票率创最低纪录。第二大党社民党仅仅得到20%的选票。说明选民对主流党派失去信心,反映出德国公民对政府的失望。在2016年难民危机中崛起的德国选项党在迅速获得10个联邦州议会席位。在最新的大选中获得13%的选票得以进入联邦议会。其反欧元、反难民的保守主义思想被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认同。

 

选项党历史性地进入联邦议会,它的右倾主张能在多大程度影响决策?

 

黑、红两大政党大量流失选票、右翼政党崛起,联合政府难产,并不是偶然的,有其深刻的原因。得到科尔提携的默克尔,并不具备大政治家的德才,凭借科尔的政治遗产和德国经济的稳固,她才连续三届占据总理宝座。但是其没有原则、外表木纳实则圆滑的个性日益暴露,2016年的难民危机让麻木的德国人对其真实面目有所了解。传统上基民盟是偏右的保守党,然而,在默克尔领导下,基民盟吸收了很多其他党派的思想,而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例如反核是绿党的主张,福岛核电站事故后,默克尔政府迅速决定逐步关闭运行的德国核电站。人们对基民盟深感失望,而社民党缺少政治强人,拿不出有力的治国纲领,更是江河日下。

从更广泛的层面分析,德国社会、经济面临深刻的危机。在社会层面,来自东欧的低素质移民大量进入德国,拉低了人群素质。2016年接收的上百万中东、北非难民更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他们对德国社会百害而无一利。除了经济上的危害,这些伊斯兰教徒更是与基督教对立的潜在危险因素。从长远看,东欧移民、非法难民对德国社会的危害才刚刚开始,默克尔政府拿不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化解危机。政府官员首先保证自己“政治正确”,没人思考对德意志民族、对国家的职责。德国社会各界也缺乏共同的认知,多数人对危机麻木不仁。此外,在默克尔政府执政12年期间,低收入群体日益扩大,贫富差距日益悬殊。德国教育全面落后,危及经济发展。对这些致命的社会危机,德国政界熟视无睹,任凭危机严重化。本届联邦议会选举的乱象正是今天德国社会分裂的反映。

在经济上,德国仍然是欧盟第一强国,凭借传统的制造业底蕴,德国经济在短期内还可以保持稳定。然而,危机近在眼前。新一轮以互联网、数字化、新能源等为动力的人类生产力革命浪潮从美国开始,正席卷全球。中国在这次浪潮中急起直追,一些领域不逊美国,领先欧洲国家。此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三十年前发达国家向中国输血的时代结束,今天,中国向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输血,维系它们的经济生命。对曾经的制造业强国,掌握先进技术的各类企业更是中国人最乐于收购的目标。尽管提出“工业4.0”,但是,缺乏投资创业机制、没有明确目标的德国企业开始落后了,而且很有可能被甩得越来越远。

前所未有的有了7个政党的联邦议会里不会再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代表了最大政党,执政了12年的默克尔在组阁谈判中一开始就处于弱势地位。因基民盟在大选中得票率大跌而受到削弱,原本默克尔在未来的政府中仅能扮演中间人角色,然而,很可能最终她连这一角色都无法扮演。

因为缺少新面孔、新思想,没有政治强人,德国选民没能拉默克尔下马。但是,四处碰壁、四处掣肘的日子对默克尔来说肯定不好过。假设最终还是组成了少数政府,默克尔就是个弱势的瘸腿鸭。

民主的德国不会爆发社会革命,然而,缺乏危机意识、缺乏创新力量的德国,只会一步步走向衰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14 19:18 , Processed in 0.077832 second(s), 15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